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八十三章 路遇量机

第三千一百八十三章 路遇量机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在虚无世界寻找了许久,飞了上亿里,却连黑色海藻的影子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回到真实世界,还是在三途河畔。

    真实世界没有变,但,虚无世界却像是变换了时空,再也找不到先前的干枯河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果真是有许多我现在还无法理解的东西,虚无世界似乎并不完全是虚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不担心木灵希,至少,从昆仑界的无尽深渊进入那里,肯定是定向的。

    不再浪费时间,张若尘收敛身上气息,施展身法顺流而下。只要沿着三途河,肯定可以到达地狱界。

    一连赶了三天的路,不知飞了多少亿里,忽的张若尘感应到一道气息。

    这道气息很特殊,不是荒原中那些尸鬼。

    气息很微弱,却又带有神劲波动,若非张若尘如今修为足够高深,无极神道足够玄妙,根本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显然是一位收敛了气息的神灵!

    关注公 众号

    张若尘带着好奇心,悄悄追上去,不多时,在弥漫着灰色死气的河面上,发现一艘灯火通明的船。

    船舰长达百丈,散发紫铜光泽,船身雕琢万鬼图。

    船上时时传出歌舞声和笑声,但却看不见任何生灵,或者死灵。

    张若尘瞳中浮现出真理光华,穿透船舰的阵法,终于看见,船舰中,一位衣着华丽的鬼族神灵,正在一边饮酒,一边欣赏歌舞。

    那鬼族神灵,长着一颗鹤头,只是中位神的修为。

    漫舞的女子个个年轻美丽,有精灵,也有罗刹女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件至尊圣器从荒原中飞出,划出刺目的强光,击中船舰。

    阵法只是挡住了瞬间,就被击穿,船舰爆碎而开。

    船上的鬼族修士和舞女,化为一团团鬼雾和血雾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那位鹤头鬼族神灵,被至尊圣器直接击中,鬼体碎裂,化为一团黑色气雾。

    毕竟是真神,没有被杀死。

    黑色气雾很快重新凝聚成鹤头人身,怒道:“是谁?是谁出手偷袭,本神乃周乞鬼帝之子,周芳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身穿黑袍的人影,从荒原深处冲出,身法快若残影,瞬间出现到三途河畔。

    周芳与黑袍人对视一眼,看出对方眼中的杀意,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强大神威,意识到不好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是知道他的身份,是专程来杀他。

    周芳燃烧寿元,鬼体被紫色火焰包裹,急速远遁,一边惊恐的道:“这里是三途河流域,酆都鬼城的强者很快就会赶至,你若敢杀本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件塔形的至尊圣器,再次攻击下去,将周芳打得坠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他鬼体爆开,但鬼雾被至尊圣器的力量死死镇压,无法逃走。

    半晌后,在惨叫声中,周芳的神魂意识被彻底磨灭。

    黑袍人走了过去,手指轻轻一动,山岳大小的塔形至尊圣器飞了起来,变得只有七寸高,飞进袖中。

    被至尊圣器轰出的大坑中,只剩一枚神源。

    收起神源后,黑袍人取出一瓶神血,倒在大坑旁边。

    就在黑袍人转身欲要离开时,身形却突然凝固,看向站在对面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复杂,道:“血耀叔,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先前黑袍人使用的至尊圣器,正是血耀神君的无间炼狱塔。

    黑袍人脸上戴着一个“机”字面具,眼神逐渐恢复,继而,变得沉冷,道:“刚才的事,你都看见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刚才你倒在地上的血液,是谁的,想要将周芳的死,嫁祸给谁?你这是想引起酆都鬼城的愤怒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太多了!”黑袍人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不,我知道的,还不够多。你是量组织成员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黑袍人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外公没有杀你,应该是因为,太看重你们这么多年的生死交情。看在我和血屠的交情,我也可以不杀你,但你得将关于量组织的一切,全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身上神光大涨,体内神血流动,发出江河奔流一般的声音,化为一道流光,急速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张若尘岂能让一个太乙境大神逃走?

    迈出一步,跨越空间,张若尘出现到黑袍人身前,一掌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黑袍人腹腔塌陷,体内响起骨头碎裂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袍人身上黑袍浮现出一道道诡异而高深的神纹,身形变得半虚半实,速度增加十倍,无视空间阻隔,急速远去。

    黑袍人在空间中跳跃,速度之快,将张若尘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空间跳跃速度,他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张若尘全力以赴追了上去,虽然速度有所不及,但,好在无极神道对气息的感应很敏锐,因此黑袍人始终无法将他甩开。

    不知追了多久,突然,虚空中一根金色长矛飞来,击中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黑袍人被金色长矛洞穿胸口,坠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金甲的古神,抓起长矛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张若尘大吼。

    迟了!

    金甲古神一矛刺下,击穿黑袍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张若尘轰的一声,重重落到地上,踩出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大坑,唤出沉渊古剑,战意瞬间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正要出手,但他看见金甲古神的容貌后,却微微怔住,道:“御英古神,怎会是你?”

    御英古神,深得罗衍大帝的信奈,是罗刹族天罗神国无量境之下一等一的强者,曾和罗乷一起,到星桓天拜访过张若尘。

    御英古神看见张若尘,也露出讶然之色,笑道:“我道是谁在追击他,原来是若尘界尊。界尊现在好高深的修为,气息藏而不露,连本神都未能感应出是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浮现出狐疑之色,道:“古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御英古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说来话长?好吧,那古神可知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血耀神君!”御英古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既然知道他是血耀神君,为何还要杀他?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?”

    御英古神露出苦笑之色,道:“界尊怎会这般想呢?这样吧,本神带你去见一个人,见到后,你就知晓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并未放松警惕,御英古神向远处退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黑袍人面前,将他脸上的“机”字面具摘下。

    面具下,果然是血耀神君的面容。

    仔细探查,没有施展变化之术的痕迹。

    御英古神的第二戟,直接击碎血耀神君的颅内神海,碾碎了神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血耀神君体内居然有浓烈的鬼气,使得他的皮肤,在极短时间内,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界尊小心,那鬼气蕴含恐怖的死亡力量,对生灵伤害性极大。刚才本神,只是想要击碎他神源,然后方便抽取他的神魂,夺取他的记忆。没想到,他体内藏着这么一股鬼气,释放出来后,瞬间磨灭了一切生机,连神魂都湮灭了!”御英古神站在远处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小心翼翼,将一缕鬼气收了起来,正要转身离开,突然察觉到了什么,再次看向血耀神君,注意到他临死时的眼神,心中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后,重新走过去,挥手将血耀神君的眼睛合上。

    御英古神道:“血绝待他如手足兄弟,他却加入了量组织,欲要置血绝于死地,血绝家族因他损失惨重。这样的人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御英古神脱下系在黄金铠甲上的战袍,将血耀神君的尸身裹起,带着张若尘沿着三途河,向下游急速飞去。

    在玄一的手中,都能脱身,张若尘如今是艺高人胆大,就算明知御英古神很有问题,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飞了十多万里,御英古神和张若尘降落到一艘隐藏在三途河上的神舰上。

    神舰的护舰阵法很高明,特别是隐匿阵法,在一定的距离外,甚至可以瞒过张若尘的感知。

    张若尘计算了一下,从血耀神君身死之地,到这里正好是一神灵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御英古神将血耀神君的尸体,扔在地上,抱拳向神舰中禀告:“神母大人,血耀神君背后之人,应该是文和鬼帝。他体内,藏有文和鬼帝的死亡鬼气。”

    神舰的珠帘,被一只羊脂美玉般的手掀开,手指纤细,修长柔软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绝代风华的身姿,伴随一股芳香,从里面走出。

    她与罗乷很像,高挑而美丽,就连年龄似乎都相差不大,只比罗乷更多几分成熟风情。

    “会这么明显吗?文和鬼帝何等存在,那可是酆都鬼城的五方鬼帝之一,会这么容易暴露破绽?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声音磁性悦耳,气质华贵典雅,却并不给人高高在上的距离感,反而很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想到天音神母居然在此,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拜见神母。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看向张若尘,顿时美眸中浮现出涟涟笑容,走了过去,将他扶起,道:“若尘,你怎这么多礼?你现在可是星桓天之主,修为更是达到能够击败太虚大神的地步,当今天下,除了神王神尊,谁能承受得起你这一拜?”

    张若尘近距离看了天音神母一眼,不禁有些目眩神迷,果真是魅力无双的女子,难怪能够俘获罗衍大帝之心。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后退三步,正欲询问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红唇轻启,已是叹道:“你外公放血耀离开,是想放长线钓大鱼。但他伤得太重,需要寻找秘地疗伤,于是,传讯给我,让我调动罗刹族的力量追踪血耀。你说,你外公本事大不大,他一个不死血族的大族宰,却能调动我这个罗刹族的神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觉得,我可以再求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