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四十五章 杀无赦

第三千二百四十五章 杀无赦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血绝战神有些沉不住气,道:“已经半个时辰了吧?怎么会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的确太久了一些。”荒天道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似乎是掌握了某种可以与凤天谈判的资源,所以,说话才那么硬气。但这小子哪里知晓诸天的恐怖,真要惹怒凤天,今日,岂能好活?等不了,就算凤天要杀我,今日也得闯一闯死亡神宫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和荒天几乎同时冲出去,各自击出一掌,将死亡神宫的殿门破开,强闯进去。

    “凤天,灭量组织这等大事,还是本神来与你谈……谈吧……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话音未落,已是怔在那里,如同石化,内心如同翻江倒海,但又很快悟到了什么,之前的所有困惑都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荒天倒吸凉气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只见,梧桐树下,凤天居然小鸟依人的靠在张若尘怀中,像是在倾述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很甜蜜温馨的画面,却显得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下一瞬,强横至极的神焰冲击,落在三人身上。

    当他们三人定住身形之时,发现已是离开命运神域,出现在星空中。凤凰神火烧穿了他们的防御,每个人的皮肤都有些焦黑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,必血流成河。”凤天的声音,在星空中响起,只有他们三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必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继而,血绝战神又瞪了荒天一眼,道:“此事若在外面闹出什么闲言闲语,必是你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荒天哼了一声,躬身深深向命运神域一拜。

    死亡神宫中,凤天眼神冷如寒霜,若非地狱界的守望者是不死战神,她是真想不顾一切,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太耻辱了!

    就不该答应张若尘那无理的要求。

    难道涅槃之后,自己真的变仁慈了?

    星空中,三人沉默了许久,确定凤天已收回了神念。

    张若尘抱怨道:“外公,荒天大神,那里可是死亡神宫,你们居然敢强闯?你们还说我不知道敬畏?你们的敬畏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这事的确是外公思虑不周!但,若尘,这么大的事,你至少得先跟外公通个气吧?”血绝战神笑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误会闹大了,立即解释,道:“外公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随即,张若尘将凤天涅槃,还有木灵希的事,一一讲述出来。

    不解释清楚,这样的误会,是要出大事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血绝战神轻叹一声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若张若尘真能攀上凤天的高枝,就真的是扶摇直上了,这可比天姥神使的威慑力大十倍、百倍!

    这是天的男人!

    历史上,是有这样的男人存在。

    荒天道:“这才正常,凤天绝不是一个会动情的女子,也不能将她当成一个女子看待。她就是死亡在人间的具象存在,是蔑视众生的天,是至高无上的命运绝断者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凤天已经收回神念,未必听得见你这一番奉承的话。在死亡神宫,为何不说出来?”血绝战神道。

    多年为敌,荒天早已习惯血绝战神的嘴,根本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,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再谈论这个话题,他可不认为凤天真的听不见他们的交谈,肃然道:“外公镇压过血耀神君吧?当时在他体内,可有发现量字印记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的神情瞬间变得沉重和肃杀,不再有半分笑意,道:“没有量字印记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欲言,但向命运神域所在方向看了一眼,带着血绝战神和荒天远离了不归森林,随后才将血耀神君的尸体取出。

    看见血耀神君的尸身,血绝战神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,忽明忽暗,道:“血绝家族一战后,放他离开,本是想要钓他身后的大鱼。哏哏,再相见,他却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眼神很快就恢复明澈,很是锋锐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天音神母早已将血耀神君之死的前因后果,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发现了什么,掌心出现一团血色神气,从血耀神君体内,将一枚量字印记吸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量机?”血绝战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量字印记、量使面具、量使神袍都在他身上,但我并不认为他是量机。之前,我还有些疑虑。但现在,我已经彻底不疑了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有心理准备,知晓张若尘接下来所说的话,必会给他造成巨大冲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刚才在死亡神宫,我探查了湟恶神君的记忆。发现量机在量组织内,绝不是小角色,而是魁量皇的量使。”

    “做一位量皇的量使,血耀神君配吗?”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身旁的空间震荡,一座神殿显现出来,越来越大,横陈在虚空。

    神殿中,一张“非”字量使面具和一件量使神袍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座神殿,乃是薛常进在雾云界根基。恰好,非字面具和量使神袍,就藏在神殿中一处极其隐秘之地,我花费了大量神魂念头才找出来。若我猜得不错,薛常进的量字印记,就藏在神袍中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掌拍出,击在量使神袍上,果然一个“量”字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的荒天,立即向这边看来,露出异样神色,道:“你居然骗了魂七,看来本神是低估了你的心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骗他,当时魂七问的是,薛常进身上有没有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。这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,本就不在他身上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脸色难看得吓人,已是想到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若尘重新看向血绝战神,道:“魂七问的时候,其实我已经找到薛常进的量使面具和量使神袍。当时之所以不敢说出来,是因为我心中还抱有幻想,外公应该懂我吧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讲,好好讲一讲,从你遇到血耀,到血耀死,再到你被地狱界诸神追杀,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。最好可以用影像,呈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掌一挥,顿时神光凝聚在星空,戴着量使面具的黑袍人,从神光中走出,以塔形至尊圣器击向三途河中的一艘船舰……

    那一日发生的事,逐渐呈现出来,包括每个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脸色越来越沉,道:“御英古神杀得也太及时了,而且什么都没有留下,血耀摆明只是一个替死鬼。薛常进是量非,既然如此,量机只能是御英,或者是……天音。”

    荒天道:“莫要再为你那师妹推卸了,量机就是天音。御英若是量机,怎能驾驭血耀?但天音可不同,你忘了,天音嫁给罗衍大帝的那天,也是血耀成婚之日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没办法反驳,因为仔细回想,发现以前血耀看天音的眼神,的确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以前他根本没有多想,毕竟,他、血耀、天音是从圣境就已经认识,经历了许多事,相互之间可称挚友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也终于明白,张若尘苦苦相瞒,直到此刻才说出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若没有确凿的证据,此事一旦泄露出去,罗乷将家破人亡。罗衍大帝多半是量皇,就算修为再高,身份再特殊,与三煞帝君一般,依旧是难逃一死!

    血绝战神杀气暴涨,展现出不死血族该有的狰狞,道:“无论是谁,敢算计我,敢算计我外孙,她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张若尘情绪低迷,做不到血绝战神那么杀伐绝断,道:“我让海尚幽若带着薛常进的一团魂光,去了天罗神国,打算做最后的试探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冷的声音,响起:“还需要试探什么?你张若尘也太感情用事,天音必是量机无疑,不除掉她,你怎么化身量机潜入量组织?潜入进入送死吗?”

    凤天从宇宙的黑暗深空中走出,又道:“量机被拔掉,量组织在地狱界的势力,才真正算是清理了七七八八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不想让外人知晓此事,但还是没能避开,怎么也没想到,凤天居然无声无息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跟上来做什么?

    命运神域中,一道道神光飞来,个个身上散发太虚大神的强大神威气息,落到凤天身后。其中包括阴阳神师这样的绝顶强者!

    凤天道:“你们带领命运神殿大军去一趟天罗神国,擒拿天音、御英古神,包括与他们相关的一切人等。罪名,勾结天庭!若有违抗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凤天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凤天道:“张若尘若敢参与此事,依旧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领命!”

    命运神殿诸神齐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,凤天的命令有些惊骇世俗,必会引起天大的动荡,但他们今天已经麻木。因为就在先前,凶骇神宫已被清洗,命运神山的神狱被装满,尸体堆成一座座大山。

    而且,正有神灵,赶赴各大阴界、星球,甚至是星空战场,全方位缉拿凶骇神宫旗下有嫌疑的修士。

    大有要灭掉这一宫的意思!

    罪名,也是勾结天庭。

    实情是什么,根本没有神灵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