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七十九章 阵中尸

第三千一百七十九章 阵中尸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还想以几道远古剑魄吓唬本座?”

    龏殇冷沉一喝,抬手间,冥神之祖的高大虚影显现出来,挥出气势磅礴的大手掌,盖压下去。

    一柄柄魄剑被扫飞,手印落向菩提树,与菩提树下的张若尘和木灵希。

    上方劲风刺耳,张若尘危机感大增,但依旧冷静,唤出六柄神剑护体,亿万道剑气衍化成一座剑道世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太极阴阳图和剑道世界接连被击碎,冥神之祖爆发出来的力量,却丝毫没有消减。一道掌印,似能打穿世间一切。

    眼看二人既要被拍入地底,张若尘双手虚托。

    一道血红色的符印,在双手间显现出来,散发出神王气息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冥神之祖的手印,与神王符碰撞在一起,张若尘脚下的黑暗物质大地猛然凹陷下去。漂浮在半空的一个个虚无物质气泡,纷纷爆开,形成强横的虚无力量冲击波。

    龏殇哪里想到,张若尘身上除了有一张攻击类的神尊符,竟还有一张防御类的神王符?

    血绝的外孙而已,在不死血族能有如此待遇?

    趁此短暂的机会,张若尘抱起倒在地上的木灵希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龏殇挥手间,一连打出三件至尊圣器战兵,一钩,一锏,一箭,皆是他在这片神灵战场中找到。

    张若尘身形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三件至尊圣器撞击在地面,砸出三个大坑,神力四方爆散。

    “这是空间挪移……不对,好古怪的身法手段……”龏殇感到惊异。

    在这个充斥着黑暗和虚无的世界,空间手段并不是那么好施展。张若尘施展的身法,乃是从海尚幽若那里学来的无时空。

    张若尘以无时空身法,继续远遁,身形变化莫测,躲避从后方攻来的三件至尊圣器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若尘凭借速度优势,将龏殇甩开。

    逃出了他的感知范围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木灵希,她肉身腐烂得厉害,身体像是要裂开。裂口处,逸散出一道道强大的凤凰神力。

    这是要“壳”碎了吗?

    仿佛能听到木灵希灵魂痛苦的惨叫声,能感受到她生机在不断被吞噬。

    “不,绝对不能。灵希,我会救你的,有我在,有我在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遁逃,张若尘眼眶发红,身上太极阴阳图显现出来,将木灵希体内的三煞尸毒源源不断通过阴阳二气,吸收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同时,又通过太极阴阳图将自己体内的生命之气,源源不断打入木灵希体内。

    只要能救木灵希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全力以赴救治木灵希的时候,身体撞击在一层阵法上。一道暗紫色的阵法光幕,在前面显现出来,覆盖很广的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,在光幕上流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遭到阵法反冲力量的攻击,上千道冥电击在身上,身体重重坠落到地。但即便如此,他依旧躬身,将木灵希护在身下。

    木灵希眼睛睁开了,恢复一丝亮光,虚弱的道:“是龏殇的气息,这座阵法是他布下。阵法被触动,他的本尊立即就会生出感应,赶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像是耗尽最后的力气,又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冥电的攻击,被六柄神剑挡住大半,只有部分落在张若尘身上,未能对他造成太大创伤。

    借阵法光幕散发出来的光华,张若尘向阵内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,阵中是一具长达万丈的神尸,如巍峨神山,散发出来的气息格外强横,有一道道白雾长桥在尸身上飘浮,显得云遮雾罩。

    神尸是人类的形态,皮肤上,有发光的羽毛和剑纹在流动。

    神尸似乎曾经被劈碎成了很多块,被龏殇以一根根神链缝补起来,变成一具完整体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是从神尸的侧脸上一瞥而过,心中便如有一道电流注入,又惊又骇。这具神尸的模样,竟然与昆仑界看守幽冥地牢的空老极其相像。

    容不得他多想,龏殇已进入他的感知范围内,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破阵闯过去,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悬浮在张若尘身周的太极阴阳图,所有气息全部都转化为黑暗气息,并且,猛然收缩,变成一粒尘埃,冲入进地底,与黑暗物质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龏殇赶到此处,手提炼神花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确认阵法没有被破掉后,他环顾四周,将精神力和神境世界展开,警惕无比的寻觅张若尘和凤彩翼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,张若尘和凤彩翼必然藏在附近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的确是一条干枯的河道,只能向两个方向延伸。若冲出河道,就会与密密麻麻的虚无气泡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对于凤彩翼,无论是龏殇,还是半颗头颅的三煞帝君,都充满忌惮和惧意。

    反复探查三次,竟都没有找到张若尘和凤彩翼的气息,龏殇的情绪,变得焦躁起来,身上煞气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尘埃大小的太极阴阳图,一直撞击到地底一处极其坚硬的地方,才停下来。张若尘没有精力去探查,到底是什么东西,挡住了太极阴阳图。

    此刻,他体内混沌二气源源不断涌出,借无极神道,已将木灵希体内大半的三煞尸毒吸收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吸收了来自张若尘身上的生命之气,木灵希的肉身,逐渐恢复过来,皮肤重新变得白皙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凤天其实也在全力以赴救治木灵希的肉身。

    暂时渡过最危险的阶段,木灵希睁开双眸,看向全身长满尸斑的张若尘,血肉和皮肤在三煞尸毒的侵蚀下,像是要从身上脱落。

    她眼中露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柔软之色,她见过为了救一人而拼死的侠士,见过为了救一群人而舍身的战士,见过为了救一界生灵而散去一身佛力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但,从未有过一丝触动,也根本不认为他们有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或许觉得他们是一时冲动,或许觉得他们是蠢货和迂腐,或许觉得他们另有目的,亦或者是寻找内心的解脱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无法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虽然知晓张若尘要救的是木灵希,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像张若尘这样的天之骄子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,也绝非蠢货和迂腐之人,怎能为一个女子,如此不顾一切?

    当然这也只是一丝好奇而已,真正让她触动的,是一股让她说不明白的情绪,从来没用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她从三途河中苏醒过来后,就没有这般被人保护过。

    龏殇的声音,透过黑暗物质地层,传入张若尘耳中:“张若尘,你若再不现身,本座便杀了燕离人!”

    随即,地面上,响起一道撕心裂肺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龏殇指尖逸散出来的三煞尸毒,凝成一根尖锐长刺,一寸寸刺入燕离人眉心。

    燕离人的身体不断腐化,灵魂如遭受铁水熔蚀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本座不杀你!你的修为不如本座,不是本座的威胁,本座只要凤彩翼。你我二人,一起吸食了她,必然都能踏入无量境,走出这座黑暗虚无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只要她的神魂和神源,神血归你。你若不信,本座可以立灵魂血誓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燕离人的惨叫声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先前张若尘和燕离人进入黑暗中探查,因为相隔有一段距离,在察觉到菩提树下发生变故,张若尘根本来不及将燕离人收入神境世界,立即便是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地底深处,太极阴阳图中,张若尘依旧在吸收木灵希体内的三煞尸毒,身体轻轻颤抖着,眼中的冷厉之气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抽红包!

    没办法,木灵希只是刚成神而已,肉身甚至都没有完全脱变成神躯,哪怕只有一缕三煞尸毒,也不是她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这三煞尸毒,与三煞帝君本尊的尸毒相比,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先前她能够扛那么久,完全是肉身内部凤天的力量在抵挡。

    只有将所有三煞尸毒全部抽离,张若尘才真正可以放手一搏,上去和龏殇一战。哪怕明知没有胜算!

    有些时候,选择战,不是因为自己一定能战胜对方,一定能活下来,而是因为有比生死胜负更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此刻,在燕离人和木灵希的生死选择中,张若尘选择了木灵希,内心承受的煎熬和苦痛,不下于当初亲手杀死蛮剑大圣。

    “若尘,你早已不欠老夫……莫要……莫要现身……”燕离人拼尽全力,大喊道。

    伴随着龏殇的一道怒吼,燕离人的身体,在三煞尸毒的侵蚀下融化,在吼声中,恢复湮灭。

    地上,满是黑色尘埃。

    龏殇平复情绪后,笑了起来,将炼神花取出,托在掌心,道:“张若尘,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!”

    炼神花释放出雷电,但,根本无法对龏殇造成伤害,亦无法逃出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龏殇施展出神魂诅咒,炼神花中响起魔音的哀嚎声。以她的修为,根本无法承受诅咒之力,神魂像是在不断被分解。

    黑暗中,依旧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龏殇眼神变得越来越狠辣,残忍的笑道:“看来本座是低估了你张若尘,果然是个不受半分威胁的狠角色。本座的这些手段,用来对付你,倒是显得低劣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