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九百九十章 时间神符

第二千九百九十章 时间神符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五行神符是张若尘在昆仑界就已经炼制成功。

    以五种不同的神骨,淬炼出符纸,以七十六阶的精神力为笔,失败了多次,才炼制成功这么一张。

    强大的五行力量,从符箓中爆发出来,引得这片海域所在空间的五行之力变得紊乱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灰色的世界虚影,被五行之力轰穿。

    毁灭性的力量,直向天神祭师冲去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那张淡漠的脸上,终于浮现出慎重之色,法杖点出,破开冲来的五行神力,头上的连帽被吹落,白发飞扬。

    海浪滔天,卷起百丈高。

    有海水落在洛金书脸上,将他惊醒过来,停止催动自爆神源的禁法,大喜道:“道友,帮我牵制住天神祭师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交给贫道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胡发凌乱,眼神犀利,道袍猎猎飞扬,道:“风雨雷电,听我召唤。十方符箓,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两只宽大的道袍长袖鼓胀起来,里面飞出一张张黄色符箓,化为满天符雨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心中凛然,仔细观察张若尘那张干瘪的脸,很好奇,这道士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按理说,精神力高到如此地步,已经可以做天庭一座强界的界尊,身份地位尊贵,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?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位符道天师!”

    天神祭师不敢小觑对手,双手握杖,引来天地间的死亡之气。

    死亡之气无处不在,天初文明大世界自然也有。

    随着死亡之气汇聚,一尊万丈高的死神虚影凝聚出来,虚影中,有一道道黑色的脉络交织,像是死神的血脉。

    这道死神虚影十分凝实,双瞳像两颗沉重的暗黑星,气息森然,疯狂吞噬神椿树散发出来的生命之气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黄色符箓如同雨点一般,落在死神虚影身上,化为百丈长的风刃,碗口粗的雷电,如同刀剑一般锋利的雨滴。

    符箓实在太多,无穷无尽,打得死神虚影不断散开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脸色越来越幽沉,道:“该死,你到底炼制了多少符箓?”

    “足够杀你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为了修炼符道,他炼制了大量符箓,其中绝大多数符箓威力都很一般,对神灵造不成威胁。而且,还有一些符箓,其实是炼废了的。

    可是,架不住数量多啊!

    当然张若尘并不是有意修炼符道,实际上,也研究了阵法之道、驭兽之道、赶尸秘术、养鬼秘术、炼丹、炼器……

    修炼这些,完全只是为了参悟天地规律和自然道理。

    最终的目的,是为了修炼无极神道,衍化阴阳两仪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张若尘修炼成了圆满的一品圣意,从此之后,世间万法皆能轻松学会。

    虽说他现在在符道上的造诣已经很高,甚至可以炼制出神符。可是,他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,其实更高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能表现得太妖孽,得低调。

    只用符道战斗。

    死族军士中,有一些张若尘在地狱界认识的熟悉面孔,比如,在狩天战场上见过的源非大圣、火魅阴姬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远处正在交锋的两位精神力神灵,无比震撼,如同凡人在看神仙打架。

    火魅阴姬双眸凝视,惊叹道:“天神祭师居然都被压制,那其貌不扬的道士,还真是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冒出这么一个符道造诣高得吓人的神灵,有些不妙啊,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才好。”源非大圣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洛金书抓住机会,体内神气源源不断灌注进元会雷木棍,猛然一击,劈在天神祭师下方的祭台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祭台崩碎,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方圆百里的海面,被洛金书这一击打得凹陷下去,形成一个大凹坑。凹坑中,雷电闪烁不灭,将大量水气蒸发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洛金书兴奋无比,血脉喷张,只要击碎祭台,不让地狱界的绝代战神跨界过来,就有很大机会守住住神椿树。

    遥远处,本是打算退走的凤七和九尾心狐,皆被黄牛道人爆发出来的实力惊住。

    凤七额头上冒出汗珠,道:“好险,没想到这道人如此强横,幸好在神木战舰上我们没有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道士的确很强,也不知与犰余神君比起来,谁的战力更高?”九尾心狐道。

    凤七冷峭的道:“犰余神君何等人物,一身战力,对上太乙境初期的大神,也不会吃亏。在一定距离内,一击就能将他杀死。符道天师,肉身必是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金书师弟,我来助你一起守护神椿树,斩尽地狱邪物。”

    凤七背上的凤凰羽翼展开,携带一片灼热的神火云,飞向死族大军。

    反正有黄牛道人顶在前面,吸引死族强者的注意力,九尾心狐也没有了惧色,紧随凤七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见祭台被毁,心中怒火燃烧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境不稳的这一瞬间,死神虚影被符雨击碎,狂暴的力量,向他倾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神祭师立即向后飞退,不再理会张若尘,冲向镇纹祭台。

    因为,洛金书正在赶去镇纹祭台,欲要将其毁掉。

    镇纹祭台绝对不能有失,否则他们将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,你的对手是贫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急速追向天神祭师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心急如焚,咬牙回头望去,发现那个该死的道士已经追到百里之内。忽的,他停下来,转身,道:“真以为只有你才有神符吗?”

    他心中很舍不得,却还是将一枚拇指大小的玉符取出,向空中一抛。

    玉符光芒大涨。

    一股强横的神威,在符箓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天神祭师充满杀意,道:“太乙神符,噬魂兽!”

    玉符爆碎,一道庞大的阴影,在刺目的光华中缓缓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噬魂兽是一只符兽,形态很像魔鬼鱼,体积大如山岳,散发出来的气息,不弱于太乙境大神。

    感受到噬魂兽的恐怖气息,飞到近处的凤七后悔不已,哪里料得到一个七十六阶的精神力神灵,就能拥有一支太乙境的符兽?

    虽说,太乙境的符兽,论战力是比不过真正的太乙境大神。

    但他一个上位神与其对上,能讨得了好?

    幸好噬魂兽的目标是黄牛道人,这才让凤七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与噬魂兽硬拼,爆发出最快速度,向死气最为浓烈的那片区域冲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逃了?太乙神符可是本祭师最强的底牌手段,你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天神祭师操控噬魂兽,紧追张若尘不舍。

    至于镇魂祭台那边,他发现源天君主已经赶了过去,自然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死气最浓烈的区域,是九位死族君主和大批死族军士的聚集地。他们跟随青色神刃破开的通道,穿过一层层破碎了的阵法,已是十分靠近神椿树。

    三位死族君主主动飞了出去,前去拦截张若尘。

    赤魂君主修为达到上位神大圆满,站在最中间的位置,背上灰色羽翼展开,气势极其强横,笑道:“道友,你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站在左侧的那位君主,是上位神中期,冷哼道:“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能被派遣来斩神椿树的神灵,自然都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站在右侧那位君主,也是上位神中期,阴阳怪气道:“恐怕他是想要引噬魂兽来对付我们,但也太天真了一些,天神祭师控制着噬魂兽呢!”

    张若尘其实尝试过,以驭兽秘法和符法控制噬魂兽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因为,天神祭师的精神力太强了,不弱于他。在精神力一样强大的情况,想要夺取对方的符兽控制权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停了下来,像是真的被逼入到了绝境一般,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,这么近的距离,斩一位符道精神力修士,应该不是难事。注意固守神魂和精神。”

    赤魂君主如此说出一句,率先冲向张若尘,背上的灰色羽翼散发出明亮的死亡光华,将空间都腐朽成黑色。

    在赤魂君主看来,要杀精神力神灵,离得越近,才越容易。

    但真正靠近过去后,他却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,内心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:“危险!”

    “快退!”

    赤魂君主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嘴角上扬,笑道:“迟了!”

    一张三寸长的白色符箓,从他背后飞了出来,悬浮到头顶。

    “时间神符,岁月流逝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望向神椿树,道:“神椿前辈,助我诛敌!”

    神椿树的树干轻轻摇晃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满天黄叶随之落下。

    神椿树下,本来就汇聚了大量时间印记光点,春夏秋冬的季节变化在这里与外界完全不同,时间力量活跃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些时间印记光点,源源不断飞入进张若尘头顶的时间神符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时间神符爆开,化为一圈圈光纹,冲击在三位死族君主和后方的噬魂兽身上。

    三位死族君主急速退逃,并且撑起神境世界抵挡,却依旧挡不住时间力量,寿元流失得极快,头发逐渐变成白色。

    噬魂兽,毕竟只是符兽,本来就无法长时间维持,被时间力量冲击后,顷刻就消散成一缕缕符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