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十一章 天鼎、地鼎齐出

第三千二百十一章 天鼎、地鼎齐出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心中有一个天大的计划,欲一举铲除整个量组织。但在此之前,我得灭掉酆都鬼帝中的所有量使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海尚幽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要变成正在的量机!但,薛常进知道我是假的,与薛常进接触过的量使,也肯定知道我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还真被张若尘这一大胆的计划惊住,道:“所以,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?”

    “只要赵悟还在我手中,湟恶神君就一定还会来杀我。我想借命运神殿的力量,将他除掉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冷冰冰的道:“只要湟恶神君死了,就不需要什么证据了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助你!但湟恶神君精明至极,想要引他上钩,绝非易事。”海尚幽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分出一道神魂,凝成一团魂光,递给海尚幽若,道:“此刻,湟恶神君多半隐藏在某处暗暗观察着我们,伺机而动。我和你分开后,我会立即赶去鬼神殿,湟恶神君必然出手截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需要做的,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带命运神殿的神灵前来助我。这一次,我会想办法拖住他,不再给他退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凭借这团魂光,你可以随时找到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接过魂光,道:“太危险了!我们三人一起才最安全,湟恶神君必不敢轻举妄动。我们可以一起去和命运神殿的神灵会合,也可以一起去鬼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,湟恶神君将彻底隐藏起来,再也不会现身。”张若尘道:“要做大事,肯定要冒大风险。湟恶神君虽强,我现在也不弱,与他纠缠一段时间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若再多言,你必然说我做事磨叽。就这么定了,我会尽快带领命运神殿诸神前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身形隐去,如同融入虚无,消失得无影无形。

    修炼虚无之道的她,在酆都鬼城环境这么复杂的地方,要避开湟恶神君感知,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答应得这么爽快,反让张若尘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她相信张若尘,张若尘能够理解。但她凭什么能够说服命运神殿的诸神,一起对付湟恶神君?

    因为她是上一任生命神尊的后代?

    因为唐岚的一面之词?

    张若尘总觉得海尚幽若有些不对劲,甚至开始怀疑般若泄露他身份的真实性。以般若的性格,应该是绝对不会松口的。

    但要说海尚幽若要害他,张若尘又绝对不信。

    就是这时,神山顶部,浮现出大片阴云,尸腐气息向山上蔓延而来。湟恶神君感知到海尚幽若离开,迫不及待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尚幽若刚下神山,便来到一条阴河之畔,行礼一拜:“拜见凤天!”

    阴河畔,长满紫黑色的柳树。

    枝条飘动,如密密麻麻人的头发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低语,将张若尘的计划,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木灵希模样的凤天,站在树下,纤细柔美的身姿立在阴影中,道:“化身量机,灭量组织,修为不高,心倒是不小,看来是和天庭那边的高层达成了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个机会!任由量组织这般破坏下去,说不定哪天就会酿成大祸,就像今天的酆都鬼城。”海尚幽若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点了点头,道:“你去吧,以我的名义,调动命运神殿的诸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凤天不是说,命运神殿内部有鬼,你回到地狱界的秘密,不能泄露出去?”海尚幽若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本天就是要趁此机会,将鬼引出来。顺便,也将藏在暗处的量使,全部引出,一网打尽。张若尘想做事,而且做的是本天想做的事,本天怎么也得帮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但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她离开后,木灵希从阴影中走出,星辰般美丽的眼眸,望向远处被尸气笼罩的神山,自言自语念道:“宇鼎,天鼎,地鼎,都因你而出世,难道你就是命运天书上预言的那个九鼎之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座神山,皆被湟恶神君的神境世界笼罩。

    只有凤天才能看穿神境世界,看到笼罩山体的尸气。在别的修士眼中,那里依旧平静,没有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的神境世界布满阴云和尸河,规则神纹密集,没有任何光线,双眼失去用处。

    黑暗中,传来平淡的神音:“海尚幽若离开,应该是去寻命运神殿的诸神了吧?放心,在他们到来之前,本君会结束你的性命,然后再杀死摇光。”

    “本君会告诉命运神殿的诸神,摇光自爆神心,与你同归于尽了!”

    “此后,本君再找机会收拾了海尚幽若和唐岚,所有痕迹都没有了,本君依旧是尸族的第一强者。而你龏殇,苦修数个元会,最后烟消云散,还要落得地狱界叛徒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神音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破风声一道道响起。

    蓦地,一道雷兽神通,从左侧攻来。

    一杆碗口粗的禅杖,从上空落下。

    一具具器炼尸兵,出现到张若尘的感知中,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手持鼎,一拳捏拳,将攻来的器炼尸兵纷纷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苍绝脚下衍化出一片阴气海洋,绿色鬼火燃烧,将黑暗照亮。阴气海洋中,掀起一片片千丈高的巨浪,将冲来的器炼尸兵拍飞。

    “龏殇,今日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是大成的无量神通。”

    湟恶神君悬浮在半空,身周尸河一条条,双手缓缓抬起。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,和浓厚的神气,从双手掌心涌出。

    金戈铁马声响起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头顶上方,出现亿万尸兵尸将,有的穿着铠甲,有的骑着神龙,有的举着战器,气势吞山河,神威动乾坤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尸兵尸将从天穹俯冲下去,个个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苍绝脸色大变,脚下阴气海洋中,飞出十万阴雀,迎向上空的尸兵尸将。

    “本君这招唤尸天神通,修炼了五十万年,达至至高境界,你挡得住吗?”湟恶神君道。

    十万阴雀在尸兵尸将面前,犹如野鸭一般,践踏得爆开,未能阻挡它们分毫。

    大成的无量神通,号称碾压无量境之下的一切。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凝重,体内神气疯狂喷薄出来,涌入地鼎。

    地鼎猛烈旋转,变得山体般大小,向从天而降的尸兵尸将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尸兵尸将爆开了一大片,但,依旧源源不绝,如飞蛾扑火一般。

    冲击力太强,张若尘向后倒退一步,紧接着是第二步……

    苍绝被数十具器灵尸兵围攻,自顾不暇,身上鬼气被一口口吞食,根本无法前来助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长啸一声,体内神血燃烧起来,血液与地鼎相融。

    地鼎上,一个个巫文闪烁,未知的山河地理侵染血液后,竟是在空间延伸出来,展开成一座辽阔而苍芒的荒古世界。

    地鼎将飞来尸兵尸将击碎后,化为本源粒子,不断融入荒古世界。

    地鼎爆发出来的威能,越来越强,力量盖过尸兵尸将,向湟恶神君反压回去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眼中尽是惊叹之色,立即改变战法,双手捏印。

    顿时,密密麻麻的尸兵尸将相互撞击在一起,发出轰鸣爆响,最后,凝成一具头顶天,而脚踩地的尸祖。

    尸祖狰狞怒目,气盖星河,手掌如遮天之云拍压下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举鼎,如撑起一座荒古世界的巨人,双目化日月,气势镇山河,与尸祖的手掌对轰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,闯入进湟恶神君神境世界的木灵希,远远的看到这一幕,道:“不愧是地鼎,以张若尘勉强跨入太虚境的修为,借它之威,居然可以跨越五六个境界层次,爆发出来的战力,已是胜过那只魂停之境的老鬼。可惜,与湟恶比起来,修为终究差了太多,拼到这个地步,算是极限了!”

    她手掌翻转,天鼎从掌心飞出去。

    天鼎没有散发出任何神光,但却沉重无比,如钢铁山岳,以纯粹的力量,重重击在湟恶神君身上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哪里料到突然间又飞出来一只鼎?

    九鼎已经这么泛滥了吗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来不及反应,湟恶神君的尸身被天鼎击中,血肉爆开,神骨碎裂,化为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张若尘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?

    地鼎向上碾压过去,荒古世界击碎尸祖的体躯,将湟恶神君的血雾收入进鼎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飞到地鼎上方,封住鼎口,全力炼化起来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冷寒声音,从鼎中传出:“到底是谁,谁以天鼎偷袭了本君?”

    木灵希收回天鼎,光着脚丫,步法款款,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,湟恶神君已被地鼎炼化,化为一团本源微粒。若是让他知道,偷袭他的乃是二十诸天中的凤天,或许会荣幸之至。

    也可能……会绝望!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盯在木灵希身上,见她这么“巧合”的出现在这里,顿时,明白了所有。

    木灵希红唇晶莹剔透,淡淡的道:“你知道为何湟恶临死时,要问出那一句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个湟恶神君有些怪异,虽然修为极高,但体内的尸气,不是湟恶尸气,而是阴殇尸气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纤纤玉指,在地鼎上抚摸,道:“三煞帝君有三大弟子,分别修炼三煞帝君的三种绝学阴殇、阳祸、湟恶。本天没有料到,三煞帝君对这个年龄最小的弟子如此厚爱,同时将阴殇和湟恶都传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或许连阳祸,也传给了他。凤天的意思是,被我炼杀的,是湟恶神君的阴殇尸,并不是他的本体?”

    “没错!这湟恶敢以神君自封,的确有些本事,是真的得了三煞帝君的真传。若他破了无量境,尸族将又出一个了不得的神尊人物。”木灵希道。

    大神中,能得凤天如此评价的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思,道:“三煞帝君的修炼法,与商族的《三尸炼道》倒是有些相似,也不知有没有渊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