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四十章 三道酒局

第三千一百四十章 三道酒局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酆都大帝出世,将宇宙中最强大的生灵和死灵尽皆惊动。

    天尊之战关乎重大,其中胜负,将会影响双方军队的士气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主动约战昊天,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自信。

    而昊天,在三十万年前,便位列诸天,更是那场不为人知的征战中仅三的幸存者,战力之强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三十万年来,一直都有天下第一之称,地狱界诸神都如此默认。

    甚至,一些天级人物认为,昊天的修为,已在三十万年前的逆神天尊之上。

    天尊之战,牵动天庭地狱每一位神灵的心,命运神殿这场本是应该天下瞩目的婚典,十数年来闹得沸沸扬扬,如今却冷清无比。

    从黑暗神殿而来的庞大送亲舰队飞至,才让命运神山重新恢复了些许热闹。

    张若尘早就料到命运神山的情况,有心理准备。不过,从未想过要大办一场,也没有将此当成一件喜事,因此心中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正好借此机会,看看到底哪些势力值得结交?

    张若尘和无月脚踩祥云,沐浴神雨,率先飞下神舰,有成百上千的彩衣女圣飞在天穹,撒下花瓣。

    在一片笑声中,血后、血耀神君、冥王引领诸多修士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能来到命运神殿外的,绝大多数都是神灵,只有极少数圣境修士,却也身份尊贵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血天部族的诸神,是肯定没有离开命运神殿,部族中,各大势力皆有代表现身。

    有老族长的脸面在,不死血族别的九大部族,也各有代表出现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此外,罗刹族神灵,又占了很大部分。

    地狱界另外八族神灵的数量便少得多了,一眼望去,就能数清。

    “无月堂主,若尘界尊,恭喜,贺喜!”

    “今日终于见到无月堂主真容,不愧是天庭地狱第一美人,气质更胜广寒神宫的月神一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神中,一道清朗的笑声传来:“若尘兄,封尘在此,祝贺你们二位缔结良缘,缘定三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向飘在半空的半截封尘剑神看了一眼,露出一道惊奇之色,但没多问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余光从封尘剑神身旁一位紫纱女子身上略过,与她眼睛对碰了一下,顿时如有神电击入神魂。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一惊,没想到地狱界无量境之下,还有如此强者。

    “若尘,二叔祝你们珠联璧合,白首相依。”阎昱迎了过来,彬彬有礼,身上有儒雅之风,不似阎罗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叔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向阎昱身后的方向看去,看见了阎皇图、阎折仙、阎影儿,最后是学之古神,于是合袖微微一拜。

    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二叔,待会儿再来拜会你和太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今天有你忙的。有人已是在前面摆在三道酒局,你若喝不倒他们,他们是不会放你进命运神殿的。”阎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若尘正在想摆酒局的是谁的时候,又一人迎到身前:“尘,收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宫南风将一只霞气腾腾的神木盒子,塞到张若尘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打开盒子,发现里面是一枚丹药,碧青如玉,笑道:“你都……何须如此呢?”

    这枚丹药虽不知是什么用途,但品级不凡。

    其实张若尘想说的是“你都穷成那样,何须送这么珍贵的贺礼”,但,毕竟是宫南风的一番心意,怎能说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宫南风满脸担忧,道:“这是一枚清神丹,哪怕喝再多,也能保持理智不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若有所思,合上盒子,道: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若尘,我们百族王城可也送了厚礼,已经放到血耀神君那里。”

    阿木尔、玉灵神、眩?大神出现在张若尘视野中,含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点头回应,紧接着,又在人群中,看见了许如来、缺、般若、青翡微、海尚明宫……等等一众命运神殿的神灵。

    天罗神国的天音神母,罗祖云山界的地姥和姑射静,黑暗之渊阎氏的阎婷和闻褚,可惜,不见阎无神。

    留在命运神山的修士依旧很多,熟悉面孔一个接着一个,但终究没有看到明帝的身影。

    想想也很正常,毕竟是命运神殿的罪人,怎么可能让他出现到今天这样的场合中?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又想到阿乐、风岩、项楚南,若是今日娶的不是无月,婚典不是在命运神山,若是他们都能前来,该是多么喜悦的一件事?

    “有了,本神有了!你们听着,这第一句是,千星连珠月连尘。”

    前方起哄,一位身躯高大的不死血族神灵,指着天空千星连珠的天象即兴赋诗。

    “第二句,命运神山宴众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诗,好诗,应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起哄的神灵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神灵嘿嘿的笑了笑,豪气万丈,继续道:“古来天尊皆已逝,不及红烛灯灭时。”

    周围起哄的神灵,再也笑不出来了!

    许多人脸色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作诗就作诗,提天尊干什么?

    这哪是作诗,是作死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离开命运神山,不代表他们不惧天尊之威。这首诗若是传了出去,必会有人认为,这是在挑衅天尊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神灵,不是他人,就是黄天部族大族宰之子黄跋扈,又有“诗霸”之称。

    所谓“诗霸”,并不是他作诗的水平高,也不是诗风霸气,而是作诗的时候很霸道,不管你是谁,不管是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,谁敢打断他作诗,他就要与你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自爆神源,他是擅长的。

    当初狩天战场上那首“阎家有女初长成”,在地狱界广为流传,成为他这些年作死的巅峰之作。不过,今天这首诗一出,又再创巅峰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觉得这首诗,很有气势吗?”黄跋扈有些不满意在场诸神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好,好诗!”

    血屠浑身酒气,大声鼓噪,但走路都走不稳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脸色一变,上前将血屠拖走。

    这一小插曲很快过去,张若尘和无月向命运神殿前行,在距离殿门不远的地方,遇到第一道酒局。

    摆局的是罗生天。

    他搭了一张桌子,冷着一张脸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旁边,放有一只三人高的青铜鼎,鼎下燃烧火焰,鼎中烈酒沸腾,酒气弥漫空气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猜到必有他的一局,走了上去,道:“神皇子这是要与我拼酒吗?”

    “拼酒?”

    罗生天冷哼一声:“今日是你大婚,可不是我大婚,也不是我家人大婚。喝下那一鼎本神寻遍整个罗刹族,找到的最烈的神酒,方可放你过去。莫要想着使用神力炼化,此酒,你炼化不了!”

    酒鼎中,冒着蓝色火焰,可见其烈性。

    周围的神灵,都露出看好戏的神色,无人出来给张若尘解围。

    “神皇子亲自摆酒局,若尘界尊,这酒必须喝。”罗刹族诸神齐齐吆喝,皆带有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罗生天没有坏心思,完全是在为自己妹妹鸣不平。

    “好,我饮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来到酒鼎下方,精神力一动,一道酒泉从鼎中飞起,落入嘴里。

    阎皇图在远处,道:“这般喝,要喝到几时?赶紧显化巨身神躯,一口饮尽。”

    “尽饮,尽饮。”诸神齐声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臂展开,顿时周围出现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,时间流速极变。

    一指粗细的酒泉,速度大增,顷刻间,一鼎烈酒,尽数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肉身强横,面不改色,但脑袋却微微昏沉,心中不禁大凛,罗生天找来的这鼎神酒果然了得。换一位别的大神前来,怕是要被当场放倒。

    罗生天并未露出失望之色,一言不发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酒的后劲,可是大得很。

    再说,后面还有两道酒局,一道比一道难闯,有张若尘受的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无月继续前行,没走多久,看见了第二道酒局。

    看见摆局之人,张若尘脸上露出一道喜色,快步向前,道:“无神兄,我本以为你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赤铜桌案长达三丈,拦住张若尘去路。

    桌案上,放有十只黄褐色的陶罐。

    阎无神站在桌案的另一端,笑道:“你张若尘成婚,便是再大的事,都得先放到一边,前来陪你痛饮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在赤铜桌案边停步,心中微微一惊,观阎无神身上的神力波动,分明是达到了太乙境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日晷,这等修炼速度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阎无神也在打量张若尘,叹道:“没想到你已经能够击败胥燎,我不知道该高兴,还是该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高兴也好,痛苦也罢,都是修行路上,必定要经历的。谁不是在挣扎和磨难中前行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无神爽快一笑:“今日不谈修行,只谈杯中酒。若尘兄,可还记得这是什么酒?”

    “怎能不记得,花开十二朵!当初若非无神兄的这酒,若尘要破百枷境绝非易事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无神道:“那一日,以我们的修为,只各饮了三杯,便达到极限,实在是不痛快。今日,我尽起窖中藏酒,可敢醉一场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摆出奉陪的姿态,道:“就怕喝不醉人!”

    “我也怕喝不醉你,所以酒中加了黑暗神泉。”阎无神坐下,如虎踞山林,气势沉稳,已是打开一只陶罐,向张若尘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这么早更新,不是要补更,而是要欠更。主要是今天过生日,从中午开始,我也有三道酒局。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