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四十九章 量神殿

第三千二百四十九章 量神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无月上前一小步,抬着螓首,红唇就快与张若尘的嘴唇触碰在一起,淡淡体香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张若尘保持理智,道:“我相信,目前你还没有真正打算做我的妻子,因为在你眼中,我依旧还不够强大。等着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匆匆而去,离开了摩犁城,体内火气很重。

    真是可恶,与无月过招,又一次落入下风,被她撩得整个人都要燃起来。等踏入无量境,必要好好收拾她一番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很清楚,自己真禁不起诱惑,要以夫君的名义与她发生些什么,必然要丢大脸。

    无月绝不是一个会贪恋男欢女爱的女子,她在乎的是利益,看重的是未来的张若尘,未来的始祖,未来的不动明王大尊,而不是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三途河上,停着一艘百丈长的小型神舰。

    戴着量策面具的荒天,看见张若尘返回,问道:“你的情绪很不稳定,怎么,她不愿意出手?”

    “她答应了下来,御英古神和天音神母就交给她了!”张若尘好奇道:“这么明显吗?我觉得,我已经将情绪,控制得很平稳。”

    突然,荒天身上爆发出五彩混沌光华,亿万规则在手臂上流动,一拳向张若尘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拳光刺目,拳头如星辰般沉重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微惊,体内血液如江河奔流,身上爆发出混沌光华,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如一座神城撞击在身上,张若尘浑身神骨“噼啪”作响,飞出去千里,在地面上,撞出千里长的峡谷。

    身体镶嵌在泥土中,张若尘抬头看去,发现荒天重新飘浮到他眼前。

    原来荒天已经展开神境世界,战斗是在他的神境世界中发生。

    荒天道:“你果然是心神不宁,这样的状态下,怎么对付量组织中那些精明至极的量使?”

    张若尘腾飞起来,落到地面,身上泥土洒落,道:“我会尽快恢复状态。”

    荒天对张若尘还是很有信心,道:“你的肉身力量很强,应该有无量一成半的力量。当初,我和血绝在太虚境初期,最巅峰的时候,肉身也只是稍强于一成无量。而你在太虚境初期,肉身有机会冲击二成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在同境界,我和血绝加起来,恐怕也会在百招内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修行时间太短,没有真正大成的神通,这是你最大的劣势,只能依靠神器,才能弥补这一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但若你的对手,也掌握着神器,又有大成的无量神通,还是奥义主神,那时,就算你有地鼎,也会落入绝对的下风。底蕴终究还差得远!”

    真正厉害的神通,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,才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底蕴,得靠时间积累。

    《大神论》综合榜上的人物,几乎都是修炼有大成的无量神通,拥有神器,掌握主神奥义,肉身、神魂、修为,几乎都达到了三成无量以上,又或者是其中某一种力量特别突出。

    与他们相比,就连荒天和血绝的底蕴都还差一些,在神魂上有所不及,修为上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不过,荒天和血绝有二品神道的优势,可以逆境伐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大神的修为,已经达到身停之境吧?”

    荒天点头,道:“这些年,我和血绝去了一位石族古之诸天的墓中世界,机缘不小,我走到了血绝前面,肉身先一步身停。但也只是比他快半步而已,他的肉身力量,已经达到三成无量,弱不了我多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心惊,在突破身停之前,肉身力量就能超过三成无量。

    岂不是说,荒天一旦破境,肉身力量就能达到四成无量?

    在此之前,还没有人能有如此成就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神灵,破身停,肉身力量都只有一成无量。

    便是肉身榜第二的蚩刑天,记载中,破身停时,也只是达到了三成无量。

    最新的《大神论》肉身榜排在第一的是玄一,肉身力量已经达到六成无量。蚩刑天也是六成无量的肉身力量,但,因为轻语声点评他肉身有缺陷,所以排在玄一之后。

    当初荒天太虚境初期,能够与玄一交手,其一是靠强大的生命力硬扛,又不断燃烧血液和寿元,增加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其二是玄一被摩尼珠封闭了五感和意识,在超过十丈之外的一定区域内,只能被动挨打,无法还手。

    当然,肉身力量只代表神躯能爆发出来的力量,不是拥有六成无量的力量,就相当于神王神尊六成的实力。

    哪怕肉身、修为、神魂都达到六成无量,也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,神王神尊最厉害的是,他们的规则神纹已经发生脱变,可称无量规则。无量规则可以碾压大神修炼的规则神纹!

    神舰上的隐匿阵法开启,向三途河的上游行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坐在明镜台上,空明自然,调节自己的心绪,耳边有佛音诵各种圣经。

    张若尘分析,自己之所以被无月撩得难以平复,不仅仅只是因为她天下第一的美貌,还有最近自己肉身血气大幅度提升的原因。

    血气旺盛,欲望也就更强。

    三途河的支流何止万亿,错综复杂,又暗藏凶险,有诸天,甚至是始祖留下的禁杀手段,很多支流都闯不得。

    一旦走错,就是走上死路。

    在接近量神殿的一处河段,张若尘心生感应,收起明镜台,与荒天一起走下神舰,在一处山谷中,见到了轩辕涟的黄金车架。

    在地狱界分别时,张若尘收到轩辕涟给予的一片莲叶,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,可以感应到他。

    毕竟,黄金车架真要隐藏起来不移动,张若尘无极神道也很难将它发现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天庭的诸神呢?都在车中吗?”

    轩辕涟声音传出来,道:“你的计划,有些出乎我的预料。不过,妙得很,如果再加上本公子的布置,足以将那些量使全部引出来。不过,也正是你的这一招太出乎本公子预料,行动被迫提前,天庭诸神暂时还没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布置,到底是什么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当年你不是说,让本公子有魄力一些,拿第二道星空防线做诱饵?本公子采用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那边真的出事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没有你的这一招,本公子还真有些担心,被量组织将计就计而算计。但现在,却有十足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量组织中,有一人知晓布兰真君是量英,并且洞察了布兰真君已死的秘密,偷偷联系了甲天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动容,道:“甲天下加入了量组织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现在是新一代的量英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笑了起来,道:“甲天下不像是愚蠢之辈,为何弃明投暗?”

    “他是布兰真君之子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甲天下可不像是一个情深义重之人,会为父报仇?而且,那个父亲,还利用了他。”

    轩辕涟道:“又或许,他是在记恨我。毕竟我搜了他的魂,对他而言是奇耻大辱。搜魂,会伤根基和精神,如同是毁了他将来冲击无量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我明白了!甲天下加入量组织,只有两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他被你搜了魂,自以为自己已经绝对安全,你绝不可能再怀疑他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量组织给了他无法拒绝的好处,帮他恢复根基。甚至,助他杀死你,恢复精神。据我所知,甲天下已经突破身停,修为大进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自作聪明的人,或许真是这么想的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问道:“所以,你将计就计,让甲天下做了破第二道星空防线的内应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他,他是我现在为数不多可以绝对信任的人,所以,将第二道星空防线的一座重要防御神阵,交给了他镇守。他做得很不错,在量组织一次又一次的配合下,不断取得我更大的信任。现在第二道星空防线,已经缺不了他了!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,轩辕涟这么谨慎的人,肯定是有绝对的把握控制甲天下,才敢放手来到地狱界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现在天下人都知道,你来到了地狱界,他们应该会动手了!对了,识破布兰真君是量英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量目!具体身份是谁,就不清楚了,怕打草惊蛇,本公子没有与他交手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量目是地狱界中人?”

    “大概率是,因为他们每一次会面,都是在三途河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有数了,道:“量目大概率是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也是如此猜测,毕竟要猜到布兰真君是量英,必定是因为二甲血祖的量字印记,这是唯一的关联。你心中可有怀疑对象?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不死血族,除了血天部族,我了解得不多。此事,只能传讯外公,让他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在地狱界,本公子已经将此事,告知了战神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疑惑,道:“你是如何知晓,量神殿位于这片区域?”

    “量目每一次,都是消失在这片区域。如果本公子没有猜错,量神殿中必然有星域空间传送阵,量使每一次离开,为了避免被别的量使猜出身份,肯定是通过空间传送阵向一个大概的方位传送离开,确定没有人跟踪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量目很有可能,在量神殿附近还布置了只有他才知晓的空间传送阵,以备不时之需。很谨慎的一人!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这些量使,就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。行吧,我和量策,先去量神殿了!”

    轩辕涟的话,提醒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分开后,确定轩辕涟没有使用神念探查,张若尘和荒天来到一处阴尸峡谷中,布置了一座空间传送阵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防人之心不可无,小心一些准没错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戴着量机面具的张若尘,和戴着量策面具的荒天,根据湟恶神君的记忆,来到地下,出现在量神殿外。

    拥有量英面具的尺姹罗,没有与他们同行,避免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使用量字印记验证身份后,神殿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大殿中心,青铜圆桌旁边,竟已有两位量使坐在里面。一个脸上戴着“孤”字面具,一个脸上戴着“难”字面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