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万古神帝 > 第2420章 剑斩阎无神

第2420章 剑斩阎无神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net,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!

    无疆在狩天战场上受的伤,尚未痊愈,听闻张若尘和阎无神生死决战的消息,果断选择停止疗伤,赶来观战。

    阎皇图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的身旁,站有大批黑暗神殿和阎罗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无疆以笃定的语气,道:“命运神域位于世界树的顶端,空间结构稳定,以张若尘和阎无神的修为,不可能打破世界壁,进入虚无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神灵,才能打碎神域的一角空间。半神和无上境大圣,或许也能打裂空间,但,碎裂的缝隙,绝对不可能大到可以让修士进入虚无空间的地步。”阎皇图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空间裂开的缝隙,对修士都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进入虚空空间,更是如同凡人跳入火海一般凶险,属于作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是啊,命运神域的空间,岂是他们二人可以轻易打破?”

    闻褚和青盛大圣反应过来,松了一口气,随即开始思考,能不能将决战的二人分开。

    没有生死大仇,为何一定要生死决战?

    像血绝战神和荒天一样,做一个时代的绝代双骄不也很好?为何一定要分出胜负生死,唯我独尊?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阎无神各自调动体内数以千万道的空间规则,施展出空间圣术,刹那间,空间激烈震荡,犹如沸腾的水。

    距离较近的修士,皆是站立不稳,身体被波动的空间拉扯变形。

    在空间波动最为激烈的中心区域,出现了一个直径丈许的空间窟窿,张若尘和阎无神刹那间,犹如两条鱼儿,遁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阎皇图和无疆皆是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张若尘和阎无神并非一般的大圣,而是两位空间掌控者。

    以空间掌控者的手段,要撕裂空间,自然比无上境大圣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闻褚和青盛大圣皆是大惊失色,立即飞向空间破碎的区域。可是,他们飞到的时候,空间窟窿已经平复。

    二人打出攻击力量,想要将空间重新撕裂开,但是,任凭他们全力施为,最多也只能撕开半米长的空间裂口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虚无空间中有神灵都忌惮的凶险,他们还真是百无禁忌,竟敢进入其中决战。”青盛大圣急得跺脚。

    若是张若尘陨落在了虚无空间中,对血绝家族而言,将是巨大损失,青盛大圣更怕血后不讲道理,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闻褚相对镇定一些,可是,依旧刻录传讯光符,准备告知阎罗族的神灵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和阎罗族的一位神灵,显现出了神影,降临到这片混乱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青盛大圣松了一口气,上前行礼,道:“张若尘和阎无神这一战,已脱离我的控制,请战神阻止他们继续这么胡闹下去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挥了挥手,道:“他们要去虚无空间决战,由他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圣心中微微一震,没想到血绝战神竟然是这样的态度。他可是比谁都更清楚,血绝战神是何等看重张若尘,对张若尘的喜爱,甚至远远超过他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战神就这么不在乎张若尘的生死?

    看到青盛大圣茫然的眼神,血绝战神摇了摇头,略感失望,道:“张若尘和阎无神走的都是一品圣意的路,而且都到了最后的关卡,只差一步,就能创造历史,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一步太难太难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时代,只有一个张若尘,或者只有一个阎无神,他们都不可能跨过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二人同时诞生在这个时代,同时修炼出最接近一品圣意的道,也就让不可能,变得略微有了那么一丝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需要在生死决战中,寻找一品圣意的真谛,也需要唯我独尊的心境和气概。这一战,现在不爆发,再过几年也会,谁都不能阻止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圣道:“可是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强者之路,哪有那么多万一?若是有机会冲击史无前例的高度,那么,即便是死,也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的语气意味深长,随后又意气风发的道:“张若尘若能一战杀死阎无神,修成一品圣意,到时我即便是去找修成神境的那几位未婚命运神女联姻,她们应该都会认真考虑。”

    怎么又谈到了联姻?

    青盛大圣有些无语,觉得血绝战神的心太大了,竟然想要张若尘娶神境修为的命运神女。那等天之骄女,个个心高气傲,自己就是绝代强者,怎么可能愿意嫁给一个大圣小辈?

    即便血绝战神自己想娶,她们或许都不会愿意。

    那位阎罗族神灵,正是五清宗,乃是黑暗深渊阎氏的巨擘级人物,阎罗族上一代族长的第五子,渡过了五次元会劫难的神灵。

    五清宗没有要阻止阎无神和张若尘的意思,与血绝战神抱着相同的态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刚刚进入虚无空间,张若尘和阎无神只感觉身体一轻,如同落下悬崖。紧接着,四面八方皆有无形的压力涌来,侵蚀他们逸散出去的阎罗气和血煞之气。

    就连他们的空间真域,都在不断被腐蚀,变得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阎无神修炼的本源之道,对虚无力量有很强的克制作用,迅速适应下来,催动至尊圣器拳套,打出一招千问级高阶圣术,将张若尘的空间真域一层层击碎。

    虚无的力量,沿着破碎的空间真域缝隙,向张若尘侵蚀而去。

    “龙象灭世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体内,响起虎啸龙吟之声,十条龙魂和十条虎魂,随着掌力,从双臂之中涌出,爆发出滔天战威。

    借助从葬金白虎那里得来的十条虎魂,张若尘已将龙象般若掌,修至千问境高阶圣术大成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不能叫龙象般若掌,应该叫龙虎般若掌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拳掌相交。

    虚无空间中,出现一个巨大的力量劲气云团,二人皆是向后抛飞。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撑起空间真域,又以《时空秘典》护体,打出藏山魔境。魔镜显化出来的一片无边无际的山岳群,将阎无神包裹,镇压到了群山下方。

    抓住这一时机,张若尘释放出真理界形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长发乱舞,挥动通天如意,将一座座魔山打碎,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头顶上方,早已凝聚出一道血磨光影,大量火焰在血磨中跳动。血磨转动发出的轰鸣声,震得张若尘自己都耳膜发疼。

    阎无神生出强烈的危险感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张若尘将真理之道,融入进了千问级高阶圣术血磨余烬,将要爆发出十倍攻击力量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刚刚生出这道念头,血磨已是旋转着飞来,碾碎他的空间真域,击穿本源之光,与守护他的《死亡天书》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《死亡天书》快速翻动,形成一页页书影。

    张若尘好不容易抓住机会,发出的十倍攻击力量何等恐怖,《死亡天书》也防不住,所有书影全部破碎,化为一粒粒光点。

    阎无神心中无惧,长啸一声,以至尊圣器拳套,一拳击向燃烧着血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磨将其撞得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阎无神口吐鲜血,终于受伤,戴着至尊圣器拳套的手臂,变得鲜血淋漓,可见白骨。

    “可惜虚无的力量,侵蚀了血磨余烬,威力消减了不少。否则这一击,就算不能杀死阎无神,也应该可以将他重创,从而锁定胜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暗叹一声,随即乘胜追击,将藏山魔镜和七星鬼莲轮番打出,撞击得阎无神不断爆退。

    阎无神体内血气翻滚,至尊圣器每一击落下,都像铁锤击心,身体似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有数道神影,闯入进了虚无空间,远观二人的战斗。

    只见,张若尘越战越猛,犹如斗战天神一般,有无穷无尽的力量,丝毫不在意虚无力量侵蚀肉身,只想以最快速度击杀阎无神。

    阎无神每一次都凶险至极,可是总能化险为夷,挡住张若尘必杀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奈何桥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抓住一丝空隙时间,咬紧牙齿,双手快速结印,眉心浮现出一道诡异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一座石桥,从他的眉心冲出。

    只有一半的桥身飞出,古朴而又大气,桥身上的一道道秘纹复苏,将张若尘打出的所有攻击力量,尽皆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圣魂,受到奈何桥力量的影响,竟有离体飞走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居然拥有拘拿圣魂的异力,这座石桥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将飞出身体一半的圣魂,拉扯了回去,随后,迅速向后倒退,将圣魂藏入圣源之中。

    阎无神终于挽回劣势,岂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?

    奈何桥上,秘纹发出耀目的光亮,瞬间突破虚无空间的界线,出现到张若尘的身前,将他的所有防御,全部都击穿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七星鬼莲、《时空秘典》、藏山魔镜抛飞出去,坠入黑暗深处。

    张若尘战意沸腾,身上的火神铠甲燃烧起来,双臂同时打了出去,引十龙十虎之力,与石桥对碰。

    龙虎之影,瞬间崩碎。

    神火散裂,化为一片绚烂的火云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臂淌血,身形被奈何桥击飞。

    阎无神长啸一声,紧追上去,想要一锤定音,击杀张若尘于石桥之下。他口吐鲜血,噗在石桥上,使得石桥上的光华进一步绽放。

    同时,更多的桥身,从他的眉心冲出。

    阎无神和奈何桥连为一体,爆发出来的威势,增长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即便张若尘将圣魂藏入进了圣源,也被石桥的古老力量拉扯出来,魂体不受控制,向体外飞去。与此同时,石桥宛如一柄石剑,从上方挥斩下来,劈向张若尘的肉身。

    即便是血绝战神,此刻也无法镇定,一双神目豁然变得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张若尘若是被这一击击中,肉身和圣魂,怕是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奈何桥劈在了张若尘头顶,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,他并没有被击垮,反而将这一击挡住,身形只是下沉了数十丈而已。

    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,悬浮着一道圆形石盘。

    正是日晷。

    日晷在和奈何桥撞击的一瞬间,绽放出青色光华,飞出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。

    虚无空间中,本是没有时间和空间,但是,受到日晷的影响,在这一片区域内,却出现了时间之海,冲击在阎无神身上。

    时间紊乱。

    阎无神所处的那片区域,时间流速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阎无神倒也是非常之人,十分清楚,时间印记光点之所以可以存在这么久,乃是因为,他的空间领域,挡住了虚无之力。

    想要化解时间的影响,只需收起空间领域就行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阎无神收回空间领域后,身体彻底暴露在虚无力量,皮肤瞬间虚化。有鲜血,从体内逸散出来,化为一粒粒血色光点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手持日晷,脚踩时间长河而来,挥出沉渊古剑,将阎无神的肉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做为时空掌控者,张若尘的速度何等之快,根本不是阎无神可以比拟。就算看到他出剑,也没有机会抵挡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两截身体飞出去后,迅速被虚无的力量吞噬。

    即便是奈何桥和至尊圣器拳套也抵挡不住虚无的侵蚀,阎无神的身体,仿佛沙子做的一般,化为微粒,流失到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结束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漆黑无边的世界中,四周一片空洞,内心没有一丝喜悦,反而有一些寂寥和落寞。

    从修炼以来,张若尘遇到了无数天之骄子,可是,从未有一人可以像阎无神这样,带给他巨大压力。这股压力,却也转化为了动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阎无神一直紧追不舍,咄咄逼人,张若尘未必会选择走一品圣意的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阎无神败得如此之快,终究还是时空掌控者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和空间,乃是九大恒古之道中最完美的结合,张若尘今后说不一定,将会成为下一个须弥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一道道神影,低声私语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没有因为张若尘取胜,而露出欣喜之色,反而脸色变得凝重,向五清宗的神影望去,似想确定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五清宗很淡定,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让血绝战神的心,微微的沉了沉。