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血绝压力太大了

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血绝压力太大了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没打算隐瞒轩辕涟,于是,借此机会,将玄一和量难的身份讲了出来,道:“他们二人都是量皇的量使!”

    说着,张若尘将量难的部分神血和神魂取出,递给轻语声,低声道:“礼尚往来,轻姑娘赠若尘宝物,这是若尘的回赠!”

    连称呼都改了!

    轻语声对有“风流剑神”之称的张若尘了解颇深,因此,显得淡然平静,接过量难的神血和神魂后,以精神力将它的神躯重新凝聚出来。

    量难像是一只小小的螳螂,被轻语声镇压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是久泽!它背后的量皇,无法搜魂,有强大的力量已将关于量皇的一切磨灭。”轻语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搜魂吗?久泽可是奇瓦达母神最杰出的子嗣。谁能避开奇瓦达母神,以它为使?”轩辕涟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轻姑娘,还有这些东西!”

    张若尘取出量难的量字印记、量使面具、量使神袍,全部交给了轻语声,道:“人对我好一分,我必对人好十分。姑娘不像有些人,铁公鸡一般,为他拼死拼命,却连叶子都舍不得多拿几片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少含沙射影,虽然这次行动失败,但至少将天庭两位量皇挖了出来。本公子答应你的事,一定做到。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看向上空的神战,眼中闪过一道疑惑,很好奇,玄一为何没有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按理说,轩辕涟到的时候,他就该立即遁走才对。

    这是天下第一的自负?

    在张若尘看来,就算玄一实力再强,若杀不了荒天,也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还不出手吗?若不拿下玄一,怎能知晓他背后的量皇是谁?”

    轩辕涟岂会上张若尘的当?

    荒天摆明了是要和玄一拼命。

    玄一不退,大概率是想借此机会,冲破心停。

    去和两个拼命的人交手,她疯了不成?

    再说,地狱界的高手,必然很快就会赶到。她若受伤,会有什么好结果?

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她是天庭的天尊之子,与地狱界神灵联手对付玄一,传出去,必定惹来滔天非议。哪怕玄一是量组织成员!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有出手?本公子看你的伤势,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!”轩辕涟道。

    见轩辕涟不上当,张若尘眼中再次露出失望神色,道:“我和玄一无冤无仇,任何人都有出手的理由,唯独我没有。对量组织,我是有好感的,因为有他们的存在,天庭和地狱也就暂时不会将矛头指向星桓天和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不是量机的事,你得在天庭那边帮我解释清楚。不求宣扬我的功劳,只求还我清白。你若不亲自解释,我只能让神女十二坊大力宣扬我们之间的合作,到时候,若有夸张和扭曲的地方,还请你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出手,就赶紧回第二道星空防线吧!我听量目说到了他的计划,他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,你最好谨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希望第二道星空防线被攻破,不然,星桓天和百族王城接下来必会遭到地狱界的全力征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有别的量使帮助,区区一个甲天下,还破不了第二道星空防线。”轩辕涟很自信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走!

    玄一既然是量皇的量使,那么他背后的商天,嫌疑也就非常大。

    商天在西方宇宙,在天庭,影响力太大了,商族更是九大家族之一,势力遍布万界。要动商天,必须拿到确凿证据。

    张若尘想想点了点头,连与甲天下接头的量目都被炼化,甲天下还怎么可能成事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光束从天而降,落到量神殿的殿顶,凝化成无月绝代风华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一身黑袍,冰冷如霜,使得周围天地光芒急速转暗。

    张若尘传音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天音和御英古神一直没有现身,应该没有来三途河流域。”无月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眉头皱了起来,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们在地狱界都演成那样了,天音神母怎么可能不知道张若尘会化身量机前往量神殿?

    她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别的量使被一网打尽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她会不会派遣了别的神灵,前去量神殿送信?”

    “凡是赶来三途河流域的可疑神灵,我都亲自找过他们,没有发现他们与天音有密切来往。”

    无月显然与张若尘一样困惑,发现这世间有人做事完全无法预料,无法看透。

    这往往最为危险,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从空间中显现出来,看见张若尘脸色很苍白,又看了看天空中的神战,道:“怎么样,死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问话的吗?叫哥哥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不再理张若尘,径直进了量神殿。

    探查了一遍后,海尚幽若走出来,道:“凤天的意思是,让我带量神殿回死亡神宫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准备收取。

    张若尘立即阻止她,道:“就算是亲兄妹,也得明算账。更何况,我们还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觉得张若尘在占她便宜,但不知为什么,却并不生气,装出生气的样子,冷眼道:“这是凤天的命令,你敢与她作对?”

    “你假传天令,下次遇到凤天,我一定告你一状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又不是真傻,即便是散财童子,也不是什么财都散。

    别说海尚幽若,就算凤天亲至,想要收走量神殿,张若尘也要拦上一拦。毕竟,这东西,是他用命拼来的。

    轩辕涟亦对量神殿充满好奇,或能找到一些线索,因此,与张若尘商量后,驾车行驶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怕轩辕涟抢走量神殿,因为,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影响力,已经达到轩辕涟也不能轻易得罪的地步。

    今后,天庭、地狱、星桓天的局势走向,大概率还是天庭和星桓天合作的概率更大。

    地狱界的诸神相继赶到,身上的神光,像一颗颗恒星点亮。

    天空很快变得群星璀璨,神威一道道。

    但只有数位修为强大的神灵敢靠近战场,别的神灵,或是联手结阵,或是祭出次神级至尊圣器,镇守在远处。

    这就是玄一的威慑力,大神在他手下,都有一击毙命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天理了,这才多久没见,荒天这厮居然已经破了魂停。”血绝战神手持血龙战戟,仰天感叹,心中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年,他压力一直很大,心力交瘁!

    从张若尘达到大神境界,他就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从荒天成为生命主神和死亡主神之时,他就没有休息过,一直在拼命修炼。

    而现在,看到荒天不仅没死,还如此生龙活虎,与玄一打得不相上下,有问鼎天下第一之势,血绝战神心中的压力直接达到顶点。

    那可是玄一啊,比他们早一个元会的人物。

    论底蕴,玄一肯定在他们之上。

    论修为,玄一达到了心停,比现在的荒天还要高出半个境界。

    天下人都知道,他和荒天被称为上个元会的绝代双骄,今日一战后,肯定无数神灵,会拿他和荒天比较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都能想到那些人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绝代双骄之争,终于有了结果,十万年后,荒天已和血绝拉开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论天资,还是荒天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血绝将泯然众神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族宰,神王战阵已经准备好,要不要现在就动手?”一位背生十一对血翼的大神,赶过来请示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瞪眼过去,道:“动什么手?谁让你们动手了?你们根本不明白,荒天大神今日是想亲手为白皇后报仇。我们插手进去,他会高兴吗?没看见荒天大神已经快天下无敌了?他需要我们帮忙?你懂不懂什么叫天下无敌的气势?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大神,不敢还嘴,小心请示道:“地狱界诸神齐至,万一玄一鱼死网破自爆神源怎么办?族府的崔喜长老,让我询问大族宰,要不要启动精神力神器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冷道:“我们离得这么远,他玄一就算自爆神源,能波及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荒天大神……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以荒天大神的修为,需要你去担心他的安危?你知道什么是生命主神,什么是死亡主神?得其一者,就能笑傲天下。得其二者,将无敌天下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大神灰溜溜的退下去,来到崔喜身旁,低声道:“大族宰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要妄言。”

    崔喜是不死血族无量之下精神力第一人,达到八十四阶,立即摇头,精神力场域覆盖过去,道:“大族宰会有这样的情绪,很正常。据说,大族宰和白皇后的关系很不一般,如今仇人就在眼前,却不能亲自为所爱之人报仇,心中自然压抑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大神倒吸一口凉气,道:“竟有此事,我还以为大族宰会这样,是因为荒天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大族宰为何与荒天斗了十万年?里面的水深着呢!别传出去了,荒天如今修为大进,隐隐要天下第一了,若让他知晓了此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崔喜慎重的道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大神严肃,道:“放心,这种秘事,本神肯定与崔喜长老一样守口如瓶,绝不外泄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进入码字困难期,更新危险预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