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拜会玉灵神

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拜会玉灵神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夜雨海,是尸骨堆积成的海洋,说是八百里,但使用神目也看不到边际,显然这里布置有高深的神纹,是无量境神灵的手笔。

    尸海中阴气浓厚,常年黑夜,不见白昼。

    在爱莲君的带领下,张若尘登上烟雾凝聚而成的阶梯,来到一座悬浮在半空的神殿。神殿四周空间扭曲,自成一片天地,梁柱上挂满神灯,殿宇若隐若现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传说,玉灵神的修为,达到太虚境,是一位站在大神层次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这种级别的人物面前,张若尘自然不会太过冒失。

    静等片刻。

    神殿前方,一道圆形的空间之门,凭空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爱莲君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笑道:“界尊请吧,师尊性格清冷,一贯不理世事,难免怠慢了一些。若不是千年前,本源神殿出世,我从祖界将她从沉睡中唤醒,这些年她也不会来百族王城坐镇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点头,走进空间之门。

    片刻后,眼前一亮,他来到一座空旷的殿宇中,殿顶离地百丈像一片青色的天空,眼前满是各种元会级奇花异草,如同进入圣药丛林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神灵来到此处,必会贪婪而兴奋。

    这里的元会级奇花异草年份都很高,神灵吞服后,也会有巨大好处,可以提升修为,增长寿元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本座知道你,你就是那个惹得擎天亲自出手废你修为的时空传人,须弥的传人。”一道悠扬的声音,在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看不见对方真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沿一条神石铺成的小道,向有水流声的方向走去,道:“前辈的空间造诣,也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活到四十万岁,那么世间诸道也都能涉猎,并且达到极高水平。你见我何事?”那道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穿过元会圣药园,终于看到玉灵神。

    她盘膝而坐,四周古色古香,装饰雅致,青色长发如同一朵青莲一般散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是一眨眼,便发现殿中所有景象都消失,只有玉灵神和空旷的地面悬浮在虚空,除此之外,一切都是漆黑而空洞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对方这是在以道法震慑自己,太虚境嘛,对目前的他而言,的确还是一个可望而不及的境界。

    便是血绝和荒天,都是花费了十多万年,才达到太虚。

    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张若尘定住心神,身上气势一变,挺拔且卓然,道:“不知玉灵神是否能做夜叉族的主?”

    玉灵神背对张若尘,道:“我不是界尊,也不是族长,但我的话,界尊和族长都是要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本界尊是来与夜叉族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寻找剑界。”

    玉灵神道:“剑界虚无缥缈,只存在于远古时期,若尘界尊乃是这个元会最出类拔萃的人物,居然也相信它存在?”

    张若尘自顾说道:“我在剑南界,得到了剑祖传承,是最有希望找到剑界的人。夜叉族势力庞大,对黑暗大三角星域的了解,无人可及。如果我们联手,只要剑界不是真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,就一定能够找到。”

    玉灵神沉默片刻,道:“据说,在第一神女城,你凭剑祖的七柄魄剑,攻入了名剑神的十丈之内?”

    此事不算什么了不起的秘密,张若尘坦然道:“七柄魄剑,的确是继承于剑祖,但那么强大的力量,怎么可能随心所欲运用?”

    这话,玉灵神是信的。

    甚至天下人都是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玉灵神道:“若尘界尊应该知晓,血耀神君和莫泊沙已经来过,但却被本神婉拒。界尊凭什么觉得,夜叉族会与你合作?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不死血族势力庞大,夜叉族与其合作,只会沦为被利用的棋子。就算找到剑界,夜叉族也得不到任何好处,反而可能因此惹来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但,与星桓天合作,却是平等的。无论是夜叉族,还是星桓天都无法独吞剑界,而且还需要两家合力,才能守住剑界。这是其一!”

    “其二,天庭和地狱界的战争已经打了百年,百族王城的位置与星桓天一样敏感,迟早会被天庭或者地狱界拔掉。星桓天已经遭劫,百族王城又还能太平多久?”

    “此次黑暗神殿大举干涉,并且绕开夜叉族、魔狼族、火鬼族,调遣了十多个小族的修士去探查黑暗大三角星域,显然就是一个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百族王城无法团结一致,地狱界真要动手之时,你们很快就会四分五裂,被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次,如果给黑暗神殿一个沉重的教训,他们反而会心生忌惮,不敢轻易对百族王城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不敢公然与黑暗神殿为敌,可是,我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场合作,不仅是寻找剑界,也是一起对付黑暗神殿。我们的利益是相同的!”

    夜叉族本就对黑暗神殿极其不满,有借张若尘之手,教训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这么一说,玉灵神只是故作犹豫了片刻,便道:“你可知黑暗神殿至少已经来了三位大神,离逍不过是其中最弱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的魄剑,虽然无法随心所欲,但关键时刻,依旧可以弑神。再说,如果我能够对抗黑暗神殿,何必来与夜叉族结盟?”

    玉灵神问道:“好,有魄力,这一点倒是与血绝很像。说吧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进入黑暗大三角星域,先灭黑暗神殿,再寻剑界。夜叉族对黑暗大三角星域不可能完全没有了解,应该知道在什么地方布置陷阱最佳吧?而我会亲自引他们上钩。”

    最后,张若尘补了一句:“事成之后,黑暗神剑归夜叉族。三尊大神的尸身和神源归我,我要用他们炼制战尸。”

    一件神器,谁不心动?

    玉灵神实在想不到,拒绝张若尘的理由,道:“说吧,你打算如何引黑暗神殿的大神上钩?”

    与玉灵神商谈了各种细节后,张若尘离开神殿,从始至终,都没有看见玉灵神到底长什么模样,但却记住了她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道冷笑,忽然在神殿中响起:“此子精神力才七十六阶,就妄想杀大神。难道他不知道,在我们眼中,杀他的念头,远多于杀黑暗神殿的大神?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别乱说,若是那车中之人真的非同小可,你以为夜雨海的神纹和阵法,能够完全瞒过其感知?”玉灵神道。

    那声音,再响起:“若车中真的是那种层次的人物,张若尘又怎么会赶来与我们结盟?依本座看,张若尘不过是在故布疑阵。”

    玉灵神道:“那种层次的人物,即便身在车中,神魂有可能已去了天地间的别处。试想,张若尘精神力才七十六阶而已,凭什么有底气敢猎杀黑暗神殿的大神?况且,他会不知道,我们也觊觎他身上的神器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一位大人物在身边坐镇,他这样做无疑是刀尖上跳舞,作死!”

    “那种大人物,不会参与这种层次的争斗,很有可能是借此在历练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位于暗中的那人不再开口,细思玉灵神的这番话,久久之后才道:“张若尘与黑暗神殿的确是仇深似海,对付黑暗神殿的决心他肯定是有的,这一点,倒也不怕他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走出神殿,张若尘冲着等在外面的爱莲君苦笑:“令师果然是冷漠至极,本想一睹她芳颜,却没能如愿。她是否对你也是如此?”

    好一个风流剑神,居然敢觊觎一位太虚古神。

    爱莲君知道玉灵神肯定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,心脏一阵急跳,面露苦笑:“界尊这话,本君是万万不敢接。走,我族已备下神宴,美事美酒和美人皆有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表现得兴趣缺缺,道:“再美的美人,怎敌玉灵神的一道背影?”

    爱莲君倒吸一口凉气,忐忑的赔笑,真的不敢接话了!

    神宴过后,夜叉族将族中一位圣女赠给张若尘,张若尘自称还沉迷于玉灵神的背影无法自拔,拒绝了他们的好意。

    准备离开的时候,爱莲君道:“听说若尘界尊与冰皇之子交情极深?”

    “曾患难与共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爱莲君松了一口气,向张若尘深深一拜,道:“还请界尊出面,帮忙问问,他到底有什么诉求,夜叉族尽力满足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疑惑道:“夜叉族怎么将他给得罪了?他脾气可是古怪得很,加之是冰皇独子,如今是越来越飞扬跋扈,连我都要忌惮他几分。”

    爱莲君深以为然的点头,道:“脾气的确古怪,让人捉摸不透。但,夜叉族可是从来没有得罪他,反而他来了之后,是以大神的规格接待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如此,爱莲兄为何如此愁眉苦脸,视其为瘟神一般?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屠天公子在夜雨海逗留了几日,便去了祖界,说是……说是要巡视夜叉族。”爱莲君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怒然,道:“狂妄!好一个屠天杀地之皇,仗着其父的威名,简直胡作非为。巡视夜叉族?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?夜叉族的主人?哎,谁叫冰皇宠溺他呢,这可是冰皇的独子。我虽说背后有天姥撑腰,可是,只是一个神使而已,无法与这种至亲的关系相提并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