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张若尘缺乏敬畏之心

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张若尘缺乏敬畏之心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命运神山。

    “拜见凤天!”

    巍峨的死亡神宫大殿中,堆满各种白森森的神骨。骨海中,血绝战神、荒天、张若尘齐齐行礼。

    前方,凤凰神焰赤红如血,一株梧桐神树如混沌神种,撑起一片偌大的天地,给人无穷压迫感。

    这便是凤天,在死亡神宫中,她的部分天级力量能够逸散出来,远比在别处强大。

    “禀告凤天,本神欲借湟恶神君的阳祸尸一用,灭量组织,为地狱界彻底扫清祸患。”血绝战神威风凛凛,战意澎湃,有绝代战神的风姿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一位天的面前,他也挺直脊梁。

    在场,血绝战神才是根红苗正的地狱界嫡系,更是不死血族族长的继承者,论身份,论地位,只有他才有资格,与凤天谈论这等大事。

    凤天盘坐在梧桐神树下,沐浴在神焰中,长发乌黑,白衣如雪,充满神圣和宁静。

    但一言不发,像画中人!

    被对方无视,血绝战神虽心中不爽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谁叫她是诸天呢?

    血绝战神随即将详细计划讲述出来,希望能够打动凤天。

    又等了许久,凤天才闭目说道:“湟恶神君的阳祸尸,是对付三煞帝君的证据,岂能交给你们拿去冒险?你们走吧,莫要打扰本天修炼。”

    三煞帝君是尸族族长,更是尸族的信仰和旗帜。

    若没有十足证据,让尸族的诸神信服,很容易被三煞帝君反扑,导致尸族独立到地狱界之外。

    地狱界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!

    诸天逐客,谁敢不从?

    血绝战神再次争取,道:“我们只借湟恶神君的量字印记、量使面具、量使神袍就行,还请凤天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凤天很绝断,冷声拒绝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经此一役,量组织在地狱界的势力,绝大部分都挖了出来,剩下的已经不足为惧,难成大事。

    当前,对付三煞帝君才是第一重要的事,绝不能有失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荒天率先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同为死亡之道修炼者,荒天太明白凤天的意志,她一旦做出决定,天尊都难以改变,他们在这里说再多也无法改变结果。

    不如早些另做谋划!

    血绝战神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外孙或许与凤天有过合作,但,绝不可能改变凤天的意志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刚刚转身,就听见张若尘的声音:“凤天对我们就这么没有信心吗?又或者,凤天其实是想纵容量组织,毕竟这对地狱界而言有好处。对地狱界的主战派而言,更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和荒天皆心中一惊,张若尘也太放肆了!

    那可是曾经以“死亡”为封号的诸天,狂傲如血绝战神在她面前,都要谨慎再三。

    果然,神殿中神焰温度骤然升高,发出“噼噼啪啪”的爆鸣,仿佛象征着凤天此刻内心的愤怒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立即转身,喝斥道:“张若尘,你不过只是做了天姥的神使,得到了虚天和九天他们的赏识,这是你膨胀的本钱吗?在诸天面前,也敢如此放肆,真是不知死活。还不快给凤天跪下?”

    见张若尘不为之所动,血绝战神悬着的心无法落下,生怕天怒降下,直接将张若尘劈成飞灰。

    他虎躯一沉,单膝下跪,道:“凤天,张若尘年少轻狂,如今小有成就便志得意满,都是本神疏于管教。但能否念他今日对命运神殿有功,暂且饶过他这一次?本神必然亲自收拾他,今后断然不敢冒犯你老人家!”

    荒天能理解血绝战神为何惊惧到这个地步,毕竟凤天参与了当年围杀须弥圣僧的血案,恐怕早就有杀张若尘之心,以除后患。

    以凤天视人命为草芥的性格,杀戮说至就会至。

    像张若尘这样的外孙,真要今天死在了这里,等于是要了血绝战神半条命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亲自单膝下跪,等于已经是在威胁凤天,你若杀张若尘,我们便是结下死仇,除非你将我也一起除掉,不然今后我成长起来,必报今日之仇。

    同时,荒天又有一些不能理解,张若尘平时做事都谨慎小心,怎么在凤天面前,如此不知轻重?

    他们自然不知道,因为九鼎的事,凤天根本不可能杀张若尘。

    九鼎的力量,关乎凤天未来能不能冲击半祖,甚至始祖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张底牌在手,张若尘在凤天面前,自然大胆得多,所以,才出言激她。

    老虎的毛得顺着摸,但凤天的……要逆着摸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谁都摸得!

    凤天起身,身姿纤细动人,依旧是木灵希的模样,寒目盯了张若尘许久,道:“看来本天之前对你真的是太宽容仁慈了,让你浑然忘记敬畏二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抱拳,躬身道:“若尘对凤天始终敬畏,但量组织危害巨大,必须尽除,否则就算凤天将来灭了天庭,最后也可能被他们渔翁得利。要诛三煞帝君,若尘可以相助。”

    凤天眼眸中,流动异彩,知晓张若尘所说的相助,是借地鼎将三煞帝君炼了,以夺取其修为,助她在短时间内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她雪白脖颈微扬,轻哼一声:“就凭你这点修为?”

    “若尘踏入无量境只是时间问题,而且不会太久。再说,对付三煞帝君,自有凤天你们出面,张若尘不过是帮凤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”张若尘以利诱之。

    荒天和血绝战神对视一眼,有些听不懂张若尘在说什么,助凤天杀三煞帝君?就算张若尘踏入无量境,怕也还没有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但,凤天居然像是心动了!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两团神焰飞出,撞击在荒天和血绝战神身上,将他们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神殿大门轰然关上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定住脚步,身上披风飞扬,揉了揉胸口,眼神甚是困惑,道:“你见过凤天与人这般好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第一次听到凤天的声音。”荒天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看来凤天并不像传说中那么杀伐狠辣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是她,张若尘第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,就已经化为飞灰。而且我相信,换做你我二人敢说出那样的话,就算不死,肉身怕也要被打得稀碎。”荒天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深以为然的点头,道:“所以,这其中必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再敢妄议一句,现在就将你们打得稀碎。”

    凤天的声音,在他们头顶上方响起。

    这不是威胁,是真的会发生的事,血绝战神和荒天立即闭嘴,只不过,一个面带笑意,一个面冷如霜。

    他们始终担心,张若尘缺乏敬畏之心,会在里面冲撞凤天。

    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哎!

    现在也只能希望张若尘能克制一些,在诸天面前,该服软还是得软,过刚易折。

    殿中。

    凤天右手玉指轻轻一动,量字印记、“策”字量使面具、量使神袍显现出来,向张若尘飞过去。

    “湟恶神君的阳祸尸,你们就莫想了!”凤天侧身而立,冷声道。

    看见她木灵希的样子,张若尘很难生出敬畏之心,道:“多谢凤天支撑!其实,我们的计划,对凤天也有好处,可以掩盖凤天对湟恶神君出手的秘密,免得落下话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好自为之吧,别算计他们不成,反死在了量组织手中。还不滚?”凤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印记、面具、神袍收起,厚着脸皮又道:“若尘还有两个请求!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觉得本天对你有求必应,所以开始得寸进尺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都是为了灭量组织,不算过分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凤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其一,我想要湟恶神君的部分尸血和神魂。其二,我想窥看湟恶神君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所有量使中,只有湟恶神君的阳祸尸是被生擒,保留下了完整记忆。

    而且,湟恶神君背后的三煞帝君,绝对是四大量皇之一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湟恶神君在量组织中的地位必然很高,知道的秘密,必然很多。他的记忆,对张若尘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凤天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手掌按在湟恶神君阳祸尸额头上,大概半个时辰后,才收回了手,眼中难掩喜意,果然有许多大发现,对潜入量组织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比如,关于量神殿的记忆,关于召集量使的方法……

    这些在薛常进的神魂中,张若尘根本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没凤天那么厉害,可以生擒敌人,可以阻止敌人燃烧神魂和记忆。

    掌握了这些秘密,在这场计划中,将能减少对轩辕涟的依赖。

    张若尘收取了阳祸尸了神魂和神血,又看向凤天,道:“若尘还有最后一个不情之请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不情之请,你就别说了!不需要本天亲手打你出去吧?”凤天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其实,只要凤天手段足够高明,完全可以把那些量皇和量尊,擒拿下来,关押到命运神殿。到时候,炼起来很方便!对了,据说还有乱古魔神被擒拿……”

    凤天坐到神树下的一截神骨上,道:“说吧,什么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真挚,道:“此去危险重重,绝非儿戏或,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。离开前,我想见一见灵希!”

    凤天脑海中,不禁浮现出在无尽深渊,这具身体中了三煞尸毒,肉身几乎枯死之时,张若尘拼了命,将尸毒吸进自己体内。当时张若尘的疯狂,很是触动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个情种!若是本天继续阻止你见她,恐怕你都会以为,她早就被本天吞噬了吧?见吧!但你记住,现在本天多么纵容你,今后你就得拿出多少力量帮本天办事。”凤天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