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六十八章 池瑶的感知

第二千九百六十八章 池瑶的感知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与盖天娇的谈论中,张若尘得知,昨日元法道祖渡神劫失败,死于心劫。

    元法道祖,乃是中古时期的沉睡者,是十万年后最早苏醒过来的大圣强者之一。亦是明帝和太一祖师的师尊。

    两千年前,昆仑界明面上的霸主是九帝三后。

    实际上,元法道祖这些最早的苏醒者,才是幕后真正主持大局的人物。诸如,“剑帝去往地狱界”,“青帝拜入西天佛界”,“明帝诛杀血后”,“池瑶一统天下”……

    其实,都是他们这些苏醒者的意志。

    为后来须弥圣僧的神力消散后,昆仑界能够排除内患迅速发展强大,能够得到天庭一些势力的支持,能够营救太上,能够更好的存活下来……等等,一切事宜做准备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流了血,流了泪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死在他乡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痛苦一生,负重前行。

    但,至少现在昆仑界更多的人,活在了一个繁荣磅礴的时代,没有界毁人亡,后代子孙没有沦为血食和奴隶。

    未来不知会如何,但,至少拼出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现在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家,会经历这么多痛苦和磨难,其实就是因为血后不死血族的身份,也是因为元法道祖这些苏醒者的逼迫。

    逝者已矣,谁对谁错,已不重要了!

    “他终究是父皇的师尊,我便替父皇给他上一炷香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走进上清宫,点燃香烛,躬身一拜,插在了炉中。

    “道祖若是知晓,你能为他上香,心劫之劫,未必渡不过去。”盖天娇盯着张若尘那卓尔不群的身姿,美眸含烟,心中甚是服气。

    如此气度,自己是输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难怪能够将她远远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走出上清宫,张若尘道:“此次回两仪宗,我其实是有事相求。我想借阅两仪宗的镇宗秘典《太极先天功》?”

    盖天娇很大气,道:“只要你答应我,不将此功传入地狱界,借你一观又如何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大师姐若是信得过我,这个条件,完全就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盖天娇想了想,认真的点头,道:“你说得没错,是我多虑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若是有心,早就将昆仑界的各种强大传承传入不死血族,不至于专门回昆仑界,谋取《太极先天功》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落向那尊祭天铜鼎,道:“那祭天铜鼎,我很感兴趣,大师姐开个价如何?”

    盖天娇目光一凝,仔细审视张若尘,道:“你这是想干什么,要把我两仪宗搬空吗?祭天铜鼎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战器,可是,象征意义却非凡。你觉得我会做主卖给你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一只鼎而已嘛!”

    “你张若尘看中的东西,必然不凡。本来祭天铜鼎放在那里,我还没有多想,你这么一提,我倒是越看越觉得它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盖天娇又道:“能储存诸圣剑意,本就意味着它不是俗物。更何况,传说它是三清祖师留下的遗物,这我得好好多花一些时间研究才行。”

    能成一宗之主,盖天娇心智自然不低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她足够相信张若尘。

    相信以张若尘的眼光,能够看上眼的东西,绝对不能卖。

    就算再想得到这只铜鼎,张若尘也不会强抢,只得无奈一笑:“想要在大师姐你身上占到一点便宜,还真是难。”

    跟在张若尘身后的池孔乐,深深的盯了祭天铜鼎一眼。

    盖天娇与张若尘并肩而行,走在昔日曾经走过的古道上,一路沉思,忽的问道:“既然我都答应将《太极先天功》借给你观阅,礼尚往来,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,为什么想要祭天铜鼎?”

    那只祭天铜鼎,盖天娇查探过几次,但,并没有发现什么惊奇之处。

    就算有储存圣境修士剑意的能力,也不至于让张若尘这个拥有六柄神剑的神灵为之动心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看重的,就是它能够储存圣境修士剑意的能力。实不相瞒,我答应了剑祖,身上背负有重振剑道的重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全盘交代,只说出了其中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盖天娇没有怀疑,毕竟,星桓天一战后,已有天庭大人物推测出,张若尘得到剑祖传承,掌握了剑魄的修炼之法。

    甚至有传,张若尘掌握了大量剑道奥义。

    两仪宗虽是太极道的分支,属于道家一脉,但,却是以剑道闻名天下。千年前,更是昆仑界的四大剑道圣地之首,坐拥剑阁,闻名天下。

    盖天娇想不想从张若尘那里获取剑魄的修炼之法?

    当然是想的。

    做为宗主,她比任何人都更希望,两仪宗的剑道能够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没有剑魄的剑道,是缺失的剑道。

    道法在内,大气自然。

    剑道在外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内圣而外王,当可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但,她却很难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天下修习《太极先天功》的修士,多不胜数,两仪宗的圣境修士都在修炼,就算她不借给张若尘观阅,张若尘也能有办法获取。

    但,天下修炼剑魄的修士,除了张若尘还有谁?

    张若尘很有可能将剑魄的修炼法,当成一张王牌。

    凭这张王牌,可以将全天下的剑痴都吸引到挥下,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把剑魄的修炼法,传给两仪宗?

    盖天娇问道:“你的武道修为,不是已经……怎么还想观阅《太极先天功》?”

    “天下功法皆有独到之处,谁说只能用来修炼?用来感悟天地,参悟大道本源,也是可行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大量生命之泉,放入一只空间玉匣,递给盖天娇,道:“我不占师姐便宜,这些生命之泉,都是从接天神木下流淌出来,两仪宗肯定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星空战场打得惨烈无比,不知多少修士陨落,太一祖师至今都还在战场上,不知师尊已经陨落。

    生命之泉可谓无比宝贵。

    “有传言,你比神尊都更富有,我不与你客气。”盖天娇收下了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来到空旷之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停下脚步,看向远处巍峨的古神山。

    古神山本就属于上清宫管辖。

    古神山有七重山,最低的第一重,也有九千米高。传说,此山乃是两仪宗的一位古神死后坐化而成,山中圣泉,是古神的血。

    张若尘曾经登过古神山,但,最高也就到达第三重。

    第三重山之巅,正是剑阁所在。

    至于后四重山,一直藏在蒙蒙云海之中,两仪宗弟子也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即便是前三重山,也有无数让张若尘至今都感到惊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,山中可以保存已经死去的圣境修士的圣魂,并且圣魂还有意识和部分战力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“圣坛”才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圣坛,是倾尽整个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,才建造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,明帝是从何处得到的图纸,是如何知晓碧落之道的修炼法,至今都还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种种原因,张若尘成神后,回到两仪宗,是有再探古神山的想法。如今的修为和见识,他自信已经具备,解开这些谜底的能力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古神山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此事,你可以去问海棠婆婆,她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,知道得肯定比我多。我只知道,十万年前的不少沉睡者,就是从第四重山上走下来。”盖天娇道。

    盖天娇将《太极先天功》的真迹,交给了张若尘,叮嘱他不能带离两仪宗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后,她立即去了上清宫,研究祭天铜鼎。

    张若尘则是来到古神山的第三重山之巅,抬头望去,山中云遮雾绕,不仅布置有大圣铭纹,阵法,还有一些高深的神纹。

    以他的神目,以真理之心的玄妙,也只能拨开云雾,看清第四重山、第五重山、第六重山。

    最后的第七重,始终若隐若现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一笑,带着《太极先天功》,走进剑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桓天一战后,张若尘得罪了天庭太多大人物,与张若尘关系交好的昆仑界修士,皆是不敢轻易进入星空战场。

    害怕在战场上,被己方修士报复暗算。

    池昆仑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今,池昆仑坐镇第一中央皇城,为昆仑界的俗世帝皇。

    紫微宫中,天池之畔。

    池瑶身穿一场白色的宽大素袍,乌黑长发自然垂落,美貌微闭,红唇晶莹,手如玉脂,盘膝而坐,吞吐天地间的神气,身周演化绚烂无比的霞光。

    月光似水,落在她脸上,映照出美得令人窒息的精美仙颜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一双美眸睁开,双瞳中,衍化七彩色的星云图案,似能一眼望穿万里,无形的神威随之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池昆仑感知到这股气息,来到天池,道:“母亲为何提前出关了?”

    池瑶站在月下,眺望云海,道:“我感知到了,你父亲来了昆仑界,还有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池昆仑大喜,道:“他们在哪里,是否来了中央皇城?我知道,父亲肯定会回来的。这次回来,应该就不会走了吧!妹妹也回来了,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。”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四位玄女,面面相觑,皆是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如今的修为和身份,回到昆仑界,一旦消息传出去,必定轰动天庭万界和地狱十族。

    “此事莫要外传,我去一趟两仪宗。”

    池瑶身上神光一闪,已是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