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19章 绝世一剑

第2419章 绝世一剑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无归森林的三棵世界树,属于地狱界星空最核心地带,阎罗天外天、命运神域、酆都鬼城皆是位于世界树之上。

    命运神域虽然有神灵,可是已经很多年没有爆发过神战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的一声神吼,蕴含无边怒意,撕碎命运神域多年的平静,让无数地狱界修士慑慑发抖,即便是大圣,都忍不住心颤。

    天空上,神云堆积,雷电穿梭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修为高深的强者,眺望命运神山的方向,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竟能引得神尊动怒?”

    “难道有天庭的神,闯入命运神域?”

    “天庭的神敢闯命运神域?即便天宫第一战神卞庄来了,也是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与神尊的怒吼神音比起来,张若尘和阎无神的决战,就像两个孩童打闹一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命运神殿虽有十二神尊,可是,平时坐镇的,也就只有一两位。别的神尊,有的要坐镇功德战场;有的要闭关修炼;有的游历星海;有的探查宇宙秘境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期间,坐镇命运神山的,仅有福禄神尊一人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真身一动,立即引动亿万里的天地规则,让还留在命运神域的各族神灵皆是生出感应,内心惊骇至极。

    “神尊的一道怒吼神音,竟然没能镇杀敌人,需要出动真身?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天宫战神级强者闯入了神域?”

    “无论来者之谁,既然神尊真身出动,必定死无葬生之地。即便卞庄来了也没用,命运神域的天地规则,不是他可以轻易调动。”

    诸神本是打算跟上福禄神尊的脚步,一起镇杀侵犯之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命运神域的天穹,出现了一条亿万里长的河流,宛若九天恒河一般向下坠落,夜空被河水散发出来的光芒,映照得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是时间印记汇聚成的河流。”一位神灵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得调动了多少时间印记,才能汇聚成如此一条河流,一旦落到命运神域之中,多少地狱界修士会因此而死去?”

    “时间变得混乱了,天地规则正在被时间重塑。”

    命运神域中,成片成片的地狱界修士,寿元急速流失,从少年,变成中年,最后变得白发苍苍。

    眼看数以亿记的修士,将要老死,化为枯骨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叹息一声,停止追击,右手举过头顶,与命运神殿沟通,嘴里轻喝一声:“逆转。”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命运神殿散发出莹莹白光,光芒映照整个神域。

    站在星空中望去,世界树顶端的那片叶子,被白色光华包裹,散发出比恒星还要耀眼的光华。

    那些寿元严重流失的地狱界修士,头发由白转黑,脸上皱纹消失,重新变成少年模样。

    混乱的时间,被命运神殿平复。

    虚无空间中,千骨女帝手持一柄神剑,眺望命运神域的方向,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刚才那道时间长河,就是她全力一剑挥斩而出。

    没想到,对命运神域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,一个修士都没有陨落。毫无疑问,她现在的修为,还远远达不到撼动命运神域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目的已经达到,成功牵制住了福禄神尊一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敢继续待下去,千骨女帝后退一步,跨越无尽虚空,身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和罗衍大帝几乎同时,冲入虚无空间,降临到千骨女帝刚才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身形高大,宛若神霄云盖,虚无的力量都腐蚀不了他,道:“有时间奥义残留,是无间阁的那个小丫头,没想到短短十万年,她已成长到可以从我们二人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福禄神尊道:“她掌握了大量时间奥义,又隐藏在虚无空间之中,自然是来无影去无踪。”

    若是千骨女帝敢出现到命运神域,即便她掌握着大量时间奥义,也很难脱身。命运神域中,汇聚了天地间半数以上的命运奥义,不是千骨女帝可以对抗。

    一旦暴露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道:“杀风郦的,一定也是无间阁的神灵,必须将他找出来击毙。”

    杀风郦的那位神灵,已经退走,而且无声无息的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和福禄神尊一致认为他就藏身在命运神域之中,乃是十族神灵中的一员,于是,他们二位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福禄神尊赶回神殿,召集所有滞留命运神域的神灵,要将他们汇聚到一起,逐一排查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则是赶去了风郦的陨落之地,寻找遗留的线索和痕迹。他到达的时候,却发现一位宫装女子,竟然已经先一步来到这里查探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将她认出,诧异的道:“血绝家的十四丫头?”

    血后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眸光清宁似水,面露思索,直到罗衍走近,才惊醒过来。她没有一丝晚辈见前辈的恭敬和谦卑,平静的道:“原来是亲家。”

    罗衍大帝牙齿紧咬,心中火气极大。

    堂堂一代大帝,比血绝战神的辈分都要高,可是现在,却要和血绝战神的小女儿平辈论交,实在太生气。

    罗衍大帝何等人物,再大的怒火也能憋住,淡然的道:“有线索吗?是谁杀了新晋神女?”

    血后摇了摇头,道:“出手之人非常狡猾,在第一时间遁走,而且,我怀疑……他是命运神殿中的神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罗衍大帝露出惊色,脸色凝重,道:“为何这么说,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血后道:“没有证据,但是,此人能够迅速脱身,而且消失不见。可见他和命运神域的天地规则十分契合,除了命运神殿的神灵,地狱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,应该没有几个了吧?”

    罗衍大帝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下麻烦大了!此时先不要声张,只有你知我知。”

    血后当然明白此事一旦传出去,影响是何等恶劣,对命运神殿的声誉,将会造成严重打击。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,谁都不敢对外宣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的决战,有神灵坐镇附近,没有被混乱的时间影响。

    二人的战斗,已经打了接近一个时辰,对碰上万击,各种圣术纷纷打出,各种战器激烈对碰。

    张若尘携带的至尊圣器虽多,但是,并不占据绝对优势。因为,以他百枷境的修为,一次性最多只能催动两三件至尊圣器。

    而且,同时催动两件或者三件至尊圣器,至尊圣器的威力会随之减弱。幸好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大,换做别的百枷境大圣,反而不如催动一件至尊圣器,爆发出来的战力强大。

    阎无神以《死亡天书》护体,右手持通天如意,左手戴着至尊圣器级别的拳套,宛如一尊地狱杀神,所过之处,山河崩碎,大地龟裂,空间震颤,即便是近千位执法者凝聚出来的阵法结界也抵挡不住,被至尊圣器的力量打碎。

    大圣之下的执法者,尽皆受伤。

    最后,乃是闻褚和青盛大圣出手,施展无上境大圣的手段,才将张若尘和阎无神的战场,控制在了一定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两人浑身是宝,随便拿出一件战兵都是至尊圣器,神灵都会羡慕嫉妒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元会级天才的气运吗?在命运的召唤下,至尊圣器自动汇聚到他们身边,成为他们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有至尊圣器护体,又有至尊圣器发动攻击,也能跨境界战斗。以百枷境,叫板千问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无神在第三号暗黑星的内部,进步很大,已挣断七十道枷锁,体内圣道规则近百亿道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我在第三号暗黑星修炼了一百五十年,没想到出来之后,竟然依旧只能与你战成平手。”阎无神长声道。

    暗黑星内部修炼一百五十年,外面其实也就过去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年,这怎么可能?”张若尘心中暗惊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第三号暗黑星内部的时间非常诡异,时间比例惊人,但却并不是修炼宝地,反而是死亡之地。

    因为,在里面待一年,会消耗一千年的寿元。

    修炼一百五十年,阎无神得消耗十五万年的寿元,即便他是神灵,都已经死在里面。毕竟,神灵的寿元,只有一个元会十二万九千六百年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寿元,本就被张若尘斩去了一大半,怎么能够做到,在第三号暗黑星的内部修炼一百五十年,而且,寿元不减反增?

    阎无神说出这话,是故意想要扰乱张若尘的心境,引他思考。

    顿时,一直处于下风的阎无神,抓住机会猛烈反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通天如意化为一道百丈长的云朵,击碎张若尘的空间真域,与他头顶上方的七星鬼莲对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强大的至尊之力冲击波,穿过七星鬼莲凝成的鬼气,落到张若尘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《时空秘典》形成的多元空间,将剩余的至尊之力波动尽数化解,未能伤到张若尘分毫。

    张若尘清空心中杂念,不再去想阎无神在第三号暗黑星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要将他杀死,一切都将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“阎无神,这样战下去没有意义啊,就算我们再打十天十夜,也无法杀死对方。只要杀不了对方,就永远不算真正取胜。既然决定一战定胜负,分生死,不如进入虚无空间战斗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阎无神道:“是啊,我们要杀死对方太难了,想要分胜负,估计要战一个月,甚至几个月,将对方力量耗尽而死,才能休止。进虚无空间战斗,是一个好提议,正好我想借此机会,更加彻底的感受虚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在这个时代,并非绝对无敌,毕竟,还有一个虚无掌控者,缺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,他们都将缺视为有威胁的对手,所以才想更多的了解虚无之道。

    在附近观战的修士,皆被张若尘和阎无神的对话吓得发懵。

    进虚无空间战斗?

    虚无的力量,会将进入其中的万事万物侵蚀,无论天庭还是地狱,生灵还是死灵,全都避之不及。一旦坠入虚空空间,等于就是陷入死境。

    “他们以为自己是神灵吗?才百枷境,就敢去虚无空间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,即便是神灵,也不敢在虚无空间中久待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百枷境大圣,在虚空空间中,即便什么都不做,全力以赴防御,也坚持不了一个时辰,便会成为虚无的一部分。张若尘和阎无神胆敢进入虚无空间战斗,不出半个时辰,必分生死,甚至有可能两败俱亡。”

    大圣进入虚无空间战斗,犹如两个凡人在水底战斗一般,很快就会分出胜负生死。

    两人的修为若是相当,大概率会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闻褚和青盛大圣皆被吓住,这两个小家伙真是胆大包天,以他们无上境的修为,尚且对虚无空间存有敬畏之心。两个百枷境,却将虚无空间视为战场。

    罗生天咽下一口唾沫,终于有些明白,父皇从他手中取走准帝品圣意丹时说的话,“你的胆魄不够,注定凝聚不出二品圣意,吞服准帝品圣意丹纯属浪费,将它留给你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与张若尘和阎无神胆大包天的性格比起来,他似乎的确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并不是说罗生天胆小怕事,只不过心性太过谨慎和保守,才会略显魄力不足。胆小怕事之人,岂能达到他这样的层次?

    真正遇到大是大非,罗生天依旧不会含糊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人群之中,欣喜无比,大声呼喊:“进入虚无空间,分出生死胜负。师兄,我支持你。战,虽死无憾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位大圣,以颇为费解的眼神向他望去,道:“你就不怕,死的人,是你师兄张若尘?或者,张若尘和阎无神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个概率很大对吧?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血屠更喜,再次大喊:“一定要进入虚无空间一战,必须分出生死,让我们见证两位元会级天才绝世交锋。生者为王,死者为寇。师兄,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