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51章 折仙

第2351章 折仙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齐风岛,是这颗星球上排名第五大的岛屿,居住有接近一千万阎罗族族人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族人,天生拥有强大的实力,即便是凡人,也能单手举起一头大象。他们之中的修行者,自然是不少。

    登上这座岛屿,张若尘在一座简陋的码头,找到一间茶棚,用泥瓷粗碗,喝苦涩微烫的茶。

    茶,很普通,很平凡。

    可是,喝在口中,却让张若尘的心绪变得沉定,想起曾经踏上修炼之路的初心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那么多恩怨,没有不断落到身上的压迫,没有“圣明皇太子”或者“九王子”的特殊出身,自己应该也可以过上一世安定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而不是,像现在这样,来到这颗星球的目的,是为了抢夺,是为了杀人,杀一群与自己没有任何恩怨的低境界修士和凡人。

    都是必须要去做的事,却不是自己心中最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,与自己初心,似乎已经背道而驰。接下来要走的路,又在何方?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碗中茶黄色的水面。

    水中的自己,好陌生啊,有些不认识了!

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一碗喝尽,张若尘收拾起情绪,眼神变得锐利无比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,还是得走。

    他早已没有退路,后退一步,便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百粒精神力光点,从张若尘体内飞出,瞬间落到齐风岛的各个地域,化为一百道精神力念头分身。

    很快,在一座小城中,他的其中一道精神力念头,听到两位坐镇此岛的不朽境大圣,谈论一件事,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北极出现了佛光,照耀千里之地,看来本族星的机缘已经出世,多半会被阎无神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本圣收到的消息是,北极出现了一座佛光虹桥,横跨冰川大陆。有佛音,从地底传出,如同万佛朝宗。”

    “最初的时候,阎皇图猜测,本族星的机缘,有可能是一颗佛祖舍利。毕竟……那个地方,佛气浓厚,品质高得惊人,并且出现了佛祖影像和菩提树虚影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,又有最新消息传出?”

    “什么最新消息?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,颇为低沉的道:“据说,佛门至宝明镜台,有可能也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开始,张若尘还在仔细聆听。

    可是,听到“佛祖舍利”和“明镜台”后,脸上便是浮现出一道笑意,轻轻的摇头。

    佛门诞生以来,不知已经过去多少万年,但是,能够称“佛祖”的,仅有六位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佛祖,被天下佛修,称为“六祖”,圆寂于上一个元会,天庭成立之前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世间再无佛祖。

    六祖圆寂,留下八万四千颗舍利,是为佛祖舍利,为佛门无上至宝。佛门的菩萨和佛,都想获取一枚,以此参悟达到佛祖境界的妙法。

    可是,这八万四千颗舍利,有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在诞生的那一刻,便是化为了明镜台。只剩十颗佛祖舍利,分别存放在佛门的十大圣地。

    试问佛祖舍利这样的宝物,怎么可能流落到地狱界?

    再说明镜台,传说,不仅仅只是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佛祖舍利凝聚而成,后来,不知是谁,不知以何种手段,将其炼成了一件佛器。

    做为战兵,明镜台的威力,堪比神器。

    做为佛宝,它可以助天下佛修悟道。

    做为佛祖舍利的结晶,它能让文明开化,众生生智,万物通灵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明镜台是比神器还要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佛祖舍利,明镜台,看来阎皇图是想以它们为诱饵,将我、婪婴、缺,都引去北极冰川大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精神力念头收回,心中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看出这是一个陷阱,可是,张若尘无法压制心中的悸动,目光忍不住向北望去。

    北方天空,的确有淡淡的金霞浮现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还有什么比吞服帝品圣意丹,更能参悟出单一一道的顶尖圣意,那么此物必定是佛祖舍利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还有什么比吞服准帝品圣意丹,更能帮助融合圣意,那么,明镜台必定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阎皇图正是看出,当前,对张若尘、婪婴、缺来说,修炼圣意和融合圣意是最重要的事,所以才会放出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不去,必定心绪不宁,无法进入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“好吧!为了融合出一品圣意,就算这个消息只有万分之一可信,也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十分清楚,自己现在走的路有多么艰难,所以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将右手食指,割开一道血痕,从里面滴出一滴大圣血液,落入茶碗中。

    茶碗中的水沸腾,化为一团血气。

    血气凝聚成另一个张若尘。

    分身腾空而去,飞向北方。

    坐镇齐风岛的两位不朽境大圣,在分身飞过他们头顶的时候,生出感应。二人对视一眼,正要传音给阎皇图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整座齐风岛,长达一千多里,被一股恐怖绝伦的空间气压,压得山河崩碎,大地沉陷。

    山岳化为平地,所有建筑全部碾碎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整座岛屿,沉入进了海底,不知多少阎罗族的族人葬生。更可怕的是,他们至死都不知道,自己的敌人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天呐!这是……这是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星球毁灭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码头处,一个个正在搬运货物的阎罗族族人,吓得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亲眼看见天崩地裂的景象,除了这座码头,别的地方,都化为海域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茶棚中的煮茶人,浑身发软,战战兢兢的,盯着依旧坐在板凳上的张若尘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从始至终,都显得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可是,他亲眼看见,刚才就是这个年轻人,抬起手掌又按下去的时候,一片广阔的大地,消失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……你这个魔鬼……鬼……”煮茶人恐惧到了极点,哆嗦着嘴唇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起身,本想结账离开,却发现身上没有带钱财之类的东西,于是,从头上,拔下一根头发,放到桌上,道:“这,算茶钱吧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正打算飞走。

    煮茶人鼓起勇气,愤怒的道:“你为什么,不连我们一起杀死?”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望天,沉默了半晌,道:“我眼前看得见的,还是活生生的人。看不见的,他们已经是蝼蚁。”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金光闪过,张若尘已然离开。

    煮茶人从地上,艰难的爬了起来,看向桌上的那根头发。

    “一根头发做茶钱,他……他以为自己是谁?”

    煮茶人的手指,摸到张若尘的那根头发上面,顿时,一股令他难以承受的圣道力量,涌入进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阎罗族的两位不朽境大圣,从海底飞起来,二人都受了严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快,快给阎皇图传讯,齐风岛被张若尘击沉,他已向北而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罗族本族星的北极,本是一片冰川大陆,可是现在,数千米厚的冰层绝大多数都已经融化,露出黑色泥土和岩石。

    空气清冷。

    天空,被一片片金云覆盖,其中一些云层缝隙中,笔直的,射下一道道光束。

    张若尘降落到这片大陆上,细细聆听,果然隐隐约约听到,有佛音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诵音者,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佛气,呼吸吐纳之后,我的精神力有明显的增长。这样的宝地,阎无神和阎皇图他们是造不出来的,看来,阎罗族本族星的机缘,的确是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佛气浓郁之地,必定孕育出天地灵宝,吞服后,应该可以提升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边前行,一边释放出精神力探查。

    越向大陆深处走去,佛气越是浓郁,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,若不是知道身处地狱界,张若尘肯定会以为来到了某座佛门圣地。

    天地规则,出现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竟然只能调动自己体内的圣道规则,无法引动天地间的规则之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空间中,出现了道锁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道锁?难道是来到了一位佛的佛境世界?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,既有一丝期待,又生出更强烈的警惕。

    期待的是,这样一处了不得的佛境,必定有佛门至宝。

    警惕的是,既然有道锁存在,这座大陆,阎罗族必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,前面的路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所谓“道锁”,就是天道枷锁。

    天道枷锁与修士体内的枷锁一样,都会禁锢修士的力量,有的禁锢肉身,有的禁锢圣魂,有的禁锢精神力……

    天道枷锁越多,对修士的压制越大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神的神境世界中,便是存在大量道锁。那是神灵自己的道,凝成的道锁。

    前方,出现一座巍峨的山岳。

    山的形状,像是一尊数百里长的巨大睡佛。

    山体上方,金云灿烂。

    站在五百里外,张若尘看向睡佛,心中都感到震撼,生出一股莫名的敬畏,更加确定,这里的确不凡,必定存在大机缘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我在这里,等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前方,一道窈窕的身影,从一座冰雪山丘后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,身穿白衣,十分美丽,有着一头黑色长发,手握一支三尺长的笔。

    整个人看上去很文雅,带有书卷气息。

    那种气质,与圣书才女颇像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身上,却多了几分英气,与冰冷。

    虽然此女没有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只是挣断了九十九道枷锁,可是,张若尘却在她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,狩天战场上,还能让他有危险感觉的人物,已不到十个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张若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阎罗族,阎折仙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看到过你的信息,据说,你是阎罗族这一代最厉害的精神力天才,曾经得到过太上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的了解,就这么多吗?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观察她,道:“你今年,不到三百岁。精通的,应该是符道吧?精神力强度,应该是刚刚达到六十五阶。我猜,你是在这里,得到了机缘,精神力才突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是有几分眼力,阎无神将你视为第一大敌,不是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又道:“可惜,你不该孤身闯阎罗族本族星,更不该大开杀戒。你要知道,历史上,像你这样胆大妄为的人,全部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。你,不会例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就凭你,能让我死无葬身之地?”

    阎折仙将手中的笔提了起来,指向张若尘,道:“就凭我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,身上飞出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,犹如数十柄刀刃在飞舞,向阎折仙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受道锁的影响,即便是大圣,也无法在这里发挥出惊天东西的毁灭力量。

    阎折仙手腕扭动,笔若游龙,快速画出一道圆形符文。

    瞬间,密密麻麻的光纹,将她身体包裹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空间裂谷撞击在光纹上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天戟!”

    阎折仙的纤长身形,飘飞起来,挥笔向张若尘一划。

    笔痕,化为一柄战戟,如同流星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张若尘的身体,被战戟击穿,化为了一缕血气,飘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阎折仙的双目冷然,扬声道:“张若尘,我知道你的本尊就在附近,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阎罗族的确是高手如云,藏龙卧虎,比我想象中,还要强大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体,凭空显现出来,背负双手,向阎折仙所在的方向走去,道:“但,就你一人来对付我,是不是太轻视我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只有我一人,但是,如果你连我都无法战胜,他们也就没必要现身。”阎折仙星眸中,充满信心,美丽身姿显得更有夺人心魄的气质。

    对上张若尘这样的强者,她不仅没有惧意,反而颇为欣喜。

    喜悦,藏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禁一界符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玉手持笔,在半空,书写出一个“界”字,向张若尘飞去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那是一个“界”字,在张若尘眼中,却有一片宏伟壮阔的世界,向他压来。这座世界,无比真实,带给他实质性的压迫力,完全不像是幻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