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 不死之秘

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 不死之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没想到无月会说出这样的话,果真是开诚布公?

    血绝战神又道:“她告诉了我,她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此事追本溯源,得从星桓天尊在世时讲起。星桓天尊穷其一生,都在寻找不死之法,而且盯上当时已经活了六世的九死异天皇。”

    “星桓天尊杀了九死异天皇的第六世身,夺了他的不死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但,星桓天尊却没有料到,九死异天皇并未真正被杀死,而是活到了第七世。等星桓天尊老死之后,第七世的九死异天皇,将星桓天尊得到了不死之秘的消息,告诉了他的四位弟子,这才导致后来的四子分尸。”

    “而第七世的九死异天皇,则带走了星桓天尊的妻子古之月神,以作报复。古之月神死后,葬在一处秘地,过了无尽岁月,墓中孕育出一道鬼魂。”

    “这道鬼魂,在九死异天皇的引导下,诞生出灵智,踏上了修炼之路,就是现在的无月。”

    虽然张若尘听过虚问之的分析,知道九死异天皇可能在“四子分尸”的历史公案中扮演重要角色。但,听到这等隐秘,依旧心中震撼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无月的意思是,九死异天皇和酆都大帝将来必有一战?她借虚天赐婚,从而依附到虚天门下,为自己找一条后路?这不对啊,若是想依附虚天,直接嫁给虚天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她说,她谋的后路是你,她觉得你将来绝非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信了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为何不信?我外孙将来成就,必在酆都大帝和九死异天皇之上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笑,自己虽有此心,但现阶段还不会如此好高骛远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张若尘摇头道:“不对!酆都大帝就算是星桓天尊尸身孕育出来的鬼魂,却也已是新生,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。他若拥有星桓天尊的记忆,还与上一世有纠葛,早就已经打上黑暗神殿。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就算酆都大帝和九死异天皇一战,与她无月有什么关系?怎么都波及不到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第三,无月所说的关于星桓天尊和九死异天皇的秘事,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,绝对不是实情。而且,做为一道多年后从尸身上诞生出来的鬼魂,她不可能知道当年的秘事。九死异天皇也不可能将这样不光彩的事,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所谓鬼魂,绝大多数都是地魂。

    地魂,则是生灵或者尸体的影子,会在三途河流域脱落下来,化为鬼族。正是如此,鬼族几乎都没有前世的记忆,也没有影子,是完全的新生体。

    而修士修炼的圣魂、神魂,都是由天、地、人三魂中的人魂修炼出来。人魂,也能脱变成鬼族,但需要一些特定的方法。

    无月绝对不可能是古之月神的人魂,因为人魂,不可能从两百多万前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笑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考虑过,但你忽略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若尘啊,你太小看自己了!你可知,你现在已经带给外公我多大的压力?连外公都有压力,无月与你为敌,就真的没有压力?就真的没想过将来会死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你刚刚成神的时候,便引得擎天和黑暗神殿殿主同时出手。对他们而言,你尚且是威胁,让他们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你,形成的威胁,胜过那时何止十倍?”

    “现在之所以没有人动你,一是忌惮天姥,二是虚天的态度不确定。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目前阶段,天庭和地狱谁都不想得罪星桓天和星天崖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天庭第一道星空防线被攻破,地狱界不再需要稳定星桓天和星天崖的时候,你的处境,就会变得危险。若是你又拒绝了虚天,不做真实神宫的少尊,外界必会认为你和虚天交恶。到时候,潮水汹涌之下,只天姥神使的一个身份,怕是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原因,让外公很矛盾。一方面是希望你答应做真实神宫的少尊,一方面又不希望你变成一个让我感到陌生和厌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尘,你知道外公最喜欢你的地方是什么吗?其实并不是你的天资,而是你可以为了孔乐,赴汤蹈火,敢闯地狱界,敢战修辰。最后,哪怕受全天下的辱骂,也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间,能始终将情和义放在第一位的神灵,已经不多了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失笑一声,继而眼神重新变得锐利,道:“目前,无月必然是心属黑暗神殿,而且必然心中有许多谋划,甚至包括在时机合适的时候置你于死地。但,她所说的,为自己谋一条后路,并且看好你的潜力,也绝对是她的另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当她知道自己所谋之事不可为的时候,后一种选择,就是她唯一的生路。就像她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选择了你一般,从那时起,她就做了两手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此女,终究是危险得很,而且身上有大因果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却毫不在意,道:“她若果真抱着一进一退两种策略,那么她就算要杀你,也绝对不会亲自动手,反而会处处助你。就像这一次,黑暗神殿对付神女十二坊和血绝家族一样,无月所扮演的完全就是一个失忆者,将无边推出来做了主凶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无边本是想要杀了你,是她献计,才救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叹服,无月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,难怪可以说服血绝战神。

    “舅舅的死,多少与她献计有些关系,外公就真的不恨她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深沉,反问一句:“真要追究到那个地步,青盛的死,你和我的责任,岂不是更大?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心皆震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青云台死了,青云阙也付出了代价,蒲传奇也会死,就到此为止吧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虚天赐婚,她嫁给了你。我一个做外公的,只能帮你分析其中的利弊和各种可能性,最终做决定的,只能是你自己。你不是小孩子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外公觉得,九死异天皇真的有不死之法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笑了笑:“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不死之法?真有不死之法,星桓天尊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世一世的脱变而已,就像你,现在算是你的第二世了吧?等你死后,只要保存下来的肉身,可以脱变成尸族、骨族,这是第三世。”

    “尸族和骨族陨落,可以石化,脱变成石族。这是第四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这般,每一世都是新生。就像佛门的转世金童一般,各有其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,每一次新生,能够保存多少前世的记忆?每一次新生,都是全新的一个人,都要重新修炼,还能修炼到神境吗?会死在中途吗?会神形俱灭吗?”

    “像九死异天皇这种,活了九世,每一世都能修炼到极高境界,还必须要落得善终。整个宇宙,只此一个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若有所思,道:“如此说来,九死异天皇所谓的不死之秘,应该是掌握了某种手段,可以保存下来前一世的部分记忆。还有,应该是可以将前一世的部分力量,传承到后一世,所以可以每一世都能修炼到极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掌握了某一种至宝!”血绝战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想到了老尸鬼,道:“还得有一种特殊的功法,每一世都能修炼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对于九死异天皇那种层次的强者,张若尘和血绝战神也只能窥到一些皮毛,别的全靠猜测。真相如何,当世的诸天,也未必清楚。

    那是九死异天皇最大的秘密!

    张若尘离开血绝战神的神境世界,回到瀚海庄园。

    庄园中,张灯结彩,贴满喜字。

    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    廊道上,花园中,楼阁上,随处可见身穿彩衣的侍女,忙碌不休。

    “拜见若尘界尊。”

    一百零八位浑身散发强大威势的神灵,整齐站在尘心皓月神殿外,向走过来的张若尘单膝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场面甚是壮观。

    都是伪神神将,他们身穿大红喜袍,显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混蛋,什么界尊?该称呼少尊!你们眼前这位,乃是真实神宫的少尊,未来命运神殿的巨头之一。”

    血屠一脚踹出去,将两位不死血族的伪神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声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都是大族宰找来的,一共一百零八位神将,又称一百零八喜神,意为大吉。后天,他们会和师兄你一起,去往黑暗神殿接亲。这阵势,还可以吧?”

    血屠低声又道:“本来大族宰有意请一百零八位真神的,但被老族长痛骂了一顿,说那是一族之长娶正妻的时候,才有的阵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早就知道外公浮夸,喜欢大排场,有这样的安排,倒也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老族长来了命运神域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那是自然啊!去黑暗神殿接亲,自然是得有一位足够分量的长辈一同前去才行。大族宰担心黑暗神殿那边故意挑事,所以请来了老族长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深吸一口气,万万没想到外公会将老族长请出来坐镇。这分量,算是足够的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