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50章 联婪

第2350章 联婪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被阵法笼罩的这片城域,已夷为平地,黑暗、时间、空间三种力量,依旧没有完全消散,在天地间游离。

    此处,化为大圣之下修士的禁区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天穹之上,风云怒起,出现一个直径超过百里的金光漩涡。

    漩涡引动出呼啸的飓风,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波动,使得地面的阎罗族族人,一个个都噤若寒蝉,恐惧不安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阎皇图抬头看去,脸色更加难看,大吼一声:“戒备,将城中所有族人,全部收走。”

    迟了!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金光漩涡中,爆发出空间潮汐,裹挟数之不尽的空间裂缝,冲击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空间潮汐所过之处,一座座建筑倒塌,街道被斩断,阵法光纹被撕裂……随即,整座城池席卷起浓密的黑烟,变得死寂而又破败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阎罗族族人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各位大圣,撑起的防御光罩,仅仅只是护住了少部分的族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没有对与错的战争,只有你杀别人和别人杀你,一切都是血淋淋的,想要取得最终的胜利,必须心狠手辣,不能有任何仁慈。

    地狱界的生存法则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张……若……尘……”

    狂暴的神气波浪,从阎皇图体内涌出,他脸上,一根根青筋,全部凸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阎皇图脚下大地沉陷,在神光包裹之下,冲天而起,一拳击向金光漩涡,将漩涡打得四分五裂,天空随之破开。

    破碎的漩涡中,阎皇图没有发现张若尘的踪迹,又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种满七色海棠的庭院,婪婴充满稚气的眼睛中,浮现出诧异的神色,道:“不愧是时间和空间的掌控者,张若尘居然可以做到来无影去无踪,连我都探查不到他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对于隐匿之道,婪婴颇有心得。

    当初,夺取帝品圣意丹,婪婴就是避开了阎罗族近千位大圣的感知,隐藏到他们的内部,才能偷袭成功。若不是,缺从半路杀出,帝品圣意丹早就落入他的囊中。

    红浮屠道:“更可怕的是,他居然找到了暗时空物质。”

    婪婴的脸色,深深一沉。

    暗时空物质爆发出来的毁灭力,即便是他被击中,多半也会重伤。进入狩天战场之前,张若尘在他眼中,只是蝼蚁,一脚就能踩死。

    听到张若尘击败无疆的消息,才让他重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婪婴对张若尘,终于生出忌惮之心。

    他道:“张若尘若是没有暴露这张底牌,本座与他交手的时候,说不定,真的会吃大亏。至于现在,就算他使用出暗时空物质,也未必伤得了本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的嗅觉灵敏,胜过一般大圣千倍,找一找张若尘,现在是收拾他的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红浮屠的人类头颅破裂,膨胀了数倍,化为一颗硕大的兽头。

    他的鼻子,如同牛鼻一般,占据头颅三分之一的体积,非常巨大,深深的一吸,顿时细细缕缕的气味,皆向体内涌去。

    蓦地,红浮屠发现了什么,眼神猛然一变。

    他身上血红色的肌肉中,涌出一根根雷电,就要全力一拳往身后的方向打去。因为,他发现,张若尘的气息,就在这座庭院中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要在这里动手吗?”张若尘的声音,凭空响起。

    庭院中,看不见他的身影,如幽灵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婪婴颇为镇定,双瞳浮现出九光十八色,锁定了其中一个方向,向池塘对岸望去,邪笑一声:“厉害啊,居然找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红浮屠散去身上的力量,如同一尊铁塔,站在婪婴身旁。

    在这里,红浮屠还真不敢出手,毕竟城中聚集有大批阎罗族的大圣,一旦暴露位置,想要脱身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形,在池畔,一点点的显现出来,变得凝实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们在观察我的时候,我是会生出感应的。尽管你们将自己隐藏得很好,可是,却瞒不过真理之眼。”

    婪婴唇红齿白,皮肤银光四色,道:“那么,你的真理之眼,怎么没有看破缺的陷阱呢?”

    张若尘腰挂葫芦,显得颇为洒脱,笑道:“虚无的力量,可以将靠近他的真理,化解于无形。就像你的这双眼睛,能够发现我,却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,就是自投罗网。你真以为我们不敢出手?你要明白,相比于我们,阎罗族更想杀的是你。”红浮屠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道:“我能从他们的围攻之中逃走一次,就能逃走两次。你们呢?若是生死八子,将你们困在不死不灭大阵中,你们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婪婴的眼神,变得阴沉,道:“你已经受伤了,还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受伤的人,敢主动来找你们吗?”

    婪婴背负双手,目不转睛,仔细观察张若尘。

    如果确定张若尘已经受了重伤,他会动用至尊圣器,以最快的速度,将他镇压,然后在阎罗族修士赶到之前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张若尘风轻云淡,道:“其实我们之间,并没有什么仇恨。你们二人,不过只是奉了修辰天神的命令,才想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修辰天神的命令,就是你必死的理由。”红浮屠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盯着婪婴,道:“可是眼下,我们最应该做的事,应该是夺取帝品圣意丹。如果再不出手,缺就会将它吞服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他的修为,必定更上一层楼,狩天战场上,再也没有修士可以制衡他。你追了他这么久,他岂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婪婴的眼神,不停变换,笑道:“你为什么肯定,缺很快就要吞服帝品圣意丹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他,肯定会将帝品圣意丹,留到狩天之战后再吞服。那样,我会有足够的时候悟道,或许有机会,将单一一种道,凝聚出三品圣意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缺在悟道,悟的是水之道,而且已经达到很深的层次。另外,你想错了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婪婴问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缺没有想过,要去冲击单一一种道的三品圣意,因为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他是想要,借帝品圣意丹,凝聚出第十种圣意。”

    “第十种圣意……”

    婪婴脸色变得沉重,“第十种圣意”五个字,击中他心中最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九种圣意,被称为大圣能够凝聚出来的极限,可是,帝品圣意丹却也是天地间绝无仅有的宝物。

    若是得它相助,说不定缺真能将第十种圣意凝聚出来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缺的身上,会不会出现更加大的蜕变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还记得,争夺圣意丹的时候,消失的那一枚准帝品圣意丹吗?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,是被缺收走。”

    “凭借帝品圣意丹,凝聚出第十种圣意。”

    “凭借准帝品圣意丹,将第十种圣意,融合到自己存在缺陷的二品圣意之中,从而成为一种顶尖而又圆满的二品圣意。这一天,应该已经不远。”

    婪婴狞然一笑:“所以,你是来找我合作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至少对付缺,夺取帝品圣意丹,是我们共同的目标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婪婴显然已经意动,道:“夺取到帝品圣意丹,又该归谁?”

    “谁活着,归谁。你不是想杀我吗?等解决了缺,我们就来分个生死胜负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婪婴嘴唇上扬,指向张若尘,笑道:“很好,我很喜欢你的这个提议。不过,我能感觉得到,缺似乎已经离开了这座城池。想要将他找出来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颗星球就这么大,他能藏到哪里去?再说,阎罗族会帮我们,把他找出来的。我先走了,你们这里,怕是很快就会暴露,阎皇图不是简单人物,会找到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张若尘的身体,化为一粒光点,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红浮屠沉声道:“师弟,你不会真的信了他吧?”

    婪婴笑道:“张若尘当然不可信,但是他的话,却很有道理。多方博弈,先杀最强者,缺必须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阎罗族呢?恐怕阎罗族,比缺更可怕。张若尘已经成长到如此强大的地步,与他齐名的阎无神,绝不会落后太多。阎皇图、阎无神,再加生死八子,这样的阵容,即便是缺也要望风而逃。”红浮屠道。

    婪婴道:“阎罗族最想对付的是张若尘,而不是我们。你以为,收拾了缺之后,我真的会去和张若尘生死一战?我只需将他卖给阎罗族,就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此地张若尘能够找来,阎皇图也一定能找来,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婪婴和红浮屠离开没多久,阎皇图便是出现在了这片七彩色的海棠花中,脸色沉冷如霜。

    觋走进庭院,道:“这里是婪婴和红浮屠的藏身之地?”

    “刚才空间潮汐席卷而下,只有少数一些地方,抵挡住了那股力量,这里,就是其中之一。可惜,他们已经离开。”

    阎皇图脸色阴晴不定,心中蕴着怒火,却又用意志控制自己,让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和克制。

    修行先修心。

    练功先练神。

    觋愤然道:“这几人,将阎罗族的本族星,当成了什么地方?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实在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历届狩天之战以来,阎罗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动过,至高一族的威严,被缺、婪婴、张若尘三人狠狠的践踏。脸,丢大了!

    阎皇图道:“看来,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可以将他们全部引出来,从而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觋问道。

    阎皇图若有所思的道:“阎罗族本族星内部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万一本族星的机缘,真的被他们夺走了呢?”觋有些担忧,觉得阎皇图此举,颇为冒险。

    觋连忙,道:“依我之见,倒是可以派遣十位大圣,将本族星上的族人,全部收入衣袍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张若尘杀人,岂不是更加方便?再说,你敢保证,被收到一起的族人之中,没有张若尘?没有婪婴?没有缺?”

    阎皇图继续道:“放心吧!本族星的机缘,无神多半已经夺取到手。将野心勃勃的缺、张若尘、婪婴,引入地底,他们自己就会先战起来,我们只需最后去收网就行。”

    觋道:“他们个个都很精明,想要将他们引入本族星的内部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他们十分精明,而且实力强大,所以,即便明知是陷阱,也会去一探究竟。”阎皇图把玩着手指,细细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婪婴和红浮屠分开后,张若尘离开了这座城池,遁入进海底。

    使用暗时空物质破阵,的确伤到了他自己,而且,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来到海底,他又继续向下,冲入进数万米深的泥石层,布置出一座隐匿阵法后,他才是将一口黑色的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是难以控制的黑暗力量,将他反噬。

    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,对他的冲击,几乎都被他化解。

    动用净灭神火和神木之心的力量,张若尘将体内的黑暗力量,尽数炼化,伤势虽然没有痊愈,不过,也已经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“以后使用暗时空物质,还是要小心一些才行。”张若尘暗道。

    走出阵法,张若尘仔细想了想,没有立即回到地面,而是向地心的更深处冲去,打算寻找阎罗族本族星内部的机缘。

    来都来了,总要去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即便是在地底深处,也能保持极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出乎他预料的是,阎罗族本族星的地质结构,除了十分坚硬以外,内部根本没有别的空间,与鬼族本族星和不死血族本族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时辰过去,张若尘从星球另一头的深海中飞出,悬浮在了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不应该啊!难道阎罗族本族星的机缘,不在地心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敢使用精神力探查,怕被阎罗族的大圣察觉,于是,放弃了继续寻找机缘的想法,打算先去本族星上的城池中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这么久过去,阎罗族不可能一直坐以待毙,应该有进一步的行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