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九十章 对话轩辕涟

第三千一百九十章 对话轩辕涟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星空战场,一号碎片世界被厚厚神雾云层覆盖。

    焦土黄尘的大地上,黄金车架中,金色神雾如薄纱拂动。

    庄太阿禀告道:“甲天下相继去见了天权大世界的羲和,符灵界的黄道子,还有魂界之主和瑞亚之王。想来他已经怀疑,布兰真君很有可能陨落了,甚至已经知晓布兰真君是他生父,这么积极联系西方宇宙的顶尖强者,也不知在谋划什么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戴着面纱,站在紫泉之畔,身上白纱如蝶翼般轻拂,哼声道:“凭他甲天下能翻起多大的浪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天庭内部不能再有动荡了,此事不可不防。这样吧,你带本公子的口谕,去敲打羲和、黄道子这些人,告诉他们,此事不是他们可以掺和,谁沾上谁就有杀身之祸。另外,查一查近期都有谁接触过甲天下?”

    庄太阿正欲离去,轩辕涟叫住他,问道:“地狱界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庄太阿知道她指的是什么,道:“无月救走张若尘后,便再无消息,他们二人如人间蒸发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庄太阿道:“张若尘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无月既然身份暴露,也就不会杀张若尘。你觉得,无月是量组织成员的可能性,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此女神秘,手段了得,做事很少留痕迹,红尘绝世楼对她的了解十分有限。”庄太阿道。

    一道传讯光符飞来,悬浮在黄金车架外。

    下一瞬,出现在轩辕涟手中,她凝看符上的内容,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瞳骤然变冷。

    受她情绪影响,黄金车架外是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发生了何事?”庄太阿问道。

    轩辕涟将传讯光符丢给他。

    看到符上内容,庄太阿眼神变换数次,终是平静的道:“蚩刑天会出手,本就在预料之中。毕竟这样的机会,不可能还有第二次,以他的性格,就算是死,也一定会去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平复心中怒火,道:“是啊!矛盾、仇恨、夙怨、利益,复杂的人心,怎么都无法调和,成了天庭内部的恶疾。蚩刑天、柯扬善、泰纶、普尔巴斯、名剑神,他们若是能够来星空战场,大家齐心协力,击溃地狱界岂不是指日可待?”

    “人心的地狱,佛祖都无可奈何,姑娘何必因此而气恼?十万年前的恩怨延续,连太上和天尊尚且无法解决。”庄太阿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闭上双眼,如遗世独立的青莲,紧锁的眉宇间,尽显愁容。

    虽是红尘绝世楼的楼主,但庄太阿此时却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,自己帮不到她分毫。

    走出黄金车架,庄太阿看见不远处空间传送阵亮了起来,池瑶的身影,出现在阵中。

    池瑶这个时候前来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庄太阿摇了摇头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姑娘现在内忧外患,处境艰难,做出的每一个决策都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努力维持天庭这艘大船不沉,哪有余力帮她救蚩刑天?

    庄太阿可以预见,姑娘肯定不会见她。

    池瑶来到黄金车架外,以精神力传音说了一句什么,出乎庄太阿预料,她竟登上黄金车架,进入车内小世界。

    进入车内,张若尘便从池瑶的神境世界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居然还敢来见本公子,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向声音传来处望去,轩辕涟坐在一泓紫泉中的一株青莲之上,被氤氲紫雾包裹,看不清身形容貌。

    却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强横神威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天下人都可以怀疑我是量组织成员,但涟公子当知真相。本界尊若是量组织成员,岂会将二甲血祖体内有量字印记的秘密告知于你?岂会在天初文明大世界,救你性命?”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量组织内部专门针对本公子的计划?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名满天下的轩辕涟是聪慧绝伦、魄力不凡之辈,却没想到,连信人不疑都做不到,看来今天没什么好谈的。我们走!”

    张若尘故意露出怒容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本公子虽不能绝对信任你,但青儿是信任你的,她说,你曾让她探查过身上秘密,与量组织绝不会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她信任本界尊有什么用?天庭又不是她说了算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本公子信任她,所以愿意尝试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轩辕涟根本不相信张若尘是量组织成员,之所以那么说,是因为她知晓张若尘前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既然要谈判博弈,在谈判之前,就得掌握更多的优势。

    张若尘自然不可能真的离开,转过身,道:“既然愿意信任我,为何却不显露真身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!”

    轩辕涟问道:“无月呢?你不会将她带到天庭宇宙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!”

    张若尘以她的话回她,又道:“相信涟公子已经得到天堂界那边的消息,本界尊来这里的目的,公子可清楚?”

    刚刚回到昆仑界,张若尘和池瑶就收到蚩刑天在天堂界与诸神激战的消息。不等战斗结果出来,张若尘就果断做出决定,赶赴星空战场,找上轩辕涟。

    当今天下,能去天堂界救人的,只有轩辕涟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别为难兄长了,此事断无商量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轩辕青从黄金车架外走来,步伐轻盈。

    她戴着面纱,眉心莲花印记闪烁,肌肤如仙玉,身上流动一道道光明神气。

    来到近处,她道:“因为五大神僧对付玄一的事,天庭内部已有许多神灵对兄长不满,认为就是她的这一决策,才导致天庭在星空战场上处于弱势。地狱界那边更是嘲笑不断,命运神殿发动了所有力量宣扬此事,想要以此撼动兄长在天庭的领袖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,兄长是妒贤嫉能,容不下比他强大的玄一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,兄长请五大神僧出手对付玄一,是自废武功,让地狱界做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故意讽刺,轩辕涟已死,现在的轩辕涟是地狱界的神灵变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但,你和池瑶大神当明白,兄长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。因为你们,兄长承受了多大的压力?”

    “救蚩刑天?怎么救?”

    “神妭公主是玄一的妻子,发生了任何事,都是玄一的家事。谁能插手进去?蚩刑天闯入天堂界,欲要抢走他人的妻子,于情于理,都无法施救。”

    “若兄长这一次强行出面去救,那么假如将来玄一去昆仑界,抢走池瑶大神,兄长还能出面帮你吗?话虽难听,理却是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“做为天尊之子,做为天宫现在的话语人,守不住一个理字,就没有人会服你,下面的各方势力就会乱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盯向轩辕青,道:“于公,你兄长请五大神僧出面,牵制玄一,是因为玄一杀千横一竖在先,截杀昆仑界大神在后,已是坏了规矩和秩序。于私,涟公子这么做,何尝不是在还我的人情?”

    “我知他处境艰难,但有我艰难吗?他是天尊之子,是天庭现在的领袖,就必须要面对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高的修为,有多大的权利,就该承受应有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由天堂界派系和地狱界营造出来的舆论,能够伤到天尊之子的根基。轩辕涟若连此事都摆不平,还妄想灭量组织?这等志大才疏之辈,我敢与他合作?”

    张若尘在气势上,压过轩辕青,继续道:“救蚩刑天,既是本界尊和池瑶大神来求的私事,也是整个天庭的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蚩刑天的修为强大,而且对地狱界仇深似海,是天庭对外的真正战神。他若死了,是天庭的巨大损失。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蚩刑天是灵希的义父,他若死了,我张若尘必定调动所有力量,报复天堂界。地狱界借天枢针,调动十多位太虚境大神,尚且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要杀人,造成的动荡,绝不在玄一之下。到时候,整个西方宇宙乱了,别怪我不顾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本公子?”轩辕涟的声音传来,带有一道冷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其三,蚩刑天乃天魔的唯一后人!绯玛王苏醒,魔道复苏,北泽长城巨变,谁敢保证天魔不会归来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轩辕青眼神变了变,不清楚张若尘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隐秘,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毕竟绯玛王出世,就与张若尘有关。

    天魔若是归来,简直不敢想象宇宙将会随之发生什么样的巨变。

    青莲上,轩辕涟的声音响起,平静的道:“你的这个理由,可以用来救蚩刑天。但得本公子亲自前去天堂界,而且最多只能保住蚩刑天的性命,带他走,却万万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,只要能暂时保住蚩刑天的性命已经够了!

    “多谢涟公子。”张若尘双手抱拳作揖。

    该威胁,得威胁。该强势,得强势。

    但该谢也得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