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393章 水淹命运神殿

第2393章 水淹命运神殿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无论是不死血族的修士,还是骨族的百枷境大圣,被震出河道之后,悬空站在五彩斑斓的星空中,脸上写满震惊。

    “竟然……竟然是一棵树,星球这么庞大的树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内心受到巨大冲击,情不自禁的跪在玉树面前。

    血影神母活着的时候,精神力强大无匹,少有神灵可以比拟。如今死去,随着树身完全呈现出来,残留的精神力波动也逸散而出,能够影响大圣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只有阎皇图、粉红骷髅、血魔……等等,极少数精神意志强大的大圣,可以抵挡住那股精神力侵袭。

    最后两座护星大阵,在星球分解的时候,便是跟着崩溃。

    阎罗族和骨族的修士,汇聚到了一起,退到距离玉树万里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太壮观,也太震撼人心,让他们生出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“快看,快看,五彩光芒是从张若尘的体内散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片天地间的规则,变得无比活跃,正在以张若尘为天地之心,规律性的流动。特别是五行规则,变得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波动,张若尘这是在树下悟了道?”

    阎皇图一双虎目,紧紧锁定纹丝不动的张若尘,即便是他,都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神色。

    张若尘体内的拳道规则、掌道规则、水之道规则、土之道规则、金之道规则、木之道规则,六种规则,一共三十多亿道,全部汇聚在一起,循环流动。

    时而,所有规则,凝聚成六种不同的圣意。

    时而,六种圣意合而为一。

    时而,又散开,化为规则纹路。

    圣意的状态很不稳定,导致从本族星上散离出去的泥土、岩石、水,也在跟着发生匪夷所思的变化。它们前一刻才变成金色,化为金属。后一刻,金属融化,变成了水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水有凝固,变成石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石头中长出密密麻麻的树木,变成一座森林。

    玉树覆盖的那片一万多里的区域内,所有物质,都在发生五行转化,不符合自然规律,完全没有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渐渐的,由六种圣意凝聚出来的阴阳五行圣意,趋于稳定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整个天地,陷入一种奇异的安静状态,像是所有声音都消失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中的诸神,哪怕是从狩天大宴一开始就闭目养神的古神,此刻都将目光投向狩天战场所在的星空方位。

    “六种圣意融为一体,怎么可能做得到?不可能,本神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六种圣意,而且每一种的品级,都达到四品,或者五品,一旦融合,诞生出来的圣意得强到什么地步?”

    “百枷境的修为,怎么会出现如此惊人的五彩光华?”

    所有神灵的心中都生出一道念头,可是,没有任何一位说出口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,都觉得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大圣能够融合出一种五品圣意,便是代表拥有成神的潜力,被称为“真神种子”。

    无论是天庭,还是地狱,绝大多数神灵,都是以四品或者五品圣意,修炼到神境。

    像瑜皇、刀狱皇、阎皇图这样能够修炼出三品圣意的大圣,一旦成神,就是神灵中的强者,能够掌握奥义,会更加容易渡过第一次元会劫难。当然同样修炼出三品圣意的修士之间,也有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至于二品圣意,太罕见了,一旦成神,就是血绝战神和荒天这样的逆天存在,将来有问鼎整个宇宙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张若尘现在的状态,却比血绝战神和荒天年轻时,还要高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一品圣意吧?”

    诸神心中,皆是生出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二品圣意,诸神还能做出判断,毕竟历史上有不少大圣修炼成功,有很多关于二品圣意的文字记载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更是将古往今来,诞生过的二品圣意,收录成册,整理成了一本书。书上记载的二品圣意,足有上千种。

    所以,张若尘融合了五种圣意的时候,他们可以准确判断,那是一种强大的二品圣意,但,并不圆满。

    缺修炼出来的残缺二品圣意,他们也能给出精准评价。

    可是张若尘现在修炼出来的圣意,一般的神灵,根本不敢妄自评价。因为,从来没有修士,成功将六种圣意融合。至少所有书册上,没有这样的记载。

    而且,融合出再厉害的二品圣意,也不可能造成张若尘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屏息了很久,只吐出四个字:“这个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神境世界里面,血天部族的神灵集体沉默,没有再说出恭贺的话,像是都受到了打击,需要缓一缓才行。

    冥王把玩手中的恒星神剑,自言自语的道:“传说中的一品?不,阴阳五行没有圆满,不圆满的圣意,怎么能够称一?”

    青盛大圣望着天空万界神眼的投影,低头叹息,道:“越来越不能理解了,这个世界,到底怎么了?参加一个狩天大宴,二品圣意就凝聚了出来,不,很可能更强。难怪你只能做一个家主,废物啊,理解不了,理解不了,盛青血你永远都理解不了!”

    命运神山下。

    由数以万计星核堆砌而成的命运之门,发出时明时暗的光华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所在的场地“命溪”,溪水逆流,向神山顶部倒涌,直冲进命运神殿,将神殿都淹了数尺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而又凶骇的异象,居然发生在命运神殿,引起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平静被打破。

    鬼主的神影显化出来,厉声道:“命运之门,阴阳不定。命溪倒流,水淹神殿。这是不祥的预兆,是命运给予我们的警示,意味着,张若尘此子心存叛逆之心,迟早有一天,会给命运神殿带领灾难。必须尽早除掉,不能继续放任他成长下去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神影,也显化出来,道:“本神赞同鬼主的意见,命运神殿何等神圣的地方,从未发生这样的异象。张若尘今后,必成命运神殿的大敌。”

    命运神殿中的诸神,显然也没想到,命运神山会出现这样的事,一位大圣凝聚出圣意而已,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吧?

    血绝战神、血后、冥王三尊神灵,同时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沉声道:“鬼主、修辰天神,我外孙只是一个百枷境大圣而已,修为不及你们十万分之一,却被你们联合针对,你们还要不要身份和脸面?”

    在地狱界,神是不能插手神境之下的事宜,甚至不能插手各大势力之间的利益争夺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主持命运神殿的命运神女,也只能是大圣。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开口,想要借命运神殿之手,杀死张若尘,是违规的行为。

    血后道:“携私仇,想要置我儿子于死地,真当血绝家族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是修炼了数十万年的古神,心眼还那么小,容不下一个大圣小辈。这若是传出去,你们二位的声名,就毁了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冥王又道:“老实说,一位百枷境大圣,哪怕他再强,在本王眼里,也和地上的蚁虫没有区别,看都不会看一眼,更加不可能去和他较劲。和蚁虫较劲,自己和蚁虫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冥王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不仅仅只是百枷境的大圣,可以说,任何大圣,在他眼中,都和蚁虫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缺是谁?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阎无神是谁?

    等你修炼到神境,我再来记住你的名字。没成神之前,你再强大,也只是一只蚁虫。

    鬼主冷笑,道:“血绝,你这个儿子太狂了,还真有些像你,一样的自以为是,目中无人。可是,本座却谨慎得很,不敢小觑那些小辈。但凡有成神之资,能够登上《神储卷》的大圣,本座都会关注。你们很清楚,张若尘不是什么蚁虫,他已经打破古往今来的圣意极限,未来成就,说不定还在你血绝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越是拼命贬低张若尘,就说明,你们越是想要帮他开脱,想要和命运神殿的异象撇清关系。”修辰天神道。

    对鬼主和修辰天神而言,张若尘的确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角色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他们的仇恨,根本不在张若尘身上,而是在血绝战神的身上。

    杀张若尘,不仅断了血绝家族未来的希望,也会狠狠的打击血绝战神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利用张若尘特殊的身份,将血绝战神拖下水。

    杀张若尘,只是手段。

    对付血绝战神,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鬼主继续道:“张若尘修炼出来的圣意,多半达到了传说中的一品。此时命运神山出现不祥的异象,正是说明,张若尘将来肯定会对抗命运,与命运为敌。如此逆命之子,趁早杀死为好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语不惊人死不休,道:“好一句对抗命运,与命运为敌。地狱界的众神,有不少都不信命运吧?很多都想逆命改运吧?”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,不敢开口了。

    这个话题太敏感,也只有血绝战神敢在命运神殿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整个命运神殿的神灵,全部都安静下来,伴随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继续,道:“如果本座没有记错,你们鬼族的第一强者,酆都大帝,便是最不相信命运,曾经喊出’我命由我’的豪言。”

    诸神更加不敢说话了,都觉得血绝战神是疯了,竟然敢把酆都大帝拉出来做挡箭牌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敢说“我命由我”,那是因为别人已经纵横无敌,天地之间无所畏惧。三棵世界树,“酆都鬼城”独占一棵,与“阎罗天外天”和“命运神域”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神和神,是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血绝战神又道:“就在刚才,本座收到消息。酆都大帝在边荒星空,渡过了第十次元会劫难。”

    这,暗示得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明着说,“命运神山之所以出现不祥异象,根本不是因为张若尘这个蚁虫般的小人物,而是因为酆都大帝,酆都大帝才够分量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再去计较血绝战神是不是在作死,因为诸神已经被酆都大帝渡过第十次元会的消息,彻底惊住。

    是第十次元会劫难,不是第十次鬼劫。

    除了植物类和一些特殊种族的修士,能够渡过十次元会劫难的神灵无比罕见,无一不是强大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不同种族渡元会劫难的难度,也有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鬼族神灵想要渡过第一次元会劫难,就比人族神灵难一些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做为鬼族,能够渡过第十次元会劫难,堪称逆天。

    在地狱界,下三族渡元会劫难最难,其次是中三族,然后是上三族。阎罗族渡元会劫难,是最容易的。

    当然,难易差距,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渡第十次元会劫难,形成的力量波动何等强大,为何我们毫无感应?”

    “边荒星空与命运神域相隔太遥远,感应不到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算了一算,酆都大帝渡第十次元会劫难的时间,的确应该是最近这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有神灵,低声自语:“难道命运神山的不祥异象,真的是因为酆都大帝?”

    这话刚刚脱口,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此事关系重大,影响深远,除了血绝战神,别的神灵不敢轻易乱说。

    鬼主和修辰天神也被震住了一瞬间,随即,心中窃喜。无论酆都大帝是不是真的渡过了第十次元会劫难,血绝战神说出这话,也等于是将其得罪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当然是胡说的,其实他根本不知道,酆都大帝有没有渡过第十次元会劫难,只是将他拉出来,给张若尘做挡箭牌。

    毕竟,命运神山的不祥异象,若是真的被鬼主和修辰天神指到张若尘的身上,那么张若尘必死无疑,谁都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的神灵,将预兆和天象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信。

    至于这道谎言会不会被揭穿,血绝战神暂时不会担心。

    首先,酆都大帝的确去了边荒星空。

    边荒星空太辽阔了,就算渡了第十次元会劫难,也不会有修士知道。

    其次,酆都大帝为了渡第十次元会劫难,肯定会闭关很长一段时间。可能是几个月,也可能是几百年。

    若是酆都大帝渡劫失败,自然是最好不过,就当是失踪了几千年,几万年。

    几万年后,谁还记得命运神山的异象?

    就算记得,也不好意思再拿出来说事。

    若是酆都大帝渡劫成功归来,血绝战神相信,以他的身份地位,根本不会在乎这点小事。命运神殿如何看他,重要吗?

    况且,若是酆都大帝知道张若尘曾经是月神的使者,多多少少都会留一分情面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看似狂妄自大,做事不计后果,实际上,早已思考清楚各种退路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的神影显化出来,含笑道:“我们都没有收到酆都大帝渡过第十次元会劫难的消息,血绝战神为何先一步得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