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56章 绝世之战

第2356章 绝世之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虚无的力量,似乎并不能无敌,在空间、本源、杀戮、混沌……种种力量的干涉下,隐隐间,竟然被压制住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细细的观察和参悟,对虚无,他了解得太少。

    每一次,缺的身体化为虚无,以视觉和精神力也感知不到他的存在。可是,只是一瞬间,阎无神和婪婴释放出的场域,就能将他重新逼出来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没有修炼命运之道,却修炼出本源之光,变得越来越难对付。此人,当是我一世之敌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个人,可以给张若尘造成这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也从来没有一个人,能够得到张若尘如此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与阎无神战过三次,三次张若尘似乎都略胜一筹,但,却是底牌尽出,赢得很险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可能败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在地狱界,张若尘有日晷帮助,又有各种机缘,可是依旧没能将二人的差距拉开。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稍有松懈,就会被阎无神超越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存在,就像是一条凶恶的猛兽,追在张若尘身后,有时,甚至能够与他并驾齐驱,逼得张若尘不敢在原地停歇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张若尘并不惧怕这样的对手,反而希望这样的对手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他才能永远保持一颗进取和拼搏的心。

    人,不能没有压力。

    上一个元会,若是没有荒天,只十多万年的修炼,血绝战神的修为绝对达不到现在的高度。

    本源之光,是将本源之道修炼到极高层次,才有可能衍化出来的光芒,被称为天地诞生之初的第一缕光芒。

    有了本源之光,后,才有万物。

    这种光芒,既能创造万物,也能毁灭万物,更能重塑万物。

    万物自然也包括修士自己。

    被本源之光照耀到的地方,泥土、水、树木、花朵,全部化为一颗颗肉眼难以看见的微粒。整个世界,犹如沙子做的一般,此刻,快速分解。

    被本源之光照耀的缺,也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附近,有虚无的力量环绕,挡住了本源之光,身体没有分解。但是,虚无的力量,却也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恒古之道,相生相克。

    “本源之光可以压制虚无,逼得缺只能现身与他们战斗。空间和时间,能够做到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思考应付虚无和缺的策略,却失望的发现。若是,缺进入虚无状态,他只能利用空间和时间,立即遁走,最多只能保证逃得性命。

    千问境之下,能够在缺的追杀下保住性命的,绝对不超过五个,无疆和罗生天,甚至阎皇图都未必做得到。

    千问境之中的大圣,与缺交手,能够活命的,估计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张若尘有把握保住性命,看似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,可是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只能逃走保命,主要是因为,缺一旦进入虚无状态,也就不在时间和空间之中。时间和空间,对他再难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有了!虚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虚时间,与虚无有共通的地方,或能将其克制。

    所谓虚时间,其实就是脱离了时间规则范畴的时间,已经不在时间之中。

    实,为正。

    虚,为负。

    人永远站在时间长河的某一点,前方是时间,身后就是虚时间。

    若是,张若尘的时间造诣再高一些,能够凝聚出更多的“绝对自我时间印记”,与修炼出来的虚时间领域融合在一起,化为绝对虚时间领域。

    绝对虚时间领域,对缺,一定能够造成克制。

    若是绝对虚时间领域足够强大,很有可能,还会出现时间倒流的情况。也就是,时间为负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个刹那的时间倒流,就够张若尘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时间倒流太难太难,以张若尘现在的时间造诣,仅仅只能一次性凝聚出数道绝对自我时间印记而已。距离凝聚绝对虚时间领域,都还颇为遥远。

    “现阶段……真的没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直觉得,缺肯定是受到了某种约束,所以,在狩天战场上,不敢杀人。这样的猜测,此刻也得到了证实,与婪婴和阎无神的交手中,他一直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可是,离开狩天战场后呢?

    那时,怎么与他斗?

    张若尘轻轻一叹,闭上双眼,将自己的心念完全沉浸下来,去感知缺身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时间和空间,乃是恒古之道,必能在某一方面制约虚无。我之所以感到难以应对,必定是因为,还不够了解虚无。”

    渐渐的,战斗声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,越来越宁静,进入一种玄奇的境界。一粒粒星辰光点,从体内逸散出来,在空间真域中,衍化出一片星海世界。

    真理之心在他的体内,绽放出璀璨的光华。

    顿时,远处缺的一举一动,招式变化,步法转换,尽皆在他脑海中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奇境,持续了片刻,便是消失。

    张若尘豁然睁开双眼,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我的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,都没有修炼出圣意,更加没有奥义的加持。目前,的确还很难与缺的虚无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在真理之道上,我不仅拥有奥义,还拥有真理之心。缺修炼出来的虚无,又怎能避得开真理之心的感知?”

    想通此处,张若尘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同时,他心中暗下决心,狩天大宴结束,一定要立即去找须弥圣僧的圆寂之地。

    只有在那里,才有机会找到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,他的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,才能实现大突破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张若尘使用真理之心感知缺的时候,正在与婪婴和阎无神交手的缺,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他立即意识到,附近必定还隐藏有高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,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缺心生不安,不再与婪婴和阎无神缠斗。

    一柄长剑,从眉心飞出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剑,长达四尺二寸,薄如蝉翼,散发出刺目的白光,很像是光凝成的剑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缺潇洒写意的,反手一剑挥出,剑气如月华神光,以一种刁钻诡异的角度,击中阎无神的九丈六金身。

    半佛之体和金身结合,阎无神的防御,与阎皇图的皇道神骨相比,怕是都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剑在金色的手臂上拖动,冒出一粒粒金色光点。

    阎无神终是没能挡住,庞大的金色身体,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手臂上,出现一道浅浅的剑痕。

    阎无神心中凛然,缺这看似随意的一剑,因为融入了虚无之力,竟然差一点破了他的金身。

    另一头,缺又一剑破开婪婴的雏形宇宙,在他幼嫩的脸上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,头颅差一点被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婪婴和阎无神,站在缺的左右两侧,暂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心中,显然都有一股强烈的震撼,意识到,缺终于认真了起来,比先前强大了一截。

    缺身体时虚时实,优雅的提起长剑,两根手指,在上面轻轻抹划,道:“此剑,是我的规则帝器,一直孕育在圣源中。今天是它第四次,显现在人前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你们不死,应该记住它的名字,影丹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五指紧紧一握,金光闪烁,手臂上的剑痕消失,笑道:“将规则帝器,修炼到你这种层次,你算得上是这个元会,神之下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缺道:“你们根本不懂规则帝器存在的意义,至尊圣器很强吗?神器很强吗?很强!但,都是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真正成为傲立宇宙间的绝世人物,必须修炼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规则帝器,是由我自己参悟出来的规则凝聚而成,是我自己的一部分。我参悟出来的圣道规则越完美,它就越完美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圣道如果出现偏差,它也会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未来,不是要掌控某一件神器。而是,要将我自己的规则帝器,孕育成一件神器。神器,是不朽的,我也会与它一起不朽。”

    绝大多数修士,修炼规则帝器,都只是将它当成自己的道在打磨。

    真正使用规则帝器做战兵的修士,其实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缺能够修炼到现在的高度,不仅心智出类拔萃,对圣道自然也有独到的理解,绝不是泛泛之辈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也修炼了剑道,还将剑道和虚无融会贯通。”婪婴舔了舔嘴唇,凛然笑道,眼中毫无惧意。

    缺提剑傲然而立,道:“我哪里做得到剑道和虚无的融合,只不过是在走前人的路。虚无剑法,是多年前,我师尊败给时间剑法后,花费一个元会的时间,才创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师尊剑法大乘,可惜当年击败他的那人却已经死去,终是无法雪耻。”

    婪婴的手,伸进胸口,从血肉中抓出了一柄血红色的剑。

    剑体细长,散发出妖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修剑,不如你先试试我的阿修罗剑。”

    “噔!”

    婪婴的手指,在剑体上一弹。

    顿时,一道道至尊之力和杀戮之气,汹涌滂湃的向外逸散。

    婪婴一共有六柄剑,每一柄都极为不凡,其中有两柄是至尊圣器,四柄是神遗古器。

    其中阿修罗剑,又在六剑中排名第一,所以被他带上了狩天战场。

    关于阿修罗剑有无数传说,有一种说法,它是修罗族最伟大古神阿修罗曾经的佩剑,本是一件神器。但是,因为一场惊天动地的神战,阿修罗剑断碎。

    阿修罗的后人,收集齐碎片,重新铸剑,却只铸出了一件至尊圣器。

    婪婴之所以能够得到阿修罗剑,乃是因为,登上了阿修罗古神的墓葬之地,阿修罗山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婪婴在阿修罗山中得到了什么机缘,只知道他下山后,手中便是提着这柄阿修罗剑,并且修成了《阿修罗剑法》。

    被阎皇图和婪婴追击的这些天,缺早已见识过阿修罗剑的威力,眼神慎重,道:“张若尘,既然你已经来了,就别再隐藏。”

    婪婴和阎无神的眼中,都露出一丝异样之色。

    张若尘收起空间真域,显现出身形,缓缓的,迈步向他们走去,道:“不愧是百枷境大圆满排名第一的人物,与两大高手交锋,竟然还有余力感知到我隐藏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诈你而已,并不确定,你真的隐藏在附近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扫视向婪婴和阎无神,道:“先联手击杀他,再争帝品圣意丹的归属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还有与你联手的一天。”阎无神笑道。

    婪婴身上释放出九光十八色,映照整个天地,手中阿修罗剑,已是挥斩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!杀!杀……”

    这片地域,瞬间杀声四起,血光弥漫。

    千军万马的战场显现出来,有手持骨矛的鬼骑,有提着利剑的巨人,有身披黑袍的亡灵……,剑一动,修罗世界便是显化出来,四人仿佛来到古老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空间剑舞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激发出真理界形,身体四周显化出三十六柄空间之剑。

    剑影围绕身体飞行,与真理规则不断结合,爆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波动。等到剑气波动,增幅到十倍之时,才是如同剑雨一般飞向缺。

    “千首千身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分出九百九十九道分身,遍布天地四方,竟是直接施展出阎罗族的禁术,千首千首阎罗大术。

    本尊和九百九十九道分身,都凝聚出一座本源道塔。

    一千座本源道塔,携带本源之光,向缺镇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自我踏入狩天战场以来,今天,终于让我生出了一丝危险的感觉,杀尽你们,我就是这个时代的唯一。”

    缺眼中神光大盛,身上的气势瞬间攀升到顶点,一根根长发倒冲起来。

    手中的影丹,划出一道蛇形轨痕,撕裂开修罗世界,将千军万马打得风吹雾散。剑气如闪电,与婪婴手中的阿修罗剑,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虚无吞噬了剑体上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能够震碎大圣耳膜的巨声响起,婪婴向后倒飞出去,双脚再次落地,又一连后退数十里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没有半分停留,婪婴大吼一声,再次冲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