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自燃

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自燃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金珏天神手掌按向虚空,掌心神气喷薄,死死镇压唐岚,突然,察觉到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立即扭头,看向靠近鬼帝府大门的方位。

    只见,般若化为一道命运神光,冲入一座直径万丈的复杂阵法铭纹阵盘中,挥剑斩出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位正在催动阵法的鬼族中位神,惨吟一声,被剑光劈飞出去。

    阵盘分散,外面的守护大阵立即变弱了一分。

    紧接着,般若身形跳跃,冲向另一座阵盘。她纤细的腰间,显化出一条蜿蜒滂湃的冥河,击在一位鬼族上位神身上。

    阵盘再次暗淡下去……

    金珏天神心中暴怒,双眼变成赤红色,冷声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没看出来般若这贱人已经投敌?杀了她!”

    命运神殿的诸神自认为见惯了大风大浪,但从来经历过今天这么多诡异的事,一件件的,实在是考验他们的反应能力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毕竟是太虚大神,修为和身份都摆在那里,谁敢不听令?

    当即,两位命运神殿的太乙大神飞掠出去,各自施展禁锢神通,一人打出命运之门,一人衍化出天地牢笼,镇压般若。

    毕竟是怒天神尊的弟子,就算真的投敌,也不是他们能杀。

    只能先镇压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持地鼎,砸碎鬼帝府大门,破阵闯入。

    手中地鼎一震,爆发出惊天洪音,将两位太乙大神打出的命运之门和天地牢笼隔空震碎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一座座建筑倒塌,废墟一大片。

    张若尘无视两位太乙大神,直向金珏天神冲去。

    两位太乙大神被张若尘的威势所慑,但,没有退走,各自释放出一件至尊圣器,引动至尊战威,凝成两片闪电雷鸣的神云。

    “在本天子面前,你们敢动战兵?动战兵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砸出地鼎,如扔出一颗流星,击向百里外的金珏天神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可怕威势,立即打出梭形至尊圣器,迎击上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次神级至尊圣器,伴随金珏天神多年,能隔着一片星空诛敌。

    但,与地鼎碰撞在一起,这件次神级至尊圣器竟是爆碎开来,强光四射,器灵被碾压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吓得肝胆俱裂,抓起唐岚,立即冲向阵殿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地鼎砸在阵殿外的广场上,击穿一层层防御阵法,大地塌陷,向前蔓延,一直冲到阵殿门前,才被一座神阵挡住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被冲击波击中,嘴里发出一道闷声,摔进殿中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张若尘已站在鼎上,一指点出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道水桶粗的神光,从指尖飞出,击向殿中。

    殿门处,密密麻麻的无量神纹浮现出来,挡住张若尘打出的这道神光。

    摇光率领器炼尸兵,从阵法缺口进入鬼帝府,眼神看向站在一座座神殿上方的鬼族诸神,道:“本座归来,谁敢放肆?今日之事是量组织策划的阴谋,莫被蛊惑,走上死路。”

    鬼族诸神皆看出摇光帝妃根本不像是被控制了的样子,加上往日对她的敬畏,顿时,全部放弃攻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酆都鬼城的西方城域很大,三万里装不下。

    距离西方鬼帝府大概八百里外的一座府邸中,木灵希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,地上满是落叶。

    苍凉而枯寂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个元会前,她曾在这里修炼过。

    再回来,已站在宇宙之巅,俯看芸芸众生。一念,可以决定亿万修士的命运。一举一动,可以影响天地格局。

    若宇宙是棋盘,她必定是可以安放棋子,摆弄棋子,布自己的局的棋手之一。

    苍绝诚惶诚恐的站在木灵希身后,身体躬得很深。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所以,张若尘与大冥山的确有某种联系?你的那位主人,就是当年与不动明王大尊相恋的灵燕子?”

    “回禀凤天,苍绝对主人了解得不多,大冥山的神秘和禁忌,相信你老人家也是听说过的。”苍绝小心翼翼说道。

    木灵希冷声道:“大冥山若真的那么禁忌,当年就不会那么害怕不动明王大尊,派遣一个女子出面,才苟存到现在。迟早有一天,本天要踏平那里。”

    她不再言语,目光向府邸木门望去,道:“既然来了,就进来吧!”

    木门被推开,湟恶神君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最先落在苍绝身上,继而才看向木灵希,眼神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天庭和地狱界的顶尖强者,也就那么一些,但眼前这个女子,气息内敛,如凡人一般,却是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感知能力,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湟恶神君转身,将门关上,很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就算你再强又如何,他已站在巅峰,无惧世间一切。

    阴殇尸陨落,只是因为被偷袭而已。

    木灵希道:“你还真是不知死活,追踪到这里,是想夺天鼎,还是想灭了赵悟,以免三煞帝君量皇的身份暴露?”

    湟恶神君看出对面那个女子不凡,没有丝毫轻视之心,取出赤染塔托在手中,笑了笑:“天鼎,谁不想要呢?”

    “那命呢?”木灵希道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温度急剧升高。

    府邸院中,那棵枯朽大树,突然燃烧起来,长出一片片树叶,散发出血红色光华。

    是一棵血叶梧桐,不知高达多少万里,一片叶子就是一座血海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眼中露出惊色,环顾四周,只感觉在血叶梧桐面前,自己渺小如同尘埃。

    再看木灵希,只见她身后出现一道威势恐怖的凤凰身影,如以宇宙为巢,翼若星海,羽如山岭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知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,做为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神尊层次的人物,他了得至极,在这别的神灵可能都已吓得肝胆俱裂的时刻,竟定住心神,夺路就逃。

    “心性倒是不弱。”

    木灵希瞳中出现星海幻灭的景象,顿时,瞳中景象照耀现实。

    一座无边星海,出现在血叶梧桐下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在星海中奔跑,无论施展任何神通疾速,都如在原地打转,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心中惊骇之余,却也感知到凤天并未强大到无法对抗的地步。

    分身,一定只是一道分身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迅速镇定下来,祭出赤染塔,以拼死一搏的决心,操控神塔,向梧桐树下的凤天主动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“诸天又如何,一道分身而已,本君何惧?”湟恶神君体内尸血沸腾,施展禁术,寿元和血液同时燃烧,要将自己的战力激发到最强层次。

    今日,只有抱着拼死之心,克服对诸天的恐惧,才有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三煞帝君看重的人物,这等心性,未来诸天可期。但,可惜了!”

    木灵希探出手掌,纤纤玉手变得比星海还要广阔,压向赤染塔,将神器爆发出来的光芒压得越来越暗淡。

    虽然凤天现在能够施展的力量,不会超过湟恶神君多少。

    但对力量的运用,对神通的掌握,却胜过湟恶神君不知多少倍。更何况,她还带来了血叶梧桐,布下了这座天罗地网般的陷阱。

    眼看赤染塔就要被凤天收走,湟恶神君长啸一声:“地劫玄黄劲!”

    一种大成的无量神通施展出来,比唤尸天神通更强。

    无边星海被一道玄黄气光束由下而上破开,木灵希脚下,空间出现一道道明亮的裂缝,这片由她衍化出来的天地,似要被撕裂。

    以大神境界,同时修炼出两种大成的无量神通,算是非常惊骇世俗。

    此刻拼死状态下的湟恶神君,堪称半尊神王。

    便是《大神论》综合榜排名前五的人物在此,也得立即退走,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木灵希垂目看了一眼,一股厚重的死气神云在脚下凝聚,固住即将破碎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声嘹亮的凤啼传出!

    那只羽毛绚烂的凤凰虚影,从她身后飞出去,与玄黄气光柱撞击在一起,一路碾压过去,最后,重重撞在湟恶神君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湟恶神君口吐尸血,全身血淋淋。

    凤天将赤染塔收走,托在手心,以神气镇压器灵,眼神淡漠至极,道:“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施展出来吧!让本天瞧瞧,你这个尸族的未来族长,是否能活到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君还有最后一招,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湟恶神君眼神绝然,双手一合,顿时一股爆炸性的神劲气浪向四方涌动出去,将星海冲垮,万星湮灭。

    他的尸身上,出现一道道裂痕,神气疯狂向神源汇聚。

    但,本在星海对岸的凤天,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一把抓住他脖子,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道:“想死,可没那么容易,神魂得留下!”

    凤天正要搜魂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面容痛苦,但眼中诡异一笑,身体由内而外燃烧起来,顷刻间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黑色烟尘,在星海中飞扬。

    只剩一个“量”字印记,悬浮在那里。

    凤天将“量”字印记收到掌心,细细感知,继而自言自语,道:“居然可以在本天的压制下自燃,这量字印记,当真有意思得很!千万别让本天知晓是谁炼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为自燃,就能逃出生天,就能抹去一切证据,就能躲避本天的追杀?天真!”

    凤天另一只手,抓着一块血肉,是湟恶神君自燃时的瞬间撕裂下来。

    这块血肉,在她掌心,迅速生长,很快重新化为湟恶神君的模样。是完整的血肉身躯,拥有神魂。

    但没有神源,十分弱小!

    凤天道:“带本天去寻阳祸尸,你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