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八章 所有的真相

第三千零八章 所有的真相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因对方那股气势,露出丝毫怯意,反而很惋惜的道:“杀死凤七和犰余神君的,不是我,是神王你。”

    站在神雾中那道身影的双眼,宛若盛夏正午的烈阳,怒视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池瑶飞至张若尘身旁,与他并肩而立,道:“背后策划这一切的,居然是神王你老人家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远处的黄金车架,重新爆发出明亮光华,随后,又逸散出一道道金色光痕,弥漫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轩辕涟的声音传出:“神王若要灭口,最好连本公子一起杀死。”

    煜神王忽然转怒为笑,笑声中,充满无限苦涩和无奈,怅然道:“张若尘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只怪神王不够心狠,杀了犰余神君,却放过了我们,否则我还不敢这么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最大的破绽还是兜率城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神王大人明明就在城中,却像是完全不知道一般。就算是要催动护界神阵和操控九宫神印,也不至于如此吧?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怜了凤七,对你是忠心耿耿,即便是临死之时,依旧不忘将我们的注意力往天狐姥姥的身上引,哪怕自己死在三煞尸毒之下,也要将秘密深藏。”

    听到凤七的名字,煜神王的情绪和气息,出现强烈波动。

    他闭上双目,满脸伤感,道:“是啊,你说得对,他是因本座而死,本座才是害死他的那个人……可是,本座没有选择,只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黄金车架中,响起轩辕涟的声音:“如此说来,凤七将张若尘能够解三煞尸毒的事,告诉本公子,其实是想借解毒,牵制天狐姥姥?”

    “这样,不就谁都不用伤害了吗?”煜神王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其实,这并不是你的第一计划!”

    “神王的最根本目的,乃是让地狱界的神灵,毁掉护界神阵。而且,自己还要完全置身事外,不能让天庭诸神看出任何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但,就算火种大会发生巨变,也只能将你自己吸引过去。神王府中,还有天狐姥姥坐镇,地狱界的神灵根本无法得手。”

    “天狐姥姥性格怪异,与谁都不合,但却有一位孙女,九尾心狐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神王大人派遣出凤七,去往妖神殿与九尾心狐接触。在妖神殿,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但,妖神殿对天初文明的火种必然是有想法,而恰好凤七是神王大人的弟子,他们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沟通桥梁?”

    “只要凤七以火种为饵,妖神殿必然是会答应他的所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,凤七说,他知道了风族的大圣运送资源的路线,想要夺取这笔资源。做为妖神殿的火种使者犰余真君,怎么可能不满足他的这一需求?”

    “但,这恰恰中了凤七的计!”

    “凤七控制了一支尸族军队,使用了阴殇尸毒。而与他同行的,还有九尾心狐和犰余神君,只要此事被人发现,所有人必然会怀疑到九尾心狐身上,从而怀疑到天狐姥姥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,就算我没有从那里经过,凤七也必然会拖到风兮赶到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风族怀疑到天狐姥姥的身上,天狐姥姥哪里还有机会继续待在神王府这么重要的地方?你的目的,也就轻松达到。”

    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“可惜凤七还是太过心软,不想害了无辜的天狐姥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见我能够解阴殇尸毒,便千方百计让我去帮天狐姥姥解三煞尸毒。如此一来,也能牵制住天狐姥姥。”

    “但就是因为他这一时的心软,让我怀疑到了他身上,也是我引导风兮和风族的神灵,将矛头指向凤七。你们的计划,至此已是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煜神王深深的看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短短时间之内,你居然可以将整件事看得如此之透,倒也是难得,难怪洛姬对你评价那么高。你说的这些,虽然与真相有些差距,却也猜对了七七八八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以为,我们真的功亏一篑了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,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煜神王道:“你知道为何犰余在知道了本座的计划之后,知道妖神界无法得到火种之后,还会帮本座推动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能够吸引犰余的,只有真理奥义。”黄金车架中,响起轩辕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涟公子你错了,对量组织的成员来说,他们要的就是毁灭,要的就是星空战场的风暴来得更加猛烈。”

    煜神王拿起骨笛,骨笛中涌出一缕缕血雾,犰余神君的惨叫声隐隐响起,精神意志依旧还没有被磨灭。

    一道张若尘略显眼熟的“量”字神文印记,悬浮在血雾里面。

    “量组织到底是什么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煜神王没有解释,收起了骨笛。

    黄金车架沉默了半晌,才又冷声道:“那他的确该死!”

    张若尘见他们对“量组织”讳莫如深,闭口不谈,意识到这三个字必然非同小可,于是,暗暗记下。

    煜神王重新看向张若尘,道:“你知道你漏算了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消失的天神祭祀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煜神王点了点头,道:“其实,本座的确是派遣了凤七,去和死神殿接触,表达了归降的意愿。但,这都是利用他们的把戏而已!真到护界神阵阵毁的时候,本座会第一时间,将进入天初文明的所有地狱界神灵,全部镇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天神祭祀是不是在九尾心狐的神境世界中?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!”

    煜神王道:“天狐姥姥这人脾气古怪,这本是她的缺点,可是偏偏却又成为本座奈何不了她的地方。唯独九尾心狐,是她的软肋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告诉九尾心狐,只要她帮本座做成这件事,本座便请老天主为天狐姥姥解三煞尸毒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笑一声:“但,九尾心狐是知情者,事成之后,你必然会杀她灭口。”

    煜神王望向兜率城的方向,眼神满是憧憬和期望,道:“这场战争,不能再拖下去!再拖下去,整个天初文明的神气、圣气、灵气,甚至是生命精气都会被抽干,变成废土,变成星空中的那些一颗颗枯死的星球。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快了,地狱界就快要行动了!只要护界神阵一毁,本座就能以保护天庭诸神和圣境大军的名义,将整座天初文明大世界收入进神海,撤到星空防线的后方。到时候,就不用死了,谁都不用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们得死。”

    三丈高的黄金车架,忽然浮现出大量铭纹,化为一道金色的神光,向晴空琉璃罩的光壁撞击过去,打算逃走。

    时间印记光点凝成一片海洋,挡在煜神王的面前。

    煜神王的声音,悠扬的响起:“涟公子,在一位无量境神灵的面前,你怎么可能有逃走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黄金车架被一只规则凝聚而成的大手印,从半空拍落,坠入进海中,溅起大片浪花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时间印记光点,全部都湮灭。

    “你在时间之道上的造诣,似乎还不错!本座对时间之道也略有研究,好吧,便以时间杀你!”

    煜神王站在原地,轻描淡写的将手掌举过头顶,顿时,一条浩荡的时间长河凝聚出来,从天而降,如银河飞瀑,源源不断的冲击在黄金车架上。

    黄金车架被时间长河压得无法动弹,时间飞速流逝,磨灭轩辕涟的寿元。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开口阻止,道:“神王,你真以为将所有知情者全部杀死,便天衣无缝,无人知晓?你想保住天初文明大世界的心,我能理解,但,你老人家已经被这股执念蒙蔽了理智,你以为你的这些手段,能够瞒过二十诸天,能够瞒过昊天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是想救轩辕涟,而是想救煜神王,想救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从张若尘一开始冒着巨大凶险,直接喊破煜神王身份的那一刻,便是这个想法,不希望他继续错下去,最后弄得天初文明连火种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本座已经没有退路!你们二位……也上路吧,对不起了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煜神王眼中的泪痕,被神气蒸干,引动出另一条时间长河,波涛汹涌的向张若尘和池瑶飞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已被煜神王的神念锁定,那股场,那股势,就像十万神索缠身,无论使用任何手段,都难以移动脚步。

    这便是修为上的绝对差距!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池瑶,道:“都怪我,这次是真的多管闲事了!”

    池瑶一言不发,只是艰难的伸出左手,冲破神念场域,与张若尘的手掌紧扣在一起,直面汹涌的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时间长河在距离张若尘和池瑶,还有三丈的位置突然散开,像烟花一般绚烂。

    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子,不知何时闯了进来,站在张若尘和池瑶的身后。正是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场域,冲散了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压力一轻,转身看去,又惊又喜,道:“老家伙,你怎么在天初文明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你赶紧去天主山,那边的事太麻烦了,我反正是搞不定,你说她们一个个孩子怀不上,还净惹事。这里就交给我了吧,这里比较轻松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挥着鸡爪子一般的手,催促张若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