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18章 风后之死

第2418章 风后之死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命运神域虽然建在世界树的叶片上,可是,地域相当广阔,此刻张若尘和阎无神决斗这片城域相对荒芜,只是住着极少的一些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被战斗余波惊动,向远处逃窜。

    “可怕,好强大的力量劲气,整个城域的天地规则都被搅动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敢在神域战斗,难道不怕被命运神殿的执法者带走?”

    “绝对是大圣级别的强者,我们还是退远一些,免得被战斗余波杀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运神殿禁止修士私斗,即便有私人恩怨,也必须去往武斗城域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的战斗,很快便是惊动了一队从此地经过的执法者。他们身穿战甲,骑着白骨兽,手持圣剑,浑身散发死亡光芒。

    执法者领队,名叫岩骁,虽然拥有人类身躯,皮肤却被石皮包裹,修为达到百枷境大圆满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执法者,皆是圣王境界。

    一位浑身鬼气的执法者,惊然道:“好强的战威,似乎还有至尊之力波动传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距离战斗波动中心很远,看不清是谁在战斗,只能看见血红色和金色的光芒,时而爆射千里,时而漆黑无光。

    战斗余波形成的气劲,犹如狂风巨浪,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岩骁身形笔直如枪,冷哼道:“正在战斗的那两人,号称元会级天才,拥有以百枷境修为斩万死一生境天奴的战力。能不强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,竟然是他们?”

    所有执法者,尽皆哗然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能够称元会级天才的,除了张若尘和阎无神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风声不断响起,一队又一队执法者赶来,领队的都是百枷境大圣。

    片刻间,这里的百枷境大圣执法者,已是聚集了七位之多。所有执法者加起来,数量达到七八百之众。

    每一位执法者领队赶到,都会质问岩骁,为何不将私斗的修士擒拿。但是,当他们知道正在战斗的二人,乃是张若尘和阎无神之后,一个个都变得沉默和骇然。

    一位不死血族执法者,诧异的道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今天应该是张若尘和罗乷公主定亲的日子,很多大人物都去了福禄神宫。他怎么和阎无神战了起来?”

    “阎无神和般若殿下,也是今天定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真是战斗疯子,居然敢无视神殿的法规,命运神域岂是他们可以随意战斗的地方?”

    一位站在黑色巨蟒头顶的执法者领队沉声说道,她身穿黑袍,脸形枯瘦,又道:“抓起来吧,破坏规矩者,无论是身份,一律都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岩骁讥诮一笑:“抓张若尘和阎无神?就凭我们?他们中任何一个,都能杀我们全部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位执法者领队,望向天边,道:“祯大人来了,还有炁辛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道旋转着的黑气龙卷,从云层中飞出,降落到地面,凝聚成两道凌厉慑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祯大人身穿骨甲,身体是一团漆黑的鬼雾,有一粒粒萤火虫一般的火光,在鬼雾中飞行跳动。

    炁辛大人身躯高达七丈,头颅似牛,手持一杆长矛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乃是裁决司的地裁军主,隶属于神域执法裁决座下,修为都达到千问境巅峰,乃是地裁军主之中排名前十的强者。

    身穿黑袍,脸形枯瘦的女执法者领队,跳下黑蟒头顶,躬身向两位地裁军主行礼,道:“私斗者乃是张若尘和阎无神,是否要将他们拿下?”

    祯大人挥了挥手,道:“我和炁辛已经收到裁决大人的指令,此地已经是福禄神宫专属领地的边缘地带,裁决司不方便插手,只要保证他们二人的战斗,别波及到更广阔的城域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位黑袍女执法者领队露出惊诧的神色,道:“裁决司管理整个命运神域的秩序,自然也包括福禄神宫。”

    三司十二宫,乃是命运神殿中相互独立的势力。

    裁决司的地位超然,即便是十二神宫的弟子违反了神殿法规,也要无条件接受制裁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质疑裁决大人吗?”

    炁辛大人灯笼一般大小的眼睛,向她瞪去,爆发出来的圣威,震慑得她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黑袍女执法者领队,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在炁辛大人和祯大人的带领下,近千位执法者,结成一座结界大阵,将方圆数千里的地域笼罩,阻挡张若尘和阎无神的战斗余波向外蔓延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决战的消息,很快传遍命运神域,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们不是今天在福禄神宫订婚吗?怎么决战了起来?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一战,不仅要分胜负,还要分生死,定这个时代最强者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战太有意思了,我要去观战,或许可以见证一位元会级天才陨落,想想都觉得兴奋啊!”

    因为狩天之战,十族有很多年轻修士,聚集在命运神域,他们奔走相告,随后,成群结队的赶去战斗爆发的地方。

    血绝家族的提亲队伍中,血泣和血宸听闻消息,吓得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感情张若尘离开后,竟是跑去和阎无神决战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就算要决战,为什么要选择今天?

    血宸道:“我已传讯给了十四姑姑和父亲,相信他们已经赶过去。张若尘到底是怎么想的,难道在他看来,生死战斗比迎娶罗乷公主更加重要?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二人不是真正的生死决战,今天这样的日子,谁陨落了,都会引起轩然大波。”血泣叹道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了福禄神宫。

    本就郁闷的罗生天,啪的一声,将一只酒坛子砸到地上,体内涌出滔天邪刹之气,凝成一具战铠,大吼道:“好你个张若尘,定亲的日子,跑去和阎无神生死决战。什么意思?将我妹妹晾在这边?天罗神国的公主,就这么不受重视?”

    “天罗神国的圣军何在,随本皇子一起,去擒拿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一支由圣王和大圣组成的圣军,汇聚到罗生天的身旁,个个气息如龙似鹏,战意惊天,乃是天罗神国最强大的卫军,平时的时候都是镇守在皇宫。

    罗乷穿一身绯红衣衫,追了出去,满脸忧色,道:“我和你们一起前去。”

    罗生天摇头,道:“皇妹别担心,此事交给皇兄。今天,是你定亲的大日子,你哪里也不要去,静等我将张若尘擒拿到你面前便是。”

    罗乷眼眸中尽是焦急的神色,道:“不行,你阻止不了张若尘,我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天音的神影,显化出来,拦在罗乷的身前,道:“乷儿,你平日里的机智和冷静呢?定亲的日子,你最好还是哪里都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罗乷道:“母后,张若尘和阎无神这一战,必分生死,我怎能不去?”

    天音道:“张若尘和阎无神这一战,迟早都会爆发。张若尘选择今天决战,未尝不是为了你?”

    “为了皇妹?”罗生天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这一战,张若尘显然是没有绝对的信心,若是娶了你妹妹之后,才战死在阎无神的手中,岂不是耽误了你妹妹一生?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阻止他们二人吗?”罗生天道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战斗已经爆发,谁都无法再阻止。即便阻止了,他们依旧还会再战。当年的血绝和荒天,就是缺乏他们这种一战定生死的决心,所以,留下了一生都难以弥补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要振兴血绝家族,注定不能舍身忘死。

    荒天也有羁绊,不能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天音道:“无论是血绝战神,还是五清宗,应该都是支持的态度。只有达到他们那样的高度,才会懂得这一战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福禄神宫的另一座宛院中。

    般若听到张若尘和阎无神决战的消息,整个人都呆滞,一时之间五味陈杂,心绪久久难平,站在墙下,凝望天边若有若无的气息波动,美眸变得晶莹点点。

    风后坐在一辆黄金圣车上,由三只圣兽拉车,两队死命圣卫紧跟车架左右,急速向福禄神宫赶去,参加今晚的订婚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传讯光符飞来,冲入进黄金圣车中。

    风后抓起光符,凝目一看,露出惊诧的神色:“这……这也太有意思了吧!呵呵。”

    圣车的角落中,出现一道暗影,声音嘶哑的道:“神女殿下,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如此高兴?”

    风后笑声吟吟,道:“张若尘和阎无神的生死决战提前,今晚必有一人陨落。无论谁死,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”

    暗影道:“这倒的确是一件喜事!阎无神若死,般若也就失去了阎罗族的支持,神女殿下要除掉她,将少很多阻碍。张若尘若死,神女殿下在不死血族修士中的地位,必定攀升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精彩的一战,我们岂能错过?”风后红唇上翘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忽的,黄金圣车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拉车的三只圣兽,发出惊恐万分的嘶吼。

    风后露出不悦的神色,喝斥一声:“三只畜生,惊躁什么?”

    外面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风后修炼命运之道,对危险相当敏感,察觉到不妙,俏脸变了变,低声道:“衍叔。”

    角落中的黑暗影子,就像一张黑色的纸,忽然撑了起来,变成一个身躯挺拔的白须老者,目光炯炯,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阴泽衍,乃是黄天部族的一位无上境大圣。

    风后虽然还没有正式加冕,可是,已经有了神女的身份,自然需要一位神境之下的顶尖强者保护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阴泽衍身上涌出的血煞之气,犹如剑片刀芒,将黄金圣车震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车外,是一片古怪的世界,流动着一条条细长的河流,连绵向无穷遥远的天边。三只拉车的圣兽,早已腐烂,血肉化为浓水。

    “神境世界。”

    阴泽衍脸色惊变,大喝道:“神女殿下,赶紧逃。”

    阴泽衍立即激发出禁术,体内的大圣血液燃烧,体内爆发出比恒星还要灼目的目光,催动一件君王圣器战刀,劈向神境世界的一角。

    这一击爆出来的威力,已不输半神。

    可惜,没能打破神境世界,反而被一只金色的大手击中,不朽圣躯爆碎而开,化为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在神灵的面前,即便是无上境大圣,也如蝼蚁一般,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风后脸色苍白如纸,知道自己逃不掉,凝望那只金色大手,扬声道:“到底是谁要杀我?神灵出手,坏了地狱界的潜规,你必定给自己招来惊天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无间阁从未将地狱界的规则放在眼里。”一道沉厚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金色大手落下,如同整座天地压到风后头顶,盖世神威能将大圣的圣魂,挤压成碎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风后手掌心的“命”字,忽的,爆发出灿烂的神光,冲出十二道神霞,凝化成十二尊伟岸绝伦的神影。

    金色大手爆发出来的攻击,被十二神尊的神影挡住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瞬间,十二神尊的真身,皆是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坐镇命运神殿的福禄神尊,相隔不知多少万里,发出一道神吼。神吼之音,跨越时空,冲向困住风后的那座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整个命运神域,皆是响起惊天动地的雷音,令得无数大圣之下的修士跪地颤抖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站在漆黑无边的虚无空间中,脚下流淌着一条由时间印记汇聚而成的长河,手掌临空按了出去,结成一道道时空壁,与神吼之音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时空壁不断崩碎,神吼之音也逐渐消减,最后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望向神境世界所在的方向,道:“福禄神尊的真身已动,一个呼吸之内,务必斩杀风郦,夺取命运天令。”

    困住风后的那座神境世界中,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凝聚出来,悬空而立,俯视下方,长声道:“只是十二神尊的一道神影而已,救不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风后看了那道身影一眼,发现,那是一个身形卓然的中年男子,模样竟是与张若尘有几分相像。不过,中年男子身上的气质,却如大海深渊一般,看不到底;又如高山峻岭,让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这是风后看到的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十二神尊的神影,被那中年男子收进一只神瓶。

    而她,身体崩碎成微粒,骨头、圣魂、圣源全部都湮灭,失去任何复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纵使美丽倾城,才情无双,可是在神灵的掌下,顷刻间烟消云散,仿佛从来没有到这个世界来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