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黄泉花

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黄泉花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轩辕青继续道:“天宫能做的,就跟你在昆仑界能做的一样,只能在大的方向做到不偏不倚,尽力去平衡和调停。但,管不了弱肉强食的定律。”

    “天尊出生万墟界,但,从不过问万墟界的事。卞庄战神出生盘古界,但,已经数十万不再回盘古界。赵公明前辈出生剑王界,但,除了指点过晴空剑王修行之外,不敢沾染剑王界的任何俗世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想尽量去做到公平,不想因母界的利益,影响自己的决策,加剧天庭各界内部的分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站得高度太高,看不到下面的修士。下面的修士,是否也是如此呢?”

    “正是人心难以统一,自私自利的宵小处处都有,所以才需要信仰。”轩辕青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我见过的修炼光明之道的修士,没有你说的那么善良、正直、无私。所以,你想说服我信仰光明,拜入光明神殿,助你化解昆仑界和天堂界的矛盾,恕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抓住青萍剑。

    轩辕青与张若尘对视,微微顿了一下,这才松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持剑,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轩辕青的声音:“道友对光明的了解,当始于轩辕青。”

    走远后,张若尘才是长长吐出一口气,不得不说,这轩辕青是一个厉害的说客。若不是张若尘与天堂界派系交手甚多,仇恨深沉,说不定真会接受她的那套理念和看问题的方式。

    光明,或许没有错。

    但,光明神殿的修士,张若尘是真的一个都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心中正闪过这道念头,便是看见,光明神殿和风族的十数位大圣聚集在前面,其中一位女子修为最是高深,已达到半神巅峰,容颜冷艳,身上的白色铠甲,映衬出迷人的胸臀曲线。

    正是审判宫俗世的大宫主潋曦,昔日的无影仙子。

    那些大圣,将喝得满脸通红醉醺醺的默先生围在中心,在听他讲说。

    默先生大着舌头,声音混沉,道:“无月的精神力,不会低于八十四阶,否则四爷在真理之道上造诣极深,怎么可能把她找不出来?真理之道,专克幻道。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一位大圣,道:“据说,精神力八十阶,就能拥有太虚大神的战力。八十四阶,岂不是能够和无量境一较高下?”

    默先生嘿嘿一笑:“那怕还是要差一些!你们这些小鬼知道什么?精神力在八十阶之前,每一阶都是天堑,差距非常巨大,很难做到跨境界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达到八十阶以后,精神力的提升难度直线上升,但战力差距却会缩小。比如,八十阶的符道神师,炼制出了一张厉害的神符,完全可以和八十一阶,八十二阶的精神力强者一战。甚至,挑战一下八十三阶的精神力强者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前提是别人没有强大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境界上的绝对优势,还是没那么容易跨越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的真正大跨度,其实还是在八十五阶的一念定乾坤,和九十阶的天圆无缺。整个宇宙,达到天圆无缺的,也不到十个,每一个都威名赫赫。”

    有大圣问道:“那老先生你是什么境界,可能与无月一战?”

    “我嘛,还困在七十九阶巅峰,如果与无月一战,嗯……她喊我一声名字,应该就能使用幻道,令我陷入幻境。你们为什么要问这么糟心的问题,存在气老夫是不是?”默先生劈头盖脸的,将他们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在此停留,也没有要去见潋曦的想法,因为他察觉到,一件让他毛骨悚然的事。

    先前轩辕青的那番话,不像是在争取一个寿元无多的青萍子,更像是在争取张若尘。很有可能,轩辕涟已经将青萍子的真实身份,告诉了他妹妹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潋曦出现在这里,会不会是她有意为之?

    张若尘先前拒绝得那么果断,会不会让她失去了耐心?

    一旦身份暴露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越想张若尘越觉得继续待在旭风神舰上危险,正在他准备冒险出手,变化容貌,去救小黑和血屠,然后启动暗棋逃走之时。

    突然,抬头看去,只见远处的虚空中,出现一柄黑色神剑。

    霜城魔的身影,站在剑上,遥望旭风神舰。

    霜城魔既然现身,无月必然也在附近。

    神舰上,响起嘹亮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诸神纷纷走出来,如临大敌的态势。

    风云霸身上散发出来的真理神光,照耀天地,极目远眺,寻找无月的踪迹。

    霜城魔声音如神雷般震耳,道:“风云霸,取你性命,灭尽旭风神舰上一切生灵的时间已到。你若主动交出一半神魂,跪伏在无月大人身前,今日当可保住他们性命。”

    风云霸眼神炙热,道:“你先接本座一剑再说这话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纯阳神剑破空腾飞而起,神器的光芒瞬间点燃黑暗,引得千万里空间沸腾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旭风神剑上的诸神实在憋屈,一直活在黑暗神殿的阴影下,却怎么都无法找到对手。

    风云霸看出那是霜城魔的真身,不是幻象,岂会再轻易将他放过?

    这一剑,将神器之威催动到极致,将霜城魔锁定,意在一剑将其斩杀,逼出无月。

    果然,纯阳神剑斩出去后,定住了时空,压制得霜城魔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霜城魔也没有要去和纯阳神剑的剑意对抗,反而眼中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太对劲啊!”

    张若尘察觉到气氛诡异,背心生出凉意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站在旭风神舰第三层顶端的风云霸,突然吐出一口神血,那威武霸绝的身形,猛烈摇晃,向后踉跄倒退,脸色变得惨白如死。

    他爆发出去的神气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“四爷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神大惊失色,立即围过去。

    风云霸双眼鼓胀,紧盯远处虚空,飞出去的纯阳神剑,没有他的控制之后,威力锐减,被一道不知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神符收走,落入霜城魔的手中。

    霜城魔手持纯阳神剑,仰天长笑:“风云霸,黄泉花的滋味如何?还能运转神气和调动规则神纹吗?你体内血气凝固了吗?”

    “黄泉花,什么黄泉花?”

    “别管那么多了,启动神舰的攻击神阵,击杀霜城魔,夺回纯阳神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,谁都不许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风云霸脸色数变,立即盘膝坐下,身上燃烧起熊熊神焰,一边炼化体内那股可怕的毒性力量,一边下令,道:“风悬,守护好护舰阵法的中枢,不许任何修士靠近。切记,莫要全力催动神气,否则你也会瞬间毒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风悬强行让自己从霜城魔的身上收回目光,心中恨意欲狂,却也明白今日真的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,红着双眼,急速向阵法中枢赶去。

    风云霸一连下了数道命令,再次叮嘱,道:“黄泉花的力量,早已在悄然之间,侵入我们的身体。如今,中毒时间尚短,大家只要尽力保证不运转神气,短时间内就不会毒发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毒发……各位就珍重吧!”

    神舰上的所有修士,尽皆陷入惶恐。

    张若尘暗道,“一旦毒发,黄泉花的力量,会先吞噬神灵的神气,磨灭神灵的规则神纹,凝固血气,等到修为尽失时,便会一步步蚕食生命之气,直到死亡。”

    对黄泉花,张若尘是有了解的。

    据说,此花生长在黄泉大帝的陵墓中,是为守墓而生。任何神灵前去盗墓,都会在不知不觉间遭遇厄难,甚至包括无量境的神灵也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但那位无量境的神灵,却找到了原因,是因为墓中生长的这种花,蕴含诡异莫测的力量,能够毁掉神灵的修为,杀神灵于无形。

    黄泉花虽然恐怖,但却也有不恐怖的一面。

    它只对神灵有用,而且修为越高,效果越显著。对修为微弱的圣境修士,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对纯粹的精神力神灵,也没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,黄泉大帝的陵墓,早已消失在三途河中,化为上古历史的一部分。黄泉花的再次出现,别说风云霸没有防范,便是张若尘都感到吃惊,而且在此之前没有生出任何危险的感应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!旭风神舰的护界神阵一直开启着,就算黑暗神殿找到了黄泉花,黄泉花也不可能厉害到,可以穿透神阵的地步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脑海中,一道念头闪过,随后猛然大惊,急速向神舰第三层赶去。

    赶到时,发现风兮、风岩、轩辕青、商弘、默先生尽都守在风云霸的身旁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,继续向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一声:“晴空剑王受死!”

    “哗哗!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符箓,从张若尘的袖中飞出。

    晴空剑王脸色一变,无视后方的张若尘,身体化为一道剑光,直刺向正盘膝而坐的风云霸。

    顿时,怒吼声连连。

    轩辕青率先反应过来,顾不得体内的黄泉花毒素,唤出光明神剑,挥剑劈了出去,在晴空剑王这一剑距离风云霸眉心只有半寸的位置,将晴空剑王连人带剑一起劈飞出去。

    轩辕青不敢全力运转神气,这一剑没能伤到晴空剑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轩辕青眼神寒冷如霜,充满痛心和悲愤,持剑的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张若尘深知落入黑暗神殿手中没有什么好下场,这个时候,必须与他们同仇敌忾,快步走了过去,道:“以无月的精神力和黑暗之道造诣,即便是大神的精神意志也无法抵挡。眼前这位晴空剑王,已经不是你们以前认识的那位了,只不过是无月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使用光明奥义探查过。”轩辕青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的修为差了无月太多,修炼的又是光明之道,对黑暗知道多少?八十四阶的精神力强者的手段,已经超出我们的认知。”

    风岩问道:“道长是怎么察觉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阵语塞,越发的看风岩不顺眼了,但,很快语气硬朗的道:“因为贫道就住在晴空剑王旁边,曾看见他在院落中种植一种无名花。再加上,他是唯一一个与无月有接触的修士,不是他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