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九十九章 凤天消失

第三千一百九十九章 凤天消失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池瑶轻轻点头,道:“葬金白虎在神古巢地位超然,请动一批神灵出来助拳,不是难事。对了,有把握收服苍绝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直抓着池瑶细柔的小手,突然道:“上次居然没有怀上。”

    池瑶脸色微微一沉,一根根纤长的睫毛立了起来,横眼过去。

    谈正事呢,怎么突然分心到了这事上面?

    你张若尘真被劫尊者洗脑了不成,不仅要努力修炼,还要努力壮大张家?

    五百年前,张若尘将她推到在地,说出的理由,居然是承受了大尊的遗泽,就要为张家繁荣壮大肩负一份责任。

    池瑶当时只以为,张若尘是修炼少阴,体内阴阳不平衡,也就顺从了他。

    男女之欲,她其实一直很低。

    “也是,神灵怀孕本来就很难,不能寄希望每一次都能成功。”张若尘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无聊!”

    池瑶转身就走,看出张若尘没有将苍绝放在心上,因此,心中再无担忧,打算立即赶去神古巢。

    五日后,池瑶终于得以离开王山祖地,不得不说张若尘是真的变强了!

    现在,不是她想走,就走得掉。

    张若尘从天尊墓上方的十层天宇中,飞落下来,向池瑶和葬金白虎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,随即笑了笑。

    池瑶哪知,相比于收服苍绝,张若尘更想先征服她。

    池瑶的修为越强,张若尘心中的危机感越强,因为她太有主见,做事十分果断,一旦出手,必然不会给敌人生还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将她收拾得服服帖帖,很多张若尘关心的人,都将有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张若尘也清楚,只靠睡服,是不可能拿下池瑶。还得多想办法才行!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收了回来,逐渐变得冷锐,道:“苍绝,你应该明白,我从未相信过你。所以,你是打算自己说出真相,还是让十二石人逼你说出真相?”

    八十多年过去,大家都是聪明人,很多事只差点破而已。

    苍绝躬身向张若尘一拜,叹道:“苍绝服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服了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苍绝道:“少君不愧是大尊和主人的后代,天资之高,修炼速度之快,乃苍绝平生仅见。智慧之深,洞察之敏锐,让许多古神都望尘莫及。没错,苍绝的确说了谎!”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不在意苍绝的那些奉承之言,道:“现在,你还有说真话的机会。这八十多年,我也一直在等你主动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苍绝突然抬起头来,没有脸,只能看见一双灰蒙蒙的眼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强大的魂力,从他双眼中爆发出,凝成一颗骷髅头,冲入进张若尘的体内,将他包裹,要吞噬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鬼类诡兽是魂体,因此最厉害的就是神魂攻击。

    与精神力攻击很像,看似平静,实则凶险无比。

    张若尘眼前一片黑暗,只有巨大的骷髅头悬浮在虚空,散发阴寒气息,张开嘴巴,将他的神魂魂力不断吞噬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本座隐忍这么久,等的就是你最强的时刻,等的就是你主动摊牌的时候,因为,这个时候,你最自信。一旦太过自信,防范就会变弱。”骷髅头发出阴沉笑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神魂在不断流失,冷声道:“早就看出,像你这样的强者,在我面前下跪,必然是有所图谋。但怎么都想不到,你不在我弱的时候下手,反在我强的时候下手,果然是老谋深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告诉我,那幅大尊亲手画的灵燕子画像,为何会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苍绝见已经将张若尘半数的神魂吞噬,自认为胜局已定,放下戒心,狂笑一声:“哈哈,那幅画像,乃是本座从大冥山盗出。当时自认为,有了此画,就能进入不动明王大尊的墓,获得始祖机缘,别说什么魂停,便是破无量也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不动明王大尊留下的手段太强了,神王都不可能闯得进天尊墓。不过,当时恰好遇到了你,本座只好退而求其次。拿下你张若尘,何尝不是大机缘?”

    “夺舍了你张若尘,便是夺舍了你一身修为和潜力。从今往后,本座就是张若尘……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做张若尘吗?成全你!”

    张若尘剩余的神魂,凝成一道急速飞行的流光,直冲向骷髅头的嘴巴。

    进入骷髅头,张若尘的神魂,瞬间绽放出明亮的金色光华,爆发出强横绝伦的佛威。

    洪亮的诵经声,在骷髅头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六祖的金身神影显现出来,撑碎骷髅头,如一尊金色神山将黑暗照亮,雄浑而巍峨,声音如天钟。

    在苍绝的惨叫声中,鬼雾和魂力不断被佛光净化。

    “服了,这次真的服了!”

    苍绝声音惊恐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神魂,在六祖的金身神影肩上凝聚出来,身周太极阴阳图运转,道:“我执掌阴阳,整个宇宙都在我的太极阴阳图中,你怎么可能吞噬得了我的神魂?”

    佛光让苍绝的神魂燃烧起来,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“少君饶命,老仆愿意立誓,终身侍奉在你身边。”苍绝很清楚,自己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用,所以张若尘在知道他有问题的情况下,依旧没有杀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只是立誓,是不够的。我要你一半的神魂!”

    “若是少君拿走一半神魂,老仆的战力必定下滑严重。”苍绝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没有条件可讲!”

    “老仆答应了!”

    苍绝不再控制神魂反抗,任由张若尘收走一半神魂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半神魂,从张若尘体内飞了出去,涌入站在对面的鬼体中。

    苍绝的鬼体颤抖了一下,眼神恢复神采,继而单膝跪到地上,道:“主人,刚才在你体内显化出来的那道佛魂,是六祖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明镜台,托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,从张若尘眉心飞出,冲进明镜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现在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苍绝双目紧紧盯着明镜台,苦笑连连,道:“原来这件佛门神器掌握在主人手中,老仆栽得不冤!”

    张若尘早就料到,苍绝不可能轻易臣服,必然会偷袭。

    对鬼类诡兽而言,没有什么比神魂攻击更容易得手。

    所以,从天宇中走出来之前,张若尘就将明镜台的器灵,收入进了体内。明镜台是六祖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舍利子凝聚而成,它的器灵,就是六祖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苍绝的神魂再强,又怎能与六祖的精神意志对抗?

    明镜台是一件真正的神器,不是六柄神剑那样的残次品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明镜台的器灵,不会主动发起攻击,你的神魂若不闯入我的体内,我反而奈何不了你。怪只怪你太贪心了,居然想夺舍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苍绝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若还敢产生这样的想法,我自然会感应到。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苍绝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上便是!”

    张若尘带着苍绝,向无尽深渊而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张若尘问了苍绝许多关于大冥山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即便达到苍绝这样的修为,居然对大冥山也知之甚少,从未进入过核心地带。

    他的确有一位主人,但从未见过那位主人的真身,每一次都只能听到天地间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,对他而言,如同天旨。

    至于画卷,乃是他一次偶然的机会,进入了大冥山的一处秘地,从里面盗出。

    苍绝透露了不少玄之又玄的东西,比如,龙凤诡兽的形成之秘,人形诡兽的强大,甚至还说大冥山中居住有长生不死者……,但张若尘只是将信将疑,并未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都是苍绝听来的传说,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大冥山真要那么强大,早就从黑暗之渊中杀出来,只靠天姥一人,不可能镇压得住他们。

    来到无尽深渊,进入那片只有黑暗和虚无的奇异空间,却根本找不到木灵希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已经离开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张若尘脸色一变,道:“难道凤天的新体,已经破壳而出?不对,以凤天的性格,一旦新体破壳而出,怎么可能不趁此机会大杀四方?怕是都已经真身降临天庭。”

    从这里离开,只有一条路。

    张若尘带着苍绝,立即沿着老路,来到干枯河道的尽头,唤出地鼎,向虚无物质气泡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以我现在的修为,要闯虚无物质气泡,尚且需要借助地鼎。凤天和灵希能够离开此地,岂不是说,她们的实力,已在我之上?”张若尘心情复杂,不知该高兴,还是该难受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虽然大幅度提升,但显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修士比他强大,远远无法做到横行无忌,独裁大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张若尘再次出现在三途河流域,径直向下游而去。

    没有去摩犁城找无月。

    对池瑶,张若尘虽然有防范,但防的是她会对罗乷、白卿儿这些女子下狠手。在别的方面,张若尘可以完全信任她,可以不保留任何秘密。

    因为张若尘看得懂她。

    但对无月,张若尘警惕心始终高悬,因为完全看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,无法辨别她哪一句是真话,哪一句是假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回家了,接下来好好码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