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无月的条件

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无月的条件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墓中小世界,名叫汐月界,由无月创立,俨然成为整个摩犁疆消息最为灵通之地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无月对面的位置坐下,看见站在一旁的鬼族小女孩,眼中露出一道异样神色,笑道:“你竟收了她做弟子!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缘,收个弟子又如何?她叫汐汐,我取的名字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“汐汐拜见若尘界尊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施施然行礼,声音很稚气。

    八十多年不见,她身上鬼气退去不了不少,精神力进步巨大,已快六十阶。绝不能将她当成一个小女孩!

    实际上,当年她的精神力就已经五十阶!

    弱者,根本进不了摩犁城。

    “叫师父就行了,不用叫界尊。你若尘师父可是出手大方得很,给他磕个头,必有大收获。”无月唇红齿白,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“拜见若尘师父!”

    汐汐放下花篮,跪地,向张若尘磕头。

    抬起头后,用一双期待的大眼睛,看着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一枚能够提升神魂的神丹,递给了她,平和道:“你远在摩犁疆,竟能猜到,地狱界动荡有我的影子?”

    无月挥了挥凝脂玉手,让汐汐退下去,道:“本来也没怀疑,只以为量策救你,是量组织最后拉你进入的施恩手段。但你这么及时出现在摩犁城,就不对劲了!我若还不能明白,岂不这些年都白活了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道:“而且,我看你修为进步巨大,想来区区龏殇还擒不了你。龏殇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龏殇当然就是龏殇,十万年前,没有死在昆仑界,如今却是死在地狱界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含笑带讽,显然不怎么信,道:“量策又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量策自然就是量策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无月向楼下看去,唤道:“白老,送客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欲要上楼的白头翁老者示意,随后,追上去,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无月没有转身,踩着楼梯,下楼而去,道:“你主动来摩犁城求我帮忙,却一句实话都不说,摆明是想利用我。利用就利用,还一点好处都没有,我留着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夫妻之间,感情和利益,至少得有一样吧?”

    “一样都没有,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走到大街上,灯火通明,车水马龙,修士往来不绝。

    但,受精神力影响,所有人都认不出他们,只以为是寻常的两道侣在闹别扭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紧不慢,跟在无月身后,道:“你怎知我是在求你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你张若尘若非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难事,怎会主动来摩犁城?而且,还是这么要紧的关头。”无月大袖飘飘,步法优美,穿梭在人流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你不妨猜猜,我要求你的是什么事。若你猜中了,我什么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无月在街道中央停步,灯笼下,美得令人窒息的仙颜,展开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身后的灯火,密集的修士往来,嘈杂的声音,与她的美格格不入,增添了她身上的烟火气,让人暂时忘了她的妖异和阴狠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说过的话,一定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没那么难猜,绝妙禅女、血绝战神、荒天个个都是一等一的人物,若世间还有什么他们办不了的事,必须求到我这里。那肯定与精神力有关,与天枢针有关。”

    无月继续道:“我听说,命运神殿的大军,去了天罗神国,要擒拿勾结天庭的御英古神,与和他相关的一切修士。但御英古神逃走了!你要找的是他,对吧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得不相信,有的女人的确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,哪怕身在亿万里外,也能根据有限的消息,迅速理清事态脉络,洞察每个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无月看张若尘的神情,就知自己猜得不假,于是又道:“其实,命运神殿想擒拿的不止是御英古神,还有天音神母。可惜,天音神母技高一筹,先金蝉脱壳了,逼得你们只能将目标转移到御英古神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又是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张若尘怀疑起来,猜测命运神殿的神灵中,有无月的人。

    无月猜到了他心中所想,道:“你太小看命运神殿了,能参与这种大事的神灵,必然都是他们能绝对信任的嫡系,怎么可能走漏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能猜到,是因为,命运神殿前往天罗神国的神灵规模和军队规模,远远不止擒拿一个御英古神那么简单。更何况,在军队赶去天罗神国之前,阴阳神师还先去拜会了罗刹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很明白了,天音神母量机的身份已经坐实,命运神殿要动她。可惜,你们慢了她一步!这个女人,真的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的消息,真不是一般的灵通。整个地狱界,似乎没有瞒得过你的事!你依旧还掌握着黑暗神殿的情报网?”

    无月美眸涟涟,看了他一眼,继续向前走,道:“一个成婚了的女子,若是将所有一切都寄托到自己夫君的身上,不给自己留后路,没有自己的事业,多半会过得很凄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丝毫都不觉得奇怪,黑暗神殿的情报网,本来就一直掌握在灵神堂手中。

    当初成亲时,无月看似将所有东西都带走,要和黑暗神殿彻底脱离的样子,但实际上,根本就是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黑暗神殿在地狱界影响巨大,内部不可能没有量组织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不信任自己妻子的根源?”

    无月又道:“量组织只有十六量使,地狱界却有十族,还有命运神殿,有罗祖云山界那样的一座座始祖界,有史前文明遗迹……不够分啊,难道量使都出生地狱界?张若尘,你的偏驳,来源于当初在黑暗之渊,无边出手对付你,导致你修为尽废。所以,你对黑暗神殿,始终抱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黑暗神殿积极主战的策略与死灵的理念,与你背道相驰,这应该也是你不喜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但无论如何,做一件事,特别是做这样的大事,必须要先控制自己的情绪,压制自己主观的喜恶,让自己以最理性的方式看待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没有人比你更了解黑暗神殿,黑暗神殿真的没有量组织成员吗?”

    无月坦然,道:“有两人颇为可疑,在我怀疑的范围内,也在我控制的范围内。他们若显露出痕迹,不需要你多说,我会亲手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主动来找无月,其实潜意思中,已是信任她,至少相信她不是量组织成员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就那么确定,天音神母是金蝉脱壳,而不是真的陨落了?”

    “若她是量机,那么她就一定没有死。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女人,特别是聪明而又漂亮的女人,必然比你更会演。你觉得,她会猜不到摩罗古神会鱼死网破,自爆神源?你觉得一个玩弄天下人于股掌中的女人,会甘心陨落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些信了,毕竟只有女人,才最了解女人。

    在很多地方,无月和天音神母很像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打算化身量机,潜入量组织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但,御英古神和天音神母是最大的两个不确定因素,必须有人将他们找出来,或者阻止他们赶到量神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若尘取出一枚空间戒指,递给无月,道:“这里面有他们二人的各种物品,残留有他们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,不是不可以。但好处呢?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一见月神!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惊讶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装听不懂!我根本不信,你和月神已经没有了联系。红尘大会,你应该是找过她吧,还将商月和商夏交给了她。你这是依旧想做她的神使,还是别有企图?当初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宇鼎中,你是真的失去理智,还是将计就计?哼,风流剑神!”无月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两弯月牙。

    有必要旧事重提吗?

    黑暗大三角星域的事,让张若尘沦为天下笑柄,让她珠玉蒙尘,仙身染垢。

    她竟然还在怀疑张若尘当时是清醒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张若尘脑海中,的确能回想起一些点滴和画面,看向一身黑袍的无月,顿时旖旎无边,像黑袍根本不存在,能想象出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太危险了!

    连忙控制心神,张若尘无法确定是自己内心的欲望滋生,还是中了她幻术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只是想见一见月神?你们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“远远见过!但我心中有很多疑惑,很想近距离与她接触一次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无月这才从张若尘手中接过空间戒指,近距离与张若尘眼睛对视,笑道:“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,看来你是真的记得宇鼎中发生的事,又或者你是真的偷偷暗恋着月神,有不轨之心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表现得很镇定,道:“你莫要再引诱我了,真要诱出火气来,你离我这么近,精神力再高,也未必逃得掉。今时今日的我,可不是当初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时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