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六十九章 剑斩无量

第二千九百六十九章 剑斩无量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剑阁,又是一件了不起的时空宝物。

    每往上一层,空间越大,时间流速越缓。

    到塔的第七层,空间已是大如一座小世界,直径三千多里。时间流速,则是达到一比八的地步。

    代表《无字剑谱》的剑山,便是立在第七层塔的中心,高达两万多米,四面绝壁,耸入云间。剑气汇成河流,围绕山体急速流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来到剑山下,只见,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,盘坐在离地三尺的地方,身周飘浮无数星光,像是一片绚烂的星海。

    是“星海无岸”的真理界形。

    以她圣王境界的修为,在真理之道上,能有如此造诣,可谓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张若尘脚步无声,悄然靠近过去,仔细看她。

    此女,正是妙龄,琼鼻高挺,静若幽兰,双手捧着一柄玉剑,身上没有什么佩饰,素洁简单,给人一种冷艳果敢的气质。

    张若尘陷入某种深沉的回忆,不知不觉间,一步踏入她身后交织出来的剑气网。

    当张若尘惊醒过来的时候,密密麻麻的剑气,已是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剑气,自然伤不到他,还未近身,便是散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红衣女子被惊醒,如同条件反射一般,腾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剑出鞘。

    真理剑形瞬间与剑招融为一体,斩出一道闪电般的剑芒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,任凭玉剑劈在身上。但,他的身周,像是有一层无形的铠甲,玉剑距离他还有三尺距离,便是发出一道铿锵震耳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被自己的力量,震得手臂发麻,身形反向后飞,落到地上,警惕的看着这个修为深不可测的男子。

    可惜,看不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此人趁她悟剑的时候,悄然接近,必是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怎么能进入剑阁第七层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身上的云袍在风中飞扬,眼神如剑,黛眉如霜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你能进入剑阁第七层,我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,又岂是你可以比拟?”红衣女子眼中有一股高人一等的骄傲,即便深知对方修为胜过自己,却也是没有将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至少在昆仑界,她可以傲视任何修士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如此了不得吗,我倒真有些想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了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正欲开口,但是想了想又忍住,道:“哼!你居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可见你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。说吧,你刚才接近我,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凝看着她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敢看?就算你是大圣,在这剑阁中,也休想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剑八!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娇喝一声,一剑刺出,有白色剑道玄罡涌出,从张若尘颈边一刺而过。

    可惜,刺空了!

    她纤腰柔韧,从空中折返而回,劈出第二剑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剑劈在地上,将大地劈得分裂而开,剑气四散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九死剑法吧?”张若尘如此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九死剑法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剑锋再次飞来,形成一道月牙形的光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的真身,早已抽离出去,此刻与海棠婆婆站在剑山上,俯看正在交手的二人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她既是真理掌控者,也是剑道奇才,天资和悟性都极高,不输你多少。你当年修炼成剑八的时候,也是圣王境界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红衣女子与自己的分身交锋,道:“武道天资,的确是出类拔萃,更胜她的母亲。可是这大小姐脾气未免也太大了一些!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慈祥一笑:“谁叫她母亲是拜月神教教主,父亲又是一尊威名天下的神灵。更何况,你们张家那个老不死的东西,将她当成公主一般的宠着,任何人敢与她作对,最后都是哭着求饶的下场。如此这般,谁敢惹她?性格自然也就乖张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孩子心眼不坏。若不是你刚才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感,靠得她太近,她不至于直接出手挥剑斩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点头,道:“是老头子把她送来这里的?他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一脸不悦的神情,道:“估计是死了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再问下去,道:“婆婆距离精神力成神,似乎始终差了一线。”

    “器灵的命运,与器连为一体,想要成神本就极难。植物器灵,想要成神更难,比一株圣药脱变成神药还要艰难许多倍。都怪那老狗!”海棠婆婆直接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显然对劫尊者当初忽悠她成为剑阁器灵的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那时,年少无知,遇人不淑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一只神木盒子,托在掌心,递给海棠婆婆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看出这只盒子的表面,布满神纹,里面装的东西绝对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一枚精神力神丹!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即便活了无尽岁月,心思沉定,却也是身体微震,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盒子强行塞到海棠婆婆手中,道:“我至今记得,当初就是在这里,婆婆为我讲道九天九夜,为我打开了一道崭新的圣道之门。这些年,你为张家、为圣明太辛苦了!这枚神丹,你拿之无愧!”

    阎罗族的丹道太上,将阵灭宫的三长老与诸多圣药一起,炼制成了十枚精神力神丹。

    其中一枚,张若尘赠给了阎折仙。

    毕竟阎折仙主修的就是精神力,精神力神丹对她的帮助,比对别的修士更大。

    神丹,好歹是丹道太上炼制出来,如果张若尘不回馈一二,怕是会惹得那老人家不喜。

    至于张若尘自己,暂时还没有服用此丹。

    即便是神丹,也是第一枚效果最强,后面服用,药效会依次递减。

    虽说,张若尘的精神力几乎没有瓶颈,但是每一个境界的后期,提升速度都会明显放缓。需要花费大量时间,才能积少成多,实现突破。

    目前来说,张若尘自认为,还不需要服用精神力神丹。

    打算留到更关键的时刻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不知怎的,一双浑浊的眼睛,变得朦脓婆娑,捧着神木盒子,沉默了许久,道:“你这孩子……很好,对我一个老太婆尚且如此上心,难怪能让那么多女子死心塌地的跟着你,等着你,想着你。连婆婆我自己都恨,当初遇到的怎么不是你,而是那个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枚神丹啊!”

    “神丹也是身外之物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那一身红衣的绝美女子,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气力,追着张若尘的分身攻击不断,战意越来越强,斗志像是消耗不尽。

    “这股韧性,还是不错!我还以为,以她那娇生惯养出来的性格,会一击不胜,便气馁逃避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收起了神木盒子,道:“这次回来,就是想看看她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:“说来惭愧,若非修行上遇到了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,回昆仑界的时间,说不定还要推迟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婆婆可知祭天铜鼎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祭天铜鼎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有些不解,不知张若尘所指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上清宫外那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注意!怎么,你看出了此鼎的什么神异之处?”海棠婆婆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无法判断,祭天铜鼎是否真与九鼎有关,万一不是,现在说出来,将来岂不是要贻笑大方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算了!对了,婆婆可知古神山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对张若尘是十分喜爱,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道:“两仪宗的开宗祖师三清,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头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八十多万年前,三清祖师本是太极道的弟子,成神后,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,一起离开了太极道,来到东域开创了两仪宗。”

    “古神山,就是上清祖师的神尸化成。那都是二十万年前的事了,破境到无量的上清祖师,被剑斩断成七截,化为古神山的七座山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震动巨大,道:“在昆仑界被斩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点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?当时昆仑界强者如云,谁敢斩一位无量境的神灵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就是其中某位强者出的剑。”海棠婆婆似知道一些什么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婆婆指的是圣僧?”

    在昆仑界,能够剑斩无量境神灵的,除了修炼时间剑法的须弥圣僧,还有谁能做到?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真的只有圣僧是用剑的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略一思索,道:“碧落子?”

    当初,海棠婆婆从剑阁中,借给了张若尘五本卷籍,出自昆仑界自古以来的五位剑道奇人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卷籍,名为《碧落随笔》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碧落子在剑道上的造诣,必然也是通天彻地。

    海棠婆婆道:“古神山能够保存圣境修士的圣魂,多半与碧落子有关。只有他的碧落之道,才有如此能力。由此可见,三清祖师与他羁绊极深。当年,三清祖师离开太极道,很有可能都与他有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碧落子为何杀上清祖师?太清和玉清两位祖师,又去了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