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五十四章 灭神躯,碎神源

第三千二百五十四章 灭神躯,碎神源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荒天由内而外燃烧,肉身化为石身。

    石身呈赤金色,似要融化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生死法相在他身周显化,一面如魔,一面如佛。

    他要以生死之力,冲破肉身极限,强行破身停。

    身停,就像是天地施加在修士身上的枷锁,修士无论怎么修炼,无论花费多少时间,肉身都不可能再变强。甚至,稍有懈怠,肉身还会衰退,血气会下降。

    强行破身停,就是以自己的生死力量,去冲击天地束缚。前面是墙,便撞过去。前面是刀,便踩过去。

    无惧生死,直面一切。

    哪怕头破血流,哪怕四分五裂,哪怕明知不可为,也要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玄一身上霞光万丈,催动《通天录》上的秘法,皮肤化为铠甲。铠甲上隐隐可见神器才有的特殊炼器铭纹。

    以铠甲护体,他穿过凤凰神火,双瞳中涌出无尽杀道规则,嘴里叱声:“诛!”

    杀道规则凝成一根长矛,击中荒天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黑暗神剑被长矛震飞出去,荒天胸口被洞穿,出现一个大窟窿,连连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张若尘悬浮在虚空,盯着玄一身上的铠甲,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那是将自己的皮肤,修炼成一具神甲了吗?

    从未在修士的肉身上,见到神器才有的炼器铭纹。

    凭借皮肤神甲,竟无视凤凰神火,防御力得多么可怕?

    祭炼阴阳十八局的时候,凤天虽还在无量之下,凤凰神火不算太强。但,毕竟蕴含诸天的一丝力量,玄一能够凭借肉身将其挡住,简直逆天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阴阳十八局运转,强大的空间重力,落向玄一。

    空间的挤压力量,从四面八方冲过去。

    玄一没有理会张若尘和阴阳十八局,体内发出阵阵雷鸣,每一根骨头都变得无比璀璨,光芒与恒星一般刺目。

    骨架就像神器,爆发出恐怖绝对的巨力,在空间重力和空间挤压中前行。

    量难使用过的镰刀形状至尊圣器,被他吸了过去,一点点的融入进血肉。炼化了这件至尊圣器后,玄一肉身变得更强,皮肤上的神器铭纹变得更多了!

    这不是将肉身炼成神器,而是一种“炼器入体”的肉身修炼法,与沉渊古剑很像。

    换言之,玄一夺了天地造化,身体如造化神铁一般。

    “破身停!”

    荒天长啸,体内的死亡规则神纹和生命规则神纹逆向运转,形成一个烈焰风暴漩涡。每一缕风,都像神剑一般锋锐。

    但在玄一面前,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玄一探手抓入烈焰漩涡风暴,将荒天从里面提出去,一掌重重拍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荒天的半个身体龟裂,随后炸开。

    上半身碎裂成一块块,如满地顽石。

    玄一一脚踩过去,地上顽石化为齑粉,眼中真理光芒闪烁,在寻觅什么。他眉头一皱,没能找到荒天的神海。

    神灵的神海,都不是具象存在,像场域。

    哪怕肉身化为粉末,神海依旧可以不散。

    修为达到太虚境,有无数种方式隐藏神海,或是凝神海于沙粒之间,或是藏神海于隐秘空间。

    “玄一!”

    荒天的怒吼声,在虚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神魂在一粒粒粉末中长啸。

    地上的石粉,散发神光,生命气息不灭,迅速凝成一只粗壮的手臂,持着明镜台,重重向玄一击去。

    玄一脸色平静,抬手,与佛光莹莹的明镜台对碰在一起,掌心涌出数不尽的神纹和神气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夺走明镜台,反手击在荒天另外半具石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荒天的石身彻底化为齑粉,就连那只石臂也被神力冲击得炸开。

    并非是他的肉身太脆弱,只因他的对手,是肉身天下第一的存在。肉身、速度、修为、神通战法,尽皆有着巨大差距!

    玄一没有立即将明镜台炼入身体,以他现在的修为,融炼神器,如同凡人吞服血丹,不能直接吞服,需要徐徐渐进,否则会创伤自己,甚至,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此刻,显然不是融炼神器入体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藏海于乾坤,大衍遁无形,大衍乾坤果然有点意思。我若没有夺取到大量真理奥义,怕还真杀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玄一眼中杀意大增,荒天的威胁太大了,必须除掉。否则等他修为再有精进,谁胜谁负就不好说了!

    幸好张若尘去而复返,令得荒天无法下定决心自爆神源,玄一这才可以从容不迫的破他神海。

    不然,就凭荒天“藏海于乾坤,大衍遁无形”的手段,今日一战,必是同归于尽。玄一心中,暗暗感到侥幸!

    他伸出右手二指,击向虚空。

    虚空中的一点,出现密密麻麻的规则,爆发出诡异而绚烂的光华。就像一座无形的世界,正在一点点被击穿。

    这是玄一和荒天的神魂对决!

    前者要破神海,后者要防御神海。

    地面上,出现一阵漩涡风劲,石粉、血泥飞了起来,在玄一身后,凝聚成荒天的身躯。

    他乃生命主神,亦是死亡主神,精神意志强大。哪怕肉身化为灰飞,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荒天双手持黑暗神剑,引动黑暗、死亡两种力量,使得阴阳十八局撑起的这片世界,变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重重一剑斩下去,但,被玄一身上的神霞挡住。

    神霞形成一个五彩斑斓的球体,各种规则在上面流动,像一个雏形宇宙,是玄一凭借无与伦比的修为,施展出的大成无量防御神通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情况是何等危机,体内神气全力以赴催动,顿时,身前的六柄神剑结成剑阵,从天穹落下,击在神霞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地鼎轰击下去,打得神霞猛颤,令得玄一身体摇晃。

    冲击波透过神霞,落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击,玄一并不好受,所有精力都放在破神海上,仅凭防御神通抵挡张若尘和荒天的攻击。

    地鼎、六剑、黑暗神剑,包括阴阳十八局齐齐向下镇压,将神霞压得不断向内凹陷,光芒被一点点磨灭。

    玄一已是全力以赴,体内骨骼不断发出雷鸣,血液流动声如长河咆哮。

    神霞内部的狭小空间,如化为一座混沌天地,海量神气充斥其中。

    他这是凭借比张若尘和荒天高出数个境界的修为优势,硬扛神器攻伐,和阵法冲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见荒天的神海,在一点点被破开,顿时,没有丝毫犹豫,全身血液燃烧起来,身体如剑一般飞出去,携带阴阳十八局的力量,与六柄神剑结成的剑阵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太极阴阳图急速旋转,所有规则神纹都被转化为剑道规则,汇聚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三品剑道爆发出来,亿万道剑气凝聚,包裹张若尘和六柄神剑,化为一柄数十丈长的巨剑,直刺而下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剑阵、三品剑道、《无字剑谱》融会贯通,爆发出自修炼以来的最强一剑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巨剑击穿神霞,刺向玄一后脑勺。

    玄一及时转身,一指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指尖流光溢彩,闪烁神器光泽,与巨剑的剑尖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是天荒八技中的天荒流光指。

    阴阳十八局的力量,从剑柄处,落到数十丈长的巨剑上,就像十八座世界压下来。

    强如玄一,亦是一连后退十八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巨剑发出龟裂声。

    剑身爆散而开,亿万道剑气如冰晶碎片一般洒向四方,六柄神剑与浑身血淋淋的张若尘,从冰晶碎片中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!”

    玄一手中,抓着从大衍乾坤中找到的神源,五指发力。

    噼啪一声,神源上,出现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即便神源被夺走,荒天依旧浑身战意,手持黑暗神剑,以剑当斧,劈斩下去。

    玄一向前飞出,速度如光一般,撞击在荒天身上,将荒天的石躯撞得粉碎。体内血液,化为满天鲜艳的桃花花瓣。

    神源随之爆碎,化为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沙,从手指缝隙中洒落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,似乎变得无比安静。

    张若尘浑身淌血,站在玄一对面,眼神冷如狮虎,六柄神剑在身周飘浮,滔天战意在阵法世界中凝成一片黑色的云。

    玄一脸上的慎重消失,重新恢复淡然,背负双手,道:“你们终究还是败了!其实,你们已经很强,但却选错了道。逆天者,是为邪。顺应天道,才是真正的正道和大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说这些,是想让我加入量组织?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改邪归正,做真正对的事。别的修士,杀了也就杀了,他们活着,只是在蚕食天地。只懂索取,却不懂回报。而你却有资格做天地在人间的使者,做惩恶扬善之事。灭尽这些自私自利、贪婪肮脏,只知一味索取的无知生灵,共同开启更加伟大的新世界。量劫既是对污浊世间的清洗,也是对我们的洗礼。”玄一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冷笑,道:“我实在无法理解你所说的善与恶!”

    玄一道:“真正的大善大恶,应该是顺天者,善。逆天者,恶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孕育万物,所以杀生者,视为恶。但,当天地欲要毁灭万物之时,杀生者,视为善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并非是真想毁灭万物,只是这个世界充满了丑陋与自私,每个人都想在天地身上分一刀,以壮大自身,但却忘了,他拥有的生命,乃是天地赐予。他拥有的力量,亦是天地赐予。量劫来临,洗礼世间,如光明普照大地,新世界的万物将会更加生机勃勃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玄一像一个传教者,声音中充满蛊惑性,道:“张若尘,不要再逆天行事,不要选错了自己的道,献出你的神魂,我会带领你,走上真正的大善之路,迎接伟大而光明的未来世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