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探查清楚了

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探查清楚了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绝妙禅女那双若琉璃菩提般的眼眸中,蕴含冷意,显然极为生气。

    阿罗汉白珠对她而言意义非凡,从小到大,每次遭受枯死绝折磨,都是靠这枚珠子才挺过去。

    若非在黑暗之渊张若尘真的打动了她,她是绝不会将阿罗汉白珠赠出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些担忧风兮,道:“我是觉得她与佛有缘,与当年白僧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听到的,却是另一个说法。说,她爱上了你,但你始乱终弃,不想负责,所以引导她走上修佛绝欲的道路。”绝妙禅女看张若尘的眼神,鄙夷之色更多了!

    张若尘怅然感叹,道:“当初为救孔乐,逼不得已随母后来到地狱界,为了站稳脚跟,故意自毁声名。但,从来都洁身自好,外纵而内修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以来,我根本不在乎外人如何评价,元会巨奸也好,风流剑神也罢,谤我,辱我,恶我,我自清风拂山岗,明月照大江。”

    “但,绝妙,你怎也这般看我?我张若尘岂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下流之辈?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的版本,到底是谁说的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告诉你,你是想去灭口吗?”

    见张若尘似乎真的有些情绪低落,她道:“你很委屈吗?你将我赠你的宝物,转手就送给了别的女子,在你心中,阿罗汉白珠就这般可有可无?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曾经说你是散财童子,但你也不能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吧?阿罗汉白珠,可是佛门七宝之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想反驳一句,摩尼珠还是佛门七宝之首。在黑暗之渊,赠送给你的宝物,还包括火神铠甲、暗域天罗,价值可是远远超过一颗阿罗汉白珠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怎么不见你说一句“你不该做散财童子”之类的话?

    女人在意的根本不是散财童子如何阔绰大方,败尽家业,而是将宝物散给了谁?

    从池瑶,到白卿儿,再到绝妙禅女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将张若尘打动,道:“你可知,它寄托了我从小到大无数的情感,对我而言,是最珍贵之物?我赠你阿罗汉白珠,不是觉得摩尼珠比它更珍贵,在与你交换。而是觉得,你张若尘值得我将它托付给你,坚信你一定能好好珍藏保存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饱含情意的话,让张若尘无法不内心震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或是愧疚,或是彷徨的情绪,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无需说对不起,既然赠给了你,你自然是可以随意处置它,是我太狭隘了,佛法修的太浅,太自私,也太将身外之物放在心上,说到底,我只是一个冥女,不配修佛。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苦笑,连忙劝道:“别这么说,阿罗汉白珠对你太重要了,要不就留在你那里吧……不好啊,也行,我留着!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眼神越来越冰冷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自己又说错了话,有些时候,一旦说错,就怎么都救不回来了!

    张若尘很想现在就冲出佛国,去和薛常进生死厮杀,哪怕流一身血,也不想留在这里片刻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已经送给别人的东西,你还想收回?或者,转送他人?”

    两人无言片刻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风兮还好吧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抬起修长手臂,轻轻一挥,像擦去了空间中的一层雾。

    在佛国深处,一座禅院中,风兮坐在树下,正在研读经书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佛门至宝就该用在最恰当的地方,赠给最合适的人。她有心修佛,阿罗汉白珠便送给她吧!”

    此刻的绝妙禅女,再难看到一丝怨气,尽数豁达和坦然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张若尘将阿罗汉白珠赠送给风兮,她有过气恼,但不可能记恨在心,变得像当年印雪天那么极端。

    说到底,印雪天会走向极端,是因为心中对不动明王大尊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对张若尘的情感,还远远称不上爱,或者说不能称为爱,自然心中的情绪,可以更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加上,张若尘并非是那种一味强势的性格,可以站到她的角度思考问题,能够理解她为何生气,能够主动致歉。这一点,将她心中仅有的气恼也化解!

    “得到《冥兵卷》,我闭关了很长时间。出关后,听说你在三途河流域遭到截杀,险死还生,做为挚友,我岂能袖手旁观?本想去百族王城和星桓天找你,了解量组织的情况,是在路上遇到了她,还有那只猫头不死鸟。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像是明白了什么,语气有些冷,道:“所以是那只猫头不死鸟给你讲了那个不靠谱的版本?行,看来就是他了,他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去了星空战场。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看向坐在禅院中的风兮,露出深深的担忧,道:“她知晓元尘大师就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与我无关,是那只猫头不死鸟根据阿罗汉白珠,猜出了你的身份,不仅没有帮你隐瞒,还告诉了她。她现在,跟随我一起修佛。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摩拳擦掌,指节爆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和绝妙禅女先后走出佛国,出现在众人视野。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预料,这两位冥族权势最高的绝顶大神,没有争斗,气氛很融洽。特别是龏殇,有说有笑,眼神比先前还要更加狂放。

    不少神灵,已察觉到不妙,觉得将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有绝色容颜,但身上佛光流转,给人神圣不可侵犯的宁静美感,与龏殇是两个不同的极端。她道:“已探查清楚,龏天子真的归来了,实乃我冥族之幸。”

    冥族众神见绝妙禅女对龏殇是友好的态度,纷纷松了一口气,欣喜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特殊时代,龏殇如此咄咄逼人,且强势的人物归来,对冥族是一件好事,足以带领冥族夺取到更多好处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绝妙禅女还是太低调了一些,侵略性不强。

    若他们能够一静一动结合起来,冥族大军谁人能挡?

    “这一次,本天子倒要看看,谁还敢动手?薛常进,你是束手就擒,还是本天子亲自拿你?”张若尘有意无意的,瞥了艳阳天主一眼。

    薛常进并未将张若尘放在眼里,而是看向绝妙禅女。恰恰绝妙禅女也看向他,不掩饰眼中的怀疑和敌意。

    见绝妙禅女这样的态度,连鬼主、艳阳天主这样的太虚大神都微微低头,别的神灵,更是自动与薛常进和东方鬼帝府的神灵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地鼎,神气外放,瞬间将在场紧张的气氛推向顶点。

    “薛常进,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一道雷鸣般震耳的凄冷声音传来!

    声音传来的方向,红光满天,大地不断震响,一座座阵法光幕被撞穿。

    在众神还来不及反应之时,一道红光破空而至,一拳轰击在薛常进身上。

    薛常进早已释放出神境世界,但,遭受这一拳,依旧飞了出去,在街道上,砸出一道深深的犁痕。

    来不及闪避的神灵,一个个如稻草人般飞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伪神,直接神躯爆开,化为一团团鬼气。

    前来者实力之强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顷刻间,那道红光再次攻杀出去,与薛常进激战在一起,神通大术接连不断打出。

    “快退,好强的神劲冲击。”

    “是尺姹罗,他不是被关押在神狱中吗?”

    “完了,两尊登上《大神论》的强者,竟然在城中斗战起来,东方城域必定要受严重损伤。快,快去开启鬼帝府中的杀戮神阵,镇压尺姹罗。”

    东方鬼帝府的鬼族神灵,立即向府中冲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龏殇,这里是东方鬼帝府,不是冥族。酆都鬼城的事,你一个外人也敢插手?”一位薛姓太白大神冷声道。

    薛家能诞生多尊神灵,并非是传承强大,实际上,鬼族根本不能繁衍后代,是他们的孕育秘法厉害,而且挑选的都是顶尖苗子,背后是神荼鬼帝的资源。

    整个薛家的神灵,都如神荼鬼帝义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笑:“若非我这个外人插手,酆都鬼城早已大乱。薛常进是量组织成员,你和他修为气息很像,力量同源,看来多半也和量组织有关。有本天子在此,谁敢去开启鬼帝府中的神阵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必须将他们拦下,谁知道他们中有没有量组织成员?

    一旦鬼帝府中的杀戮神阵开启,掌握在了量组织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龏殇肯定投靠了天庭无疑,尺姹罗多半是他放出来,他们是故意想要在酆都鬼城中制造动乱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打进鬼帝府,开启杀戮神阵,诛敌平乱。”

    那位叫做薛鹰的太白大神振臂一呼,东方鬼帝府的鬼族神灵,齐齐出手,打出战兵,向张若尘攻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欺冥族无人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龏殇那几位故旧为首,冥族诸神迎击上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鬼帝府门前,一座座神境世界展开,神光乱舞,战兵对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