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量孤的身份

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量孤的身份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本座只知还有量非!”荒天如此说了一句后,又看向量目,道:“你是如何知晓布兰真君是量英?甲天下又为何会听你的?量英真的死了吗?”

    按照轩辕涟的策略,在所有量使聚集到一起后,尺姹罗化身的量英才会现身。借此,让量使先相互猜疑,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荒天如此一问,其实是在为后面的布局铺垫,在量孤和量难心中埋下猜疑的种子。

    四位量使的目光,齐刷刷落到量目身上。

    量目镇定自若,道:“量策大人是在怀疑本座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只是好奇而已。”荒天道。

    量目的目光冷然盯向张若尘,道:“此事就得好好问我们的量机大人了,二甲血祖的量字印记,为何会出现到不死神殿?若非二甲血祖的身份暴露,轩辕涟怎么可能怀疑到布兰真君身上?”

    不死神殿,张若尘记下了这一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张若尘疑惑,道:“二甲血祖体内有量字印记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量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声道:“二甲血祖是被血绝那老匹夫强行夺走,声称要将他吞噬,已做人形血药。我无法与血绝抗衡,只得交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量目心中有疑,道:“你竟如此痛恨血绝?”

    张若尘咬牙切齿,哼声道:“在血绝眼中,我不过只是一个玷污了血绝家族血脉的异种,你们不会真以为,他对我那么关心,是因为一点点血脉联系吧?”

    “他最初觊觎的是《三十三重天》的修炼法,后来又想研究我的一品神道的玄妙,我不过只是他培养的另一株人形血药罢了!”

    量目像是心中疑惑瞬间解开,大笑一声:“血绝啊,血绝!本座早就看出他表面的狂妄姿态是装出来的,实际上奸诈至极,手段阴狠。”

    荒天也笑了起来,道:“难怪当初以他的修为,打上天南能够全身而退,感情只是做做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能争到不死血族族长继承者的位置,必然阴险得很。”量目道。

    量孤道:“莫要再相互猜疑了,破第二道星空防线的机会就在眼前,绝不能错失。召集所有量使吧,只有各方一起努力,成功的机会才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量目道:“没错,无量北征应该就快归来,我们的机会,只有这一次。只许成功,不能失败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起身,走到青铜圆桌有“机”字印记的位置,身上的量字印记飞了出来,散发夺目光芒。

    量难和量策相继来到自己的位置,释放出量字印记。

    量皇和量尊不在的情况下,召集所有量使,有两种办法。

    其一,四大量皇的使者聚集到量神殿,以量字印记召集。

    其二,半数以上的量使来到量神殿,以量字印记召集。

    所有量使都明白,会出现这两种情况,必然是有大事发生,或有大事要做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盯向量孤。

    量孤突然道:“我认为,就这么召集所有量使,还是有些冒失。量神殿该换位置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咯噔一声,但心跳依旧平稳,没有暴露破绽。

    量目道: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

    量孤道:“地狱界刚发生大事,量策和量机又是匆匆赶来,万一被人追踪了怎么办?已经过去八十多年,该换位置了!”

    “谨慎一些是对的。”量难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荒天无法开口,心中苦思对策。

    因为,量神殿的位置一旦改变,藏身在附近地域的轩辕涟、绝妙禅女、血绝战神……,也就失去意义,很难再找到他们的准确位置。

    剿灭量组织的机会,将变成空谈。

    “先激发空间传送阵吧!”

    量孤起身,走进量神殿的黑暗区域。

    量难和量目相继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量策、量机,你们怎么了,有什么不妥吗?”量孤转身,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张若尘走过去,道:“不得不说,所有量使中,量孤最为谨慎,心思也最缜密。”

    量目笑道:“换做以前的量机,也会考虑到这一点。年轻人,终究还是太嫩了!早知道,以前的量机是白皇后,本座就该多亲近亲近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少说几句吧!”量孤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在五人的催动下,光芒闪烁,整座巍峨的量神殿从地底空间中消失。

    空间传送的过程中,张若尘一直在推算空间坐标。

    不多时,量神殿稳定下来,依旧位于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推算有了结果,量神殿现在的位置,距离原来的位置,足足拉开了十九万亿里。

    若只靠飞行,便是顶尖大神,也要花费数年时间,才能横渡。

    大神不可能一直保持最快的速度赶路。

    更意味着,这里若是爆发神战,埋伏在十九万亿里外的轩辕涟等人,根本无法及时感知到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希望,轩辕涟他们察觉到了量神殿传送的空间波动,推算到空间坐标,也使用空间传送,或者寻找虫洞,迅速追踪过来。

    但,机会渺茫!

    宇宙空间太广阔了,要找到一座隐藏起来的神殿,比大海捞针还要难千倍、万倍。

    “将英字印记、非字印记、来字印记都掩盖吧,暂时也只能防范到这一步了!”

    量孤这话,彻底斩断张若尘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四大量使使用量字印记,催动青铜圆桌,将量神殿最新的空间坐标,传送给了各大量使,唯有量英、量非、量来除外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荒天向量神殿的大门走去,将殿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荒天衣袖一挥,殿门的山石和泥土向两旁裂开,在精神力的构建下,形成一条向上的阶梯。

    荒天正要走出去的时候,量孤道:“不用查探了,依旧在三途河。三途河空间结构特殊,空间传送阵和空间虫洞多不胜数,最多几天时间,他们应该都能赶到。”

    量难道:“大家就安心等待几天吧,为了以防万一,谁都莫要走出神殿大门。”

    荒天最终没能迈步出去,转身过来,眼神不留痕迹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有直接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。

    等所有量使赶到,更什么事都做不了!

    到时候,量组织灭不了,怕是第二道星空防线也会被攻破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动手,拿下量孤、量难、量目,摧毁量神殿,对量组织依旧是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但让荒天不解的是,张若尘竟移开目光不看他。

    荒天哪能知道张若尘此刻心中的惊骇,因为先前催动空间传送阵和青铜圆桌的时候,张若尘发现了量孤身上有一股极其细微的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对方隐藏得极其高明,若非修成少阴、少阳,张若尘根本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那股熟悉气息,属于玄一。

    若玄一就是量孤,那么他们的计划早已是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白皇后就是被玄一杀死的,她是不是上一任量机,玄一还不知道?

    元尘大师是张若尘的事,玄一十分清楚。而元尘大师在星空战场的所作所为,与量组织完全是背道相驰。

    玄一会相信张若尘是量机?

    在洞察量孤很有可能就是玄一的时候,张若尘差一点方寸大乱,但总算守住理智,保持绝对镇定,不敢露出半分破绽。

    现在,张若尘还有唯一的优势,至少玄一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被识破。

    张若尘细细思考,猜出玄一为什么没有直接出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一,他不知道量策是敌是友。若是敌,又会是谁?

    总之,他没有绝对把握,在短时间内掌控全局,拿下所有敌人的把握。不能速战速决,战斗波动必然泄露出去,他将面对的是不知数量的未知敌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了先稳住张若尘,并且借此机会,改变了量神殿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招,可以由明转暗!

    可以化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既然掌握了主动权,玄一何等自信的人,自然不会只将目标锁定在区区一个张若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打算,等所有量使都到齐了,再擒拿张若尘和未知身份的量策。随后,以他们为饵,将隐藏在暗中的神灵诱出来,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此后,才是破第二道星空防线。

    张若尘能猜出玄一的大概意图,但要破局却很难。因为,玄一就坐在他身旁,离得太近,无量之下第一的实力,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更重要是,张若尘还不敢将玄一的身份,告诉荒天,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绝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有了,张若尘突然生出策略,悄无声息的以精神力传音。

    不是传音给荒天,而是传音量目和量难:“湟恶神君’量策’的身份已经暴露,三煞帝君怕是回不来了!不如,我们联手,逼他交出地鼎?别声张,小心一些,不要让他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量目心中大动,暗道,张若尘这小子果然是个狠角色,湟恶神君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,将他救下,转头就将别人卖了!

    够狠,够阴险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地鼎,谁不想要呢?

    湟恶神君虽强,但没了三煞帝君这个后台,又有什么好惧?

    量难眼中一道异彩闪过,不动声色,传音道:“量孤还在呢!要不拉上他一起?”

    张若尘传音道:“量孤一看就与我们不是一路人,若告诉他,他肯定要假扮好人,让我们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,湟恶神君身上的好东西,可是多得很,不仅有地鼎,还有神器赤染塔,有奥义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份,已经暴露,对量组织失去了价值,身上有价值的东西理应交给我们,只有掌握在我们手中,才能实现这些宝物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量目传音:“大局?一个暴露了身份的量使,即便死了,也影响不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量难和量目怎么可能不心动,但他们的想法却更贪婪,打算先利用张若尘,逼量策献出宝物之后,就对张若尘下手。

    因为张若尘身上宝物也不少,也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张若尘、量难、量目的传音虽然很隐秘,几乎看不出痕迹,但还是被玄一和荒天察觉。

    荒天很疑惑,感觉自己变成了局外人。

    玄一比荒天更疑惑,似乎与自己猜测的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张若尘会冒险偷偷联系量难和量目,在玄一看来,这才正常。量神殿的位置改变,张若尘怎么可能不急?

    反倒是,量难和量目比他还先到量神殿,这才不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,玄一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,在绝对实力面前,任何谋算都不堪一击。哪怕张若尘、量难、量目加起来也不行!

    但玄一还是向戴着“策”字面具的荒天看了一眼,看见荒天眼中一闪而逝的疑惑,顿时,心中有数了!

    闭目养神,静等有问题的人,主动跳出来作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