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量目的谋划

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量目的谋划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通过湟恶神君的记忆,张若尘早已知晓,“孤”、“难”、“策”、“机”四位,乃是四大量皇的量使,身份地位比别的量使高一筹。

    没有去观察量神殿中的环境,张若尘踩着莲步,轻车熟路一般走过去,以动听的女子声音道:“量孤,每次你都是最后一个到,这一次,你竟主动前来,这是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?”

    量孤和量难似乎早就猜到他们会来一般,从始至终都很平静,以审视的目光,打量着张若尘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量难发出嘶哑笑声:“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,应该是你们来说才对。”

    量孤的目光,始终没有从张若尘身上离开,道:“你们在地狱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我们却一无所知,茫然得很,自然是要来量神殿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知道我们会来量神殿?”

    荒天语气中带有惊讶意味,很高傲,气势很足。

    量难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?你们的身份已经暴露,以命运神殿为首,正在四处围剿,除了来量神殿,你们还能去哪里?张若尘,你也别演了,怪恶心的,往日我还真将你当成了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张若尘依旧女声,哼声道:“别胡乱猜,本座可不是张若尘那小毛孩。”

    量难根本不信,笑道:“你的身份早就暴露了,继续隐藏没有意义。八十多年前,本座还有些怀疑,觉得你张若尘不像是能够对池瑶和血绝下得了狠手的人,现在看来,还真是低估了你的心狠手辣。用这招,甚至还能掩人耳目,让人怀疑不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吗?自以为是。”张若尘故意有些气急败坏,语气很难平和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!”

    量难继续道:“魁量皇精神力那么高,必然是天圆无缺的存在。会是谁呢?星桓天的九天,星天崖的星海垂钓者?又或者说,是被囚禁在命运神殿多年的殒神岛主?”

    量孤道:“九天的可能性最大,如此推算,上一任量机,很有可能是白皇后。白皇后死了,你才接替了她的位置。以前我们见到的量机,都是白皇后。从上一次开始,见到的量机,却是你。圣族被灭,家园沦丧,有谁比九天更恨这个万恶的世道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大动,原来量机背后的魁量皇,竟是一位精神力至强。

    湟恶神君记忆中,根本没有与此相关的记载。

    显然,量孤和量难加入量组织的时间,比湟恶神君更早,知道得更多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荒天心中生出无数疑惑,精神力天圆无缺的存在就那么几位,但,没有一位出生罗刹族。难道天音神母真不是量机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掌击在青铜圆桌上,神力激荡一圈圈,道:“够了!你们是在嘲笑本座吗?没错,这次在酆都鬼城的计划,我们地狱界多位量使一起出手,以惨败告终。是很丢脸,也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但,我们至少是拼了命在做事,是为迎接伟大新世界而努力。你们呢?你们就只懂得卷缩在角落里看戏,什么都不敢做,这样的确可以保全自己,苟且偷生。哏哏!”

    “让你们做的事,一样都没有做成。”

    “血绝战神死了吗?池瑶还活着呢!轩辕涟都打到地狱界去了,也不见你们趁此机会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羞与尔等共谋大事!”

    这些话,张若尘是用自己本来的声音说出,体形也变得正常。

    不演了,摊牌了!

    量难眼神有些震撼,很难相信,真的是张若尘要杀血绝战神和池瑶,这人竟然狠辣到如此地步!

    传闻中,血绝战神对他比对自己的亲子都要好百倍。

    传闻中,张若尘和池瑶虽然有过仇恨,曾水火不容,但后来,误会像是已经解开了,池瑶为他生了数位子女。

    传闻果然不靠谱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怎么可能有人会将自己毕生修为都传给一个女子?便是世间排名第一的大傻子,也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想来真相应该是,池瑶吞噬了张若尘的修为,夺走了葬金白虎,徘徊在星桓天的数十年,绝对是想杀人灭口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修士,包括量难,都觉得这才是最合理的真相。

    真正的真相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!

    量孤要平静得多,显然是一个心思沉稳之人,道:“谁说我们不敢做事?眼下就有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,需要联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,才能将其做成。量目,出来吧!”

    量神殿中,大部分区域处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缓慢的脚步声,从黑暗中传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投目望去,发现黑暗区域内交织密密麻麻的阵纹和神纹。

    阵纹,一看就是出自天圆无缺的精神力至强之手,高深到以张若尘的阵法造诣,难以解析的地步。

    神纹亦是高深莫测,每一根都像神龙、大河、山岭,蕴含毁天灭地的杀威。

    量目踩着特殊的步法,穿过阵纹和神纹,走出黑暗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他身形魁梧壮实,声音洪亮,道:“在本座讲出这件大事前,量机、量策,你们是否该解释一下,地狱界的几位量使为何能聚到一起?难道你们此前聚到过量神殿?”

    这些量使个个都很谨慎,相互之间极不信任。

    荒天经验老到,应对自如,道:“量来是天南的老四,他的精神力太强了,上一次我们十六量使齐聚,离开后。他以天南的追踪秘法,识破了我们好几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他太急于求成,居然妄想直接对酆都鬼城下手。此次失败,其实本座有所预料!”

    在场几人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地狱界神战爆发出来的精神力风暴太强劲了,能有如此精神力造诣的,也就那么几位。

    此后,命运神殿、冥族、不死血族的神灵,又闯入天南。

    但凡是消息灵通的神灵,几乎都能大概猜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量目笑了笑,道:“据说地鼎落入了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荒天眼神锋锐而霸道,道:“怎么,你感兴趣,想夺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神君乃是尸族第一强者,本座就算有心,也无胆。”量目道。

    荒天体内死亡力量爆发出来,道:“本座和量机的身份的确是暴露了,无法继续活在明面上,但,我们的背后是量皇。你量目哪里来的胆子,敢挑衅本座?”

    量孤起身,道:“量目,说正事!”

    量目对暴露了“湟恶神君”身份的量策,自然是有忌惮,连忙道歉赔罪。

    见量策收起了死亡力量,他开始说正事,道:“经过本座多年布局,眼下已是破第二道星空防线的绝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故作不知,冷声道:“莫要冒进,酆都鬼城一战的教训还不够大吗?第二道星空防线的防御,只会比酆都鬼城更加牢固。”

    量目笑道:“量机大人自诩聪明绝顶,却只能看到表面,看不到本质。你们在酆都鬼城失败的原因,乃是因为,你们孤军奋战,又亲自动手。不败才是怪事!”

    张若尘反驳道:“酆都鬼城的防御强大,但却没有防御意识,根本想不到量组织敢对他们出手。这样,哪怕建有再多的神阵,也不过只是摆设。但第二道星空防线常年都要提防被地狱界突袭,防御意识始终都在,我们不可能有半点机会。”

    量目在知晓量机是张若尘后,不再像以前那么敬畏,多了几分轻视之心,道:“没错,第二道星空防线,无论是防御的紧张状态,还是聚集的神灵数量,都超过酆都鬼城。”

    “但,酆都鬼城是一个统一的势力,有着极其严密的防御系统。第二道星空防线却鱼龙混杂,各界修士都有,调度起来本来就难。现在,轩辕涟离开了,更是群龙无首!这是天赐良机啊!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攻击第二道防线的是地狱界大军,而不是我们。我们只需要站在幕后,帮地狱界大军打开一处缺口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试想一下,进攻酆都鬼城的是天庭大军,而不是你们孤军奋战。今日,你们会败吗?”

    见往日侃侃而谈、指点江山的量机哑口无言,量目眼中露出一抹得意神色。

    暴露了身份的量机和量策,今后注定只能隐藏在阴暗中,对量组织的价值,不再像以前那么重大。甚至今后,有可能得听从他量目的策略做事。

    量目心中岂能不痛快?

    紧接着,量目将甲天下的身份,与自己的策略相继讲了出来,最后不免感叹一声:“可惜啊,量策你的身份暴露了,否则以神君在地狱界的影响力,要调度地狱界大军,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戴着“策”面具的荒天,冷哼一声,以示不满。

    量目道:“酆都鬼城一战,到底有几位量使暴露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本座也想问这件事。到底哪些是我们的人,哪些是天庭的潜伏者?至今那边都还迷雾重重,看不透彻。”量难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一次是量来在调度和策划,我知道的很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