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自保方式

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自保方式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自己明明受了伤,中了尸毒,体内脏腑难愈,却还强装好人,真是自讨苦吃。”木灵希坐到菩提树的一根树根上,看着浑身血脉变成黑色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喜不悲,不怒不嗔,盘膝而坐,太极阴阳图运转起来,阴阳二气流动,佛祖金光护体,浑身散发神圣韵味。

    木灵希冷哼一声:“与须弥一个德性。”

    龏殇的替身傀儡,可是货真价值的太虚境战力,体内尸毒强大,最开始那一百多拳,占有先机,力量刚猛,是完全压着张若尘打。

    为了救燕离人,张若尘先前是强行将内伤和尸毒压制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张若尘伤势痊愈,看着坐在菩提树下风情无边的木灵希,道:“多谢凤天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谢本天什么?”木灵希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虽不知,燕离人为何能够对抗龏殇的意志,但想来只有凤天前辈的手段,才能让他做到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眼皮翻了一下,看向别处,道:“龏殇的修为远胜于你,你打算如何应对?别盯着本天看,本天目前只能动用极其微弱的力量。这具肉身,才刚成神,依旧脆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其实很简单,龏殇能够找到我们,是因为菩提树的光芒太强,万里之外都能看见。只要收起菩提树,就能由明转暗。论感知能力,我自信在龏殇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就是藏起来?张若尘,本天乃是地狱界诸天,你见过有诸天躲一个太虚境大神的吗?”木灵希冷然,眼中满是不屑,道:“你张若尘的神道天下一品,有不少人,觉得你未来能成为始祖级。你就这点能耐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腻味,自己才凝练出了少阳而已,只有一象。

    若凝聚出少阴,二象并存,阴阳互补,那自然是不会将一个龏殇放在眼里,直接已经杀过去了!

    诸天落凡尘,果然是不知凡尘的艰险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龏殇乃地狱界大神,乃龏天之子,听凤天的意思,竟是想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威胁到了本天的安全,当然得杀。”木灵希很直接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依凤天之见,一位初入太白境的大神,该如何才能杀死太虚巅峰的大神?龏殇这样的人物,便是神王神尊出手,也不见得一定能杀死吧?”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神王神尊杀不了太虚大神,绝不是因为真的杀不了!或许是因为,这位太虚大神背后站着更强的无量境。或许是因为,这位太虚境大神身上携带有诸天赐予的逃命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因为,神王神尊不想付出代价。就像,狡猾的蚊子,真要杀它,它必死无疑。但,就有那么一些蚊子,可以在人类面前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还是因为神王神尊从心底,就只是将大神看成一只蚊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张若尘的武道境界,虽然还不够高,但,精神力却已经达到八十阶。八十阶,算是达到杀太虚境巅峰大神的最低线,正好龏殇现在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凤天的意思是,使用阴阳十八局?”

    “当年,须弥精神力八十四阶之时,用阴阳十八局,与神王都能斗战五日而不败。你若将阴阳十八局祭炼到更高层次,凭现在的精神力,足以与龏殇分庭抗礼。”凤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就算真能分庭抗礼,想要杀死,亦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本天呢?将阴阳十八局释放出来吧!”木灵希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实在不清楚,凤天现在到底能发挥出多强的战力,但,既然她这么坚持,不想在龏殇面前露出弱势之态,那么只能从了她,拼了!

    木灵希走在阴阳十八局中,道:“以你的精神力,能把阵法刻画到这一步,算是不错了!可惜,缺乏阵灵。”

    “可用炼神花代替,她一直随我修行,在空间之道上造诣不低,且与我心念想通。”张若尘将魔音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遭受精神力风暴,魔音便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直到张若尘凝练出少阳,她才苏醒。

    木灵希盯了魔音一眼,道:“修为太弱,不过还行,能用!”

    她提起轻柔的手臂,伸出一根手指,等了半晌,才是颇为不悦的道:“扶住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知道她意欲何为,但,还是走了过去,将她手臂扶住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!”

    木灵希瞪向他,道:“你是完全无法领会本天的心中所想?就你这样的悟性,还想证道始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了过来,凤天现在无法动用自己的精神力,只能借他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扶着她的手臂,张若尘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,顺着掌心,涌入她体内,蔓延至指尖。

    她那雪白纤长的手指,如同神笔点亮,散发白光,以空间为纸,在之前的阵法基础上,勾画出一道道玄奥绝伦的阵法铭纹。

    一开始,张若尘觉得很别扭,无论怎么搀扶,都觉得扶着一座山,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但渐渐的,张若尘沉浸到她刻画出来的一道道阵法铭纹中,每一道铭纹,都像是世间最美的艺术品,与天道契合。

    最后,张若尘彻底沉醉在阵法铭纹的刻画中,只觉得木灵希的手臂,就是他的笔,是他在刻画阵法铭纹。并且,手一直从木灵希的手臂,滑到了她的手背处,轻轻捉住。

    就算偶尔注意到木灵希的脸色有异,张若尘却根本不将她当成凤天,而是觉得她就是木灵希,自己在手把手的教她勾画阵法铭纹,眼神始终专注。

    燕离人在阵中醒了过来,坐起,周围星光满天。

    半空中,张若尘站在木灵希身后,抱着她,以她的手臂,勾画出一道道凤凰般绚烂的阵法铭纹。

    那画面唯美至极,浪漫迷人,让大难不死的燕离人只觉得人间美妙,脸上不禁露出羡慕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,这浪漫的画面,没有持续多久,便是随着木灵希的一道肘击,击在张若尘胸口,将他打得坠落到地上,而结束。

    张若尘摸向胸口,彻底从阵法铭纹的修习中清醒过来,看着从天而降的木灵希,并不知晓先前发生的事,只是更加深刻的认识到,这位凤天果真是喜怒无常,将包含他在内的大神,皆都只是当成一只蚊子而已。

    在她那里,只有有用和无用之分。

    阴阳十八局已是大变样,阵法笼罩的空间中,万凤飞舞,铭纹跳动,空间无时无刻不在运转和变化。

    阵法威力,直接提升了一个大的层次。

    木灵希落到地上,冷冰冰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以你八十阶的精神力,就算有本天亲自出手,也只能刻画到这个程度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知晓,这些阵法铭纹,实际上是凤天刻画。

    但,不知为何,他发现自己已将凤天先前刻画的所有阵法铭纹都学会,甚至觉得,其中一些阵法铭纹,就是他刻画的。

    木灵希目光投向燕离人,道:“现在该是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,说吧,这个世界,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另外,龏殇都有一些什么底牌?”

    燕离人道:“龏殇只是将我当成了一个奴仆而已,根本不会将他的秘密告知于我。不过,这个世界,有一处地方,颇为有意思,但龏殇从来不允许我踏入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龏殇多半就是去那里疗伤了,前面带路吧!”木灵希道。

    燕离人深知龏殇的厉害,心中谨慎,看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听她的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起阴阳十八局,托起菩提树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重新炼制阴阳十八局,张若尘也根本不怕龏殇。

    他要走,龏殇根本留不住他。

    先前选择隐藏,其实是不想正面硬碰,因为没有硬碰硬的必要。

    谁知道,明明是地狱界掌权者的凤天,会这么硬?杀心会这么重?

    木灵希似看穿了他的想法,道:“最好的自保方式,不是自保,而是进攻,在进攻中抹杀掉一切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当年要灭昆仑界,现在要灭天庭的原因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量劫将至,唯有自己足够强大,才能应劫。靠天庭诸羊,不如宰羊,壮我自己。若能踏入始祖境,量劫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信命运吗?你觉得,量劫灭世,是不是宇宙的命运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与本天谈命运,你配吗?哼,本天相信,终有一日,本天将执掌整个宇宙的命运,成为超脱到规则之外的命运之神,唯一的神!”

    别的任何修士,说出这话,张若尘都能嘲讽一句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但,凤天在涅槃之前,已经是地狱界的二十诸天。如今涅槃成功,境界必然踏入了新天地,成为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之一。

    有如此修为在身,她的所有狂言,都不再是自大,而是真的有藐视天下的底气。

    当然张若尘若真想嘲讽,也能,只是何必呢?

    燕离人仔细看着木灵希,很困惑,道:“姑娘已经如此厉害,为何要借张若尘之手杀龏殇?以姑娘之能,念头一动,就能杀他吧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困惑。

    木灵希不说话了,但眼神冷至冰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