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小女孩

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小女孩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星桓天。

    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
    六大人跪在酒鬼身前,眼中饱含愧疚,道:“大师兄,请你看在师兄弟一场的情分上,饶过师弟这一次吧!师弟痛恨的是血绝和张若尘,对大师兄和星桓天,绝没有半分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血绝,在天南大肆杀戮,嚣张跋扈,却因有不死血族族长和罗衍大帝的庇护,居然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。若大师兄还在天南,他岂敢如何放肆?”

    “破军战神被血绝关押在血绝家族,化为人形血药,被天庭地狱的神灵耻笑。血绝这完全就是在践踏天南的脸面,师弟心中怎能没有恨意?”

    酒鬼冷眼向他盯去,道:“若非我还念及师承之情,你哪有开口说话的机会?哼,做为天南的嫡传弟子,精神力竟连八十阶都没有,落得一个生擒的下场。你说你自己就没给天南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滚吧,滚回去好好修炼,莫要出来丢人现眼。记住,只要我还在一日,你若再敢踏足这片星空,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!这话,顺便告诉老二他们。”

    六大人感激涕零,行叩拜大礼。

    随后他果断离开星桓天,到了星空中后,眼神才是逐渐变得凌厉。

    渔谣身形款款,走了过去,道:“师尊当年离开天南时,不就说过师承情义从今日绝?师尊终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!”

    “擎苍当年能够杀我,却没有杀,算是还他最后的师徒之情吧!”酒鬼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渔谣道:“无月答应赐婚了,亲手将宇鼎献给虚天。此事震动天下!”

    酒鬼眼神中的深沉消失,继而嘿嘿笑了起来,道:“虚老头真有这么强的威慑力吗,竟然让黑暗神殿忍让到如此地步,他这面子与天尊相比都不遑多让了!”

    渔谣道:“这其中必有阴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可是宇鼎,就算老夫拿到了,也是不肯拱手交出去的。九死异天皇连宇鼎都看不上眼了吗?嘿嘿,这老怪物出了名的不好惹,也不知在谋算着什么。”酒鬼脸上笑容越来越微妙。

    渔谣道:“无月完全可以借献宇鼎之机,推拒掉婚事,她为何要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月,可不是一般人,背后牵扯巨大。不管她了,如今的她,还翻不起来浪花。”酒鬼想了想,道:“张若尘毕竟是星桓天之主,他要成婚,我们怎么也得准备一份大礼才行。到时候,你替为师走一趟命运神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空防线,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池瑶、葬金白虎、轩辕青、风岩……,天庭许多新生代的顶尖神灵,聚集在一起。随着无月答应虚天赐婚的消息传来,气氛当即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神灵的目光,都向池瑶望去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知晓,张若尘和池瑶的关系,绝不像传闻中那么敌对。池瑶如今拥有的一身修为,很有可能,真的是张若尘主动传功。

    此次神古巢主人的出世,就与池瑶和葬金白虎有一定关系。当然,主因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池瑶眼神平静,道:“看来命运神殿那位虚天,已然成为地狱界仅次于酆都大帝的存在,一言可定天下法!在场诸位,是否都在追求这等力量和权柄?”

    轩辕青道:“张若尘与地狱界走得如此之近,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绝非他之愿,虚天之令,他哪敢违背?要解星桓天、百族王城、血绝家族,甚至他自己身上的危机,他都只能与虚天妥协。更何况,他父亲还被关押在命运神殿。”风岩眼神中充满冷意,无月是他绝对要亲手杀死之人。

    风岩并不怪张若尘,毕竟父亲在世之时,可是视张若尘为叛逆,几乎将张若尘杀死在黑暗大三角星域。

    他绝不是一个会被仇恨蒙蔽理智的人!

    轩辕青道:“虚天必定是有借联姻,缓和黑暗神殿和星桓天矛盾的想法。同时也是在张若尘身上,彻底打上命运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场有名无实的联姻,就想束缚住张若尘?”池瑶眼神如剑般锋锐,身上气度丝毫不弱天尊之女。

    轩辕青道:“若无月真的失忆了呢?张若尘曾是月神的神使,二人之间情义非凡。无月与月神太像了,而且她和张若尘并不是有名无实的啊!”

    显然轩辕青是在担心,无月的精神力太高,会利用张若尘对月神的情义,令其内心动摇。

    在场的神灵皆是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对月神,天下男子谁不动心?

    娶不到月神,若能娶到一位与月神极其相像的女子,亦可算是人生美事。

    英雄难过美人关,况且这还不只是美人关。

    若只将无月视为一个美人,便是太小看她了!

    “要是能毁掉这场大婚就好了,可惜啊,成婚的地方是命运神山。除非酆都大帝归来……”轩辕青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五界天修炼的张若尘,已是知晓无月答应赐婚的消息,也能猜到,宇宙中的各大势力必是已经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无月和张若尘都是一等一的人物,背后牵扯巨大。

    这场大婚,注定是会引得天下瞩目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情平静,无喜无悲,一场形式上的婚礼而已,到时候去走个过场就行了!

    转眼间,日晷中已是过去百年。

    百年修炼,张若尘将七十八阶的精神力彻底巩固下来,但就算有精神力神丹辅助,也是不可能从七十八阶初期冲击到七十八阶中期。

    武道修为上,张若尘初步达到太乙境巅峰。

    所谓初步达到,就是体内规则神纹的数量,达到中期的十倍。但,规则神纹的数量即便达到中期的数十倍,却依旧是太乙境巅峰。

    需要走的路,还很远。

    得花费大量时间积累。

    目前张若尘还丝毫没有感知到衍化四象的契机,只能继续修炼规则神纹,提升数量,以求量变到质变。

    在神通上,张若尘每日都在精进,时间剑法第七层已是入门。对时间之道、空间之道的研究,亦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时间、空间、剑道,是他一直以来主修的三道,耗费的精力自然最多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就去挑战未来神宫中的那人,无疑是自取其辱。得有耐心,至少要将时间剑法第七层修炼到大成才行。

    这时,未来神宫的宫门打开,里面神霞万丈,大量时间规则涌出。

    张若尘停止修炼,目光投望过去,心中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神宫中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更好战胜对手。

    宫门中,走出一个九岁模样的小女孩,五官很精致,眼睛明亮,鼻若精雕,身上白衣如云霞,赤着晶莹如玉的脚丫,手中拿一根比她高数倍的细长紫竹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过去,道:“小姑娘,在下张若尘,可否能拜见神宫中的前辈?”

    小女孩冷冰冰看了张若尘一眼,关上宫门,径直从他身边走过,去了时间长河边。

    她盘坐在地,举杆垂钓。

    钓线是用时间规则神纹凝聚出来,从她手中,沿着紫竹,垂入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张若尘这才发现自己看走眼了,别人可不是什么小女孩,明明是一尊强大的神灵。莫非她就是未来神殿的主人?

    就是那个以时间神龙击伤他的人?

    在神灵的世界,以貌取人是会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个小女孩,说不定她已经修炼了数十万年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使用真理之眼窥视她,道:“前辈这是在钓什么?”

    小女孩闭目静心,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时间长河贯穿天地,不仅是时间的力量在这里凝聚,便是宇宙空间也在这里汇集。河中有世间万物,对吧?可是以前辈的修为,怕是无法破时空,窃万物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不透小女孩的深浅,但,对她的修为,却也是有一定猜测。

    见她依旧静若幽兰,视自己为无物。张若尘笑了笑,手向虚空,将沉渊古剑抓到手中,道:“晚辈再次挑战,前辈小心了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神光大涨,如同奇点大爆发一般,一片星海释放出去,形成耀目的真理光华。

    剑呈一字,如光似电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女孩坐在地上,身上出现一层白色光罩,与张若尘全力以赴爆发出来的一剑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剑尖距离小女孩只剩三尺距离,但张若尘却感觉一剑刺入混沌沼泽了一般,所有力量在一瞬间被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剑无法再向前刺出一分,也无法收剑而回。

    “绝对自我虚时间领域。”张若尘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小女孩始终保持垂钓的姿势,身上那层白色光罩膨胀,吞噬真理之光,蔓延到张若尘身前,逼得张若尘立即弃剑而退,脚踩神灵步,每一步都像是能够跨越十二万九千六百里。可是,却又一直都处在方寸之间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周太极圆圈转动,双手合十,凝出一朵时空神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时空神莲爆碎,张若尘借此短暂的时间,退回到五界天位于时间长河之外的区域。

    沉渊古剑飞来,深深插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招,倒还有点意思,居然可以全身而退。”小女孩说完这句,又闭目垂钓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