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三十三章 死而复活

第三千二百三十三章 死而复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绝妙禅女修为高深,哪里需要你助?别太自大,精神力强者往往携带有神符、神阵之类的远超自己实力的宝物,一旦用出,太虚大神也未必扛得住,有被炼杀的风险。”海尚幽若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我可以理解,你这是在关心我的安危吗?风流剑神的魅力,已征服你这位命运神殿高贵的生命主神?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翻了一下眼皮,道:“我看你是真的有些得意忘形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敛笑容,严肃道:“谈正事,我认为你说得有道理,要围杀精神力八十四阶的强者,不是易事。对方若是自爆神心,没有谁可以阻止。所以,凤天在何处,这种棘手的事,还得她老人家出面才行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道:“凤天去追杀湟恶神君了,很有可能,已经离开酆都鬼城,进入宇宙深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怀中取出木灵希的一根发丝,另一只手抓出一团尸气,闭目衍算和感知,

    那团尸气,是杀死湟恶神君的阴殇尸后,在神山中收取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张若尘睁开双目,感知到一个大致方位,但太远了,已经出了无归森林。而且,时断时续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海尚幽若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得太远,若去寻他们,就算寻到,也会失去对绝妙禅女那边的感知。不过,有意外收获。”张若尘意味深长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外收获?”

    “你好歹是一尊修炼了数十万年的主神,精通命运之道,难道不能自己推算?问我,什么都问我,你有没有主见?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敛身上气息,向某一方位飞去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怔住,问都问不得一句了吗?

    要推算凤天和湟恶神君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她觉得张若尘是故意的,是在报复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海尚幽若没有将凤天来到酆都鬼城的事,告诉他,而是骗了他,声称是从般若那里得知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追了上去,看见张若尘手中捏着一团鬼气。

    鬼气的气息,属于薛鹰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立即使用命运之道推算,很快,在一神灵步之外,发现了收敛气息潜行的薛鹰。

    薛鹰很小心谨慎,没有使用神灵步,怕空间波动引起强者察觉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眼中浮现出异色,道:“薛鹰有些不对劲啊,他这是要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本想问出一句,但想到某人刚才的态度,她闭上嘴巴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似猜到了什么,眼中带着深沉光芒。

    瞥了海尚幽若一眼,见她模样甚是可爱,没有绝顶大神的威严和古板,很像自己女儿红尘。

    红尘小时候,应该就如她此刻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正好张若尘得了拳道奥义,心情不错,因此,又动了逗她一逗的心思,于是,语重心长说道:“你别气恼,你的确太依赖我了,应该要学会独立思考。你不是一个真正的涉世未深的小女孩,而是一位将来要继承生命神宫的主宰人物。修为重要,手段也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心境差点被他刺破,道:“谁依赖你了?还能好好说话吗,别一副长辈的样子,论年龄,我做你祖母都不止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的,修行者早该抛弃年龄的概念,一切以修为定长幼和尊卑。我现在比你强,算是你长辈,指出你的不足,是对你好,你怎么还急了呢?忠言逆耳。”张若尘摇头叹息,恨铁不成钢一般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气得怒喘,胸口起伏不定,道:“你凭什么就觉得自己比我强?在五界天还没有被我揍怕,要战吗?要不现在就来看看,到底谁才是长辈?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有些明白了,肯定是因为在五界天,她教训了张若尘太多次,虽然最后一战他赢了,但很快匆匆离开,肯定现在还憋着一股怨气。

    男人嘛,有点实力后,很容易就飘了,觉得自己又行了!

    以前受过辱,就想报复回来,处处想压她一头,显然是在激她动手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道:“你在进步,我也在进步。别太自以为是,小心败了,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一战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眼眸斜视,明明是你想一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。但若是你输了,以后见到我,得亲切的叫一声干哥哥。干哥哥有什么吩咐,你得立即去做,比如捶背捏肩,端茶请安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自然不会因此而退缩,道:“好啊!若是你败了,以后见面,得叫一声干姐姐,不,叫干妈……不,不,还是不行,岂不比血绝还小了一辈?叫太祖母!对,就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了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道:“尘儿,这一点都不过分,以我的年龄,你喊一声老祖宗都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再与她斗嘴,目光望向前方,发现薛鹰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“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生怕张若尘又借题发挥,立即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她挥出纤长玉指,如剑一般,割开虚空,一步跨入虚无世界。

    在虚无世界飞行了没有多久,她停下脚步,双手虚抱。两条凝脂白皙的手臂间,出现一道圆形命运光镜。

    光镜上,出现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一人是薛鹰,一人是薛常进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在千里之外,薛鹰正在向薛常进汇报什么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秀目圆睁,很是吃惊,已经死了人,居然又活过来了!

    她看向张若尘,发现张若尘很平静,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薛常进是进入了神魂榜的存在,哪有那么容易被尺姹罗磨灭殆尽?若我没有猜错,被杀死的,只是薛常进的分身。而他的真身,想趁此机会由明转暗,彻底隐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既能洗清天下人对他的怀疑,也能坐实我量机的身份!”

    突然,海尚幽若道:“他发现了我们在窥视。”

    命运光镜上,薛常进的目光,向他们望来,眼神十分冷冽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刹那间,薛常进和薛鹰出现到他们面前,身上散发出来的神气和规则,驱散虚无。像是在虚无中,开辟出两座世界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冰晶寒剑出现到海尚幽若手中,道:“薛常进,你还真是够老谋深算,差一点,整个地狱界的神灵都被你骗过了!”

    “海尚大神何出此言?老夫能够从尺姹罗手中活下来,完全是因为留了后手,将魂体一分为二。但即便如此,依旧损失了一半修为,只能算是一个半废之人,未来无量难期。”薛常进叹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是吗?既然如此,薛鹰怎会偷偷摸摸来到这里?若我没有猜错,正常情况下,他此刻应该携带神源和拳道奥义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这两样东西,都被本天子夺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一枚神源,托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被你偷偷收走了!”薛鹰愤然,眼中神焰燃烧。

    薛常进很镇定,道:“既然龏天子喜欢,拿去便是,反正老夫活了七十万年,已是一个将死之人,这些东西没什么用了!”

    这话,谁信呢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擒拿唐岚,杀死唐岚,是你一手策划的吧?借尺姹罗之手杀死自己,从此洗清自己和神荼鬼帝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只你和尺姹罗那一战,就让酆都鬼城损失惨重。可以预估,未来东方鬼帝府和西方鬼帝府必定会对立很久,仇恨会在后辈中延续。”

    “且张若尘量机的身份,将再无翻案的机会,被天下修士所不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箭多少雕?好算计啊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接张若尘的话,道:“可惜啊,功亏一篑。你太小瞧天下人,以为可以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。现在,你是束手就擒,还是想再挣扎挣扎?”

    薛常进没有再狡辩,看向张若尘,道:“其实我们的计划,已经布局数十年,怎么都不至于败得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纰漏,出在你身上,你绝不是龏殇。”

    “龏殇或许有几分阴谋诡计,但绝没有你这样的胆魄、担当和智慧。他绝不敢和湟恶神君正面为敌,绝不会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闯西方鬼帝府,绝对做不到将一切都看得这么透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一己之力瓦解了我们数十年布局,是个人物,老夫佩服。但你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只有五千字,完了,完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