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四十一章 离恨天之秘

第三千二百四十一章 离恨天之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来”字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,被魂七一刀劈飞出去后,相继被张若尘和荒天镇压。

    包围圈中,血雾、神魂、精神力凝成四大人的本体,显露真容,蓝色皮肤,身形英气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精神意志压制。

    魂七、绝妙禅女、荒天的气机都锁定了他,张若尘催动摩尼珠,在压制他的五感和意识。

    太近了!

    对魂七、绝妙禅女、荒天这样的强者而言,百丈的距离,攻击转瞬就至,即便强行冲破他们的精神意志压制,也无法自爆神心。

    四大人知晓自己今天绝无逃走的机会,突然,长笑起来,继而眼中露出无比虔诚的信仰光芒,如诵经般念道:“尔等当知,五万个元会已至,量劫就要降临,天地将会在毁灭中重启,所有丑恶、贪婪、伪善、自私、奸邪都将湮灭。而我,将在新世界重生,走向天地之巅,寻觅世间最本质的道理……哈哈,尔等都将湮灭,都将湮灭……”

    魂七、绝妙禅女、荒天、张若尘齐齐出手,但皆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四大人的身体,在顷刻间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肉身、神魂、精神力全部湮灭,只有一个量字,悬浮在虚空。

    一位威名赫赫的绝顶精神力神灵,便是这般无声无息的陨落了!

    荒天收起石斧,道:“四大人一死,天南那边不好办了!”

    “此事,自有酆都鬼城和命运神殿去操心,我们已经是帮了地狱界大忙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最近百年,量组织行动密集,做事激进,虽制造了大量血案和仇杀,让各大势力损失惨重。但也暴露了不少破绽,不断有外围成员被擒拿。

    天庭和地狱界对量组织的了解,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十六位量使,每一位的背后,都有一位无量境的存在,或是量尊,或是量皇。

    四大人背后的无量,大概率是在天南。

    但,天南达到无量的存在,至少有三位:擎天、二大人、三大人。

    总不可能,他们三位都是量组织的头目?

    天南在死族的影响力太大了,在整个地狱界的精神力修士中,也是无上圣地。

    若整个天南都属量组织,将会十分考验命运神殿和酆都大帝的手段。稍有处理不好,造成的动荡,是地狱界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也会直接影响,今后天庭和地狱的战争格局。

    可以说,四大人自燃,是丢给了地狱界一个巨大难题。

    当然张若尘和荒天显得无所谓,大有准备收工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也很淡然,她本来就不想出世,之所以执掌冥殿,完全是为了兑现于张若尘的承诺。之所以来到酆都鬼城,参与到对付量组织的计划中,既是恰逢其会,也有帮张若尘报仇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连帮了张若尘两个大忙,她觉得已经不欠张若尘了,准备回冥殿,或者去离恨天,着手准备破境无量的事宜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收起神尸军队,从张若尘手中接过摩尼珠,身上邪气尽散,又恢复灵动神圣的韵味,如一株不染尘埃的仙莲。

    张若尘敢断定,绝妙禅女必然与西天佛界关系紧密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不看僧面看佛面,以印雪天和六祖的师姐弟关系,三十万年前,天庭和地狱战争还没有爆发时,绝妙估计可以随意出入西天佛界。

    或许,这也是绝妙禅女很少参与天庭和地狱战争的原因!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不打算见她一面?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上露出愁容,感觉比和四大人交手还要头疼,道:“不急在这一时,当前,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。你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不走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一双眼眸子如两颗灵珠一般闪亮,细细凝看他,道:“我得去离恨天一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绝妙禅女的修为已达到心停,破境在即,于是,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,不想再耽搁她,道:“好吧,祝你早日破境,下次见面,就得叫你绝妙神尊了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很好奇,冲击无量境,一定得去离恨天吗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不一定!但,当今宇宙的那些无量境存在,九成九都是在离恨天破境成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对无量境和离恨天的了解太少,很困惑,追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体内有诸神印记吗?”绝妙禅女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曾有,但已赠人。”

    诸神印记是在武道四境达到无上极境,打破了天地规则,从离恨天引来的诸神意识。

    张若尘本有不少诸神印记,但都赠给了池瑶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虽知张若尘丝毫不心疼身外之物,但还是有些震惊,不知该如何评价,道:“你还真是无所不可赠,世间或有虚伪、伪善之人,但你张若尘绝对不是其中之一,你才是真正的佛。”

    施小恩小惠者,未必是真的慷慨。

    至尊圣器、神丹、神药、剑祖剑魄,无论关系好不好,无论男女,小黑、海棠婆婆、血屠、缺……,都是随手往外送。摩尼珠、奥义、神器、诸神印记,乃至于修为,也都可谈笑赠出。

    甚至,开启日晷修炼也是昭告天下,生怕身边的亲朋被遗落。

    这不是佛是什么?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尴尬,却还笑得出来,道:“当时情况特殊。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知晓张若尘曾遭大劫,没有再问下去,叹道:“诸神印记与去离恨天破无量有很大关系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据说,去离恨天后,赐予诸神印记的故去神灵,会将残余神魂,全部都融入修士体内,以壮大其神魂。但,那些故去的神灵,残余的神魂又能有多少?对你这样的顶尖大神而言,只能算微乎其微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神魂那么简单,你今后去离恨天就会明白。”绝妙禅女道:“现在你去要回诸神印记,应该也没什么用了!我对你,很有信心,你这家伙就是一个怪胎,你修炼的神道也非寻常修士可比,无量境肯定拦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语气中不无羡慕,但,更多的却是对张若尘的欣赏和看好。对张若尘的信心,比对自己的信心都更大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能主动舍弃诸神印记,说明你早早就脱离了对他们的依赖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离恨天,其实还有第二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发现,从金珏天神到四大人,他们并不是那么畏惧死亡,自爆、自燃都很果断,似乎认为将来能够重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睛一眯,道:“你觉得,这和离恨天有关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离恨天本就是史前文明遗迹之一,是经历了上一次量劫,留存下来的特殊空间次元。五大史前文明遗迹,离恨天最为特殊,唯有它不在真实世界中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离恨天,可以存在已死神灵的部分神魂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或许金珏天神、四大人他们只是纯粹被信仰麻痹了,什么在新世界重生,什么遵循天地的意志,很有可能是四大量皇用来蛊惑他们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个可能性。但,你以为量组织的统治者,真的是四大量皇?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一惊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道:“无论是四大量皇,还是十二量尊,个个都是宇宙中擎天白玉柱般的存在,有的在天庭,有的在地狱。像他们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自动就聚在一起?怎么可能就坚信,助量劫毁灭世界后,自己能活着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量劫很有可能不是天地本身,而是某个意识体?或者说,是某尊比四大量皇还要恐怖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幽叹一声:“但,按道理来说,量组织中,必然有一个超越四大量皇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点头,道:“又或者,四大量皇中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存在,能够完全压过另外三位量皇。”

    魂七将四大人燃烧后的灰尘收拢,捧在手中,继而撞进一只瓷罐。

    他与四大人有数十万年交情,曾经历过生死,而今好友以这样的方式落幕,心情自然受影响,颇为沉郁。

    但,更麻烦的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尺姹罗、赵悟、薛常进,牵扯到三大鬼帝府,一一清算下去,是要闹出天大的风波,不知多少鬼族修士将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魂七收取了量字印记,向张若尘、绝妙禅女、荒天的方向走来,道:“张若尘,薛常进的神魂,你没有完全炼化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中露出异样神色。

    魂七道:“我见过海尚幽若了,她将薛鹰交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恍然大悟,只要魂七知道了前因后果,不是来找麻烦的就好。他道:“薛常进的神魂太强大了,绝大部分神魂都自燃了,只有极少部分保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薛常进残剩的魂光取出,挥袖打向魂七。

    魂七接过魂光,没有立即去探查,问道:“他身上有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吗?别误会,我不是在怀疑你,也不是想为他洗脱。只不过,薛常进的背后是神荼鬼帝,关系太重大了!是不是量使,区别很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