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六十一章 空梵宁

第三千二百六十一章 空梵宁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此去,血绝战神还有另一目的。

    荒天只是吸收了量目部分神魂和血气,剩下的,包括神源,张若尘先前都已交给他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已经知晓量目的身份,以此为线索,足以将不死血族中的量组织成员全部清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辰天神没有再攻击,耐心听张若尘劝说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不就是时间神液,多大的事?你不就是想要重凝神源,重凝的神源,哪有自己原本的神源好?放心,将来有机会,我去找千骨女帝,向她讨要时间源珠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被一座座空间神阵镇压,纤细身形显得很单薄,又看向张若尘手中的打魂鞭,依旧维持天神最后的倔强,冷哼道:“你和血绝的承诺,就没有一句能信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中打魂鞭闪烁电火光华,道:“相信我,我张若尘承诺的事,还很少没有做到的。若无法讨要到时间源珠,也至少给你一成杀道奥义,让你做杀道主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修为提升速度,远超修辰天神预估。

    现在,就算张若尘不用神魂压制它,它也不是张若尘对手。

    以前它还能与张若尘叫板,但现在,真的是毫无底气。

    做为器灵,主人能够心平气和与它交谈,真的是很给它面子了!

    想到此处,修辰天神悲从中来,妥协道:“你收集的,玄一的神魂,也得给本神。本神必须尽快恢复实力,只有这样,我们才可以更强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希望修辰越强越好,道:“你不早说,早说我就将量难和量目的神魂,都留给你了!不过,我曾炼过湟恶神君的阴殇尸,得到了不少神魂神丹。你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心中大动,知晓张若尘干下了不少大事,更知晓张若尘掌握着地鼎,那么张若尘身上必然有大量神魂神丹。

    但,张若尘问出“你想不想要”,就玩味了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他有条件!

    修辰天神谨慎回答,道:“反正本神现在是日晷的器灵,本神越强,你的战力越强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先提升自己的神魂。”随后,张若尘感叹道:“自己的实力提升,才是真正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急了,道:“说你的条件吧!”

    “今后做个女人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怔住片刻,继而,眼神阴沉。

    它本体是时间神玉,是天生地长,因此,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的性别,也没有刻意去塑造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属阴,所以神魂才逐渐有了女子一般的容貌,脸蛋很美,腿也很长。

    但都是自然而然形成,它自身是没有性别的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最终没有爆发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道:“本神现在只是魂体,模样已经是女子的模样。你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它胸口的位置,很平坦,道:“魂体是可以塑造的,可以达到与血肉身躯一样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咬牙切齿,快要爆发,觉得张若尘居心不良,对它有别的企图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别误会了!我只是单纯不喜欢身边有一个不阴不阳的人,怪恶心的。总之,就这么决定了,以后做个女子。你的’辰’字犯了忌讳,要不改一下,改一个好听一些的,仙一些的名字?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太傲了,一直沉浸在以前的辉煌中,张若尘必须一步步驯化她,让她清楚明白,自己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,而是日晷的器灵。

    而张若尘现在,有这个实力了!

    若不趁现在将她驯服,等将来张若尘给了她足够多的好处,甚至帮她要回了时间源珠,她必然傲到天上去,岂会甘心做器灵?岂会甘心臣服于张若尘?

    张若尘看见向这边走来的绝妙禅女,道:“禅女来得正好,快来帮修辰想一个新的名字。从今往后,修辰天神要斩去旧我,迎来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张若尘,这次我是真来告别,必须得去离恨天了!”绝妙禅女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好,好名字。修辰,今后你就要妙离吧,用你的名字,记录我和禅女的分别之情。”

    修辰很想用目光,将张若尘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为了讨好绝妙禅女,居然如此牺牲她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再玩笑,很严肃,道:“禅女要离开,我有一事询问。你可知梵宁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,从凤天那里听来后,便一直在张若尘脑海中萦绕。

    很想知道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为何凤天说到此事时,愤恨不已?为何修辰天神骂须弥圣僧猪狗不如?

    圣僧出家,真的与此事有关?

    张若尘始终很尊敬须弥圣僧,相信是人就会犯错,但绝不相信圣僧真的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恶事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反应,比绝妙禅女激进得多,冷声道:“你居然已经知道梵宁了!那你怎会不知梵宁的全名,叫空梵宁?”

    绝妙禅女面容平静,道:“空梵宁,是我的姑祖母。当年的事,我有听说,但修辰天神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。因为据我所知,当年时间神玉是须弥圣僧赠送给姑祖母,是姑祖母帮你凝聚出了灵智,修炼出了完整的魂灵,引导你踏上了修炼之路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在里面,看向修辰天神,道:“妙离,你来说!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气得牙痒,觉得张若尘欺人太甚,但听到梵宁的名字,心中压抑已久的情感和恨意完全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她道:“梵怒和梵宁,乃是嫡亲兄妹,是不动明王大尊和印雪天的子女。”

    “但,须弥年轻时,却变化身形,隐藏身份,故意接触梵宁,导致梵宁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。最后,还因他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须弥是不是猪狗不如?梵宁可是他亲妹妹啊!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震撼,道:“我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可以肯定,你对圣僧偏见太深,将所有的错都归结在了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圣僧绝不可能,是故意接触空梵宁。两人相识之时,肯定不知道对方身份,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突然有些理解,圣僧为何会出家了!

    此事对他的打击,必然很大。

    相爱的人,却是自己的亲妹妹,还因自己而死。当时他必然是悲痛欲绝,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突然开口,道:“不怪须弥,你的意思是说,这一切都怪不动明王大尊?他才是罪魁祸首?若非他始乱终弃,厚此薄彼,怎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?印雪天为他生下一子一女,但却入不了张家的门,天尊府邸的门槛,未免太高了吧!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当年的事,已经过去太久,我们不是当事者,根本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感情的事,若只用对错就能区分,反倒简单了!”

    “祸首就是须弥,死不足惜。你以为,当初在昆仑界外,是我们杀了他?不,是他自己在求死,在他成为佛祖的那一刻,心中的地狱也无限放大。本神和凤彩翼乃是为梵宁报仇,他自知自己罪不可恕,才选择自我了结,以求解脱。”修辰天神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真相,让张若尘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又像是突然顿悟,世间许多恩怨,最初的源头都是因为一个“情”字。

    神妭公主之于玄一。

    白皇后之于荒天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之于天音神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多太多,难以历数。

    处理不好这个字,必会种下无数祸端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英雄和美人的故事,往往只有开始是美好的,结局都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离去了,她对不动明王大尊和张家的恨,早已因张若尘而放下。无论张若尘是不是风流多情,但至少,是真心想要化解两家的恩怨,也真心帮助了她良多。

    在张若尘和自己的身上,她仿佛看到了不动明王大尊和印雪天的影子,有些明白当初印雪天为何会爱到那个地步,又恨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无论不动明王大尊是不是有错,当初,不都是印雪天自己做出的选择?

    但绝妙禅女绝不会走印雪天的老路,更不会做第二个空梵宁。

    她走了,走得很绝然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能感受到,自己与绝妙禅女的关系变得很微妙,但,因为知道了须弥圣僧和空梵宁的往事,二人突然一下又变得无比疏远。

    无论隔了多少代,但前人的血泪还历历在目呢!

    “姓张的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修辰天神冷笑道。

    绝妙禅女已消失在张若尘视野中,他盯了过去,道: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狂的器灵,有必要收一收你的脾气了!”

    玄一的躯干、神心,和插在胸口的神器战刀,被无月收走。

    魂七正在与无月交涉谈判,应该是付出了什么代价,取回了战刀,随后,带领鬼族诸神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无月走了过来,道:“第二道星空防线一破,天下局势大变,各大古文明朝不保夕。若尘接下来有什么布局打算?”

    不曾想,张若尘突然问出一句,让她感到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无月,若我不认你这个妻子,不让你进张家的门。将来,你会恨我入骨,视我为毕生仇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