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剑二十四

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剑二十四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千年前的狩天之战后,缺名声大振,他师尊的身份随之传出,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为命运神殿十二宫之一虚神宫的虚神尊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得称一声“虚天”。

    中古后,虚神尊久居大劫宫,不再理会世间诸事。

    最近一次露面,便是上一次的地狱神潮,他孤身跨过星空防线,与真理殿主打了个天翻地覆。据说,有真理神殿的一位古之魔神赶至,与真理殿主联手,也未能奈何得了他。

    而那位古之魔神……

    有传言,是从封神台的暗魔井中挖出,是一位诞生于乱古时期的魔神,与大魔神座下的七十二柱魔神中的某一位长得极像,有可能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也有传言,那位魔神,是一位远古神魔,死后葬在暗魔井底,如今是活出了第二世。

    众说纷纭,传言一个比一个离奇。

    此事曾在天庭和地狱引起轰动,后来是真理殿主亲自出面辟谣,才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能与真理殿主联手,对撼虚天,显然那位古之魔神亦是一位非同小可的存在。他的此次出手,让各方势力,再一次将万年前的传言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总之,虚天能够无视星空防线,进入天庭宇宙,独战真理殿主和古之魔神,还能从容退走,整个地狱界,找不出来几个同层次的人物。

    别看无月、玄一、血绝、荒天、绝妙、名剑神、风云霸之流,个个威名赫赫,笑傲寰宇,但是在虚天这种人物面前,完全就是小字辈。

    当初宇外星空一战,真理殿主站在原地不动,荒天挥斧劈去,反把自己震飞了数百里。

    听闻虚天传唤,张若尘为何惊惧?

    不是因为虚天的修为有多么可怕,只因张若尘知道,虚天曾败给须弥圣僧,二人结下了仇怨。若仇怨不深,虚天为何创虚无剑法,只为对付须弥圣僧的时间剑法?

    做为须弥圣僧的传人,显然是要承受这段因果。

    但很快,张若尘脸色恢复过来,心中暗道,“如果虚天真要出手,早就已经碾杀了我,怎么可能派遣缺过来传唤?”

    不过,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种天级人物心中在想什么?

    如果真的认定张若尘是一个威胁,不杀死他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看着张若尘和缺一起飞走,血屠没心没肺,笑道:“你们脸色怎么那么难看?天姥大人在此,有什么好担心?你们没看见,虚天看在天姥大人的面子上,根本没有要出手,只是喊过去见一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阿木尔脸色微微缓和一些,道:“是啊,若非天姥在此,今天就危险了!”

    在场诸神更加坚信,白羽孔雀圣车中必是天姥无疑。

    小黑冷哼一声:“看来虚天和天姥有些不对付啊,来都来了,两人居然都没有交流一二。”

    玉灵神以鄙夷的眼神看去:“他们那种层次的交流,又岂是我们看得见,听得见?”

    “这叫王不见王!”血屠一副很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羽孔雀圣车中,身穿天尊宝纱的洛姬,急切得眉头都拧到一起,知晓张若尘此去必然凶多吉少,很想立即驱车追上去。

    但想到在虚天这种存在的面前,自己别说帮忙,恐怕都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过去,是徒给张若尘添乱。

    天尊宝纱或许能够吓一吓无月,但,在虚天的面前,完全就是雕虫小技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“虚天既然没有直接出手,想来是还不确定要不要杀他,若尘应该可以应对,一定可以的……”洛姬黛眉紧蹙,心中既是担忧,又很自责。

    这一次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,比她想象中凶险了太多。

    都是为了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若是张若尘被虚神尊所杀,她将永远活在愧疚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虚天没有张若尘想象中那么狰狞恐怖,反而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,白须白发,慈眉善目,眼神也并不多么锐利,身形倒是极为魁梧,将那股仙风道骨冲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让张若尘意外的是,冥王也在。

    “拜见虚天!”张若尘恭恭敬敬行礼。

    “剑胆还行,可惜已经过去太久的岁月,流失严重,无法与剑祖在世时的胆气和剑势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虚天站在虚空,整个时空仿佛都被定住,但他身上没有任何神力波动外泄,与一个普通的壮硕老者没有区别。他如此点评了一句,不再理会冥王,看向张若尘,道:“把剑魄释放出来,让老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违逆,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。

    剑胆,代表的是剑势。

    剑魄,代表的却是剑的精神。

    虚天盯着七柄魄剑看了看,五指一握,七柄魄剑合而为一,化为一柄犹如实态的三尺光剑,剑体周围,尽是剑道规则,如蛛网般密集。

    剑声哗啦啦的响动,刺耳至极。

    虚天摇头,手臂一挥,魄剑分散成七柄,道:“与剑胆一般,流失严重,毫无价值。收起来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起七柄魄剑,汗颜无比。

    这七柄魄剑,纵然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都还无法完全发挥它们的力量,堪称剑道至宝,就连名剑神都垂涎不已。

    可在虚天这里,却称毫无价值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青萍剑不受张若尘的控制,飞了出去,落入虚天手中。

    青萍剑被强夺,张若尘眉头微皱,但只能克制。

    同时心中十分好奇,虚天为何对一柄次神级的剑感兴趣?明明他身上有六柄神剑。

    虚天右手握剑,左手在剑体上抚摸,那是浑浊的眼睛,越来越明亮,左右双瞳中出现星辰海洋和无尽黑暗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居然将剑和剑灵的痕迹都抹去了,看来是走不了捷径了!”虚天忽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缺和冥王向张若尘看去,以为虚天所说的“好小子”是他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却知,绝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虚天所说的“好小子”,应该是上清。

    难道虚天是想借青萍剑为引子,寻找剑界?

    虚天可不仅仅是一位无量境的武道至强,精神力也达到天圆无缺。

    地狱界的四大精神力巨头“虚空大劫宫”,指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虚天收起笑容,道:“也对!如果凭借青萍剑,就能找到剑界,花影老头早就自己去了!张若尘,你好像很不满啊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被对方窥透内心,道:“前辈堂堂地狱界的一片天,却强夺一个晚辈的剑,还不允许晚辈生出不满之心?”

    “若尘,虚天面前,不得放肆。”冥王训斥一声。

    明是训斥,实则是担心张若尘触怒性情无常的虚天。

    缺心中暗惊,在虚天面前,便是他这个独传弟子,也不敢如此顶撞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心中虽然不满,但也服气。前辈是天,即便想要神器,也是唾手可得。”

    虚天眼神冷然,道:“小辈,你也别不满,你可知这青萍剑本就是老夫铸炼出来?真要论起来,老夫才是它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暗惊,看向虚天。

    青萍剑是他铸成?

    虚天持着青萍剑,冷峭的讲述道:“须弥年轻之时惊艳绝伦,又有一个天尊父亲,每到一处,必是万众瞩目,众生皆去叩拜,好些老夫当年喜欢的女子,都被他勾走了魂,让人好不嫉妒。可惜这厮一点都不珍惜,后来居然抛家弃子,去做了和尚。你说气不气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虚天不是在问他,因此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虚天继续道:“他年轻时抢我女人就算了,做和尚之后,还专门与地狱界作对,说什么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。如果不动明王大尊和灵燕子在世,老夫或许还不敢惹他,但他一个孤家寡人,有什么好怕?”

    “可惜,这厮还是有些道行,虽然每次都说自己修佛,不愿与老夫动手,但却每次都能把老夫打得灰头土脸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他将剑道和时间之道融合,创出了时间剑法,就更加了不得,老夫再也不是他的对手。你说,他一个和尚,为什么还要修剑?无耻不无耻?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规定,修佛者不能修剑道。或许,圣僧也是被你逼的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虚天眼神变得深邃,道:“你这话,倒是说对了!修佛者既然都能修炼剑道,老夫为何不可以?为了修剑,当年老夫以一化身,拜入两仪宗,修炼了三千年,将《无字剑谱》悟到剑二十。这等剑道天资,便是须弥也不能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一身从未欠人人情,悟剑之后,便将自己铸炼出来的青萍剑,扔给了上清那小王八羔子!又与须弥战了一场,妈的,居然又败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冥王已经习惯虚天满嘴脏话,甚至连自己都骂,因此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缺的脸抽动不停,似乎是今天才看清自己师尊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修为达至虚天这个层次,根本不需要去伪装什么,心中是如何想,便如何说,此乃真正的返璞归真。

    “又十万年过去,老夫连悟剑二十一、剑二十二,加之虚无之道大成,以为胜券在握。可惜,一剑惜败!”

    虚天阴沉的笑了起来,道:“这一次虽败,但却败得不多。而且那时心中已经摸索出剑二十三的轮廓,自认为,一旦修成剑二十三,必然可以将其战胜,一雪前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