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63章 戏折仙

第2363章 戏折仙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缺连斩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出手快、准、狠,显然今天是被打出真火,顾不得什么“不能杀生”的禁令。

    正在他准备斩杀生死八子第四人的时候,漆黑一片的铜庙中,绽放出本源之光。

    阎无神从黑暗中冲出,身上一半的血肉都消失不见,显露出大量金灿灿的骨骼,面目狰狞,犹如地狱阎罗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掌心,有本源规则,凝聚出一座本源道塔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身体弹跃而起,将本源道塔砸向缺。

    阎无神今天,也被打出怒火。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铜庙被强大的力量气劲填充,风声呼啸,气涌滂湃。

    缺只得放弃杀念,反手一剑,拖出一道绚烂刺目的弧形剑光,劈斩向本源道塔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本源道塔崩碎,化为更加刺目的本源之光。

    阎无神和缺,各自吐出一口鲜血,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剩下的五位生死八子,全部出现到铜庙中,看见躺在地上的三人,发现三人的生命之气在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生死八子,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修炼,情同手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他们睚眦欲裂,各自撑起《生命天书》和《死亡天书》,运转残缺的不死不灭大阵,向缺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缺半跪在地上,以剑撑身体,咬着血淋淋的牙齿,迎杀上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阎无神瞥了一眼,心中极为惊讶。

    在铜庙这么狭小的空间中,引动了暗时空物质,他竟然能够活下来。

    阎无神伤得极重,从地上爬起来后,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,便是冲到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的旁边,调动本源力量和佛光,净化侵入三人体内的虚无之气。

    缺的三剑,直击要害,更有虚无之力侵入三人体内。

    若是不及时化解虚无力量,三人的生命力就算再强大,片刻间,也会被虚无吞噬,死得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张若尘化为一道清风,从铜像顶部飞落而下,向阎无神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目光,也盯向他。

    目光相对,二人眼神中,都蕴含各种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出手,此刻是杀阎无神的最佳时机,而且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是,张若尘却没有出手,迅速收回目光,冲向铜庙的庙门。

    像阎无神这样的对手,张若尘不想在他救人的时候,将他杀死。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阎无神不能杀。

    暗时空物质摧毁了庙中的符纹和大量阵纹,张若尘刚刚来到门口,发现,空气中,悬浮有一道道残留的阵法铭纹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前方,一道刺目的剑光飞来,光芒炽白,刺得张若尘的眼睛都要瞎掉一般。

    张若尘连忙闭眼,以精神力感知。

    “是九品剑阵。”

    刺目的剑光,是八十一柄战剑散发出来,在数十位大圣阵法师的操控下,化为一条战剑长龙,冲击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张若尘探出右手,五指旋转。

    顿时,身前的空间中,凝聚出三十六柄空间之剑,与飞来的八十一柄战剑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座九品剑阵,有阵法地师坐镇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两种战剑对碰,发出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剑鸣。

    剑光衍化出成千上万道,凌厉的剑气飞出去,与铜庙的墙壁、柱子、地板碰撞,留下一道道白痕。

    铜庙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铸炼而成,也不知蕴含什么神秘的力量,即便是大圣也无法摧毁,即便是暗时空物质也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“紫金葫芦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唤出紫金葫芦,以至尊之力护住身体,手臂向地面一按。

    三十六柄空间之剑,化为一条剑路,剑体翻滚,从地面,一直冲向远处,击在主持剑阵的那位阵法地师身上。

    “哧!哧!哧!”

    那位阵法地师的防御被击穿,三柄空间之剑,从他的胸口、腹部、右腿刺穿过去。

    那位阵法地师发出一道惨叫,被打得向后抛飞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要被另外七柄空间之剑击中,遭受乱剑绞杀的死劫,阎折仙手中那只碧绿色的笔,挥画出去,形成七道符纹,将七柄空间之剑斩断。

    失去阵法地师的主持,九品剑阵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上,爆发出一股空间震荡力量,击中八十一柄战剑。

    所有战剑,七零八落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阎折仙的身体,悬浮在三百八十四阶青铜阶梯的上空,与张若尘水平对视,一双秀目,冷而锐利,道:“没想到,你竟然可以杀出铜庙,就让我再来会一会你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想阎罗族死伤惨重,最好别拦我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说到底,狩天之战和天庭地狱的功德之战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功德之战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是生死之战。

    狩天之战,只是地狱界各族间的竞争战斗,并不是一定要分出生死,只能算是一场利益之战,荣辱之战。

    若是不到万不得已,张若尘不想在狩天战场上,与阎罗族交恶太深。

    “大鲲鹏符!”

    阎折仙手中的笔,侵染了鲲鹏的血液,画出一只真实的鲲鹏。

    鲲鹏展翅,飞向庙门。

    张若尘背上破破烂烂的十只金翼展开,化为一道金光,将鲲鹏斩断成两半,紧接着,向漆黑一片夜雨之中飞去。

    刚刚飞出一段距离,张若尘察觉到不妙。

    夜雨消失了!

    眼前一片明亮,四周寒风袭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座白雪茫茫的世界,群山银装素裹,雪花飘零,一眼看不到世界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幻阵!”

    张若尘摊开手掌,将一片雪花,接在掌心。

    雪花融化,变成一滴冰水。

    很真实,不像幻境。

    “好高明的幻阵,应该是阵法地师和幻术地师一起布置出来,阎罗族还真是人才济济。”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现在知道自己中计了吧?我根本没有打算,与你单独对决,只是想要引你入阵而已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的声音依旧清冷,却格外动听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广阔的冰川世界,大地震动。

    七座高耸入云的冰雪山峰,破开地面,耸立起来。

    七峰的形态,像是七座鬼煞,面容可怖,却又释放出强大的压迫力量,从七大方位落到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这股压迫力量,是真实存在,将张若尘撑起的空间真域、虚时间领域、真理界形不断压缩,使得他能够活动的空间,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万里冰川幻阵,加上地藏七煞符,近百位大圣符师和大圣阵法师一起出手,够镇杀你了吧?”

    阎折仙的身形,出现到其中一座雪峰的顶部,容貌秀丽,气质出尘,像是一朵纯洁无瑕的雪莲。

    张若尘处变不惊,道:“有阵法地师、符道地师、幻术地师一起出手,布置出这样两座大阵,别说杀我,就算杀万死一生境的大圣,也都足够。”

    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自废修为,可有一条活路。考虑清楚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你们的布置,的确可以杀我。但是,你现在也在阵法中,我可以保证,在阵法杀死我之前,我可以先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阎折仙只是说出一道声音,寒风中,却响起七道叠音。

    另外六座雪峰顶部,也都出现一位阎折仙,依旧白衣飘飘,手持翠笔,像极了冰雪仙子。

    七位阎折仙,难分真假。

    没办法,要让地藏七煞符发挥出强大的力量,阎折仙必须进阵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七峰顶部的阎折仙都看了看,道:“你们怕是并不知道我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诣有多么高深,用幻阵来对付我,将是你们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张若尘化为一道金芒,以最快速度,飞向其中一座雪峰的顶部。

    阎折仙看着直飞而来的张若尘,清理的脸蛋上,浮现出一道惊容,暗道:“幻阵可不是幻术,他竟然能够轻松识破。他难道还是真理掌控者?”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阎折仙立即催动符纹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万里冰川幻阵,她也有信心,凭借地藏七煞,将受了重伤的张若尘镇杀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座雪峰动了,它的形态像鬼煞,一双巨大的冰雪之手,结出一道古印,向张若尘拍击下去。

    这道掌印,力量之强,不下于千问境巅峰大圣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张若尘爆发出极致的速度避开,继续向上飞去。

    第二座鬼煞形态的雪峰结印。

    第三座雪峰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一连避开五座雪峰打出的力量,终于在第六座雪峰打出掌印的时候避无可避,只得催动紫金葫芦,激发出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葫芦口,涌出粗壮的金色火柱,与云朵一般巨大的雪掌对碰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对冲,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此时,第七座雪峰打出的掌印,镇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六十多位大圣符师一起出手,威势太强大,果然不是我现在的修为可以对抗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沉沉一凛,双手离开紫金葫芦,身形闪移,从冰雪掌印的指缝中飞出。

    头顶上方,就是第七道掌印。

    “时间长河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掌打出,数千万道时间规则从体内涌出,引动这片空间中的时间印记,凝聚出一条长达十万丈的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与那只冰雪掌印对碰在一起,形成时间流速变化,使得掌印下落的速度,变得极其缓慢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张若尘从冰雪掌印的边缘冲飞而起,直冲向峰顶的阎折仙。

    即便阎折仙再怎么沉稳,俏丽的脸上,也都浮现出惊色,整个人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地煞七煞符一旦施展出来,堪比七位千问境巅峰大圣一起出手,即便是对上万死一生境大圣,都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战力就算再逆天,也才只是百枷境而已,怎么可能冲破七煞的攻击圈?

    岂不是说,以张若尘的实力,就算数位千问境巅峰大圣一起出手,也杀不了他?

    张若尘来到阎折仙的近处,五指捏爪,顷刻间,将她手中的笔夺走。

    阎折仙转身欲逃,却被张若尘一爪扣住香肩,美丽的脸上,露出一道痛苦的神色。正想断臂求生,却又被张若尘捏住了脖颈。

    有圣气,从张若尘的指尖涌出,侵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赶紧让那些大圣符师,停止催动符纹,不然……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折仙的脸上,露出坚决之色,贝齿紧咬,道:“你休想,就算我死,也要拉你陪葬。”

    地藏七煞符已经成形,就算没有阎折仙主持,依旧威力无穷,张若尘没有把握将其破掉。擒拿阎折仙,是他能够想到的,唯一破局之法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要杀你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嘴唇,凑近到阎折仙雪白的耳朵边上,轻吐温润的气息,柔声道:“你应该了解我张若尘的,我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。像魂界的潋曦仙子,那样的死敌,我都没有杀,怎么舍得杀你?”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想到先前张若尘没有杀她的原因,很可能是对她抱有某种企图,心中便是一阵恶寒,对此人,讨厌至极。

    阎折仙性格刚烈,释放出精神力,想要继续与张若尘死战。

    可是,精神力才刚刚外放,大脑便是一震刺痛。

    精神力随即散开,无法凝聚成攻击力量。

    “想要利用我,逃离阎罗族的本族星,你是不可能得逞的。”阎折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她晶莹剔透的脸上,亲吻了一下,瞳孔变成血红色,颇为邪狞的道:“既然你说我是无耻之徒,那我只能做无耻的事。就算今日要死,也值了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阎折仙浑身无法动弹,被张若尘亲的那一下,心中更是恶心得要命,恨不得将这个无耻之徒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不知万界神眼,能不能映照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抬头看了一眼,一只手扣住阎折仙的脖颈,另一只手,向她白色衣袍的衣襟位置探了过去,五根手指缓缓的向里面移动,感受着柔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所有符师听令,停止催动符纹。”

    阎折仙浑身慑慑发抖,闭上眼睛,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眼神重新恢复沉凝,收回了手,轻轻抚摸她的脸颊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逃不掉的,那些符师会听我的,但是,阎罗族别的大圣却不会。”阎折仙的娇躯依旧在颤抖,从小到大,从未受过如此折辱。

    张若尘这个无耻之徒,被她列入必杀名单的第一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