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 大梦三万年

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 大梦三万年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感应何等敏锐,龏殇杀念刚起,铮然一声,沉渊古剑如光梭飞出。

    剑体膨胀,变得盾牌一般宽厚。

    龏殇这迅雷闪电般的一击,劈在沉渊古剑的剑体上,形成神力涟漪,铿锵震耳的声音,在虚无中炸开。

    他修为深厚,力量非比寻常,虽未能一击得手,却也将沉渊古剑连同张若尘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剑体激颤!

    龏殇不敢给张若尘施展神尊符的机会,身法展开,爆射出去,双手捏拳,一拳又一拳击出,接连不断,落在沉渊古剑的剑体上。

    拳头上,蕴含厚重的黑暗力量,神劲如暴风骤雨。

    每一击都如星辰撞击,可惜,每一次都被剑体挡住,无法击中张若尘肉身。

    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,龏殇一连打出上百拳,就在他神力出现稍微停顿之时,以沉渊古剑为中心,大量时间印记光点浮现。

    “流年之光!”

    抓住剑柄,张若尘挥剑横斩出去,与龏殇打出的拳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时间之力、黑暗能量、剑气,如同烟花一般爆开,数之不尽的规则神纹,在虚无中乱窜。又在片刻后,消弭在虚无中。

    这些规则神纹,是他们修炼出来,在虚无中战斗,会不断消耗,无法收回。

    消耗到一定程度,甚至修为都会跌落。

    这一击对碰后,张若尘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但,没有多想,立即攻出第二剑,第三剑……

    六柄神剑亦是飞出,结成剑阵环绕身周,霎时间,剑气纵横,时间光点如雨。

    远处,菩提树下。

    燕离人是随龏殇一起前来,看见张若尘和龏殇飞出去不久,遥远的黑暗中,便是传来强劲的神力波动,立即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燕离人脸上忧色很浓,看向木灵希,道:“赶紧带着菩提树,离开此处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不为之所动,淡然若是。

    燕离人很急切,催促道:“龏殇乃是太虚巅峰的大神,若尘绝不是他的对手,就算有神尊符,也未必施展得出来。再不走,就走不掉了!”

    燕离人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,欲强行带木灵希离开。

    他体内有龏殇种下的灵魂印记,这般做,等于是背叛,可想而知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木灵希目光盯了过去,燕离人还未靠近,就被她瞳中涌出的光束击飞,身体化为冰块。

    花费许久时间,燕离人才以神力,炼化了身上的冰晶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环顾四周,脸上神情诧异,随后,时而呆滞,时而清澈,时而坚定,时而茫然。

    最后,看向木灵希之时,完全化为了震惊。

    苍老的身体,深深拜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被木灵希的目光击中,冰封起来的时间内,燕离人大梦三万年,在梦中,经历了一段又一段人生,一次又一次挫折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在命运的引导下,战胜挫折,走出困境,实现自我救赎。

    心境经受住了千锤百炼。

    在梦中,比他这数千年在真实世界中修炼得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敢问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,为何赐下这段机缘,助燕某走出心境枷锁?”燕离人问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目光清冷,没有答他。

    因为,在她看来,燕离人无论是修为,还是自身价值,都还远远没有达到,可以与她对话的地步。

    刚才所为,纯属心念所及,随手为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神尊级的能量波,从远处冲击过来,被菩提树散发出来的佛光挡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还是抓住机会,动用神尊符,一拳将龏殇的神躯,打得爆裂成齑粉。但他心中,没有丝毫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龏殇神躯爆碎的刹那间,张若尘嗅到一股尸腐味。

    做为冥族,体内怎么会有这样的味道?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一沉,立即向菩提树光团的位置,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战斗波动平息了,难道龏殇已经死在神尊符下?”燕离人面露困惑,有些不信,像龏殇那样的强者,会如此容易就被击杀。

    浓密的黑暗能量,从四面八方而来,将菩提树笼罩。

    佛光逐渐变暗,菩提树的枝叶上也出现一缕缕黑雾,在不断被侵蚀。

    木灵希从容镇定,目光盯着从黑暗中探出来的一只巨爪。巨爪释放出来的神威,压得燕离人浑身紧绷,双腿不受控制的颤抖,体内骨头爆响。

    眼看巨爪就要落下来,黑暗中,六柄浩荡神剑飞出,释放滔天烈焰之气,与巨爪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巨爪四分五裂,化为一缕缕阴冥之气。

    张若尘化为一道流光闪电,从天而降,出现在木灵希和燕离人身前,阴阳十八局和剑阵相继显化出来,身上爆发出威临天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龏殇!”他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黑暗中,响起龏殇的笑声:“张若尘,你的神尊符已经彻底耗尽,再也无法对本座造成威胁。你唯有献出神魂,臣服于本座,才能苟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你使用神尸炼制的替身傀儡,就是为了消耗掉我的神尊符?”

    在张若尘先前劈出第一剑的时候,就发现那个龏殇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个龏殇虽然有太虚境大神的战力,可是,与太虚巅峰的大神相比,却差得太远,根本不像是能够扛住神尊符一击而不死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,担心他会自爆神源,所以张若尘才引动神尊符的最后一击,击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龏殇语气中,带有怒意,道:“那替身傀儡,乃是用本座的神血喂食而成,本座在这里收集到的无数资源,都用在了它身上。本以为,它可以偷袭得手,没想到你这小辈心思如此之重,竟识破了本座的谋划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让本座损失了一具太虚大神级的替身傀儡,那么,只能用神剑和菩提树来补偿。而你和你师姐,也必须献出神魂,做本座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在做梦吗?做你奴仆,你也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!”

    龏殇笑了起来,道:“你张若尘天资不俗,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高绝的修为,自然是不会甘心认命。但,在这里,却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“燕离人何尝不是一身傲骨,但,本座有的是手段和时间,磨灭他的精神意志。这个过程,很有趣的,但对你们而言却痛苦难当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没有发现,自己已经变得虚弱了不少?”

    “你有神器和阵法,本座被神尊符重伤,暂时的确奈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,这里只有黑暗和虚无,你这样催动阵法,体内的神气会快速流失。等你身上的神源和神石耗尽,在漫长的岁月中,会越来越虚弱。到时候本座的伤势痊愈,你却虚弱不堪,还怎么与本座斗?”

    “已被困在这里十万年,本座有的是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龏殇啊,龏殇,你对我一无所知。”张若尘眼神一沉,体内一道剑祖魄剑飞出去,击向黑暗中的某一处。

    被张若尘洞察方位,已让龏殇大吃一惊,在感应到剑祖的恐怖气息后,差一点吓得魂飞魄散,立即远遁逃走。

    剑祖魄剑虽强,但也需要情绪,才能爆发出极致威力。

    这一道魄剑,实际上,杀伤力根本威胁不到龏殇这样的强者。

    但,龏殇不清楚剑祖魄剑的威力,加上先前被神尊符重创,所以在感应到剑祖气息后,立即就逃了!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,以龏殇的修为,就算受伤,依旧不好应对。加之,张若尘对这个陌生世界知之甚少,真要交手,多半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总不能又使用神尊符和神王符?

    神尊符和神王符,张若尘是打算对上玄一和量组织的时候使用,是用来保命的,怎能再浪费在龏殇的身上?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燕离人双眼冒黑气,双手捏爪,扑向木灵希。

    但,刚刚冲出去数步,距离木灵希还有三尺,他便以自己的意志,与龏殇的意志对抗,双爪没有落下去,嘴里发出痛苦的吼声。

    这是有了大梦三万年的意志基础,才能与龏殇对抗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捏醒世印,身上佛光绽放,击在燕离人头顶。

    燕离人笔直倒下,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一连击中燕离人身上三十六处窍穴,将精纯佛力打入他体内,封印神魂、神心、神源。

    木灵希从始至终都没皱一下眉毛,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此刻才道:“没用的,他的神魂,很大部分都掌握在龏殇手中,体内设置有神魂禁法。只要龏殇心念一动,就能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在,自然要护他周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释放出太极阴阳图。

    图内自成一片天地,与外界隔绝。

    木灵希妙目凝看太极阴阳图,伸出纤细手指,从图卷表面划过,顿时,波纹一道道。

    她眼中一道亮光闪过,道:“原来如此,不愧是天下一品。”

    正在帮助燕离人化解体内神魂禁法的张若尘,脸色微变,自己无极神道的奥妙,怕是瞒不过眼前这位天级人物。

    她会因为天下一品,杀人除患吗?

    张若尘是借用逆神碑,化解了燕离人体内的神魂禁法,随后,直接坐在了地上,嘴里吐出一口蕴含尸气的黑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