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师兄,救我

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师兄,救我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潋曦跟在伽临南身后,身穿光明铠甲,身上气质早已不像曾经的“无影仙子”那么阴冷,多了几分圣洁、英气、干练的韵味。

    可惜她身上背负有无法洗清的污点,就算成为了审判宫的大宫主,却也没有几个光明神殿的修士真正瞧得起她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进入光明神殿的核心。

    审判宫只是光明神殿的一把刀,杀人的刀,做的都是得罪人的事。

    伽临南是光明神殿秩序宫的真神,在潋曦眼中,是高不可攀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,更让潋曦震动的是,伽临南告诉她,真正要见她的人乃是天孙,是那位已经踏入太真境的大神。

    “审判宫潋曦,拜见天孙。”

    伽临南退下去后,潋曦躬身,向商弘行礼。

    商弘仔细看着潋曦的绝色容颜,即便是以他的阅历,看惯了世间美人,眼中也有一道惊艳之色一闪而过,但很平静,道:“潋曦宫主是魂界世界之灵认可的未来主宰,拥十魂十魄,又得审判宫尧神尊的赏识,未来前途无量,无需如此多礼。”

    潋曦道:“天孙太过抬举了,潋曦不过只是一个坠入尘渊污垢中的该死之人,幸好尧神尊可怜,提点了一二,但依旧洗不清身上曾经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商弘道:“你的事,本座知道一些。怪不得你,都是张若尘那个元会巨奸太过放肆,你能携带审判之剑逃回天庭,便是心向光明。心若光明,曾经种种又有什么重要的呢?”

    潋曦不言,等商弘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像商弘这样云天之上的人物,怎么可能轻易见她一个圣境修士?哪怕她是审判宫的大宫主!

    虽然她背后站着尧神尊,但尧神尊当初也只是以分身出现,说了一句“让她留下”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一位神尊的分量太重,一句话便改变了她的处境,使得她扶摇直上,一步步登上大宫主之位。

    但这些,别说在商弘的面前,便是在伽临南这位中位神的面前,都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商弘见她如此镇定,不禁暗暗点头,切入正题,道:“如果有一个杀死张若尘的机会,你可否助本座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潋曦单膝下跪,道:“恨不得食其肉,饮其血。”

    商弘道:“但这个概率只有万分之一,甚至都不到。快快起身,你是审判宫的大宫主,而本座却不是光明神殿的神灵,你无须行如此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,如何才能杀了那元会巨奸?”

    潋曦起身,语气中充满冷意和杀气。

    商弘凝看她的双目,道:“你对张若尘应该十分了解吧?你觉得……青萍子有没有可能就是他?”

    潋曦那双冷寒刺骨的眼睛中,浮现出震惊之色,修长挺翘的娇躯,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商弘很满意她在不设防线的情况下表露出来的神情,说明张若尘和她没有勾连。

    或者说,如果青萍子就是张若尘,但并没有与她接触过。

    这一点,对商弘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青萍子怎么可能是他?”

    潋曦摇头,又道:“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但她心中,却是将见过青萍子的画面,瞬间回忆了千百遍,寻找破绽,寻找张若尘习惯性的语气、动作、眼神,甚至是握剑的手势,神通道法的相似之处……

    竟被她真的找到了一些痕迹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她跟随张若尘的时间很长,熟悉张若尘的坐卧起居,在喜怒哀乐时的微妙神态。旁人哪有她那么熟悉?

    商弘道:“其实本座也没有把握,但巧合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张若尘的武道修为已经被废,就算没有被废,他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变得青萍子这么强大?天孙已是盖世英杰,却也都修炼了近十万年,才有如今的修为。张若尘的修炼速度,能胜过天孙十倍?”潋曦道。

    商弘是有些喜欢眼前这个女子了,但想到张若尘,眼神随之一沉,看着潋曦摇头叹道: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伽临南再次走进商弘的神境世界,脸上带有喜色,道:“青萍子去了神狱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商弘眼中浮现出一道亮光,笑道:“本来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可能性,一下子涨了五六成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现在就去通知风族和天尊之女?”伽临南道。

    商弘摇头,慎重的道:“青萍子进神狱,会让你看见?”

    伽临南笑道:“他应该是惧怕默先生的感知,所以不敢使用任何隐身道法,也不敢使用精神力,只是收敛了身上的气息。他想进神狱救人,必然束手束脚,出现破绽,被本神发现,算他倒霉。”

    商弘还是不放心,但向潋曦看了一眼后,道:“我们一起去神狱看看,如果能够抓到现行,便是最好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狱中,狱室一座座,皆布满神纹。

    轩辕青虽救走小黑和祖界界尊,却也只是破了那两座狱室的神纹。

    关押血屠的狱室,高达八百丈,中心位置立有一座石质阵塔,所有锁链都是固定在阵塔的飞檐处,一共七十二根,穿透血屠的神躯,将他锁在阵塔后方的神铁狱壁上。

    地下廊道距离阵法石塔足有三四百丈,颇为昏暗,又有铁壁阻隔,血屠看不见风岩在喝斥什么人,只是听对方说什么“贫道”,根本没有往张若尘身上想。

    毕竟他之前是亲眼看见张若尘被风云霸追杀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心想那位师兄,多半已经灰飞烟灭,先他一步而去。

    血屠看了一眼悬在脖子上的纯阳神剑,剑体上散发的神焰,将他神躯烧得焦黑,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感受到死亡威胁,血屠心急如焚,却毫无对策,大吼道:“风岩,有本事放了本皇,我们公平一战。本皇可以让你一只手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风岩从黑暗阴影中走出,显露出英气逼人的身影,虽三头六臂,却并不古怪,反而更增一股霸道气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终是停下脚步,很清楚自己肯定是暴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实际上,破绽本来就很大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逃亡时会遭遇青萍子,本就太巧。

    而且,青萍子出现后,张若尘突破就消失了!

    因为风族欠了青萍子的恩情,有风悬和风兮视青萍子为道友,加上青萍子在天初文明是真的干下了几件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元会巨奸张若尘怎能可能做那些事?

    这才是风云霸和风族诸神没有去怀疑他身份的原因!

    张若尘向风岩走了过去,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猜到的?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血屠耳朵像兔子一般的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风岩双眼紧盯着他,眼眶发红,沉声道:“你身上破绽太多了,骗骗其他没有见过你的还好,可我是谁?我早就怀疑过你,但七叔和姐姐都很信任你,我只得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天下哪有那么多蠢人,为了护一个不相干的人渡劫,甚至可以牺牲自己?”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他面前,取下“青萍子”的面孔,道:“我是被逼无奈,没想过要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血屠狂喜,大喊:“师兄,救我!”

    七十二根铁链摇晃。

    风岩与张若尘对视,紧咬牙齿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笑道:“你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,成熟了太多。换做以前,你肯定会第一时间找我对质,而不是在这里堵我,使我不得不自己显露出真容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救我,别与他废话,他只是一个下位神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吼出声了一半,纯阳神剑便切下去,脖子被切断一半,喊不出话来,痛得浑身抽搐。熟肉的焦味,弥漫整个狱室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得带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风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就凭你不会与我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与你为敌?就凭你助我渡过了神劫?就凭风族欠了你天大的人情?”风岩沉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头,道:“不!不是因为这些,而是因为我一直视你为兄弟,可以付出性命的那种。你风岩或许不会为了我付出性命,或许已经不视我为大哥,但,必不会将我当成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风岩一拳打出去,狠狠击在张若尘胸口,将他打得连退三步,吼声道:“张若尘,从没有像你这样羞辱人这么狠的,当初结拜,虽然是楚南一时兴起所为,看上去很儿戏,但,却也是相互说过,刀山火海,两肋插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为你付出性命?”

    “我为了你,都下跪了,当着所有人的面下跪。风岩的脸,不是脸对吧?你本该知道,我宁愿死,都不会向任何人下跪。更何况,跪的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他想到了谁,心中感动。

    风云霸那样刚烈的人,对张若尘这个叛徒的恨意,绝不低于荒天对夺天神皇的恨意。

    换做张若尘与夺天神皇交好,而且为了救夺天神皇,下跪求荒天放他一条生路,不被一掌击毙才怪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风岩虚手探出,将纯阳神剑收回,道:“你要救他,我不拦你。但,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