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 唱双簧

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 唱双簧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既然不敢忘地狱界之恩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为何却又与风族和昊天之女勾勾搭搭,坏我黑暗神殿大事?”穆托战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化身为青萍子,一是为了躲避风云霸的追杀,二是为了营救被关押在旭风神舰上的血屠。你们黑暗神殿将我当成了天庭的神灵,对我要打要杀,我怎能不自保反击?此事,许多修士都知晓,你们尽管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你们当时就算知道青萍子是我张若尘,也绝不会留手吧?只会用更狠辣的手段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们黑暗神殿,实在没什么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阴沉而嘶哑的笑声,忽的响起。

    鬼主道:“张若尘,你既然承认青萍子就是你,那么你在天初文明做的事,总要认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冷的盯着鬼主,心中暗道:“这老鬼还真是够阴险!”

    鬼主又道:“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你是被迫无奈。在天初文明,你杀死了死族的焚心君主,黑暗神殿的青玄灵神,还说自己无罪?哼!年纪不大,杀心倒是很重,死在你手中的地狱界神灵,已是超过了十位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处变不惊,道:“青玄灵神,我想杀他久矣!这混账,在星桓天,居然想要杀我亲子,此事血屠和古鸦皆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焚心君主,他乃天南一系的神灵。与天南,我是仇深似海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一道神音炸响,震得神殿内的空间“嗡嗡”响动。

    是虚天吼出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虚天此刻的震怒!

    罗乷、血屠、小黑等人皆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鬼主、胥燎、金珏天神、雪木殿主、?皇等等神灵,则是露出残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虚天道:“张若尘,你好大的胆子,就因为一点点私仇,这是要将黑暗神殿和天南的神灵都杀尽,你才肯罢休?”

    “虚天明鉴,当初若尘对地狱界任何势力都没有敌意,但却因为太过杰出,在渡神劫成功之际,招来天南和黑暗神殿的嫉恨,被废修为,险些惨死。这不是一点点私仇,是深仇大恨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罗乷眸中忧色更浓,尘哥怎能这么回答?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黑暗神殿和天南都是地狱界一等一的超然大势力,一直将深仇大恨记在心中,岂不是说将来还会报复?

    为了地狱界,虚天岂能容他?

    果然,虚天杀气外露,冷声道:“你如此记仇,本天岂能容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虚天的神眼锐目面前,若尘不敢虚言欺骗说什么已经放下了仇恨,但,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发自肺腑。若尘恩怨分明,有大仇,必报之。有大恩,亦必报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躬身再拜,道:“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若非虚天赐予的一剑,若尘怕是已经陨落在名剑神的剑下。此乃,救命之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虚天前辈才是须弥圣僧一生之敌,但虚天前辈不仅没有敌视若尘,还赐下一剑,救若尘于生命垂危之时。如此大胸怀,擎天和黑暗神殿的无边,便是再学一百万年也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血屠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话,鬼主、穆托战神、金珏天神等等活了数十万年的大神,竟没有谁接得住。

    虚天虽不在乎什么大胸怀,什么好德行,但,一生遭受各种非议,今天却被一个小辈如此一顿猛夸,而且夸得有理有据,心情怎能不好?

    他身上杀气散去,哼声道:“难得你还知道恩怨分明四个字,说明是有救的。”

    继而,虚天的目光看向在场诸神,道:“说起来,本天与张若尘这小子有些渊源。当初本天为了学剑,悄悄化身为凡人,拜入两仪宗。剑道有成后,为了了却这段因果,于是铸炼青萍剑,留给了两仪宗。哼,本天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兜兜转转青萍剑竟是落入了他的手中。张若尘,你便是称本天一声祖师,都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祖师?

    这是在占须弥圣僧的便宜?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看到一丝转机,连忙第三拜,道:“祖师只记得青萍剑,可还记得遗忘在两仪宗修炼洞府中的宇鼎?”

    虚天没想到张若尘如此上道,眉头一掀,眼中一抹笑意闪过,继而感叹道:“宇鼎你是从琳琅洞府中带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虚天笑看神情各不相同的众神,道:“当初本天醉心剑道,如痴如狂,只觉得宇鼎在身,只会惰于修炼,于是将它封印在了琳琅洞府中,弃之不用。没想到,你小子竟有如此机缘,误闯进了琳琅洞府,将它带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里,做为祖师,倒是得提醒一下你。张若尘,剑祖传承魄剑于你,不是让你依赖与它,而是要引导你修炼出自己的魄剑。你是否是惰于修炼了?你自己的魄剑,力量几何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如神雷落在身上,劈得张若尘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是啊,凭借剑祖魄剑,可力战太虚境大神,实在太好用了!

    但剑祖魄剑再强,又怎能斩得了无量境的神灵?

    等将来达到了无量境,才发现这一缺陷,再去全力以赴修炼自己的剑魄,又怎能圆满?必会留下无数遗憾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有了六柄神剑后,自己对沉渊古剑的淬炼也变缓了!

    六柄神剑就算将来修复成功,恢复了神器之威,最契合的主人,也是剑祖。

    一件契合自身的兵器,在大神境界或许看不出来差距,在无量境也看不出来差距,但到了诸天层次,每一个小小的缺点,都将无限放大,决定战力高低。

    甚至,本不是缺点的,都可能变成缺点。

    就像修炼剑道的虚天。

    剑道是缺点吗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至少对虚天而言,在大神层次,无量境层次,修炼剑道都是优势。

    但到了他现在的层次,做为虚无掌控者,修炼剑道,却成为致命的破绽。不到那个层次,根本意识不到是什么限制了自己的上限,是什么时候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。

    虚天的提醒,让张若尘大梦初醒,如从悬崖边收回了脚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完全真心的,向虚天第四拜,道:“多谢祖师提点,今日之恩,若尘必一生铭记。”

    穆托战神、鬼主、黎元天神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的气氛,眼神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虚天好像根本没有要杀张若尘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,宇鼎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宇鼎的主人是虚天?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不会相信,虚天会因为专注于剑道,而将宇鼎这样的至宝,封印在昆仑界。但,谁敢反驳?

    谁又拿得出证据反驳?

    虚天笑道:“如今本天剑道已然大成,不再担心受外物影响,是时候收回宇鼎。张若尘,将宇鼎还来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宇鼎被黑暗神殿殿主无边夺去了!”

    虚天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早就察觉到不妙,立即站出去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得罪虚天,道:“张若尘此子这是要用宇鼎,分裂命运神殿和黑暗神殿,还请虚天三思。”

    穆托战神哪里看不出,张若尘和虚天在唱双簧。

    一个想要获得虚天的饶恕,一个想要黑暗神殿的宇鼎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他只能将这一切捅破,将所有东西摆到明面上来。虽然这会得罪虚天,但他最多只是一个冒犯之罪,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虚天不可能因此而杀他。

    他是黑暗神殿的战神,为了黑暗神殿的利益连虚天都可以冒犯,回去后,必能得到九死异天皇的重视。

    这才更重要!

    虚天脸色阴沉下来,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穆托战神不卑不亢,道:“虚天封了我黑暗神殿灵神堂堂主无月为天姬,却被张若尘此子玷辱。张若尘自知必死,所以才想用宇鼎,换取自己的性命。但他包藏祸心,真实目的乃是挑起命运神殿和黑暗神殿的争斗,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包括鬼主和黎元天神这些太虚境强者,殿中诸神无不惊骇,一个个噤若寒蝉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穆托战神这是在作死啊!

    阴阳神师冷喝一声:“大胆!穆托,你这是说,宇鼎不是虚天之物?你觉得,区区一个张若尘,能有这样的至宝?”

    “为了宇鼎,有些人还真是不要命了!”金珏天神笑道。

    虚天挥手让欲要出手教训穆托战神的命运神殿诸神退了下去,心平气和的道:“黑暗神殿初获宇鼎,欲要据为己有,这是人之常情,无可厚非。穆托,你说,张若尘是因为得罪了本天,想要化解死亡危机,才献出宇鼎?”

    “本天在这里,可以明确的告诉你。你们黑暗神殿最近的所作所为,本天一直看在眼里,怒在心中。你们怎么对付张若尘都行,你们想要拿下百族王城用什么手段都可以,但,利用到本天头上,却是惹错了人!”

    最后一字落下,盖世神威压得太虚境巅峰的穆托战神直接“嘭”的一声,跪在了地上,浑身骨头如炒豆一般“噼啪”爆响。

    虚天冷道:“什么封无月为天姬,从来没有的事。这样的谣言,你们都敢造?张若尘,你来告诉他,实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也如无月一般失忆了不成?”

    虚天指向缺,道:“你来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缺站了出来,道:“当时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师尊见张若尘武道天资不俗,将来必成大器,心中很是喜欢。但他和黑暗神殿仇恨太深,加上背后站着天姥,万一这两方势力将来斗起来,整个地狱界都将动荡。”

    “地狱界不能乱啊!”

    “为了化解双方的仇恨,师尊做主,赐婚于了张若尘和无月,以联姻的方式避免将来可能会发生的危机,张若尘和无月也都是答应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在场的,只有五人。也不知是谁,居然心怀叵测,传出师尊封了无月为天姬的谣言,闹得地狱界动荡不安。此人,实在该死!”

    虚天怒吼道:“张若尘,是不是你不愿娶无月,故意造的谣?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