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79章 无情无义张若尘

第2379章 无情无义张若尘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虽然,重新凝聚身体,可是麒蝶身上的气息,却虚弱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只有精神力,依旧饱满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给她喘息之机,爆发出急速,左臂燃烧起来,如同烧红的神铁一般,掌印击向麒蝶的胸口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他的身体,仿佛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因精神力强大,麒蝶的反应速度惊人,远超别的千问境大圣。张若尘才刚刚结掌,她已调动精神力,引动来十方风劲。

    这些风劲,比罡风可怕百倍、千倍,可以用来改换世界的地貌,吹移星辰的运行轨迹。

    十方风劲,凝成十尊半透明的人形风皇。

    人形风皇发出长啸声,手持长刀,挥斩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顷刻间,六尊人形风皇被张若尘的掌力击碎,化为混乱的风刃劲气,不知多少圣境天奴,被斩成肉块。

    有人形风皇的刀兵,劈落到张若尘身上,发出金石撞击声。

    全被十只金翼挡下,难以伤到张若尘分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张若尘这一掌,最终还是击在麒蝶身上,将她的圣躯,再次打得碎裂。

    刹那间,麒蝶的身体,又在另一处凝聚出来。

    她双手合并,大喝一声:“凝。”

    仅剩的四尊人形风皇,撞击在一起,化为一尊高达十多丈的骑士,身穿风甲,手持长矛,骑着一头地龙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天地间的风劲,不断向它汇聚过去。

    空气流动的声音,如同大江奔涌。

    骑士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,双瞳散发出蓝色光华,体内电光交织,骑着地龙,向张若尘撞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骑士所过之处,狂风肆掠。

    百丈之内圣境天奴,瞬间身体化为血雾,被风劲搅碎成微粒。即便是不死血族的大圣,也都全部抛飞出去,身上尽是一道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有的大圣,身体被斩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街道中心,看着迎面而来的骑士,长发飞扬起来,道:“我不信,真的打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骑士爆发出的威势,比之当初的左牧圣君,都已经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不过,张若尘今非昔比,已挣断五十条枷锁,再遇到左牧圣君,即便不用至尊圣器,也有把握将其击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三十六柄空间之剑显化出来,悬浮在身体四方。

    “合!”

    三十六柄剑,合为一柄。

    直劈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,将雪石古城中稳固的空间切开,撕裂出一道长长的空间裂缝,从骑士的头顶,贯穿而下。

    风劲汇聚成的骑士,直接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麒蝶脸色惊变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剑气凌厉至极,穿过骑士,跨越数十丈,将她的身体,劈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张若尘不再给麒蝶重新凝合身体的机会,释放出空间真域,将两半肉身,强行拉扯到左右两个方位。一道道空间规则,凝聚成空间锁链,缠绕在她的两半肉身上。

    两半肉身拼命挣扎,爆发出强大的圣力,想要脱困。

    “挣不出去的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困住我的肉身有什么用?我最强的,是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身后,响起麒蝶阴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精神力念头,汇聚在一起,凝聚成一尊类似魂体的巨影。

    是麒蝶的形态。

    麒麟的身躯,蝴蝶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噬魂。”麒蝶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就像早就料到了一般,精神力圣相雷电尊者和不动明王圣相,同时从背部冲出,结合在一起,化为一尊浑身雷电交织的不动明王。

    这尊不动明王,与张若尘长得一模一样,携无穷威势,一脚踩压下去。

    麒蝶拼命与其对抗,可是,不动明王圣相爆发出来的雷电,却将它的精神力念头,不断击碎,让它变得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你的精神力只有六十五阶,怎么可能对抗得了我?”

    麒蝶极其不甘心,嘴里悲愤的嘶吼。

    在狩天战场上,她首次感受到,死亡的威胁。

    凭她的精神力强度,加上千问境的修为,在狩天战场,她觉得,自己可以藐视一切对手。什么石族第一强者,落入她的精神力陷阱后,逃都逃不掉。最后被螭帝,一拳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可是,与张若尘一战,她却战得无比憋屈,不仅完全占不了上风,而且肉身还被打碎了数次。

    有空间真域的制衡,她想逃走,似乎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张若尘淡淡的道:“你的精神力,的确比我强大得多,运用得也出神入化。但是,我有两位始祖的精神意志加持,别说你的精神力只有六十六阶,就算达到六十七阶,六十八阶,也攻不破我的精神防御。破不了精神防御,就凭你的战力,怎么与我斗?”

    不动明王圣相蕴含不动明王的精神意志,与张若尘的精神力圣相结合之后,自然是能够压麒蝶一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,接下来麒蝶肯定是要拼命,甚至有可能自爆圣心和圣源,将雪石古城中的一切生灵都灭杀。

    于是,向魔音投过去一道眼神。

    麒蝶彻底变得疯狂,大笑道:“好你个张若尘,天庭的叛徒,今日,就算是死,我也要让你神形俱灭,更要所有不死血族的大圣一起陪葬。”

    血纹阵法光膜破碎,罗乷一马当先,飞至张若尘和麒蝶的上空,神情无比紧张,道:“小心!她不仅要自爆圣源,更要自爆圣心。圣心一旦自爆,毁灭力更加惊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玉臂一挥,将阴神莲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罗乷调动六十五阶的精神力,强行压制麒蝶想要自爆的精神力念头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她成功。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进入雪石古城,杀个天翻地覆,收集大量积分。一群大圣境之下的天奴,本皇一刀就能斩一片。”

    阵法光膜破碎,刀狱皇欣喜若狂,提刀闯入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麒蝶即将自爆,紊乱的能量充斥整个古城,他顿时吓得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“天呐!这是……逃……”

    刀狱皇当然不会像罗乷那么傻,还跑到毁灭能量最凝聚的中心区域去,连忙展开肉翼,转身便是以最快的速度,向远处逃遁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赶紧逃!

    “张若尘死定了,不死血族完了,一切都完了!”刀狱皇的脑海中,只有这样一道念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罗乷的精神力都很强大,是同代修士之中的顶尖级,可是,依旧阻止不了麒蝶。麒蝶的两半圣躯,已经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精神力躯体,更是释放出精神力风暴,让张若尘和罗乷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魔音催动紫金葫芦,将葫芦口,对准麒蝶所在的方位,红唇微张,轻轻念道:“收!”

    张若尘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,手掌一挥,调动空间真域的力量,将麒蝶的两半肉身和精神力躯体,打向紫金葫芦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将麒蝶收入葫芦后,魔音相当果断,全力将紫金葫芦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,紫金葫芦能不能承受住,一位千问境大圣自爆形成的毁灭能量。毕竟,紫金葫芦并不是纯粹的至尊圣器,是张若尘胡乱炼出来的一件器皿。

    也不知魔音是不是故意的,紫金葫芦飞出去的方向,正是刀狱皇逃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黑暗的虚空中,刀狱皇急速飞行,心中默念:“必须得逃,逃得越远越好,留在那里只会是死路一条。得保住有用之身,不死血族的未来,还需要本皇去撑起一片天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身后,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空间震荡。

    刀狱皇心中惊骇,声音怎么这么近?千问境大圣自爆的毁灭力,比他想象中更可怕。

    刀狱皇甚至有些想要燃烧圣血,动用禁术,让自己爆发出更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但,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一道能量光柱,向他直冲而来,已经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道能量光柱,乃是麒蝶自爆后,从紫金葫芦的葫芦口涌出。

    刀狱皇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,看着比至尊之力还强的能量光柱,从身边冲了过去,一直延伸到千里之外的黑暗空间。

    他和那道能量光柱,仅仅只隔了数丈。

    久久之后,毁灭能量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刀狱皇石化了半晌,一片空白的脑海中,终于恢复思绪,忍不住,倒抽一口凉气。紧接着,他相当果断的,收取了紫金葫芦,急速向雪石古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站在残缺破败的城中,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宁愿对上千问境巅峰的大圣,也不愿意和精神力六十六阶的大圣交手,后者太难缠,而且,一旦自爆,完全无法阻止,等于是要与你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麒蝶如果不是抱着必死之心,而是以自爆,与张若尘谈条件。

    张若尘多半会选择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刚才,若不是罗乷冒着生命危险,及时加入进战圈,调动精神力压制麒蝶,拖延了最为珍贵的那一刹那时间,能不能将麒蝶收入紫金葫芦,还真不好说。至少张若尘,是没有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太危险了!

    简直就是在拿生命在冒险。

    罗乷长裙飘飘,轻盈的落到地面,摊开一只手,托住阴神莲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向她投去,道:“你那天说的话,我有些信了!”

    就此一句。

    罗乷何等聪慧,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话,却故意装着不知,问道:“本公主说过那么多话,你指的是哪一句?”

    四周战斗声不绝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所在的位置,却格外宁静,陷入一种奇异的氛围。

    刚才凶险至极,罗乷却义无反顾的冲上来助他,已无须再多说什么,一切情义,张若尘全都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或许她说过很多假话,可是那一句,应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不是一路人,与其今后痛苦,不如现在就扼制情愫蔓延,斩断一切可能性。在地狱界,张若尘决不允许自己陷入情爱的困境,那将成为他最大的破绽和牵绊。

    刀狱皇手持紫金葫芦,从天而降,大笑道:“若尘大圣,本皇将你的葫芦收了回来,不愧是至尊圣器,一点都没有损毁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,没有一丝羞愧,反而一副大功臣的模样,继续笑道:“幸好本皇眼疾手快,不然它都已经飞到万里之外。虚空太广阔,一旦飞得太远,怕是很难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罗乷以极度厌恶的眼神,盯着刀狱皇,道:“至尊圣器有器灵,可以自己飞回主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刀狱皇装傻,吃惊的道:“是吗?这么神奇的吗?可惜,本皇没有至尊圣器。”

    罗乷道:“刀狱皇,你不用收集积分的吗?战斗还结束呢!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恶战,交给本皇便是。”

    刀狱皇双手将紫金葫芦呈送给了张若尘,随即,身上爆发出如江似海的血煞之气,杀入圣境修士的阵形中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刀狱皇得到紫金葫芦,肯定喜不胜收,会将其据为己有,绝对不可能还给张若尘。

    现在,就算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知道,刀狱皇刚才弃所有不死血族的大圣于不顾,独自一人逃走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临阵脱逃,应该重罚。

    但是,张若尘却没有揭破他。

    在生死面前,选择逃走,不算什么大错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罗乷在生死面前选择迎难而上,与他并肩作战,才显得弥足珍贵。让人怎么能不触动?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刀狱皇离开,罗乷以为张若尘,会说出几句人话。比如,多谢公主殿下出手相助,张若尘一定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又比如,公主殿下情深义重,若尘就算此生不能娶你,心中也必有你一个重要的位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惜,无情无义的张若尘,却转身就走,与魔音一起,猎杀天奴去了。

    罗乷气得鼓大了眼睛,香腮颤动,跺脚道:“真是一个白眼狼,莫非你是认为,本公主对你好,都是应该的?本公主发誓,今后如果再和你说一句话,再对你笑一次,再在心中想起你,再关心你的死活,就自己抽自己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好像没必要因为这个混蛋,虐待自己,罗乷立即在心中反悔,暗道:“就算抽,也该抽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运神殿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的命运之门中,显化出了刚才那一战的画面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从神境世界中走出,道:“麒蝶的精神力,为何没有被封印?是谁负责此事,必须重罚。”

    刚才太凶险,差一点不死血族的大圣,会死一大批。

    “连一个天奴隐藏了精神力都没有发现,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可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处罚疏忽大意的神,只是其次,关键是要奖励积分。麒蝶太强大了,杀死她,至少要给不死血族奖励五百万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对,麒蝶的积分,必须在左牧圣君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件事,命运神殿必须给不死血族一个说法,我族年轻大圣,差一点尽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诸神,相继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为了狩天之战的第一,张若尘和不死血族的年轻大圣,正在战场上拼命。在战场之外,他们自然是据理力争,为不死血族争取最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为了五百万积分,为了第一,为了整个不死血族扬眉吐气,今天不死血族的神灵,全部都摒弃前嫌,团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现在站理,不怕把事闹大。

    反而是命运神殿丢不起这个脸,需要控制事态,以免让外界也知道此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