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 摩犁城

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 摩犁城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尸族有四大势力,由四位尸祖创建,其中传承最短的摩犁疆,也已经有数千万年历史。

    摩犁尸祖之后,尸族再无始祖。

    摩犁城,传说是尸祖的左手手掌所化,乃整个尸族数一数二的神城,能进城建墓的尸族修士,修为皆在圣尸之上。

    无月穿一身金丝黑袍,大袖如莲叶,头戴连帽,长发从帽中顺出。曼妙身材被宽大袍衫掩盖,但那能惊艳世间的绝美仙颜依旧动人心魄,似能以容貌摄走修士的灵魂。

    月神在神灵中,有天下第一美之称。

    无月便是带有幽魅、黑暗、冷艳气质的另一位月神。

    张若尘与无月并肩而行,毫不掩饰的,走进摩犁城。

    无月说,摩犁城上空的层层尸雾中,有尸祖的左眼,可以洞察进入城中修士的真身。

    但,尸祖已经逝去数千万年。

    这只眼球,就算真是尸祖之眼,传承到现在,也只能算是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只要是宝物,就需要修士来看守,就需要修士将宝物洞察出来的结果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尸祖的眼睛,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可是,看守尸祖眼睛的修士,必然有破绽。有破绽,就能被利用。

    正是利用了破绽,他们二人,才能大摇大摆进入摩犁城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人心破绽太多,所以再强大的防线,也能被攻破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向上方的尸雾望去,尸雾离地万丈,是摩犁城的天空。

    雾中,隐隐可见,一颗数千里大小的球状星体,上面阵塔一座座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黑暗神殿的势力,对尸族的渗透,竟如此之深?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和命运神殿,在表面上,本就是地狱界领袖的姿态,影响力甚至超过酆都鬼城那位。在暗中,两大神殿在地狱界的掌控力,更是超乎你想象。”

    无月明眸皓齿,语气轻柔而平静,道:“不过,摩犁城的布置,纯粹是我自己手中的力量,与黑暗神殿关系不大。”

    摩犁城中诸神聚集,在无量北征之前,绝对是有无量境的存在坐镇。无月虽然威震地狱界,可是毕竟是无量之下。

    对摩犁城的掌控力,能达到如此程度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除了实力,必然还有手段和心智。

    摩犁城中,没有亭台楼阁,屋檐深巷,只有一望无际的墓林,大大小小,阴气厚重,给人无尽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无月在一座大墓前停下。

    墓碑如一道门,两位圣王境修士守在墓碑两侧。

    感知到眼前二人的不凡,两位尸族圣王,立即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她带着张若尘,走进墓碑,进入墓中,顿时喧嚣声、议论声、歌舞声齐齐涌来。死寂消失,眼前是一派热闹繁华景象,夜市、街道、阴灯,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一座墓中,竟有这样的烟火气?

    尸族修士,喝的是一碗碗血。

    不仅有尸族,骨族和鬼族的修士也有很多,甚至能感应到生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整个摩犁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!常年来,因为打探消息的修士众多,这里也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,很多赚钱的生意相继出现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为何带我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因为很多事,我告诉你,你未必会信。”无月看向张若尘的双眼,目光很是清澈,没有一丝邪异和戾气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气质又变了!

    没有黑暗大三角星域时的狠辣无情,没有成婚之日时的贤德温柔。

    从她救下张若尘,一直来到这里,都是平静、深沉之态,似乎将张若尘当成了陌生人。不是敌人,也不是夫君。

    很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白头翁鸟类尸族老者,走上高台,道:“最新消息传来,无月出手,从命运神殿诸神手中,救走了张若尘,并且夺走天枢针。这一战,阴阳神师被重创。”

    墓中小世界,先是安静了片刻,继而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本以为张若尘已穷途末路,就算不死,也是生擒的下场。没想到,本座是怎么都没想到,无月居然会掺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想不到?无月可是张若尘明媒正娶的妻子,既有夫妻之实,也有夫妻之名。你们以为,他们真的只是利益上的结合,大难临头,便各自飞?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运气太好了,居然能娶到这么一位妻子,美貌、修为、忠贞得其一,已经是难能可贵。三者齐得,若我是他,便是今日战死在荒野,也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坐在对面的无月,低声道:“他们不会是你请来的吧?”

    无月面无表情,道:“本座需要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吗?再说,你值得本座用这样的手段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凝视无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的出现,出乎张若尘的预料。

    最近几个月来,今天张若尘紧绷的心绪,才彻底放松下来,虽然重伤在身,但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不是对无月失去了警惕,而是认为,至少暂时无月绝不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既然不值得,为何要出手救我,而且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出手救你,是想弄清楚,你到底是不是量组织成员。暴露身份,是因为我低估了炎巨和阴阳神师的实力。”无月迎上张若尘的目光,双瞳深邃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知晓,自己和无月没有任何感情可言,她出手相救,必然是别的目的。换做绝妙或者月神出手,还可以说是交情。

    所谓的夫妻关系,只是对外的一个形式而已。

    这点自知之明,张若尘是有的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你也怀疑,我是量组织成员?”

    “薛常进何等小心谨慎的人物,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若你不是量组织成员,那么量组织成员就是他。我不认为,他会蠢到如此地步,以这种近乎赌命,甚至赌一个家族的命的方法来对付你。因为,对他而言,对付你有更多更简单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无月道:“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你张若尘为何会悄悄潜入三途河流域?你张若尘为何放着池瑶大神的未婚夫不做,放着月神神使不做,放着血绝战神外孙不做,放着命运神殿真实神宫少尊不做,偏偏要四处挑事?”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:“恐怕整个地狱界的修士,都会有这样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怎会有这么多太虚大神前来追杀你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街道上招了招手,唤道:“小姑娘这边!”

    一位提着花篮的鬼族小姑娘,走了过来,披散着长发,双眼滴血,脸色白得像馒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一枚极品圣石,买下一株阴君幽棠,递给无月,道:“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以这种方式讨好女人的吗?”无月没有去接,显然根本看不上一束花,甚至觉得,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花放在桌上,微微笑道:“送你这一束花,不是想讨好你,也不是以此来感激你的救命之恩。而是因为,你能信任我,让我很意外,心情莫名的有几分喜悦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看出,本座信任你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以你的性格,若不是信任我,在救下我之后,便已经凭强大的精神力搜魂。又怎会带来我摩犁城,将自己的势力,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?”

    “或许,本座是故意这般做的,就是想获得你的信任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对啊,我也是这样的认为的。但,至少你相信我不是量组织成员,而且也的的确确出手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无月眼中浮现出一道冷色,与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她有些像了,道:“薛常进自以为此事天衣无缝,所以才破釜沉舟,认为就算不能杀了你,也能废了你,或者将你逼进量组织。但有一个破绽是致命的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什么破绽?”

    “他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无月又道:“你有一品神道,又有真理至宝融合在体内,感知能力何等惊人。你若出手杀周芳,岂会给他亲眼看见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我体内融合有真理至宝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凝视他,像是用眼神在告诉他,你身体的每一寸,我都很了解。

    张若尘也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无趣,虽然在黑暗大三角星域是自己栽在了她手中,但这件事早已翻篇,到底谁吃亏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交流好书  。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正是因为你对我身体足够了解,所以才敢确认,我不是量组织成员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量字印记,的确是量组织成员最明显的标志。但,量组织成员不一定,会将量字印记存放在体内。特别是对十六量使而言,是可以将量字印记,存放在量使神袍中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地狱界对量组织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连你都能知晓量组织,你觉得本座能不知晓?量机的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,真的在你那里?”

    此事瞒不住,张若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其实,天音神母曾出面,帮你辩解,声称量机是血耀神君,杀死周芳的也是血耀神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