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张若尘归属

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张若尘归属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麒麟星域的各个方位,不知多少双眼睛,齐齐看向站在火焰光柱顶端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虚弱得摇摇晃晃,以一柄神剑撑着身体,意识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看向远处,那里数十道流光疾驰,在星空中闪烁。

    是命运神殿诸神赶来。

    她将压制在罗乷身上的命运神光收起。

    罗乷化为一道流光,飞到火焰光柱顶端,将一枚疗伤丹药放入张若尘嘴里,手掌按在他心口。一股温和的力量,涌入圣心,帮张若尘炼化,老尸鬼侵入他精神力的反噬意识。

    张若尘说不出的疲惫,挤出一道笑容,看了罗乷一眼。随后,撑起最后的力量,将老尸鬼重新收入神殿。

    他自然早就发现了天音神母、罗乷、姑射静,也能理解她们为何没有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这一战,张若尘是为百族王城而战,为星桓天而战,为血绝战神而战,但绝不是为了罗刹族而战。她们能够出现到这里,张若尘已经很感动。

    宇宙深空中,一道背着神弓的身影,拉开弓弦。

    体内的箭道规则神纹,从指间流动出来,凝成一支神箭,锁定张若尘。

    但,看见命运神殿的阴阳神师、听云笙、空道海、金珏天神相继出现,眼中浮现出一道犹豫之色,散去了神箭。

    随后背弓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血彩神蜈舰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舰首,呼唤张若尘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诸神赶到的时候,张若尘和罗乷已经登上血彩神蜈舰,围在般若身旁,查看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蒲传奇主修的是,阎罗族的大巫天道。

    般若是被巫道力量击伤,血气萎缩,寿元流失了数万年,与孔兰攸一般,红颜白发,生机枯竭得厉害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冰冷如霜,杀机毕露。

    血屠披头散发,浑身是血,凄惨到极点的样子,飞向命运神殿诸神,站在虚空中哭诉:“命运神殿终于来人了,你们再不来,本皇就要被杀死了!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联手,要灭命运神殿,夺取地狱界的主宰之权。咳咳!”

    血屠咳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他虽伤得很重,但,这一口鲜血真不是他的,是吸蒲传奇吸得太多,刚才说话又说得太急,一不小心撑得反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阴阳神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云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联手,要灭命运神殿?

    编瞎话,能不能编得靠谱一点?

    血屠看向众神中的空道海,道:“道海前辈,般若在百族王城,先是被火泽神君暗害,这一次又被鬼主、穆托战神他们袭杀,已经快死了!这群丧心病狂的,根本就没有将怒天神尊放在眼里。怒天神宫在他们眼中,就是一个屁啊!哇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口神血,从嘴里吐出。

    空道海看上去像是一位人类老者,实际上,出生冥族。

    他是怒天神尊的二弟子,修炼近七十万年的人物,常年坐镇怒天神宫。

    空道海顾不得血屠话中的真假,看了一眼飞来的鬼主等人,沉哼一声,随后,登上血彩神蜈舰,查看般若的伤势。

    若般若真的有个什么好歹,他保证今日出手的神灵,都得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阴阳神师雌雄同体,身体一面为男,一面为女,乃是天运司的第二号人物。

    在场,怒天神宫的“空道海”,祸择神宫的“听云笙”,凶骇神宫的“金珏天神”,都是太虚境的修为,个个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。但隐隐间,却依旧以阴阳神师为首。

    只因本源神殿一战,阴阳神师凭一己之力,在短时间内,扛住了天庭八位太虚境大神的攻击。其中不乏有甲天下、魂界之主、宙海主神这样的太虚境强者。

    这一战,让仅渡过了两次元会劫难的阴阳神师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阴阳神师男性的一面,正对鬼主、穆托战神等人,腾飞了过去,立在一座阴阳印漩涡中,道:“诸位要动张若尘,本神师没有意见。但,血屠和般若可是命运神殿的神灵,是凤天和怒天神尊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鬼主倒是知道阴阳神师不好惹,压制住心中的怒意和急切,道:“这一切,皆是蒲传奇一人所为。他先失神器,又失头颅,再失奥义,已然疯了!”

    黎元天赋附和道:“的确是这样!我等都是太虚境大神,就算血屠和般若不是凤天和怒天神尊的弟子,我们也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穆托战神一双骨臂重新生长出来,但,新生手臂想要恢复到曾经的强度,没有百年、千年的淬炼,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他心中对张若尘的怒意更盛,沉声道:“让我们带走张若尘!至于,般若和血屠的伤,就算青鹿神殿不负责,我黑暗神殿也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出现到阴阳神师身旁,冷笑:“张若尘杀我凶骇神宫的大神,岂是你们说带走就能带走?本神要将他带回凶骇神宫,交由神尊处置。”

    鬼主算是看了出来,命运神殿这是要摘桃子!

    没办法,张若尘身上的宝物何其之多,单是先前显露出来的六柄神剑、逆神碑、神尸,任何一件,都是无量境神灵也想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这么大张旗鼓前来,要说没有夺宝的心思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他们费了天大的力气,付出惨重代价,才终于让张若尘失去战力,岂能将惨胜的果实拱手让人?

    鬼主向薛理和穆托战神传音,只有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才能与命运神殿掰手腕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必须死。”薛理道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笑道:“放心,张若尘的命,凶骇神宫要定了!等他被推上斩神台,必然邀请酆都鬼城诸神观礼。”

    薛理此来的目的,不是为了张若尘身上的宝物,完全是代表酆都鬼城,表明“谁都不可辱天尊”的意志。

    因此张若尘死在哪里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他不想被鬼主利用,于是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道:“你们命运神殿只是死了一个火泽神君,我黑暗神殿陨落了多少大神和神灵?连神尊都间接死在星空战场,张若尘必须交由黑暗神殿处置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穆托战神身形挪移,跨越空间,冲向血彩神蜈舰。

    阴阳神师双手结印,周围天地规则变换,逆阴阳,换乾坤,将挪移出去的穆托战神,又挪移回原地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脸色凝重,盯着阴阳神师,道:“神师好手段,但今日大家真要撕破脸皮吗?”

    阴阳神师淡淡一笑:“雕虫小技而已,战神一锤就能破之。大家都是地狱界的神灵,不至于为了一个张若尘,闹到撕破脸皮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的确损失惨重,值得同情。但,这一切事端的背后,牵扯最大的人物,乃是虚天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本神使说一句,张若尘该由虚天来处置,在场各位,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无论鬼主、薛理,还是穆托战神和命运神殿诸神,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涉及到一位天,谁敢多说一句?

    说到底,虚天才是最大的苦主。

    十万年不出世,刚出世收了一位天姬,还没碰一下,就被一个小辈玷辱。

    这只是丢脸吗?

    这是要被写成史册,受后世无数代修士嘲笑。

    至于酆都大帝那边,无月与古之月神到底是什么关系,至今也没有人说得明白。到目前为止,还停留在传说的地步。

    薛理之所以出手,完全因为人言可畏。

    至于虚天对酆都大帝的冒犯,却还轮不到他们来出头。大帝若真的在意,自然会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看了阴阳神师一眼,眼神忽的变得深沉了许多。若真将张若尘交给虚天处置,岂不就绕过了凶骇神宫?

    阴阳神师到底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这是虚天的授意,还是天运司对虚天的讨好?

    阴阳神师见穆托战神还有一些不服,欲要动手的样子,沉问道:“道海前辈,般若的伤势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寿元大损,生机枯竭,就算恢复过来,修行也必会被耽搁,将来未必能渡过元会劫难。”空道海语气中,充满冷意。

    阴阳神师道:“般若可是怒天神尊的爱徒,对她寄予厚望,这简直就是伤到了根基。我命运神殿的神灵,在地狱界,怎能被这般欺凌?他蒲传奇一个废人而已,没有超然大势力支持,敢得罪命运神殿?敢挑战怒天神尊的威严?”

    鬼主眉头一跳,立即道:“本座认为,张若尘的确该由虚天处置。不过,地煞鬼城的镇城祖器,被张若尘夺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阴阳神师脸色缓和下来,道:“鬼主放心,此事绝不可能与地煞鬼城有关。地煞铃是地煞鬼城的祖器,本神师一定禀明虚天,让它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随后,芊芊神师、胥燎、黎元天神相继开口,声称将张若尘交给虚天。

    没办法,当前形势,他们是注定无法夺取张若尘身上的宝物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只能退而求其次,等虚天杀了张若尘之后,要回属于自己的神器和奥义,还有雪木殿主和?皇的神源。

    在大势面前,穆托战神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过,交给虚天处置,至少张若尘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!谁能从虚天剑下救人?

    天姥真身亲自,也未必能做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