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 夺取奥义

第三千三百三十二章 夺取奥义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族祖!”

    薛鹰凄声大喊,充满悲愤,向那片岩湖飞去。

    能达到大神层次的人物,几乎都曾修炼出三品圣意,衍化出三品神道,可执掌奥义。

    薛鹰的三品神道,包含拳道,因此也是一位拳道强者,能够收取拳道奥义。

    冲到岩湖中,薛鹰无视混乱而灼热的神焰气劲,没有寻找薛常进的残骸、神源、遗物,直接收取拳道奥义。

    别的修炼拳道的神灵,虽蠢蠢欲动,但这里毕竟是东方鬼帝府的地盘,无人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薛鹰的行为,他们并不觉得奇怪。换做他们是薛鹰,同样期望薛常进早些死,从而夺取拳道奥义,变得更加强大,借势成为薛家新任族祖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古神,目光在张若尘身上流动,在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之前他口口声声称薛常进是量使,现在薛常进陨落,体内没有量字印记,亦没有留下与量组织相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夺取拳道奥义,是张若尘来酆都鬼城的最大目的,岂能失之交臂?

    “薛鹰,你这么急冲过去,是想掩盖薛常进是量使的痕迹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扬声一吼,手举地鼎,飞向那片岩湖。

    “龏殇,你到底想怎样,适可而止吧?否则今日鬼族与你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薛常进陨落,今日是酆都鬼城的大悲之日,谁敢放肆?”

    数位鬼族大神冲出来,拦截张若尘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都是威震数个元会的老辈古神,有的释放神境世界,有的显化鬼城暗影,有的释放出至尊圣器战兵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愤怒了,十分怀疑龏殇投靠了天庭,并且放出尺姹罗,从而导致薛常进陨落,甚至差一点造成鬼族和冥族的诸神血战。

    其心歹毒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鬼族大神,冷喝道:“你声称薛常进是量使,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,你作何解释?金珏天神之死,到底有没有内幕?”

    这位鬼族大神,名叫朝野,是青风鬼城的副城主,统御六座阴界,是一方雄主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身份,本天子什么身份?想要解释,你们配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长啸一声,黑暗神气外放,一条冥河衍化出来。冥河波涛汹涌,声震虚空,如一条蜿蜒神龙,抽击在朝野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朝野撑起的鬼城暗影,被冥河打得支离破碎,神躯坠飞出去。

    冥河撞击向另一尊鬼族大神,冲入对方的神境世界,与真身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片刻后,冥河撞穿广阔的神境世界,冲向高空,飞了出去。那位鬼族大神,被镇压到了冥河中,不断释放出紫色雷电,但,无法逃逸出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河肆虐,只是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,将六七位鬼族大神镇压,又甩飞,一个个狼狈不堪,大神的气度和英姿丧尽。

    张若尘所向披靡,体内像装着一座神气海洋,力量无穷无尽。所有向他发起攻击的神灵,全部被打飞。

    至于大神之下那些神灵发起的攻击,他直接无视,根本到不了他身前,就被地鼎爆发出来的本源神光分解,化为能量微粒。

    这是顶尖太虚大神之威,无量不出,可以横行世间。

    “薛鹰,薛常进到底陨落了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嘴里吹出一口气,凝化成一尊冥神之祖虚影,高达数十丈,挥拳打出,将太白境修为的薛鹰打得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鹰眼中冷意很浓,在虚空迅速定住身形,道:“龏殇,你太放肆了,这里是酆都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知不是张若尘对手,欲激发酆都鬼城中众神的排外情绪,联合所有力量,对付这尊强敌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地鼎砸了过去,薛鹰欲遁走,却惊恐发现空间被禁锢,身上似乎有无数根无形的锁链缠绕,想动一下手指都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神通?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,自己早已处在无极神道的太极阴阳图中。

    十八丈之内,这么近的距离,是张若尘的天下,寻常太虚初期大神处在薛鹰的位置,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薛鹰的鬼体神躯被打得爆开,化为一团直径数百里的浓密鬼云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杀他,怕激起鬼族众怒。

    薛常进的拳道奥义大概有百分之三,薛鹰的拳道奥义有百分之一,尽数被张若尘收走。张若尘很想借此机会,取出量机的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。

    但,终是克制住。

    当前,相比于洗清自己,灭掉量组织这个祸源才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从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,但人活一世,总得有一些追求。修行,并非只是追求强大,强大的意义在于心中的信念是否能够得以实现。

    弱时,独善其身。强时,当要兼济天下。

    量组织不灭,宇宙永无安宁之日。

    欲结束乱世,平息纷争,是不自量力。但摧毁量组织,灭掉这群处心积虑制造动荡、矛盾、仇恨的宵小,却是有可能做到的事,即便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蓦地,张若尘感知到危险,一道强横的神魂念头锁定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只见,本应该在鬼神殿外的魂七,手持战刀,悬浮在半空,正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只是注视了一瞬,魂七的目光,立即投向东方鬼帝府中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近乎无形无影的影子,以超乎寻常的速度,冲出鬼帝府,击穿一层层阵法光幕,向宇外飞去。

    在场,察觉到他气息的神灵,不超过五位,可见精神力高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一步迈出鬼帝府,手托摩尼珠,身上佛光照亮万里城域,神力波动,将附近不少神灵都推移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在一双双神目中,她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依旧只有不超过五位神灵,看清她是如何离开。

    鬼帝府外所有神灵的注意力,皆被绝妙禅女爆发出来的威势吸引过去,陷入疑惑中。

    “好强,绝妙禅女这是在追击什么神秘强者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冲出鬼帝府,去了宇外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追上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位太虚境的大神,自持修为深厚,追向天外。

    魂七本欲追去,突然,目光落向另一方位,那里红光隐现,在迅速远去。是尺姹罗遁走的方位,再不追去,就被他逃了!

    在追向尺姹罗前,魂七又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眼神中带有威胁意味。

    张若尘戴着面具,眼神平静,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看着魂七消失在视野,张若尘立即以时空秘法,消失在浓密鬼雾中,向天外遁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魂七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,但,无所谓,因为这一次是酆都鬼城欠了他人情,他可没做对不起酆都鬼城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,魂七就算不领情,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鬼雾迅速凝聚,凝成薛鹰的躯体,咬牙愤恨的吼道:“龏殇夺取了本座的拳道奥义,启动杀戮神阵,将他镇压。快!”

    东方鬼帝府的神灵面面相觑,神念外放,哪里还能找到龏殇?

    在场都没有几人知晓,龏殇是如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飞出酆都鬼城,进入星空,张若尘感知到身后有人追来,于是,停下身形。

    下一刻,海尚幽若偏偏美少女一般,出现到他面前,道:“你就打算这样走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摇头,道:“还没有结束呢,量组织中有一位精神力极其恐怖的强者,绝妙禅女已经追击上去,我得去助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