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赐婚夏瑜

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赐婚夏瑜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的这一能力,让血绝战神也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镇定的道:“要培养那么多神灵,得消耗多少资源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在你眼中不死血族的家底不够厚?只要你们给老夫培养出神灵,要再多资源,都拿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族长想了想,道:“血绝,这件事非同小可,关乎重大,要不你和张若尘好好谈谈?若是这件事谈妥了,不死血族将成为他最大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算吗?不死神殿那边对张若尘的成见可是不小。”血绝战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长气得抓狂,若不是了解血绝战神从小就是软硬不吃的性格,此刻已是拳打脚踢,将他狠狠收拾一顿。

    妈的,真的是翅膀硬了,居然这么挤兑族长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时代,整个宇宙都将风云变幻,老夫反正活不了多久了,死了就死了,但你呢?你是不死血族未来的族长,不死血族的兴衰存亡,你是要负责任的。”说着说着,老族长眼睛泛红,泪珠在眼眶内打转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吧,你老人家活了一百万多年了,至于吗?此事我会与他商量。”血绝战神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老族长瞬间恢复过来,道:“不能让别的神灵察觉到端倪,老夫这就带夏瑜去渡神劫,明天回来。哈哈,这可是元会级代表,放在别的时代,整个不死血族万年都难出一个。你们血绝家族却接连冒出好几个,再过几个元会,不死血族就是血绝家族说了算了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清楚,老家伙这是要亲自询问夏瑜,但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一是相信,夏瑜肯定不会背叛张若尘。

    二是相信,就算老家伙知道了张若尘的秘密,也不会真的把张若尘怎么样。

    三是,这对夏瑜而言是一件好事!老族长亲自带她去渡劫,肯定会赐给她有助于渡劫成功的神丹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说得有道理,既然成了元会级代表,那就只能做血绝家族的人了!”血绝战神低声自语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神境世界,张若尘便生出感应,向虚空中的某一方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瑜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躬身行礼,道:“拜见族长!”

    在瀚海庄园中,连张若尘都只能生出一道微妙感应,却探查不到对方丝毫气息,即便是血绝战神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能是老族长。

    夏瑜心中一惊,连忙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老族长可是不死血族最为古老的神灵之一,真正傲立宇宙之巅的霸主,对夏瑜而言,那是不可想象的超然存在。

    见张若尘和夏瑜这样的小辈,老族长自然不会像与血绝战神在一起那样随意,得彰显出自己的强大,已震慑他们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,被血雾笼罩。

    窒息的神威凝固空间,只显露出一双眼睛,像是两颗血色恒星悬浮在近地虚空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夏瑜皆无法喘息,如有万重神山压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夏瑜,既然你已成就元会级代表的根基,便随本座去星空中渡神劫吧!”声音浩荡,字字震耳,彰显出深不可测的修为。

    等到张若尘的心神恢复过来时,夏瑜已消失不见,天空的血雾也散去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惊疑不定,道:“外公,老族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族长那边,你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明白张若尘的担忧,毕竟不管是谁,突然被地狱界的一位族长这么震慑一下,都会心惊胆颤,生出许多联想。

    当然也是因为,张若尘不知道血绝战神和老族长的关系有那么亲密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料到,老族长就在瀚海庄园中。”张若尘脸上忧色散不开。

    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你是以无极神道,助夏瑜根基更进一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血绝战神想说什么,道:“老族长难道是想让我帮不死血族造一批有成神之资的天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可愿意?”血绝战神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为不死血族,我自然是不愿意。但如果是为了外公,我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露出一道笑意来,道:“你的意思是,得等到我成为族长之后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现在的确不是好时机。等一等吧,等冰皇回到不死神殿,再行此事也不迟。”血绝战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能感受到血绝战神对冰皇的钦佩,认为冰皇回到不死神殿后,能彻底解决不死血族内部的争端,真正做到举族同心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夏瑜这次若是渡过神劫,我有意将她嫁给血宸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嫁给血宸?”张若尘诧异的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慎重的点头,道:“夏瑜毕竟是元会级代表,只要将来莫要走上岔路,少不得将是一位大神。这样的天资,各大部族的神灵,肯定都会争取。一些大族宰亲自娶她,都是有可能的事!正如你所说,我血绝家族培养出来的天才,怎能给他人做嫁衣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什么是血宸?”张若尘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长叹道:“你舅舅的死,我要负主要责人,一直心怀歉疚。血宸是你舅舅子嗣中天资最高的一个,将夏瑜嫁给他,他将来才能坐稳家主的位置。这也算是对你舅舅的一种弥补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觉得,夏瑜一旦渡劫成功,便是真神。将一位真神,嫁给一位大圣,没有这样的做法。她未必会感激,说不定反而会记恨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展现出强势一面,哼声道:“血宸乃是我血绝的亲孙,血脉何等尊贵?她夏瑜只要一日还是不死血族的神灵,就绝不能违逆未来不死血族族长的意志?除非她找死!”

    不等张若尘再开口,血绝战神大步流星而去,挥手道:“无需再言,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目送血绝战神离去,此刻的血绝战神终于展现出大族宰的霸道,便是神灵的命运,也能一言而定。

    编钟声,从一座宫宛中传来,悠扬悦耳。

    张若尘收起思绪,寻着编钟声,来到一座开满五色花的园中,看见正在敲击青铜编钟的白卿儿。她一身白衣,清丽脱俗,身周弥漫星辰光雾,宛若云中仙子。

    编钟声停下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多久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和渔姨来命运神域,是代表星桓天,给你和无月的大婚送一份礼。”白卿儿背对张若尘,纤细玉指从编钟上划过,声音很是清冷。

    虽然她语气很平静,但张若尘能感受到她的冷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是虚天赐婚,我无法违背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解释!渔姨给我讲得很清楚,你是为了百族王城和星桓天,才不得不这么做。再说,我也不在意你娶谁!”白卿儿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了过去,道:“我会想办法,取回天尊宝纱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既然她都嫁给了你,你怎么好对她出手呢?将来,还是由我自己去取回吧!”白卿儿身上没有烟火气,衣袖一挥,神光闪过,青铜编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向花园中迈步而去,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追上去,前方的白卿儿却突然停下,道:“对了,被她夺走的那些神女楼,你得有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会想办法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当我没说吧!反正你才是第一神女城之主,掌握在你妻子手中,与掌握在你手中,没有什么区别。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“卿儿!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身后,将欲要离去的白卿儿抱住,道:“莫要气恼了,无月的所作所为,我是知晓的。但她现在修为太高,真要斗起来,我很担心你的安危。我向你承诺,属于你的东西,就算她现在夺走,将来我也一定让她连本带利全部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傻瓜,怎会现在去和她斗?我以什么身份,去和她斗?”白卿儿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等我能以自己的力量,保护你不被伤害的时候,一定会给你一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对罗乷和阎折仙也是这么说的?我在命运神域,可是见过她们了,对了,还有你和阎折仙的那个女儿。”白卿儿虽这么说着,但却没有再尝试挣脱张若尘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虚天突如其来的赐婚,的确是让张若尘陷入相当被动的局面中。

    之前,张若尘是想过,在星桓天大办一场,将几位女子同时娶过门,这样能少很多矛盾。大不了将封尘剑神教的那一套用在她们身上,应对起来,应该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但无月的出现,打破了众女之间的平衡,她修为太高,背景太复杂,手段太狠,让张若尘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换做万花丛中过的封尘剑神,怕都要逃婚而去,从此浪迹天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安抚下白卿儿的情绪,张若尘这才去见血后,打算让血后出面,与血绝战神再谈一谈。将夏瑜嫁给血宸,终究不妥,不能让外公这般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夏瑜毕竟是血后的弟子,血后是有话语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