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二百六十四章 雷族神王

第三千二百六十四章 雷族神王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想也没想,?皇手臂挥斩,爆发强劲神力,欲斩破空间。

    但以他太白境的修为,硬撼下,空间竟纹丝不动,无法破开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另一头,苍绝双目中,涌出两根光柱击向星空。

    光柱飞出去百万里,撞击在一层无形的墙上,顿时,一层雷电闪烁的光幕显现出来,由下而上,由左至右。

    这片星域所在的空间,早已被禁锢,像笼罩天地的雷电囚笼。

    囚笼,直径达数百万里,寻常大神无此手段。

    在看见长发老者身周的无量规则神纹时,苍绝和?皇就有预料,只是不甘心,才出手试探,寻找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少君,我有一秘法,可以破开对方的禁锢,全力一拼,还有逃走的机会。”苍绝向张若尘传音。

    跟在长发老者身后的年轻女子,额头上满是电纹,以强大的精神力,窃夺了苍绝的传音信息,嘴角露出一道讥讽笑意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年轻女子精神力强大无比,远超八十阶,直接开口,道:“先莫妄动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这还不是大事?

    被无量境存在堵住,又有天地牢笼,完全就是死局啊!

    ?皇无比佩服张若尘的定力。

    长发老者的叹息声再次响起,道:“沧海桑田,昔日夜叉族也算是一等一的大族,如今却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。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。红尘繁华,荣辱盛衰,乃天道伦常,谁都无法避免。”

    苍绝和?皇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压力,只觉得,那老者身躯越来越高大,自己越来越渺小。

    幸好他们都是大神,不至于被对方的气势压溃。

    张若尘对眼前三人的来历有猜测,没有因此惊慌失措,就算是神王驾临又如何,自己已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神王,亦可直面对话。

    长发老者目光落到张若尘身上,见他镇定自然,赞叹道:“不愧是这个元会最杰出的英才,心境非凡俗可比。”

    额头长满电纹的年轻女子,手持一根黑色金属法杖,道:“张若尘,你可知我们是谁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们是谁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站在长发老者身后左侧,身躯高大,双臂颀长,沉声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,这么不知敬畏吗?你可知,站在你面前的,乃是雷族师德神王。神王大人认为人才难得,有意招你入雷族共谋大事,还不行礼叩谢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传说中的雷族!”张若尘看了看笼罩在星空中的雷电,道:“有这样招揽人才的吗?大家都是明白人,何必虚以委蛇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如此有恃无恐,让雷族那对年轻男女生出无数猜疑。

    思考张若尘的依仗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如果你打算直接动手,最好思考清楚,是否有把握将我们禁锢在这座雷电牢笼中?一旦我破开牢笼,师德神王的气息,雷族出世的秘密,很快就会被天庭和地狱的守望者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以为,天庭和地狱界的诸天,真的都去了北泽长城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千万别认为,我们可随手捏死,小心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苍绝和?皇渐渐恢复沉稳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不是雷族神王的对手,但雷族神王何尝不忌惮守望者?

    大家心中都有畏惧的东西,就看能不能看穿对方心中的畏惧和弱点,就看谁更有魄力,谁更无惧。

    雷族年轻女子,名叫雷素灵,手中法杖在虚空一震,形成一圈圈涟漪,威慑力十足,道:“张若尘,你怕是弄错了两件事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在一位神王的面前,你哪来的自信,可以逃脱出封天锁地的雷电牢笼?”

    “第二,就算天庭和地狱有守望者,等他们赶到时,你也已经灰飞烟灭。而我们,也已经从容离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但你这意思,岂不是说你们雷族是真的很怕守望者?为什么啊,雷族乃诞生过天尊的古族,一直与世无争,为什么要怕天庭和地狱的守望者?”

    雷素灵眼神幽冷,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力很强,随杀气外露,手中法杖释放出数十道电光,使得她的脸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张若尘像丝毫意识不到自己有多么可恶一般,继续道:“师德神王是真身出世吗?如果是,这可就危险了,守望者必斩之。”

    “据若尘所知,天庭的守望者,乃是五行观观主。地狱界的守望者,乃是不死战神。这两位可都是不灭无量境界的超然存在,诸天中都位在前列。师德神王有把握从他们任何一位手中逃出生天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别的方面,或许称不上无量之下的顶尖,但感知能力,别说无量之下,便是与神王神尊也能一比。

    他早看出眼前这位雷族神王,外强而内需,一出场故意声势浩大,有威吓的意思,多半是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这才正常,越是这样的老家伙,越是怕死,怎么可能敢在这么敏感的时间,第一个跳出来兴风作浪?

    真当守望者是摆设?

    那位雷族年轻男子,名叫雷羽,道:“五行观观主,不死战神,好大的威名。可惜,他们此刻怕都在第二道星空防线,无瑕顾及其他。”

    雷素灵道:“你若认为,自己有把握打破牢笼,不妨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指一动,六柄神剑飞出来,环绕身周,光华越来越璀璨,道:“那便拼死一战!我张若尘一生,最不怕的就是拼死。”

    师德神王笑声响起,道:“张若尘,老夫知晓,你在赌,赌老夫只是一具分身。但何必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?”

    “你天资很高,未来成就不凡,雷族是真的很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“当今宇宙,地狱界只知杀戮和毁灭,毫无远见。天庭各界明争暗斗,贪婪者,阴险者,自私者随处可见,早已是腐朽不堪,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雷族有意重整天下,开辟一片净土,不敢说没有杀戮,没有毁灭,但我们会尽量阻止这一切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说没有贪婪和自私,但我们会从小教化生灵善良无私,而不是教他们掠夺和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教他们只知追求强大的力量,而是教他们拥有强大力量后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志同道合者,共同去建立净土,制定全新的规则,守护我们想守护的人,坚持我们想坚持的道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眼前看到的,并不是牢笼,只是一座用来蒙蔽天庭和地狱那些卑劣者感知的阵法。雷族没有恶意,是真心想寻觅同道。”

    “素灵,羽,教导你们多少次了,修炼神道,并不是用来杀戮,也不是用来炫耀自己的强大。第一次接触,他人对我们有戒心,有防范,这很正常。事实和时间会证明,我们雷族是真正在做伟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雷素灵和雷羽,立即躬身微微行礼,轻声告错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雷族看中的,应该不只是我这个年轻小辈吧?”

    “若尘不可这般妄自菲薄,你虽年轻,但修为已是不输太虚大神,自古以来都找不出第二个修炼这么快的修士。这就是地鼎的玄妙吗?”师德神王面容慈祥,身上神威早已消散无形,很像一位和善的长者。

    为了地鼎而来?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念头百转,道:“神王前辈这是什么意思?地鼎为龏殇所有,后被轩辕……被量策夺去。没错,晚辈修炼速度是很快,但这是得了日晷的帮助。外界过去一天,而我已经修炼一年。”

    师德神王笑了笑,道:“其实这些并不重要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。若尘猜得不错,雷族不仅想争取你,更想争取九天和星海垂钓者,争取星桓天和神女十二坊。只要雷族、星桓天、星桓天联手,足以在剑界自立,建立起一座极乐净土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剑界又是什么意思?前辈说话,晚辈是越来越听不懂。前辈,你们还是停下脚步吧,再上前,我就只能逃了!”

    师德神王、雷素灵、雷羽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张若尘始终与他们保持一神灵步的距离,在这个距离外,哪怕师德神王是真身,他也有极大把握逃走。

    师德神王笑道:“若尘若非已经找到剑界,怎会出现在此处?若非剑界已经出世,百族王城那些小族,怎敢与地狱界争斗百年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对方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这么说,完全是在试探他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张若尘道:“走!”

    苍绝瞬间燃烧神魂,?皇亦是施展禁术,都将自己的修为战力催动到最巅峰。随后,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冲出去!

    刹那间,他们先后跨越百万里,撞击在雷电牢笼上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雷素灵举起手中法杖。

    黑色金属法杖的形态,像流动的溪水,释放出来的雷电,落在外层的牢笼上。

    牢笼上,出现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。

    施展出秘术,欲要破开牢笼的苍绝,被洪流般的雷电劈得倒飞而回,鬼体不断冒黑烟。

    这既是因为,雷素灵的精神力强横,达到八十四阶,也是因为雷电牢笼神阵的威力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