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28章 三方逐鹿

第2328章 三方逐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逃不掉的,空间冻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右脚跨出,猛然向前一踩,气海中的空间规则,尽数释放出来,与空间领域融为一体,随即,又向正在急速前冲的左牧圣君涌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左牧圣君四周的空间,犹如变成液态,轻轻震荡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似大河冰封一般,一寸寸变得凝固。

    左牧圣君的身体,本是与空间融为一体,凭借肉眼看不见。可是,随着空间冻结,他的身体,显现出一道虚淡的影子。

    瑜皇脸上露出喜色,道:“镇压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左牧圣君的修为极强,我只能制住他一时,你快动用摄魂箫,磨灭他的五感和精神意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体内的圣气和血煞之气,不断从足底涌出,冲向四面八方,支撑空间领域。

    左牧圣君的修为,达到千问境中期,战力更是直追千问境巅峰的强者,张若尘就算拼尽全力,也只能制住他片刻。

    瑜皇当然明白,已到决定胜负成败的关键时刻,左手指尖在右手手腕上一划,割破皮肤和血管。

    绯红灼热的大圣圣血,滴落在摄魂箫上。

    摄魂箫犹如活过来了一般,将大圣圣血吸收进去,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纹路。那些纹路,乃是摄魂箫曾经的主人刻画上去,每一道都是神纹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摄魂箫中,涌出越来越强的神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神力涌动,带起了风劲,尚且还没有吹奏,可是,这颗暗黑星上,却已经响起隐隐约约的箫声。

    陨星神殿的颜厝二圣,修为较弱,受到箫声的影响,只感觉大脑阵阵刺痛,调动精神力全力抵挡,才能承受住。

    “摄魂箫是神遗古器,在瑜皇的大圣之血的催动下,终于拥有了神性力量。”方默峰道。

    瑜皇双手持萧,红润的朱唇中,吐出悠长的气劲。

    顿时,时而哀转幽怨,时而荡气回肠的音曲,回荡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音波凝聚成血衣神将、勾魂死使、无头修罗……等等,各种形态,向被封在空间中的左牧圣君涌去。

    逸散出来的余音,也有强大威力。

    包括方默峰在内,陨星神殿的三位大圣,皆是头痛欲炸,急速向远处倒退,不敢离得太近。

    “瑜皇的箫音,居然如此可怕,不是精神力大圣,一旦总受攻击,必定变得神智错乱,化为疯魔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血天部族而已,同时诞生张若尘和瑜皇两尊绝顶强者,真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颜厝二圣和方默峰,只是遭到余音的波及,尚且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左牧圣君被箫音直接攻击,加上精神力被封印,无法使用精神力防御手段,因此,没过多久,冻结的空间中,响起一道道惨烈的嘶吼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方默峰长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张若尘和瑜皇太强大了,在他们联手之下,左牧圣君支撑不了多久,死局已定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紫色雷电光柱,划破黑暗,从天外,一直连接到地面。

    比玄铁都要坚硬无数倍的大地,被雷电光柱击中,炸裂而开,大量碎石飞了出去,地面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蚯蚓电纹。

    魔音脸色有些苍白,站在雷电的中心,向张若尘和瑜皇赶去,传音:“主人,无疆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平静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魔音是他的寄生植物,魔音看到的,听到的,经历的,就算两者相隔得再远,张若尘都能生出一些感知。

    其实,魔音和无疆在天外交手的那一瞬间,张若尘就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“可惜,还是没能赶在无疆赶来之前,将左牧圣君杀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叹一声,抬头向上方望去。

    万丈高的天穹上,死亡之气化为螺旋的云朵,一片片艳丽的冥花花瓣,在云中飘飞。

    无疆站在螺旋云朵的中心,浑身散发出邪异刺目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还真的让我惊讶,几日不见,居然已经拥有镇压左牧圣君的实力,看来今日留不得你。”无疆的声音悠扬,响彻整个第三号暗黑星。

    虽然听般若和雀飞讲过张若尘的厉害,可是,无疆在赶到第三号暗黑星之前,依旧不认为张若尘能够是左牧圣君的对手。

    眼前左牧圣君被镇压得惨烈嘶吼的景象,在无疆中心,造成强烈冲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修炼速度太快,今日不杀,今后,怕是再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放任张若尘再挣断几十条枷锁,估计下次见面,他只能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今天,是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疆的眼睛,快速在瑜皇和魔音的身上瞥了一眼,凭借强大的精神力,能够清晰感知到她们的实力也相当强横,不是三五招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若是张若尘、瑜皇、魔音都在全盛状态,三人联手,在狩天战场上,可以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有他们三人异军突起,加上刀狱皇和风后,不死血族的整体实力,已不弱于阎罗族多少,堪称此次狩天之战最强大势力之一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这么做了!”

    无疆的双手食指和中指合并,双臂交错,结成十字形手印。

    眉心的黑色电纹,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,无疆将体内的黑暗之力完全催动,长发飞扬,衣袍鼓胀。受到黑暗之力的影响,他的身体,变成一片黑暗,像是一个黑洞在天穹旋转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一道直径一丈的粗壮黑色光束,从黑洞中飞出,直向正在全力以赴操控空间力量的张若尘飞去。黑色光束爆发出来的力量,与暗黑星释放出来的力量,发生共振,越是接近地面,威力越是强大。

    “魔音,紫金葫芦拿去,挡住他片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腰间的紫金葫芦,飞了出去,落到魔音的手中。

    至尊圣器在手,魔音信心大增,单手托起葫芦,五根雪白的玉指中逸散出大量雷电之力,源源不断注入葫芦的底部。

    紫金葫芦的内部,所有至尊铭纹皆被激活。

    葫芦猛烈一震,一边摇晃,一边变大,最后,化为一座紫金色的葫芦山。

    葫芦山的葫芦口,涌出一根金色的火焰光柱,与从天而降的黑暗光束,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至尊之力和黑暗之力,就像两条大江相撞,宣泄出排山倒海的力量波。

    魔音刚刚吞吸了大量天奴,正处在力量的巅峰状态,凭借至尊圣器的威能,竟是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黑色光束。

    陨星神殿的三位大圣,全部都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绝顶强者?而且,还称呼张若尘为主人。这……这血天部族的实力,也太强大了吧!”颜含雨的声音,带有一丝颤意。

    方默峰的脸色凝重,道:“无疆是要攻击张若尘,打破凝固的空间,放出左牧圣君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他得逞,无论如何,左牧圣君必须得死。他不死,一旦报复起来,地狱界的大圣不知会死多少。而我们,更是他的第一目标,必死无疑。”墨厝道。

    三位大圣相互对视一眼,各自打出一道星辉灿烂的修罗战气,注入紫金葫芦,帮助魔音一起,对抗无疆。

    无疆沉哼一声:“就凭你们,也想挡我?”

    一片片冥花花瓣,汇聚到无疆的身后,凝成不多不少一百道手印。

    所有手印,呈环形排列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无疆在施展黑暗毁灭之光的同时,竟然还在施展百手生死掌印?”方默峰的脸色,刷的一下,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无论是黑暗毁灭之光,还是百手生死掌印,都是无疆的绝学,比一般的千问级高阶圣术都要强大。

    无疆是因为精神力足够强大,才是同时施展出两种绝学。

    相当于,以一人之力,爆发出两个人的战力。

    百手生死掌印落下,生成强大的气压,落在下方众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暗黑星上,每一位修士都像是背上了一座山岳,而且,山岳越来越大,越来越沉。陨星神殿的三位大圣,双腿颤抖,只得立即收回修罗战气光柱,护住自己的圣躯。

    “无疆莫非……是想……是想将我们所有人都……镇杀在暗黑星上?”

    颜含雨第一个支撑不住,护体战气被压碎,趴伏到地上,雪白的肌肤中,冒出血珠,身体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墨厝第二个倒下。

    百手生死掌印距离地面,只剩不到百米,掌印中蕴含的死亡劲气,冲击地面的每一位修士。

    张若尘叹息一声,只得将空间力量调转方向,所有空间规则冲向天穹,众人的头顶上方,空间变得凝固,化为一面巨大的空间之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若尘双臂中的龙魂和象魂显化出来,轻飘飘的,一掌向上空按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数十米厚的空间之盾,只是抵挡了一瞬,就被百手生死掌印击碎,空间恢复无形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张若尘打出的掌印,在真理规则的振幅下,爆发出十倍攻击力,化为一只长达数万米的金色大手,与百手生死掌印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直径数千里的暗黑星,被这股力量,震得轻轻一颤。

    上空的一百道手印,全部碎裂而开,化为满天冥花花雨,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另一头,黑暗光柱和至尊之力光柱同时消散,天穹的无疆,和地面的魔音,各自向后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一个回合的交锋,无疆并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无疆心中像是在思索,半晌后,才道:“我失算了!争夺圣意丹的时候,我错过了杀你的最佳时机。如今,你和食圣花联手,已经拥有与我对抗之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即便没有食圣花,你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无疆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,道:“你的真理之道,的确很强,可以爆发出十倍攻击力。可是,身体的承受能力有限,就算半神之体,又能连续不断打出几次十倍攻击力量?”

    “你能破我一次百手生死掌印,能破十次吗?”

    “再说,你难道忘了,我更强大的是精神力和幻术。争夺圣意丹的时候,若不是罗乷公主,你已经死在我的万眼神幻之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向被困在空间中的左牧圣君,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没有张若尘的支撑,冻结的空间,被左牧圣君打破了一大半,瑜皇的箫音,已镇压不住他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无疆,狩天之战的目的,乃是猎杀天奴。不如,先杀死左牧圣君,我们再战?”

    “左牧圣君一死,你们血天部族三大高手聚集,更有两件至尊圣器,我哪里还是对手?”无疆的眼神讥诮,嘴角带着冷笑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张若尘和瑜皇,根本没有被无疆放在眼里,如今却都成长为了不容忽视的强者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你打算救出左牧圣君,与他合作,先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无疆丝毫都不避讳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与天奴合作,杀地狱界的大圣,此事让诸神看见,恐怕会影响你在地狱界的前程。你不会以为,暗黑星的力量,真的可以抵挡住诸神的感知?”

    “诸神看见又如何?反正最后你和左牧圣君,都得死在我的手中。”无疆充满自信,也不在乎左牧圣君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是三方逐鹿,都想杀死另外两方。

    敌人和朋友,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谁最强,就先杀谁。

    对上无疆这样的大敌,张若尘必须全力戒备,无法分心他顾,看到左牧圣君就要脱困而出。他冷喝一声:“魔音,你去助瑜皇一臂之力,务必要镇杀左牧圣君,无疆交给我来对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虚手一抓,将紫金葫芦收回,背上十翼展开,冲天而起,主动向无疆攻击过去。

    收回紫金葫芦,那是因为,张若尘知道冥族的至尊圣器必定掌握在无疆手中。只有凭借至尊圣器,才能对抗至尊圣器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我要在一对一的较量中,将你击败,夺取你元会级天才的命格。”

    无疆长笑一声,眉心的黑色电纹睁开,这一次,没有黑暗光柱涌出,而是显化出一万只眼睛,施展的,正是曾经让张若尘迷失其中的“万眼神幻”。

    凭借他六十六阶的精神力强度,加上幻术地师的身份,即便是婪婴和阎皇图遇到他,都得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陷入幻境,哪怕只是迷失一瞬间,都有可能会丢掉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