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八十三章 太极令

第二千九百八十三章 太极令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风兮平静时如清纯少女,身上神光隐退,但肌肤依旧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白皙,面纱很薄,使得她轮廓分明的琼鼻和嘴唇若隐若现,让人生出强烈的揭纱窥视的欲望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玉匣,递给张若尘,观望四周,道:“这洞府中的阵法,并不怎么可靠。”

    玉手从袖中取出一枚青玉符箓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座符界,将整座洞府笼罩。

    张若尘打开玉匣一看,眼中露出讶色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枚古朴的铁令。

    铁令,是神煅物质铸成,上面有“太极”二字。

    风兮一直在观察他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铁令拿起来,看了看,道:“这……就是谢礼?好像挺普通。”

    “此令绝不普通,而是大有来历。”

    风兮眼中迸发出炽热的光芒,道:“前辈既然出生道门,当知太极道的祖师先天道主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自然是无人不知!先天道主铸神器道魂台,留神功《先天道法》,传世千古,功德无量。”

    风兮道:“这枚太极令,就是先天道主所留!还存世的,不足十枚。无尽岁月过去,令牌上的神力已经消散殆尽,无法令压诸神,对别的修士而言,或许价值有限。可是对道家修士来说,却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惊讶的看着手中铁令,仔细抚摸,果然发现令牌上有一些独特的道痕。

    “如此珍贵之物,你为何送给贫道呢?”张若尘费解,觉得风兮应该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风兮看着他那张略微苍老的脸,道:“晚辈只是觉得,这样可能是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神色平静,与她那双灵动逼人的眼睛对视。此刻的她,哪像是什么清纯少女?从一开始,就在试探他,心有韬略,城府极深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大家都是神灵,就别前辈晚辈的称呼。一声道友,又何妨?”

    风兮眼眸一亮,道:“如此说来,道友是承认自己来自太极道?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风岩这层关系,张若尘对风兮没有太多防范,从背上取下被黑布包裹的剑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风兮接过剑,掀开黑布,惊声道:“青萍剑!”

    青萍剑不是神器,但它曾经的主人名气却很大,而且只是陨落在二十万年前,不算太过久远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贫道不是出生太极道,而是两仪宗,但却也是一道同源。上清,是我师尊,中古末期的那场恶战,贫道也是侥幸才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黄牛被神索拴在洞府中的一根柱子下,无法张开嘴巴,只是注视着张若尘,两只硕大的牛眼睛眼白很多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对了!兮道友是怎么猜到,贫道是昆仑界修士?”

    “道法!”

    风兮双手捧在青萍剑,还给张若尘,道:“天下间,道门圣地只有四个,天初文明的兜率城,天庭的五行观,盘古界风族,昆仑界太极道。别的道家势力,都是从这四座圣地开枝散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圣地,之所以能够称为圣地,当然不只是因为高手众多,势力庞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更重要的原因,乃是因为,四大圣地皆有自己独树一帜的传承,与对道家思想的不同理解。包括在功法、道法、神通方面,也各有其长。”

    “五行观虽是昔日盘古界和昆仑界的道家先贤创立,但,这么多年过去,早已是独成一派,有了新的体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体系,是盘古界和昆仑界道家思想融合之后诞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帮助风族大圣解尸毒的时候,施展的道法,或许凤七真神会怀疑,你可能出生五行观。但我却没有看到任何风族道法的痕迹!”

    “与风族道法无关,加上凤七都不知道你的身份,那么,道友大有可能是昆仑界的神灵。昆仑界的神灵刻意隐藏自己,在逻辑上,也说得通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悠长一叹:“还请兮道友帮忙隐瞒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道友提,兮也知晓。”

    风兮神情有异,略显黯然,道:“其实在中古之前,昆仑界与盘古界的关系就十分紧密,算得上是利益同盟,仅我风族就有多位神灵,战死在昆仑界外。在看到青萍剑时,其实兮才是真正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经可以稍微放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故作不解,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风兮忧心忡忡,道:“尸族大军突然出现在星空防线的后方,道友难道一点都不奇怪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!总有一些没有被发现的虫洞,可以穿过星空防线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但,此次风族修士的行动极其隐秘,尸族大军怎么可能知晓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万一虫洞的位置,恰好就在风族修士途径的线路上,误打误撞了呢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巧?”

    风兮摇了摇头,道:“就算这么巧,但凤七真神、犰余神君、九尾心狐为何又恰好途经这里?这巧合的地方,未免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怀疑自己人?若是如此,贫道不也是恰好路过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风兮道:“我不想怀疑自己人,但自从登上神木战舰,便一直心神不宁。况且,凤七真神出手灭杀尸族大军的时候,未免灭得太干净了一些。就像毁尸灭迹一般!”

    “道友应该明白,天下间,赶尸、控尸的手段层出不穷。加上星空战场爆发,凤七他们擒拿一批尸族军队,炼化控制之后,为自己所用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忖原来她早就已经警惕,随即将一枚神源取出,道:“其实没有灭干净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位尸族伪神的神源?”风兮看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风兮连忙使用精神力,探查神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没用的,凤七在将这枚神源交给我的时候,已经炼化过了,没有任何控尸痕迹留下。”

    风兮本来是有些失望,但仔细揣摩张若尘这话后,却又心神大动,道:“道友的意思是,凤七炼化过这枚神源?”

    “没错!他这也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欲盖弥彰了!”张若尘含笑道。

    风兮蹙眉,道:“可是为何我没看出炼化过的痕迹?”

    张若尘委婉的道:“因为凤七是上位神,你是下位神。”

    风兮眼神变得古怪,知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,很快恢复自然,道:“如此说来,还真是他们所为。没想到,在星空防线形势如此危急之时,后方还有神灵做出这样肮脏的勾当,为了利益,是什么都可以不顾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为了利益,倒还好。就怕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话说一半,目光看向洞府大门的方向,道:“来试探我们了,待会就说,你是过来向贫道请教道法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洞府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混的声音传出,道:“道友既然来了,就请进吧!”

    凤七迈步走进来的时候,张若尘已经将太极令和青萍剑收好,与风兮坐在一张石桌的旁边,以手指在石桌上,画出先天八卦图,正在谈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原来兮神也在。”凤七爽朗一笑。

    风兮道:“凤七先生来得正好,你是煜神王的弟子,道法必然也是高深至极。兮正在向黄牛道友请教先天八卦的一些玄奥,不如一起?”

    凤七坐下,肃然道:“论道,往后有的是时间,大家一起探讨三年五载都可。但,当下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。”

    风兮道:“凤七先生莫非指的是那些尸族大军?”

    “正是啊!”

    凤七忧心忡忡,道:“尸族大军是如何出现到星空防线的后方?是如何知晓风族诸位大圣运送物资的路线?这些事,一日不查清楚,本神的心一日难安。”

    风兮道:“就算担心也没办法,我们先前都使用精神力和神魂探查了附近星域,没有发现空间虫洞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风族内部,我这边一定彻查。”

    凤七手掌锤击在石桌上,哼声道:“尸族狡猾,肯定将空间虫洞隐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如老僧坐禅一般,一动不动,盯着石桌上的先天八卦图。

    凤七瞥了他一眼,充满敬意的道:“其实本神过来,是有一件事,想要求助黄牛道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任何人情味,石头般的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凤七低声:“说起来,此事与阴殇尸毒,倒也有些关系。狐族的天狐姥姥,大概是在三十年前,在星空战场上,被尸族族长三煞帝君所伤,体内的三煞尸毒至今没有尽除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狐族花费大量神石,请动了西天佛界和天堂界的两位大神,以佛门金光和光明之力净化,也只能清除九成尸毒,保住天狐姥姥的性命。想要除尽三煞尸毒,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三煞缠身,入魂透体,无穷无尽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看黄牛道友化解阴殇尸毒的手段颇为特殊,或许可以帮天狐姥姥化解余毒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知凤七所说真假,怀疑他是想请天狐姥姥出手,查探自己的底细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天狐姥姥何等修为,贫道这点本事,哪有资格为她化解尸毒?你们为何不去请无量境的佛门尊者,或者光明主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说要直播,一直更新跟不上,所以耽搁了!

    下午吧!

    下午两点左右,直接直播码字,这样也不耽搁,让大家看看两根手指是怎么按键盘的,码字速度到底有多慢。

    万一直播的时候,不自觉的念剧情,或者瞎哼歌,还请大家别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