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 真香

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 真香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哦!还有此事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为此,天音神母带领了大批罗刹族神灵,前往酆都鬼城与薛常进理论,但,被拒于城外。”

    “薛常进说,血耀神君背叛了血绝家族,本就与死人没有区别,拿一个死人出来帮你脱罪,天音神母要么是是非不分,看重了你的天资与你背后天姥的影响力,要么她也是量组织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此事,天音神母、罗衍大帝、天姥皆被推到风头浪尖,认为已经找到量组织最大的头目。特别是天庭那边,炒作得最是厉害,大有要天下攻罗刹族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若尘叹道:“我能怎么看,只能说,是我连累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不会将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对无月,始终抱有戒心。

    “你真这么认为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莫非无月姑娘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无月眼中不无失望之色,道:“看来是本座高估你了,你张若尘果真是会被美色迷住心窍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希望我就是这样的人吗?岂不很好掌控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看出张若尘心中有数,并非真的没有察觉,道:“掌控一个男人,其实是很低级的乐趣。培养出一位强大的男人,才是更高级的成就感。本座是希望,你能成为下一个不动明王大尊,而不是下一个罗衍大帝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你觉得天音神母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聪明的女子数不胜数,本座自认为能排进前三。但,天音神母或还在本座之上,这样聪明的一个女人,怎么会做出如此蠢事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这话自相矛盾,聪明的女人怎么会做蠢事?”

    “本座不就做了一件蠢事?因为救你,暴露了身份,夺走了天枢针,现在已是沦为命运神殿之敌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指向那些正在猜测无月是不是量组织成员的修士,道:“在他们那里的蠢事,在你心中,或许正是高明的手段。你让我欠了你好大一个人情,而且无法再将你丢下。”

    无月以默认的方式承认下来,道:“在天音神母那里,何尝不是如此?若她是量组织成员,不仅将水搅浑,让矛盾变得更加激烈。而且,明面上是在帮你,实际上却坐实了你是量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闹出这么大的动荡,必定会有不少人出来稳定局势,帮她和罗刹族洗清嫌疑,将矛头指向天庭。没有比自黑更好的洗白方式!”

    “而你对她肯定是感激涕零,等她救下无处可逃的你,此后你只能生活在暗处,听命与她,一步步变成真正的量组织成员。到时候,你就算知道了真相,也无法反抗量组织,天庭和地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。多么可怜的一条狗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骂人就过分了!毕竟,你是我的妻子,骂我,与骂你自己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可惜天音神母做事滴水不漏,抓不到她的把柄。而且,她的身份太高了,轻易动不得。此外,她背后之人是罗衍大帝,还是福禄神尊,也不好猜测。张若尘,要不你假意投靠过去,将此事调查清楚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为何每个人都想让我做这种脏活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是唯一的,也是最佳的人选!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到目前为止,你所说的这些,都只是你的猜测。在我这里,天音神母没有任何疑点,她很照顾我,多次出手帮我,福禄神尊和罗衍大帝也都是我尊敬的长辈。若要怀疑,你也可能是量组织成员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在没有证据之前,张若尘决不允许将罗乷和她的家人置于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就算心中有怀疑,也得查清楚后,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此事关系太大了!

    一旦说出来,就改不了口。

    无月没有露出丝毫情绪波动,道:“那你觉得,你接下来还能去哪里?你要知道,天下间绝不止天枢针这一件推算神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要破局,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酆都鬼城?你想对付薛常进?没错,只有证明了薛常进是量组织成员,你才能洗清自己,再无第二条路可走。但,就算薛常进不在酆都鬼城,你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进酆都鬼城对付他,别说你,便是我去,也是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无月道:“本座给你指一条明路,去黑暗之渊,找天姥。在那里,修炼到太虚巅峰再出来,也不算迟。到时候,无量肯定已经北征归来,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天姥在黑暗之渊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此事很好猜测,其一,黑暗神殿每年派遣进黑暗之渊探查的修士数不胜数,但能够进荒古废城的,寥寥无几。能活着回来的,更是屈指可数。你张若尘前去,凭什么能够活下来?而且还一举破了神境?”

    “其二,天姥消失在世间,少有人知道她在哪里。恰恰黑暗之渊,就是一处无法推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你在进入黑暗之渊前,遇到危险,天姥从未出面。但,从黑暗之渊出来后,天姥先后两度助你渡过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只凭这些,其实也不够,所以我才试探了你。没想到,你承认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与聪明的女人打交道,简直比战场上还凶险,稍有不慎,就会被埋伏,不能有丝毫分心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道:“女人和你打交道,何尝不是比上战场更凶险,稍有不慎,自己就赔进去了!这其中,也包括本座。只不过,本座有很大原因,是形势所迫,或者说是顺势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咦!你张若尘看来也并不是众叛亲离,还是有人关心你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生出了感应,眉宇间的惆怅少了两分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池瑶走进墓中小世界,看见坐在桌边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以对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感动,柔声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能冒着生命危险,赶来地狱界,怎能没有感动?

    池瑶取下脸上的白玉面具,走过去,道:“便是天下人都怀疑你,做为家人,却绝不会抛弃你。”

    无月的身影显现出来,坐在张若尘对面,背对池瑶,笑道:“对啊,做为家人,自然是应该信任他。不过,我才是若尘唯一的妻子啊,难道这位姑娘姓张,是若尘的姐姐,妹妹?”

    此刻的无月,又变化了气质,不再是庄重沉着,反而很俏皮,很刁钻。

    池瑶看出那女子修为深不可测,一路走来,听到了很多传闻,所以知道她是谁,于是走了过去,道:“尘哥,我是从阴间过来的,从三途河支流,可以回昆仑界。”

    “真香!”

    无月拿起桌上的阴君幽棠,琼鼻轻嗅花瓣,喜滋滋的道:“夫君,你送的这束花我很喜欢,我会将它栽种到尘心皓月殿中,万年后,必然长成参天圣树,开满紫色花朵。夫君,我是你唯一送花的女子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哪里想到,无月这样的女子,会突然来这么一出?

    就像对方明明是德高望重的神僧,却突然钻进裤裆,用了一招猴子偷桃,谁防得住?

    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池瑶知道对手强大,很沉得住气,道:“无月吧?不知无月前辈今年高寿,怎还喜欢小女孩才喜欢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夫君送的,奴家都喜欢。”无月声音甜到骨头里面,就差没有扑进张若尘怀里。

    连张若尘都大呼受不了,但又觉得莫名的新奇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,美貌可以掩盖一切的不和谐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快惊醒,知晓自己又差点沉迷到无月演出来的幻觉中,严肃道:“我得回昆仑界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无月恢复正常了一些,又道:“夫君,不跟着你,我现在无处可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头疼,不知道该如何拒绝,无法像上次那么果断。

    池瑶道:“可以啊,只要你敢去。走吧,无月前辈,昆仑界欢迎你!”

    无月的眼眸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她自然听说过,昆仑界出现过凤凰异象,有可能是凤天现身。凤天既然没有去北泽长城,天庭必然会留下强者应对。

    此事,引发了很多人的猜测。

    池瑶邀请得这么爽快,无论是在唱空城计,还是真有天庭强者在昆仑界,无月都是不敢接的。

    没有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无月,道:“我必须要回昆仑界一趟,等我再次来到地狱界之时,便是薛常进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无月虽然得罪了命运神殿,更被猜测可能是量组织成员,但要说她在地狱界会有危险,张若尘是绝对不信的。

    单只是她的精神力造诣,无量之下就没有人留得住她。

    更别论,她的心智,与在地狱界暗中势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到无月面前,想要展开双臂拥住她,但却知晓她根本不在乎这个,于是道:“我欠你一条命,将来一定还。”

    “欠谁?夫君,奴家刚才没有听清。”无月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娘子!”

    无月嫣然一笑,主动抱住他,靠在他胸口,小鸟依人一般,深情的道:“夫君,奴家在地狱界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起身,如送夫君出门的贤惠娇妻一般,一双纤纤玉手帮张若尘整理衣襟和头发,随后她转身就走,头也不回,消失在张若尘和池瑶的视野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