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一十七章 审判

第三千一百一十七章 审判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因鬼神尊陨落,星空战场的局势前所未有的紧张,诸天级强者的气息始终笼罩那片星空。双方的修士,上至神灵,下至半圣,皆感到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天的一道神光,就能打穿时空,让他们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,这些诸天级的强者,在虚无世界中已经较量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般紧张的局势下,地狱界爆发的神战,依旧震动各方,在极短的时间内,传遍宇宙每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昆仑界。

    劫尊者得知消息后,背着双手,来回踱步,破口大骂:“混账,这兔崽子也太能折腾,诸天的风头都被他抢了!不行,老夫得去一趟地狱界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天狐姥姥沉哼一声,顿时刚刚举步的劫尊者停下。

    劫尊者看了看天狐姥姥的脸色,满脸愁苦,长叹道:“终究是我张家的血脉,总不能因为地狱界危险,就不管不顾吧?”

    见天狐姥姥依旧冷着一张脸,劫尊者又道:“哎!眼看张家就有兴旺的趋势,却接连两位神灵折在命运神殿,老夫愧对张家先祖,愧对大尊。不行,地狱界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去地狱界?”

    天狐姥姥手持乌金铁杖,走了过去,冷笑道:“从虚风尽的手中救人,你是在做梦吧?再说,张若尘是天姥的神使,是星桓天的界尊,需要你去救?你这次逃走之后,又打算消失多久?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真的忧心……既然你不信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!”

    劫尊者身穿紫色神袍,头戴玉冠,白发整齐,眉宇间充满正气,如一位超然出尘的老神仙。但他此刻,心中很是郁闷,多好的机会,这样居然都脱不了身!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往后余生是彻底完了!

    他若一心要走,天狐姥姥自然是拦不住。

    但天狐姥姥找来昆仑界后,见她中了尸毒,伤势很重,也不知是不是良心发现,劫尊者为了安抚她的情绪,许下一大堆承诺,说尽了让年轻女子听到都会恶心的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天狐姥姥当时只说了一句:“原谅你最后一次,你若再不辞而别,我便自绝于昆仑界。”

    男人最怕的就是女人以死相挟。

    就在劫尊者愁眉苦脸之时,一道神光,从西边天空飞来,落到地上,凝成海棠婆婆的身影。

    服下张若尘赠于的精神力神丹,海棠婆婆已是渡过神劫,成为一位精神力神灵。而剑阁,则是脱变成为昆仑界的第十一件神器。

    劫尊者展颜一笑,立即迎上去,道:“海棠,你怎么来了?来,给你介绍认识一下,这位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海棠婆婆便道:“认识,妖神界的天狐大神。太上有消息传回来,让你莫要担心张若尘,昆仑界的安危如今全系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劫尊者道:“全系在老夫身上?他呢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冷声道:“星空战场发生了那么大的事,太上自然是要赶过去的,谁像你,永远都那么不着调,何时才能真正的顶天立地?”

    劫尊者生出危机感,什么情况,变心了?

    花影老头?

    肯定是了,否则花影老头为何传讯给海棠,而不是直接传讯给他?太诡异了!

    劫尊者慎重起来,道:“海棠,你渡过神劫了,肯定会遇到许多诱惑,但他们在乎的是你吗?他们在乎的是剑阁,在乎的是神器。那个……咳咳……花影老头其实也有很多地方不如老夫,只是精神力强一些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看着劫尊者,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劫尊者直接把话挑明,怒道:“你的精神力,是不是花影老头帮你提升的?”

    海棠婆婆气得颤抖,狠狠一跺脚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如今正在发生中古之后最大的变局,昆仑界所有神灵都出动,奔赴各方,以应对这场变局,与在变局中寻找昆仑界崛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倒好,竟还在胡思乱想!

    真以为人人都与他一样为老不尊?

    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玉灵山、眩?族长、阿木尔……等等,近二十位大神齐聚一堂,他们乃是这片星空的主宰,决定无数生灵的命运。

    但此刻,却都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眩?族长道:“无论怎么说,至少若尘界尊是达到了目的,可以直面虚天。”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阿木尔很忧心,道:“闹得太过了!青鹿神殿、地煞鬼城、长生殿、藏尽骨海……,这些势力,岂会善罢甘休?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,甚至是命运神殿内部,也会有强硬的声音,致他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玉灵神妙目幽深,红唇如丹,道:“张若尘若不前往命运神山,百族王城挡得住地狱界大军的攻伐吗?他这是为了我们去的,他出发之时就知此行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在场诸神皆是沉默。

    星空战场局势紧张,百族王城这片星空何尝不是风高浪急?

    之前他们甚至感应到了凤天的气息。

    天威慑人!

    如今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星天崖,和前往命运神山的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能想象,一旦张若尘死在命运神山的消息传出后,会出现多大的风波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虚天向星桓天和星天崖宣战!

    而百族王城将首当其冲,第一个被灭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们怎能不忐忑?怎能不忧心?

    这种命运不在手中的感觉,实在太煎熬!

    其中一些神灵,在心中暗暗下决定,只要张若尘真能化解这场危机,阻止战争爆发,即便他要做百族王城之主,也认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耀神君终于明白了过来,很是佩服的道:“若尘原来是这样打算的,借命运神殿的力量,前往命运神殿。这一招,倒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算什么,本就在意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的目光,不时望向天边,虫洞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大族宰是在等什么消息吗?”血耀神君问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点了点头,道:“星桓天和星天崖的那两位超然的存在,没有阻止张若尘前来地狱界。那么,必会有所行动,不可能让若尘一个人来办这么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如何行动,总不会真身前往命运神山吧?”血耀神君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传讯光符,划破天穹,落入血绝战神手中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看完光符上的内容,顿时大喜,道:“这下若尘的性命,算是保住一半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运神殿宏伟壮阔,内部空间氤氲浩荡,如同一座微型宇宙。

    张若尘浑身缠满锁链,锁链上流动着电芒,一步步走到神殿的中心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押解他的,乃是血屠。

    “师兄,跪下吧,跪一位天不丢人。”血屠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看向四方,在殿中,看见了鬼主、穆托战神、听云笙、金珏天神……,竟有上百尊神灵,个个显化巨身神躯,站在一个个云团上,有的身躯高达数万里。

    正是满天神魔欲杀人的景象。

    有的冷笑,有的狰狞。

    张若尘最后看向悬浮在半空的一个神座,虚天坐在上面,神威笼罩天地,如同宇宙主宰,让在场诸神,无不敬畏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还不跪下?”金珏天神沉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都没跪拜虚天,我为何要跪?”

    “你犯下了什么罪责,自己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犯下了什么罪,还请金珏天神指教?”

    金珏天神自然不会去提无月的事,道:“你杀了地狱界多少神灵,单是火泽神君之死,就够将你推上斩神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杀了不少神灵,但,哪一次是我主动招惹的他们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冷沉,道:“我张若尘贵为天姥神使,但却一直低调行事,谦逊待人,从不主动招惹是非。但人若犯我,我还不能出手反抗?那般软弱,丢的可是天姥的脸。”

    血屠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低调?谦逊?

    师兄啊,你若还低调,地狱界就没有高调的修士了!你若都算谦逊,将我血屠置于何地啊?

    但张若尘倒的确没有主动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死在他手中的神灵,都是主动去招惹他的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道:“我黑暗神殿可有主动招惹你?”

    “至今任记无边殿主之仇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没想到张若尘如此能狡辩,向虚天躬身一拜,道:“张若尘非我地狱界神灵,还处处与地狱界作对,将来必成大患,还请虚天大人将他斩之。”

    所有地狱界神灵都避开无月不谈,毕竟他们也怕将此事摆到明面上,会触怒虚天。

    罗乷道:“张若尘怎么就不算地狱界的神灵?他是天姥的神使,代天姥行走天下。那些地狱界的神灵,强占他的领地,欲要抢夺他的宝物,欲要致他于死地,他们可有有天姥放在眼里?如此做为,难道不该死?”

    穆托战神道:“敢问罗乷公主,你这是代表天罗神国,还是代表罗刹族?天姥神使的身份,怎能高于整个地狱界的利益?张若尘是星桓天的界尊,不是罗刹族的神灵。”

    这时,虚天的声音响起:“张若尘,你说,你算不算地狱界的神灵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危险至极,鬼主和金珏天神等人皆是露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看来虚天心中的确是有一股怒火,只不过自持身份,才没有爆发出来。既然如此,他们就得抓住这个机会,帮虚天出头,让张若尘死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必能博得虚天的好感。

    张若尘躬身一拜,道:“回禀虚天,若尘身在星桓天,心却始终不敢忘地狱界之恩。外公、天姥、福禄神尊、罗衍大帝,甚至是虚天你老人家,皆对若尘有大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哎,生病了,虽然只是感冒,但是太影响码字了,今天就一章吧!病好了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